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33集剧情介绍

  时樾为护南乔继续演戏 郝杰痴情感动欧阳琦

  安宁结束采访正在拍专访节目封面照时,南乔冲了进来,质问她对孤儿孩子偷窥无人机的感想,安宁见来者不善,立即安排媒体到其它房间休息,留下她和时樾与南乔对质。

  时樾警告南乔说话小心些,否则告她诽谤。南乔称可以接受安宁对她的指责,但请她不要利用两个孩子做文章,依现在的技术要查到事情真相并不难,安宁承认事情是她做的,她询问时樾自己做的是否有错。时樾说商场竞争本来就是残酷的,他嘲笑南乔竟象个受了惊的小朋友进入成人世界一样,南乔反驳他们肮脏的手段并不能代表创业者和公众。她质问时樾小司那么信任他,他怎么忍心那么对他。时樾冷冷说这只是个交易,南乔怒问一个人的感情和自尊心怎可用来做交易,时樾告诉她安宁本就是个孤儿,却可以让网友把孤儿骂得体无完肤,她这种抗压能力没人能做得到,总比南乔拿孤儿做秀好。时樾的话让安宁有些难堪,但她很快镇静下来告诉南乔,时樾是心疼她,飞翼是他们的梦想,为了梦想,她什么都能承受。南乔询问时樾无人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时樾称生存就是初衷,实力就是道理,南乔如果连这个都不懂他会特别担心即刻飞行的将来。南乔坦言本来以为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现在才了解到了真相,她说完起身离开。

  安宁询说时樾是不是在怪她做了孤儿院的事,时樾称安宁要做的事,他绝不会说不。安宁直言她看出时樾说出那些恶毒的话不是真心维护自己,而是怕她出手伤害南乔。时樾回答是怕她伤不到南乔,而是把自己弄伤了。

  南乔回家路上碰到郑昊逃学,郑昊称自己和母亲彻底决裂了,因为母亲管他太严,这次他是来投奔小姨的,南乔看出他是想离家出走,这时一个过路小孩跑过来拿水枪喷了郑昊一身火。南乔以回去拿衣服为由让郑昊随自己回家,聪明的郑昊特意给母亲带了她最喜欢吃的糕点。这个礼物果真让南勤感动地落了泪,感叹还是儿子对自己最好。

  时樾来到清醒梦镜借酒消愁,他告诉郄浩已经成功让南乔恨上了自己,表演非常成功,郄浩称赞他无愧影帝的称号,二人正在闲聊,阿泰喝得醉熏熏地跑了过来,喃喃自语不知道时樾给安宁灌了什么迷魂汤,他告诉时樾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让他和安宁去了美国,但时樾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七年前那条被全世界唾弃的狗,而且他根本配不上南乔,只是一条肮脏的狗。伤感的时樾并不与其争辩。郄浩看不下去扬手甩了阿泰三个耳光,把他赶出了酒吧。时樾想着南乔那颗清澈纯净的心,觉得自己真的配不上她。

  郝杰疯狂想念欧阳琦,却不敢见她,只三番二次找各种理由打电话骚扰,醉酒的时樾回来后恨铁不成钢地把他拉到沐浴头下狂冲水,告诉他自己以前是个人渣,但郝杰不是,他应该马上去找欧阳琦。

  郝杰鼓起勇气来到宠物店,赶走了欧阳琦的顾客,向她深情表白,称自己在她面前就是个小丑,每天活在面具下,但他甘愿做欧阳琦的小丑,只要她能快乐。他知道欧阳琦有段忘不了的过去,她只管哭闹,把自己当成那个让她开心的小丑就可以,他会与她保持距离,直等到她想见自己的那一天,郝杰表白完匆匆跑开,留下了不知所措的欧阳琦。

  南乔劝欧阳琦不要因为她和时樾的事情影响到她和郝杰的感情,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郝杰是真的喜欢她,如果等到郝杰放弃了,她哭都来不及。欧阳琦听后独坐在店门前,默默自语道装疯卖傻的人其实是自己,她知道郝杰会编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找她,所以才一再地推开他,只因为认准了他不会走开。没想到她的话被折回来取手机的郝杰偷偷躲在她身后听到,欧阳琦帮他拿出手机,笑骂他下次找个好点的理由来找她,她灿烂的笑容让郝杰欣喜若狂,知道他心爱的女孩终于对自己敞开了心扉。

  安宁的前夫赵宇清从洛杉矶给她打来了电话,说公司资金最近周转出了点问题,托她帮忙往国内走批货,安宁称自己不会再碰那种东西,赵宇清威胁她若不帮自己,会把安宁当年在美国做的事情全部抖出去,到时她看中的时樾和飞翼都将失去。

  安宁问秘书如果自己当年不离开时樾,和赵宇清结婚,也不沾那些东西,现在和时樾是否会生活很幸福。秘书称如果不是那样,她和时樾不会有现在的生活。安宁决定用阿泰来办赵宇清那批货,她安排秘书把孤儿院的新闻都撤了。她知道是自己太愚蠢,被赵宇清捏住了软肋,生怕他把当年的事告诉时樾。这是她当年欠下的债,只是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

  郝杰告诉时樾孤儿院的新闻稿消失了,时樾诧异这件事开始的时候来势汹汹,结束的时候却悄无声息,他判断应该是安宁换了招数。

南方有乔木第34集剧情介绍

  时樾拒绝安宁 与南乔重归于好

  安宁把阿泰请到家里,邀请他共进晚餐,还特意吩咐厨房做他最爱吃的红烧肉。阿泰本对上次的事心存不满,但见安宁这样款待自己,立即信誓旦旦地表态时间可以证明他是对安姐最忠心的人,安宁笑称她心里有数,只要阿泰愿意,他们还可以象以前一样并肩作战。阿泰毫不犹豫地说无论安姐让他做什么,他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郄浩向时樾汇报阿泰最近很神密,又得到了安宁的重用,他估计是做回老本行了。时樾起了疑心,跟踪阿泰到地下车库,看到他拿了箱货物,走出来要查看,阿泰大方地打开了箱子,竟是架无人机,时樾不解安宁为何把飞翼的生意交给阿泰去做。阿泰小心得志,拿着无人机扬长而去。

  阿泰走后,常剑雄也从地下车库走了出来。原来他自上午见过安宁后觉得不对劲,也一路尾随阿泰来到了这里,时樾怒斥常剑雄能有几条命几条腿敢来跟踪安宁的爪牙,他说常剑雄的任务就是好好保护南乔,而不是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常剑雄称安宁一定是拿阿泰卖无人机的幌子在做非法勾当,他高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时樾一个人来扛,时樾不愿多说,独自开车急驰而去。常剑雄担心南乔的安危,打电话建议她没事就回南家去住。

  郝杰在欧阳琦店里帮忙的时候接到时樾的电话,让他去南乔身边看看以防不测,时樾立即拉着欧阳琦一起到即刻飞行找南乔。

  安宁约时樾来到外滩,感叹这美丽的夜景不适合他们,他们走了就不应该回来,时樾称是安宁不应该回来,当年她为了身份、地位和财富,出卖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如果舍不得就不会走,既然走了,就没必要回来。他直言安宁的的野心和欲望什么时候也填不满。安宁生气时樾竟这样说她,时樾称自己只是安宁的一个棋子,是另外一个阿泰。安宁深情地说自己的心里除了时樾,没什么东西可以填满。很多时候她没有选择。时樾称当年和安宁一起离开的时候,以为她不会和大哥同流合污,以为她不喜欢黯淡无光的生活。他让安宁看着自己的眼睛说没走上大哥的老路,安宁称自己是一个女人,走到现在弄脏了手踏湿了鞋在所难免,但希望时樾是干干净净的。时樾告诉她大哥走过的路是万劫不复的,如果安宁再去做,他会亲手把她抓进去,不会像以前一样。时樾转身离开,安宁恳求他等自己几天,等事情处理好了就和他一起出去再不回来,时樾称六年前安宁就说过这样的话,现在他们还不是在原点,安宁脱下高跟鞋要去追时樾,时樾折回来帮她穿上鞋,安宁误以为时樾对她还有爱,时樾称只是心疼安宁,但不再爱她了。安宁哭着说是自己错了,她现在回来了。时樾坦言他已不是以前的时樾,他的未来没有安宁。安宁直言南乔就是以前的时樾,她知道等待是一种伤害,所以她会抓住现在,不会让时樾离开自己。

  安宁和时樾分手后暴怒难控,秘书汇报赵宇清回来了要见她,安宁不顾他的阻拦要立刻去即刻飞行找南乔,认为是南乔把时樾变得这般铁石心肠,她要让南乔把原来的时樾还给自己。但她到即刻飞行楼下的时候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上楼,秘书称赞她总能在最后的时刻控制住自己,安宁称这次是她不敢上去,怕南乔跟自己说,她和时樾爱得有多深。

  郝杰见到南乔安然无恙地坐在办公室里,放下了心,他随后接到时樾信息,说警报解除,安宁没有来,一切安好。南乔嘲笑他们太怕安宁了,郝杰告诉她根本不知道安宁的手段,但却不愿说出真相,南乔赌气说她自己去问时樾,郝杰无奈只好告诉她那场车祸就是安宁对时樾的警告,因为南乔是唯一一个能抢走时樾心的女人,所以她恨透了南乔。欧阳琦责怪郝杰既然知道真相不何不早说,郝杰称安宁的手段比她们想像的要狠毒的多。南乔听后跑了出去,二人怕她出事,紧随其后。

  南乔来到清晰梦境找时樾,被郄浩阻拦,郄浩替时樾打抱不平,称他是真的喜欢南乔,为她默默付出却不明言,南乔听后立即上楼找时樾。

  南乔在电梯口碰到了时樾,她见面就给了时樾一个耳光,生气地说自己不需要他默默无闻的付出,她需要的是平等的爱,既可以一起分享成功,也可以一起承担风险。她决不怕安宁那样的女人,即刻飞行的前途她心里有数,不用时樾为了她对安宁低三下四。她气时樾想保护自己的时候不尊重她的感受,不知道自己也想保护他。还以为他们互相欣赏,互相喜欢,不用太多语言,最终会变成最有默契和最不计得失的爱,南乔说完这些留下一句她瞧不起时樾,独自下楼。

  南乔下楼后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站在路边怅然若失,她的一番话终于让时樾冲破了心理防线,追上去把南乔紧紧拥在怀中,二个相爱的恋人不约而同想起了桩桩件件刻骨铭心的往事,任夜幕下的大雨唤醒着彼此的思念。郝杰和欧阳琦从车窗里看着这温情的一幕,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