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39集剧情介绍

  南父考查后接纳时樾 无人机拍到安宁交易视频

  南宏笛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甩在桌子上,质问时樾以前的事是不值一提还是没脸提。时樾拿出袋子里的资料,里面是他与安宁的照片和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南乔等在客厅,见时樾进父亲房间后很长时间没出来有些担心,南勤相信妹妹的判断并明确表态只要她认定的人自己就支持,但她同样担心父亲那一关时樾不好过,因为父亲已经通过他的战友调查了时樾的背景和他这些年在社会上做的事情。南乔一听心知不妙,赶紧跑到父亲房间,告诉他时樾以前的事自己可以解释,这些资料背后都另有隐情。南宏笛怒问女儿她可以解释给所有人听吗,他明确表示时樾配不上自己女儿。南乔反驳要和时樾生活在一起的人是自己,几份资料和几张照片代表不了一个人的一生,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时樾曾经经历过的黑暗。南宏笛认为时樾对他的过去闪烁其词,说明他自己也认为配不上南乔。南乔生气地问父亲是配不上自己还是配不上他南司令的身份,南宏笛闻言大怒扬手打了南乔一个耳光,转身离开。倔强的南乔满眼含泪拉着时樾就要走,时樾却说要正大光明地和南乔在一起。他主动向南宏笛坦白了七年前被蓝天利刃开除、替父还赌债、帮助警方抓获贩毒集团的事,直言自己的过去像是一片泥沼,所以他不愿提及,但他从没丢过自己的良心,也没觉得低人一等,虽然没有机会做一名军人,但他从没辜负一个军人该有的坚持。南宏笛称他这些话只能骗骗南乔。时樾解释自己从没给南乔说过这些,南乔说过对自己不问过去,只看将来,因此他才发誓要给南乔一个幸福的将来。但他会尊重南伯父,等他把女儿带到自己身边。

  时樾说完后以笔直的军姿站立在烈日下等候南宏笛的应允。温柔的南勤劝父亲,他和妈妈当年也是门不当户不对,照样恩爱了一辈子,南宏笛终于被时樾的执着感动,允许他进了屋,并嘱咐南乔找一件自己的衣服给他换上。

  回家路上,南乔为资料的事向时樾道歉,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也不会离开他,时樾感动地紧握南乔双手轻吻爱人。二人回到自己温馨的小家后共同钻研无人机,下班后骑着自行车同行回家,这双宿双飞的日子让二个热恋中的人无比快乐。

  另一边的安宁被赵宇清恐吓回了国,她打算明面上做完这一次交易后回去就和赵宇清鱼死网破。她和秘书、阿泰又来到了当年和大哥一起居住的地方,安宁说起大哥曾给自己说过,她救的时樾可能有一天会成为她的敌人,她当时问了时樾同样的话,时樾没有回答。她明白自己不该回来但却身不由己,已决定这次交易后他们就离开,不再回来,因为她不想和时樾成为敌人。

  南乔和时樾带着小蔡一起到野外试飞猎人无人机,南乔问起时樾为什么要改名,时樾称时俊青是完美的,而时樾是不完美的。猎人试飞一切正常,南乔担心它不能正常返航,时樾却非常有信心,他与南乔打赌,如果无人机降落点距离起飞点不超过一米,他就赢,不用回答南乔刚才的那个问题。经测试猎人安全返航,降落点距离起飞点只有98厘米。时樾告诉南乔自己不想变回时俊青,因为南乔喜欢时樾。这时小蔡接到工厂电话,称工人们对近期加班加点有意见,南乔安排时樾和小蔡一起过去处理工厂的问题,她继续留在原地测试其它数据。

  与此同时,安宁和阿泰正准备进行毒品交易,安宁感到心绪不宁,通知阿泰更换了交易地点。巧的是他们交易的画面无意中进入了南乔无人机的视频中,南乔看到后立即警觉起来,迅速收拾器材准备撤离。而无人机此时也进入了阿泰等人的视野,阿泰看到后立即拔枪击落了它,并且告诉同伴无人机是有遥控的,一定有录像资料,如果落入警察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他立即带人到周边搜查,并很快发现了南乔。

南方有乔木第4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安宁犯罪集团落网 时樾南乔终成眷属

  阿泰带人到周边搜查无人机的遥控者,很快发现了正在收拾设备的南乔,他们把南乔绑到了仓库。南乔悄悄用手环给时樾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

  时樾接到南乔的报警信号后立即打电话通知了常剑雄,常剑雄与张警官沟通后得知警方已经掌握了情况,正在赶往现场的路上。

  阿泰知道飞行器可以把实时的数据上传到云端,便逼问南乔录像资料在哪里,南乔告之在即刻飞行。安宁立即派人去查却找不到服务器,南乔告诉他们资料在实验室,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进去。安宁只好安排阿泰押着南乔回即刻飞行。

  南乔到实验室后按照阿泰的要求删除了云端的录像资料,但服务器里面的没办法手动删除,于是她当着阿泰的面当场销毁了服务器,阿泰大喜,立即打电话向安宁汇报,南乔趁机跑了出去,安宁下令堵截,并令其他人守住所有出口。

  南乔跑到大楼草坪前被阿泰抓到,此时时樾已经赶到公司,他下车后一路狂奔寻找南乔。

  南乔劝安宁自首,安宁称她撞到了枪口上,不能怪自己杀她,当阿泰扣动板机正准备对南乔下手时,时樾及时赶 到,他恳请安宁放了南乔。阿泰叫器着出来混谁都不是干净的,时樾称自己只想混得像个人,阿泰骂他还是一条从泥里爬出来的狗,时樾坦言从泥里爬出来他也想堂堂正正做个人,即使没有南乔,他也知道安姐要做什么。时樾对安宁说,他曾无数次告诉自己,安姐就是再苦也不会走大哥的老路,她曾因为别人放弃了自己的人生,现在连自由也想放弃。安宁哭着称时樾不能离开自己,因为他曾说过,他的命是自己的。看着无助的安宁,时樾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深情地说自己曾经真的很爱她,整个世界都是她,但她走到现在,也有自己的责任。他抱歉以后的路,不能陪她走下去,劝安宁去自首,希望她能好好地为自己活一次。安宁问他放弃所有的东西是否值得,时樾坚定地说值得。安宁落泪转身离去。阿泰见状立即举枪对准时樾,南乔不顾一切推开阿泰,时樾趁机夺了阿泰的枪挟持着他逼退众人,拉起南乔就跑。

  时樾和南乔跑了一段后躲入一个胡同里,终于甩开了追击者,他这时接到了常剑雄的电话,称警方已经控制了局面,安宁还在追,二人约定一会公安局见。时樾挂了电话后抱着南乔称每一次约会,都想停留在这一刻,但也许这一次会分开一段时间。南乔坚定地说无论多久自己都等他回来。

  仓库里,秘书告诉安宁,已安排5分钟后直升机起飞,到港口后会有人接应她。安宁得知时樾已去公安局,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想让秘书自己走,但忠心的秘书称大哥给他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照顾安宁,他不会独自离开。他问安宁这样做是否值得,安宁说时樾觉得值得就值得。此时警方已经包围仓库,二人听到警笛声束手就擒。

  南宏笛越来越喜欢时樾的三条大狗,南勤告诉爸爸安宁犯罪集团已经落网,时樾马上就回来了,南宏笛笑道连女儿们都知道时樾对自己的胃口。他第一次平心静气地和南勤谈心,承认以前自己自以为是,认为婚姻就是过日子,爱情都是虚伪的。但现在看到南乔时樾拼命的样子,才知道从年轻人嘴里说出来的爱情不是虚伪的。只怪自己错把爱情当成了亲情,又错把亲情同等于责任。南勤说看着南乔,就好像自己又重新爱了一次。南宏笛坦言以前总把她和小乔当成自己手下的兵,以为他的使命就是替女儿们做决断,是时樾让他明白了,他的使命就是放手,他现在明白了婚姻不能没有爱,鼓励南勤自己做决定,自己只想看着她们一直笑下去,南勤听了父亲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喜极而泣。

  一年后,在海边,常剑雄告诉时樾,安宁拒绝他的监狱探望,只委托自己带来一封信。信中写道一切如时樾所愿,终于结束,监狱生活虽然清苦,但她心里放下了执念后反而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她愿意为自己的错误赎罪,更加佩服时樾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始终保持着心里的正义和光明,只可惜自己终究还是软弱,走错了路。而被时樾爱过,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也许他们不会再相见,但相信时樾和南乔会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

  即刻飞行全体人员在海边集合,庆祝184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诞生,南乔兴奋地宣布,从此它可以实现人类像鸟儿一样飞翔的梦想!看着184在空中自由敖翔,常剑雄悄悄对温笛说从今天起他们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因为二人要坠入爱河了!温笛闻言娇羞一笑,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时樾拿下脖子上的项链单膝跪地向南乔求婚,欧阳琦 和郝杰带领众人一起高呼“嫁给他”,二个相爱至深的人紧紧相拥。(全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