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21集剧情介绍

  妖兽乃冥肖暗箱操作 藏经阁被盗谜团难解

  同虞和水易担心被纪农找到武器,私下以低廉的价格把武器卖给了铁老板,岂料,纪农追踪到了铁老板,拦住了他的去路,铁老板担心自己被杀供出是同虞卖给自己的,同虞和水易此时来到这里矢口否认,水易为同虞作证两人一起下棋,纪农虽然明知道是同虞所为,但是还是迅速出手杀了铁老板。

  玄机老祖责怪纪农太心软了,应该趁机绊倒同虞和水易,纪农告诉老祖自己明白这样的小事扳不倒二人,因为这是冬七的手笔,冬七希望通过这些事让他们相互制衡。

  神王觉得妖兽被封印,看来计划失败了,白须黑袍老者却哈哈大笑,他告诉神王妖兽那么重要自己是不会只有一个时空之门的,但是妖兽已经引起冬七和纪宁的怀疑,因此只能等待时机放出妖兽给赤明界域致命的一击,神王更是大喜,称赞冥肖总是能带给自己,原来老者正是黑白学宫的冥肖掌宫,冥肖告诉神王,冬七带领无间门的势力扰乱了应龙卫的视线,是时候将锻造秘籍取出来了。

  纪宁独自来到出现妖兽的青楼查看现场,却见到了来这里的惜月,惜月告诉纪宁这其实都是她设的局,如果私下邀约黑白学宫的人帮忙他们就是违背了学宫规则,也会因此而受到惩罚,因此才会发布悬赏令,借着他们的手去彻查天宝山的疑案…….

  冬七认为纪农找回了武器,免除了之前的责罚,同时让纪农继续做武器交易的事情,并让纪农跟着同虞和水易多学习,让他们三人同舟共济效力无间门,三人虽然各怀心事,但是表面上也不敢不从。

  同虞对于冬七安排的事情心里不满,嫉妒纪农,自然更是不愿意教他,出了无间门大厅二人就发生了争执,纪农也毫不客气,挑衅同虞是会叫的狗不咬人,有本事就咬自己,同虞眼看和冬七的矛盾一触即发,水易阻止了同虞,并客气的告诉纪农有事尽管来问。

  纪宁拿着探测时空能量的法宝站在瀑布前发呆,想着惜月郡主在青楼和自己说过的话,惜月告诉他虽然雪羽道人死了,但是却发现了探测时空能量的法宝,这个法宝可以感应周围是否有时空碎片,时空碎片中存在着巨大的能量,纪宁将冬七和自己一起摧毁妖兽的事情告诉了惜月,惜月觉得这一定是冬七故布疑阵,可能还留了一手,没准还有另一个时空之门,妖兽就存在那个时空之门。思及此,突然余薇来到这里,质问纪宁为什么隐瞒自己夜探青楼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不相信冬七,纪宁坦言自己的确不相信冬七,并将探测碎片的法宝告诉了余薇,并认为冬七一定是隐瞒了另一个出口,余薇表示应该相信冬七,即便纪宁不相信冬七也该相信自己,即使真的有一个时空之门,冬七或许根本就不知道,纪宁生气的看着余薇,他告诉余薇或许连她也被冬七蒙骗了呢,之后,不去理余薇,转身离去。

  入夜,余薇正在熟睡,突然感觉的到呼吸困难,一团黑气笼罩这余薇,冬七感应到余薇有难跑来相救,发现了余薇原来是修炼太上忘情压制混沌之气,也难怪神王会说余薇也有一劫。

  琼华让众人修炼气息,琼华发现纪宁和余薇有相同的道韵,道韵是结成百年的道侣才能有相同的道韵,没想到二人竟有相同的道韵,若二人道韵相同修炼法术则是事半功倍,余薇和纪宁心下欢喜。

  九莲欲悄悄逃走被莫尘发现阻拦,莫尘为纪农打抱不平,认为九莲心里始终没有纪农,纪农却为了九莲得罪冬七身受重伤,可是依然坚持守护九莲,九莲觉得纪农喜欢的不是自己,是秋叶,更何况自己心里只爱纪宁,纪宁也答应跟自己在一起,莫尘告诉九莲即使纪宁答应和她在一起也不一定就是爱,而纪农却是对九莲一往情深,九莲烦躁的不愿意听莫尘说下去,莫尘却再次提醒九莲最近是秋叶的忌日,希望九莲能对纪农好点,九莲若有所思。

  老祖称赞纪农练功进步神速,并认为他父亲是难得的练武奇才,本想帮他称霸赤明界域,只可惜死在纪氏的手中,纪农表示自己会满足老祖的一切心愿,让少炎氏成为赤明界域的第一。老祖赞许的同时,提醒纪农在九莲和家族荣辱之间一定要分得清孰轻孰重,纪农表示自己明白。

  莫尘看到纪农出来询问他是真的喜欢九莲,还是把她当做秋叶的替身,纪农并未正面回答。莫尘劝纪农放弃九莲,九莲心中已有他人,纪农有些生气命令莫尘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不要管自己的事情。

  纪农来见九莲,九莲提出要回学宫,纪农表示自己可以送她回去,但是却不是今日,九莲有些不满觉得自己已经痊愈了,就想立刻回到学宫,纪农沉默不语,静止了很长时间之后,纪农告诉九莲今天是秋叶的忌日,九莲愿意陪纪农度过今天,但是明天一定要回去。

  纪农责怪莫尘不该在九莲面前多嘴,莫尘表示一切都是为了纪农好,纪农让莫尘做好少炎氏的事情就行,自己 事情轮不到她管,老祖此时来到这里,他告诉纪农是自己安排莫尘跟着他的,纪农是少炎氏的少主,一定要明白自己身负的使命,九莲现在就是纪农的弱点,一旦被人抓到这个弱点怎么办?莫尘劝纪农不要误会老祖,只要保持和九莲的距离,对彼此都好,纪农明白这是话里有话的威胁,他也知道老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玄机老祖苦心支撑少炎氏多年都是为了纪农的父亲遗愿,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早就飞仙了,现在纪农的性格受到了纪氏的影响,和纪农父亲有截然不同的性格,这让玄机老祖很是苦恼,但是又不能放弃纪农,因此无论如何都要培养纪农,为此可以对不起纪农。

  冬七挥动黑色羽翅来到黑白学宫站在余薇对面,余薇生气的责怪冬七欺瞒自己,隐瞒另一个时空出口,冬七表示一头雾水不理解此事,也不知道这件事,余薇告诉冬七或许还有另一个出口,冬七惊讶不已,表示如果真的是那样今天一定带走余薇。

  惜月来到一处青楼,看到台上的各色美女在跳舞,突然她面露惊讶之色。

莽荒纪第22集剧情介绍

  冬七感应余薇有难来相助 长青利用纪宁偷取密令助神王

  惜月抬头一看发现纪宁行色匆匆来到这里,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纪宁一路来到一间房里,纪农早已等候在那里,纪农告诉纪宁他发现了青楼一案幕后黑手的线索,并认为这件事和冬七脱不了干系,纪宁深信不疑,认为冬七那天帮助他们真的是图谋不轨,但是余薇就是不肯相信自己,纪宁告诉纪农冬七对余薇一直心怀不轨。此时,惜月敲门来到这里,纪宁向惜月介绍了纪农,惜月本欲热情招待纪农,纪农却自称有事离开了。惜月提醒纪宁现在纪农已经是无间门的从使,不要选择那么相信他,纪宁告诉惜月纪农不会变坏的,进入无间门就是为了搜集证据,惜月见纪宁对纪农深信不疑叮嘱纪宁不可以透露尉迟氏的秘密,包括和自己的姐弟关系,任何人都不可以透露。

  木子朔来找纪宁告诉他黑白学宫出大事了,纪宁回到黑白学宫,邋遢告诉他藏经阁被盗了,死了几个弟子,门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有可能出现了内奸。莫尘和纪农商议此事,认为一定和冬七有关,纪农不知道冬七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冬七用绳索拴着余薇一直带她往前走,余薇告诉冬七如果在带自己走下去就会自杀,冬七激动的叫余薇,他告诉余薇她身上的太上忘情会要了她的命,而自己知道那个让余薇动情的人是纪宁,因此要杀了纪宁,余薇却认为如果是这样自己也会陪着一起死,冬七心痛余薇将会遭受噬心之痛,余薇却认为即使那样自己也甘之若饴,冬七放开了余薇,觉得余薇和南钧果然是一样的人,余薇向冬七表示感谢,冬七伤心的离去。冬七刚离去,纪宁来找余薇,告诉她藏经阁被盗,邋遢正在查询每个人的出入情况,怀疑有内奸。

  余薇和纪宁来到藏经阁,邋遢问余薇跑哪里去了,余薇正不知所云,木子朔发现了藏经阁丢失经书的位置,邋遢将目光转向了木子朔指定的位置。此时殿才进来告诉众人,接下来师尊们调查这件事,学员不得参与,命几个人从藏经阁出去。

  余薇、邋遢和纪宁通过现场了解到的情况分析,被丢失的锻造秘籍肯定和二十年前的灭族案有关,只要找到了偷盗秘籍的人就能找到真正的仇家。于是三人再次来到藏经阁,强行破除殿才设下的结界,点才来到这里阻止三人,责怪他们擅自解除封印,把三个人关了紧闭。

  三人虽然被关紧闭可是却分析殿才此举不符合常理,或许是别有用意。此时,邋遢突然发现了一处暗门,才明白殿才是真的别有用意,于是,带着余薇和纪宁走进密道,这个密道是通往学宫外面,由此可见偷东西的人是通过密道逃走的,邋遢突然发现柱子上残留的血迹,而血迹似乎没有干透,邋遢告诉二人殿才有一种追本溯源的功法,能通过当时遗留下来的东西还原当时的情况,于是三人来找殿才,通过还原现场余薇发现运送秘籍的人是蒙面的水易和同虞,但是殿才认为无间门的人只是运送经书,而进入藏经阁 的 是另有其人,这个人才是最大的隐患。

  纪宁独自思索,长青来到纪宁身后告诉纪宁殿才不让他们查看,实际是为了他们好,殿才发现藏经阁被人布下了陷阱,殿才担心纪宁他们的安危因此才阻止他们继续调查,纪宁表示自己必须进去藏经阁,长青交给纪宁一个符咒,有了这个符咒就可以冲破结界,来去自如,纪宁感激的接过符咒。

  水易和同虞打算打开秘籍可是发现却无法打开,此时长青来到二人身后,告诉他们想要打开秘籍需要得到殿才和五疯的密令才行,因为封印的时候就是他们三人合力封印的,长青表示已经有办法能得到密令,关键就在纪宁和木子朔身上。

  纪宁带着木子朔再次来到藏经阁,欲用长青交给他的符咒穿过封印,却没想到引起了剧烈的晃动,殿才和五疯及时出现看到他们有危险忙出手破除封印,而长青则躲在暗处用符咒吸取了他们的密令。

  长青利用密令打开了锻造秘籍,神王非常开心,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锻造秘籍和亿年原石,如果在练成无形之剑就可以破茧而出了,女娲和陆压道人想要困住自己已经是不可能了,神王不由得得意的哈哈大笑。

  五疯和殿才非常生气纪宁他们的擅自闯入,五疯问起纪宁是如何进去的 ,纪宁却隐瞒了长青的事情,谎称是自己破解了封印,殿才表面看似相信了纪宁,让他们回去休息,可实际上殿才知道纪宁没有能力破除藏经阁的封印,他知道纪宁在撒谎。长青来找殿才和五疯谎称在自己练功的时候发现了传音符,说明自己的密令已经被窃取,五疯和殿才也表示自己的密令也被盗,长青假装担心被盗秘籍封印会被解除,殿才表示当务之急就是查出内奸,只有这样才能还学宫安宁。

  纪农有些心绪烦乱,玄机老祖问纪农是否控制无间门的事情进行的不顺利,纪农表示控制无间门进行的很顺利,已经有一半的势力被自己掌握,但是神王破除封印在即, 即将回归。老祖觉得这是好事,但是不明白为什么纪农会犹豫,纪农觉得神王是混沌界域的人,他们背叛赤明界域去帮助神王,到时候一旦神王回归必定对赤明界域大开杀戒,这样做真的对吗?此时,突然有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悄悄来到外面偷听二人谈话,老祖觉得现在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必须打破现在的赤明界域才能有少炎氏的一席之地,否则是无法和别的氏族对抗的,纪农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他发誓一定要在赤明界域夺得一席之地,即使背叛圣君投靠神王也在所不惜。

  纪农突然发现身后有人偷听,连忙赶去追赶,却发现原来是水易,水易责问纪农密谋什么,纪农却坦言既然都听到了何必假装,并问水易是打算告发门主还是和同虞商量,建议水易去将这个事情告诉门主,因为同虞早就知道他和玄机老祖联系的事情,这也是同虞一手促成,因为无间门只能有两个得力的人,同虞是想和自己联手杀掉水易,到时候,无间门就只有同虞和纪农是左右使,水易相信了纪农的话,非常生气,觉得自己被同虞欺骗,要和同虞势不两立。

  殿才和五疯商议觉得长青有些可疑,三个人密令同时被盗有些说不通,殿才让五疯提高警觉,暗中观察长青的一举一动,不能有半点的松懈。

  冬七来找余薇,他感应到余薇已经被太上忘情伤及肺腑,不放心她刻意来探望,余薇问冬七为什么一而再的帮助自己,究竟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