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23集剧情介绍

  纪农用计离间水易同虞 木子朔用计找出蛊虫

  冬七告诉南钧她们都是属于混沌界域的人,辅佐神王,后来神王贪心发动界域大战,南钧和冬七正打算离开避世的时候南钧天劫来到,最后,南钧只留下了一丝气息,因此余薇体内也有南钧的气息,冬七希望余薇不要离开自己,他不能失去南钧之后再失去余薇。余薇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此心神不宁,和纪宁一起练功时候想起冬七的话,让余薇失声大叫这不是真的,纪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余薇大叫,但是依然拥抱余薇安慰她,余薇谎称练功疲劳。

  冬七也一直很伤心,感觉是老天爷 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没想到最终找到和南钧如此相似的人,可是却又让余薇也有性命之忧,皆因为修炼太上忘情所致,冬七无法承受两人都离自己而去,发誓一定要保护余薇。

  九莲以景喻人告诉纪农自己不喜欢无间门的风景,是因为黑白学宫的风景更美,已经先入为主的占据了自己的心房,容不下无间门美景如画,因此劝纪农不要执着对自己的爱,纪农告诉九莲本来自己打算今天送她离开但是因为无间门有事,需要过几天送走她,九莲责怪纪农出尔反尔,但是听纪农说是为了九莲着想才这样的,九莲只好答应再住几日,纪农告诉九莲如果需要自己的话让莫尘通知他就行,之后便自行离开。

  纪农因为水易发现自己和老祖联系而烦恼,担心水易并不相信自己,迟早会将这件事告诉同虞,莫尘觉得水易和同虞虽然交情深厚,但是心思却不同,水易暗恋冬七,而同虞则野心很重,因此莫尘让纪农将计就计,让水易和同虞决裂,借着水易扳倒同虞。纪农知道冬七每年都会为同虞送上一份大礼,因此故意询问冬七准备了什么贺礼,岂料冬七正为此犯愁,纪农建议冬七将双菱沂水剑送给同虞。在同虞生辰这天纪农代表冬七送来了贺礼,同虞将这把剑当众送给了水易,岂料,水易拔出剑之后失去控制,挥舞着剑到处乱砍。水易因此疑心是同虞故意当众羞辱自己,随即将剑还回去,一个人独自喝酒来到郊外,却又碰到了一群黑衣人的围攻,水易喝醉酒不敌黑衣人,纪农及时出现救了水易,并发现黑衣人有着少炎氏的标记,黑衣人供出是同虞指使,水易暗自恨同虞选择在他生辰这天动手,觉得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同虞派来的,他们之间一定还会有联系,自己也一定会查明白的。

  同虞拔出双菱剑发现并无异常,不知道为什么水易会突然失控,此时,老祖来到这里告诉同虞之所以水易失控是因为中了蛊毒,并问同虞想不想水易活命,暗示同虞贴近自己,同虞附耳上来听老祖如此这般耳语一番,水易在远处远远的看着二人耳语,眉头紧锁。

  木子朔为了给余薇治病,需要找到九转还魂草,得知琼华师尊那里有这个药,木子朔求东霖去向师尊要,东霖却要木子朔给自己5个傀儡作为回报,木子朔也不得不答应。

  九莲和莫尘一起来到天宝山闲逛,发现一家药店卖假药 ,九莲和那里的人发生争执,惜月突然来到这里将卖假药的人赶出天宝山,永世不得贩卖药材,莫尘则拉着九莲趁机溜走了,惜月来找邋遢将看到九莲的事情告诉了他。

  纪宁亲自为余薇熬药,照顾余薇,木子朔拈酸吃醋开玩笑说纪宁从未这样照顾过自己,此时,邋遢突然表现的很痛苦,脖颈出现紫色印记,纪宁和木子朔慌忙运功为邋遢治疗,邋遢脖子上的紫色印逐渐变浅,手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紫色印记,木子朔忽然想起藏经阁被盗那些被害的弟子也有这些斑点,当时觉得奇怪,可是现在发现和邋遢的一样,由此可见一定是两者有联系,邋遢忽然想到了找出奸细的办法,因为他身上所中的蛊毒一到中午就发作,可见奸细一定也是在中午修炼蛊毒,正好可以在这个时间段找出奸细。

  纪农责怪莫尘不该私自带九莲出去,并警告她这次可以原谅她,但是绝对没有下次了。

  余薇在中午的时候四处寻找修炼蛊毒的人,突然路经一个山洞听到了里面的争执,似乎是殿才让一名弟子离开黑白学宫,那名弟子正是越古,越古大声反驳自己只是想更加出色才修炼的,要不然被师弟师妹们超越自己不甘心,听到这里,长青却突然从余薇后面出现袭击了余薇,将余薇打晕在地。纪宁和木子朔四处寻找余薇均未见到,纪宁分析抓走余薇的人一定是潜伏在学宫的奸细,如果不迅速找出这个人余薇怕是要有危险。木子朔告诉二人其实自己有一个办法,就是用一个傀儡放入邋遢体内,自己操作傀儡去打击他体内的蛊虫,这样就可以让邋遢体内的蛊虫释放出大量的能量,引导他们去寻找蛊虫,但是邋遢却会因此承受巨大的痛苦,邋遢表示自己完全可以,让木子朔尽管来试,木子朔却担心邋遢会有危险不肯用,邋遢生气的命令木子朔立刻开始。

  木子朔放入邋遢体内傀儡之后,邋遢疯狂的往前跑去,来到一处殿内,木子朔和纪宁在这个店里找到了一个紫色的瓶子装有蛊虫。

莽荒纪第24集剧情介绍

  越古成替罪羊被杀殿才遭疑 同虞杀余薇被冬七打伤囚禁

  找到蛊虫之后,木子朔取出了邋遢体内的傀儡,而邋遢也因为这个折腾清除了他体内所有的蛊虫。此时,越古突然进来质问木子朔等人怎么在自己的房间,但是突然看到了纪宁手中的蛊虫,越古知道事情败露,吓得仓惶而逃,三人随后追赶,越古却被长青拦住去路,纪宁询问越古余薇在哪里,越古否认了一切,自称没见过余薇,也不知道纪宁在说什么,同时更不清楚纪宁手里拿的是什么。

  越古被叫到了大殿上,越古矢口否认蛊虫是自己的,但是承认练习黑暗之术,并认为自己天资愚钝,只是想变得强大,不被这些弟妹超越和嘲笑,他发狂大叫自己是强者,长青责怪越古为了变强杀死藏经阁的同门,越古否认自己杀了那些人,但是却认为那些人该死,长青自责这个弟子是自己的徒弟,因此绝不姑息,正准备带下去处理,纪宁却拦住了长青,认为应该心问出余薇的下落,邋遢问越古究竟是谁让他成为内奸的,典籍被藏在哪里,如何和雪龙山接头的,余薇又在哪里,只有说出实情才能得到帮助,越古看到长青已起杀心,慌忙要求见殿才,此时,殿才和五疯来到门外,越古慌忙跑向殿才,长青却突然出手用气杀死了越古,殿才责怪长青处事鲁莽,让他到大会时候给大家一个交代,殿才转而告诉纪宁已经找到余薇了,长青面露惊讶之色。

  水易叫来同虞告诉他青楼的事情已经暴露,现在一定有人已经追查这件事,而很快就会发现同虞隐藏二十年的秘密,如果被当事人发现同虞的下场可想而知,同虞觉得这件事一定要瞒下来,一旦让神王知道怪罪下来很麻烦,水易告诉同虞那个当事人就是黑白学宫的余薇。

  同虞离开之后,水易问躲在暗处的纪农确定这样能除掉同虞吗?纪农表示他每天跟着冬七,知道冬七最在乎余薇,甚至可以赔上自己的性命,因此如果有人敢动余薇那就是找死。

  余薇醒来之后,告诉纪宁那天其实听到和越古对话的是殿才师尊,纪宁打算去找殿才问清楚,余薇却觉得里面一定有隐情,先不着急问。同时,木子朔和东霖也认为越古是被人利用了。

  余薇来找殿才说出了自己被袭击之前听到的对话,殿才告诉余薇自己和越古是有渊源,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越古绝对不是内奸。殿才很早就发现越古修炼暗黑秘术,但是殿才却念在越古本性纯良,因此未赶他离开,而是帮助他修炼脱离暗黑秘术的功法。殿才知道越古只是真正内奸的替罪羊,如果自己当众为越古洗清冤枉就会打草惊蛇,并叮嘱余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纪宁怀疑殿才,余薇告诉纪宁殿才是清白的,之所以他一直不说出真相澄清,是有他的原因,殿才一定维护每一个弟子,纪宁看出余薇似乎知道很多事情,余薇无法向纪宁告知一切,只好当面起誓,保证殿才也绝对不是内奸,是清白的,但是自己却不能将原因告诉纪宁,纪宁有些生气,认为余薇和师尊都把他当做外人。

  同虞希望水易帮助自己拖住冬七,因为他看得出冬七已经将对南钧的感情转移到了余薇的身上,神王也是利用这点控制了冬七,他们也可以利用这点拖住冬七,并劝水易如果真的杀掉余薇她就是冬七身边唯一的女人了,决不能让神王发现凤族还有活着的人,必须对余薇赶尽杀绝。

  同虞蒙面刺杀余薇,余薇认出是无间门的人,问是否是冬七派来的,同虞表示是谁派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了余薇的命,同虞连发暗器攻向余薇,余薇终不敌同虞,而冬七则发现南钧上方的生命石发生警示,慌忙去找余薇,水易赶紧来找冬七,告诉他已经发现神王要的宝贝,如果不及时拿到担心神王责怪余薇,会对余薇不利。冬七刚要跟随水易离去,却感应到生命石的警示越来越大,冬七不顾一切的去救余薇,关键时刻冬七赶到救了余薇,而同虞在打算杀死余薇之前说了青楼一案和自己有关系,因此余薇见到冬七救了自己却执意要问青楼的事情是不是冬七所为,冬七着急的告诉余薇现在不要纠结那件事,关键是治伤,正欲带走余薇,纪宁来到这里阻止了冬七,余薇说自己是太天真了才会相信冬七和那些人不同,看来是自己高看冬七了,并告诉冬七自己会继续调查青楼的事情,如果担心事情败露大可以再次杀人灭口。

  冬七斥责同虞二十年前诛杀凤族和尉迟氏没有一丝仁慈,为了掩盖罪行又刺杀余薇,余薇对于自己非常重要,为了南钧他可以守护千年,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了南钧他可以与天下为敌,但是同虞却为了一己之私杀余薇,在冬七心里只要杀余薇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最终,冬七打伤同虞将他关进地牢之中,一辈子休想出来。

  纪农则担心同虞有可能卷土重来,也一定明白余薇的事情和纪农水易脱不了干系,因此在他向冬七告密之前让同虞永远闭上嘴巴。想办法让同虞畏罪自杀,这件事就成为永远的秘密,冬七也不会怀疑水易的忠诚,水易被纪农说动。

  纪宁来找余薇,告诉她虽然不知道她和冬七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都知道余薇心里有自己,虽然不知道余薇之前一直拒绝自己是为了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会放弃的,纪宁问余薇两人经历这么多之后,还要躲着自己吗?余薇看着纪宁告诉他经过天宝山之事,她决定不再躲着纪宁,一什么也不管了。纪宁吻住了余薇。余薇突然觉得钻心的疼痛,余薇强忍疼痛趴在纪宁怀中,告诉纪宁不管面对什么困难都要和纪宁一起度过。

  水易悄悄在酒中下毒,来到地牢看同虞,并劝慰同虞一定会再出去的,同虞问水易是谁指使她做那些事的,因为水易不是心机深沉之人,陷害自己一定是另有人指使,水易却笑言同虞多疑,并亲自为同虞倒上了竹叶酒,同虞知道水易在酒中下毒,他很伤心,告诉水易不管自己多么的心狠手辣都是会对水易不一样,因拿水易当做亲人一般,同虞颤抖着手端起酒杯,口中说着为了肝胆相照的水易喝一杯,水易心里不忍心,打翻了酒杯,迅速起身离去,同虞痛苦的大声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