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下一站别离电视剧

下一站别离第25集剧情介绍

  盛夏拒绝孟铮靠近秋阳 秋月将张成龙赶出家门

  秋阳在回家路上接到张俪的电话,约他到公司见面。

  孟铮从礼堂追出来,拿出钻戒向盛夏求婚,称自己一直在等她,请求她陪自己回台湾,这曾经是盛夏期盼已久的感情,但如今事过境迁,她冷静地告诉孟铮他们的尝试到此为止,有些感情过去了就回不来了,做朋友才是他们现在最合适的距离。孟铮直言是秋阳的存在影响着盛夏的情绪,但他做了努力至少以后不会后悔。二人互道珍重就此别过。

  盛夏在出租车上给秋阳打电话,问起他去礼堂的事,秋阳谎称是正好路过,盛夏请秋阳一起吃宵夜,秋阳谢绝了她的好意,称回公司有事。

  张俪告诉秋阳那个项目已经和投资方做了评估,双方合作的可能非常大,秋阳希望能尽快面谈,他迫不及待地想做成几个项目以稀释箫伯伯的股份,夺回公司控股权。他还想让张俪再看看新策划的几个项目,张俪坦言秋阳最近的状态很不正常,特别游离,她已经知道了秋阳结婚的事,秋阳佩服张俪的神通,张俪笑着拿起秋阳的手说,上次见面就发现他的戒指没了。正好此时盛夏来到公司找秋阳,她看到了这一幕,心生不悦,转身走了。

  张俪好奇是怎样的女人能把秋阳给收了,秋阳只解释是阴差阳错,张俪却感觉到秋阳已经动心了,她提醒秋阳这次不要再像前二次婚姻一样输得一塌糊涂。

  张成龙晚上回来,发现家里的锁换了,秋月告诉他两天的期限已到,张成龙一下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盛夏在家里刚洗完澡,秋阳回来了,二人隔着浴室门对话,盛夏主动告诉了他自己和孟铮的事,秋阳试着问她既如此,离婚的事是否可以缓一缓,盛夏因生气晚上张俪的事,故意说怕这样会影响秋阳的正常生活和自由,秋阳称自由也代替不了孤独。盛夏心里一热,穿着浴袍打开了门,二人四目相对时,门铃不合适宜地响了,原来是张成龙来了,他想把行李暂时寄存到秋阳家,秋阳看张成龙无处可去,便让他先住自己家。他说服盛夏晚上让自己到她卧室打地铺睡,盛夏勉强同意。

  秋阳回到客厅问起张成龙和姐姐的事,张成龙将和任思思的交往告诉了秋阳,他再三解释没做对不起秋月的事,但打算和秋月分开一段时间,让彼此冷静一下。秋阳不忍心张成龙出去住廉价的小旅馆,收留他住到自己家。

  张成龙第二天到任思思家辞职,说因为这件事和老婆闹了矛盾,任思思善解人意地说张成龙就是缺少一个懂他的女人,她怂恿张成龙和自己合伙开个餐厅,她出钱张成龙出力,并声称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张成龙受到鼓舞,立即给秋阳打电话商量,秋阳提醒他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张成龙却觉得秋月姐弟俩总是打击他,秋阳见他心血来潮听不进劝,挂了电话。

  晚上,张成龙给秋阳要厚被子,秋阳没有办法只好把盖的被子给了他,盛夏不忍心秋阳冻着,让他上床来睡,二人小心翼翼地各睡一头,秋阳称他们不像是在睡觉像是立正,二人说起了上次秋阳半夜无意识睡到盛夏床上后来又回到地铺上的事,盛夏责怪秋阳不负责任,秋阳问她要自己负什么责任,他深情地拉着盛夏的手,问二人是不是要假戏真做,正在这关键时刻,秋月打来电话说家里没电了,秋阳只好出去找手电筒帮姐姐处理,张成龙听到动静告诉秋阳是自己忘充电了。

  秋阳按照张成龙的交待很快把电充上,他劝姐姐要多想想张成龙的好,称张成龙去给别人做饭也只是想找机会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责怪姐姐换了门锁的做法太偏激,吓唬她说张成龙这会可能已经给别人暖被窝去了,秋月一听这话立即哭了起来,秋阳不忍姐姐伤心只好如实相告,他劝姐姐赶紧把姐夫叫回来,秋月却不同意,说等张成龙把心收回来了再说。

  秋阳回来劝张成龙把和别人合伙开饭店的事好好和姐姐商量下,张成龙声称他和秋月不是误会,是本质上就不合适,每次吵架都是他服软妥协,这次他的态度很坚决,要给自己争取自由。秋阳称他们没有本质上的矛盾,都是家庭内部分工协调的问题,他建议开个家庭会议,举手投票表决,张成龙表示赞成。

下一站别离第26集剧情介绍

  秋月张成龙矛盾升级 苏云明智放弃单恋

  张成龙为做成一番事业取得家庭地位,决定和任思思合伙开餐馆。他兴冲冲地去找任思思时,她正好出门了,张成龙打电话邀请任思思以餐馆股东的身份出席今天晚上的家庭会议,任思思同意了。

  在家庭会议上,当秋月得知张成龙要与任思思合伙开餐饮时,她大骂张成龙这种行为是跪求包养,吃她一个人的软饭还不够还去找别人,秋月逼问张成龙和任思思到底什么关系,二人正在争执不休时,任思思登门了,她一坐下就哭着说自己怀孕了,这个消息非同小可,像一枚炸弹震惊了在场所有人,他们齐问任思思孩子是谁的,可这任思思只哭不说话,看着姐姐马上要和姐夫拼命的样子,秋阳急忙说孩子是他的,谎称之前一直是张成龙在替自己背黑锅,任思思这时哭着跑了出去。秋阳出去追,秋月见盛夏伤了心,赶紧识趣地把张成龙领回了家。

  秋月回到家逼问张成龙孩子到底是谁的,张成龙将计就计,谎称孩子是秋阳的,因任思思怀孕需要人照顾,秋阳又不方便,只好让自己去代劳,秋月对此半信半疑。

  秋阳晚上回到家,接到了张成龙的电话,他担心秋阳不好给盛夏解释,秋阳称这件事不用给盛夏解释,盛夏悄悄在卧室里偷听秋阳电话,听到这句话后赌气反锁了房间。拒绝与秋阳交谈。

  第二天,秋阳将公司与家园医院合作的新风系统项目交给苏云当现场监理,苏云问起原因,秋阳解释因为她和庞大海非常熟,和盛夏又是闺蜜,沟通起来会比较方便,苏云欣然应接受。

  苏云借工作之便找到盛夏,告诉她自己和秋阳的事已经翻篇了,她明白感情的事勉强不来,盛夏祝福苏云早日找到真爱。苏云希望她能真正和秋阳在一起,盛夏称他们是不一样的人,最近从秋阳姐姐姐夫闹离婚的事发觉再好的感情也会在生活中消耗殆尽,她觉得与其两败俱伤地分开重新一个人,不如就不要开始。

  张成龙趁秋月不在家,偷偷给任思思打了电话,任思思让他和老婆离婚,张成龙看她情绪不对,赶紧赶了过去。他下楼时被秋月看到,秋月见他行色匆匆起了疑心跟了上去。

  张成龙在咖啡馆和任思思约会,任思思告诉了他孩子的事,原画她的男朋友是个有家室的人,她和那人分手后才知道怀了孕,男的不要孩子让她打掉,但医生告诉她因身体原因她打掉后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任思思称她昨天在门外听到了张成龙夫妻的对话,觉得张成龙过得不幸福,他的妻子一直在指责谩骂他,她提出了条件,让张成龙离婚和自己结婚,就给他投资开餐馆,任思思动情地抓着张成龙的手恳求他同意,秋月尾随看到了这一幕,她气呼呼地上去就甩了张成龙一个耳光愤然离去。

  秋阳正在公司正在开会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说坚决要和张成龙离婚,秋阳立即赶回家,看到张成龙正胆怯地站在门口,秋阳了解了事情的来胧去脉后,建议张成龙应该拿出当年的勇气把事情给姐姐解释清楚,他叫开了门后一把把张成龙推进了屋里。

  愤怒的秋月根本不听张成龙的解释,这时果果打来电话要生活费,秋月让张成龙把银行卡交出来,没收他的财政大权。

  秋阳回到家,请求盛夏出面调解姐姐姐夫的事,因为姐姐已经开始不相信自己了,盛夏问起任思思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秋阳说是他的,盛夏骂秋阳不自爱,即使假夫妻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秋阳看着盛夏吃醋的样子心里有些窃喜,这才告诉她任思思的孩子是一段不道德恋情的结晶,他恳求盛夏帮帮姐姐,他笑称盛夏骂自己的时候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自然地拉起了盛夏的手,盛夏娇羞地甩开他,说要远离秋阳这个危险的人物。

  秋月给果果汇钱时发现少了一万五,她回家质问张成龙是怎么回事,张成龙吓得躲进厕所解释自己被一个女骗子骗了钱。秋月气得立即给果果打电话,说以后他的生活费由自己给孩子寄,爸爸已经把家里的钱都吞了,并让果果发誓如果爸爸借他的名义拿家里的钱要第一时间让自己知道,果果觉得妈妈不可理喻,秋月气家里坏人全让她一个人当了,她再次把张成龙赶了出云。

  张成龙抱着行李心灰意冷地站在楼道里,恰被盛夏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