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27集剧情介绍

  冬七暗助余薇破阵法 余薇说服诬月走出森林

  一团烟雾袭来,余薇和纪宁都看不见彼此,所见都是自己曾经最痛苦的经历,亲眼见到族人被灭,尸横遍野,因此无法自拔,纪宁运用内力一拳砸向地面,顿时清醒过来,余薇却见到了诬月,余薇表示对诬月的充分理解她的遭遇,诬月却认为自己被世人误解和批判余薇是不会懂得的,余薇感觉痛苦难当,一直无法跳跃出那些痛苦的画面,冬七突然出现诬月婆婆离开,冬七救了余薇。冬七告诉余薇这个阵叫镜花水月,陷入阵中的人会出现人生最痛苦的记忆,而无法自拔,从而导致痛苦而死,必须找出这个阵的针眼,冬七告诉余薇自己知道余薇一定会来这里的,因此随后跟着余薇他们一路来到这里,余薇告诉冬七自己已经和纪宁在一起了,冬七打断了余薇的话,说自己只是想要保护余薇,如果余薇觉得自己的出现让她觉得不便,他可以躲在暗处保护,此时,听到纪宁叫余薇的声音,冬七挥动黑色羽翅离开了。

  余薇和纪宁担心邋遢也在经历这样的痛苦,打算去找到阵眼,破了这个阵,却只见一群蝙蝠飞来攻击二人,纪宁和余薇挥动剑砍向蝙蝠,余薇的手被蝙蝠抓伤,余薇让纪宁先去找到诬月婆婆,把自己先留下在这里,纪宁不放心余薇背着她一路前行。

  邋遢和空青正在迷雾之中痛苦不堪,突然迷雾散尽,邋遢意识到这个阵是镜花水月,空青觉得现在烟雾散尽一定是纪宁和余薇破解了这个阵法,不禁称赞他们功法高深,邋遢想起以前在黑白学宫的时候,曾提到这个阵法,纪宁和余薇都无法破解,现在突然破解一定是有高人暗中指点。

  邋遢和空青一边行走一边发现里面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邋遢忍不住称赞诬月厉害,能将山中的瘴气调制成了香气,但是如果不尽快找到诬月和解药大家都有危险。邋遢突然发现天空中的飞鸟,推想出它们能存活在这里一定是有解毒的方法,从而想到水源是它们生存的必须品,水也就自然成了解药。空青担心纪宁还不知道这件事,邋遢突然问空青为什么那么关心纪宁,她能穿梭时空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存心不良,空青不肯说出自己是谁但是却认为自己绝无恶意,邋遢警告空青如果敢加害他身边的人一定不会饶了她的,之后便离开空青独自去找纪宁和余薇,空青气的在后面骂邋遢是臭邋遢。

  纪宁背着余薇来到河水边,为余薇清洗手上的伤痕,余薇问纪宁为什么诬月会在这里设下瘴气,纪宁分析诬月不是有意为难,可能是怨气未平,世间万物本就无错,就看人们是如何运用了,首先那个蛊毒秘籍没有错,诬月自然也就没有错。诬月大笑,称赞纪宁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领悟,纪宁和余薇顺着声音找到了诬月的住处。

  诬月问他们是被谁派来的,余薇回答没有人派遣,是自己来的。诬月问起殿才如何了,余薇告诉诬月殿才被人误解,需要诬月帮助洗清冤枉,诬月忍不住大笑,认为当初她被逐出学宫的时候殿才曾经劝过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现在时隔多年,他也终于能亲身体验自己被冤枉的感受了。纪宁告诉诬月当年对她的评判有失公允,但是现在学宫有难,神王即将回归,希望诬月能帮助学宫,诬月却依旧气愤难平,认为黑白学宫和赤明界域皆背叛自己,休想让自己以德报怨,诬月言毕即消失不见,余薇和纪宁刚要追寻却发现各自中毒晕过去了,冬七着急的飞下来救醒了余薇,并告诉她纪宁也没事。

  冬七劝余薇离开,不要再做无谓的尝试,余薇却坚持不肯离去,冬七不想余薇失望,告诉余薇诬月练了醉情的蛊毒,暗示她毕生的心愿,听闻诬月曾说如果有人愿意尝试此毒,她愿意答应对方一个愿望,余薇主动去试毒,冬七心疼余薇要代替余薇去试毒,余薇却阻止了冬七,她不想欠冬七太多,也想亲自为学宫做点事情,冬七知道余薇的脾气只得同意,余薇拜托冬七照顾纪宁,自己去求见诬月尝试蛊毒。

  诬月答应了余薇试毒,但同时告诉余薇只有撑过整个过程自己才能了解蛊毒的效果,之后才能给她解药,但是如果她没有撑过去,蛊毒进入丹田而死的话她们之间的交易一笔勾销,余薇坚持试毒,没有丝毫的犹豫喝下了蛊毒。

  邋遢一路找来发现纪宁躺在地上,问冬七为什么会在这里,余薇呢?冬七告诉邋遢余薇去尝试蛊毒了,邋遢欲闯进诬月的结界却被弹了回来,冬七告诉邋遢自己都闯不进去,目前能做的事情就是等着余薇出来。

  邋遢知道刚才的阵法肯定是冬七破解,对冬七表示感谢,并代替纪宁对之前误解冬七而道歉,冬七认为邋遢通情达理如果不是立场不同,他们或许还能做朋友,邋遢却觉得能否做朋友完全要看性情,如果过于在乎繁文缛节那还算什么朋友,冬七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邋遢性情如此豁达一点不像黑白学宫的弟子,邋遢也觉得冬七不像外人传说的那样冷酷无情。余薇知道冬七对待余薇不一般,他很想知道冬七究竟站在正邪哪边,冬七认为正邪是胜利者的划分,自己只是顺从内心,做心内所想之事。邋遢问冬七余薇对他来说又是什么,冬七回答无可替代,邋遢表示自己不希望看到余薇难过,他会支持余薇所有的选择,希望冬七不要让余薇为难,冬七表示自己从始至终都未想过让她为难,纪宁此时马上就要清醒过来,冬七挥动羽翅离开了。

  纪宁醒来询问邋遢余薇的去向,邋遢只好如实相告,房间内的余薇觉得自己对待蛊毒的看法就和他们练习的功法一样,正是因为世人不了解才会恐惧,余薇的想法和诬月不谋而合,诬月觉得多年遭受世人误解,终于有人了解自己,余薇更是了解诬月之前修炼这个的目的一定是为了治病救人,诬月更是开心,说出自己当初的心的确是要普度众生,因为她通过研究蛊毒发现了一套专门医治疑难杂症的东西,只是没想到遭受世人的误解,将自己妖化,现在世人如何痛苦也和自己无关了。

  余薇告诉诬月殿才曾说一切都讲求时机,现在是今时不同往日,如果现在她肯出山用蛊毒之术行救人之事,相信世人的误解也都一一解除了,诬月刚要动心,却又收住了心性,诬月认为自己现在出山所救之人势必有当初驱逐自己的人,自己还没有那么的大度。此时,余薇感觉到非常痛苦大叫出声,诬月紧张的提醒余薇一定要撑过去,纪宁听到余薇的叫喊情急之下运用所有内力欲冲破结界,却被结界弹回来,邋遢拦住纪宁,一定要相信余薇,诬月的结界是冲不破的。此时,诬月的结界突然解除了,余薇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试毒成功了。

  诬月走出来摘除蛮傻告诉大家自己听了余薇的话大彻大悟,以前自己依靠容貌惊艳天下,以后会以医术震惊天下,而且自己已经将破解黑白学宫疑案的方法教给了余薇。诬月离开之后,余薇却突然一口鲜血吐出来,冬七从天而降弹开了纪宁,一把将余薇揽入怀中,纪宁却不愿放开余薇,余薇选择跟冬七而去,并告诉纪宁既然答应了终身相守就不会辜负他,让纪宁等着自己回来,自己和冬七之间的事情也必须有一个交代,纪宁逼问余薇是不是有难言之隐。邋遢也希望纪宁不要为难余薇,纪宁只好放手,告诉余薇自己会等着她。

  纪农送回了九莲,他告诉莫尘自己送九莲回去是让九莲看到余薇和纪宁已经相爱,到时候九莲就会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爱着她。莫尘将这番话告诉了老祖,老祖让莫尘杀了九莲,不能让纪农因此而影响他们的大业。

莽荒纪第28集剧情介绍

  同虞水易抓走九莲 同虞为水易自爆而亡

  莫尘迫于无奈将老祖的意思告诉了纪农,并劝他如果一意孤行的话老祖一定杀了九莲,到时候谁也阻止不了,如果纪农不答应投靠身亡和冬七为敌做上门主之位就杀了九莲,纪农陷入了痛苦之中,他不愿意和冬七为敌,但是又担心九莲的性命。

  冬七将余薇带回无间门为她疗伤,心疼余薇总是为别人考虑,什么时候能为自己考虑,余薇看着冬七说他也是一样的,明知道自己的心里爱的是纪宁,可是冬七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自己。冬七担心余薇深爱纪宁身上的太上忘情会更加严重,余薇说自己人生苦短不想有遗憾的死去,并向冬七道歉,认为自己已经把心给了纪宁,不能容纳别人。冬七深情的看着余薇,说自己都明白余薇的心思,不会让她做自己不快乐的事情,只要能默默守护余薇自己就心满意足了,余薇非常感动。

  九莲追到纪宁询问他当初在天宝山时候,曾答应如果自己挺过来就能和自己在一起,这些话还算数吗?纪宁向九莲表示歉意,说自己对待九莲一直都是拿她当亲妹妹看待,九莲告诉纪宁自己也认真的想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仔细想来或许不是爱情,而是崇拜之情,自从自己知道了余薇和纪宁的感情之后,觉得真正的爱情就是两情相悦,因此九莲决定,从今天开始她真诚的祝福余薇和纪宁,两人一定要幸福开心的在一起,纪宁微笑看着九莲,希望九莲也能收获她的幸福。

  余薇向冬七告别,冬七虽然万分不舍,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留下余薇,只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余薇回到黑白学宫,纪宁看到余薇深情的凝视许久,邋遢打破了这种情形,问余薇诬月教的破解之法,余薇拿出一个法器,告诉他们这个是诬月给的,只要是碰到这个皮肤变成粉色的人就是青楼一案的主使,首先他们将怀疑的同虞和水易作为了第一个尝试的对象,九莲自动请缨由自己出面,邋遢和纪宁在外围保护九莲,邋遢希望余薇能好好静养,不要让大家多一份担心。

  九莲装扮成男装的东延久到论道馆找到水易和同虞,拿出镇店之宝给二人观看,并谎称这个宝贝和自己的身体相克才忍痛出售,这个药材是可以提升功力的奇效,听说天宝山的同虞和水易是首富才拿来出售的。同虞刚碰触到这个药材就有中毒的迹象,九莲确定了他们就是青楼和藏经阁一案的真凶,迅速关闭道馆的大门,当纪宁和邋遢冲开房门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九莲和同虞水易,纪宁写了一封紧急的书信约见纪农。

  邋遢认为此时找纪农帮忙有些不妥,担心纪农目前敌我身份不明,纪宁却相信纪农,认为最起码在九莲的事情上他会认真对待。纪宁担心纪农见到邋遢有所顾及,自己去见纪农。

  纪农担心同虞和水易狡诈,伤害九莲的性命,他们离开无间门真正的藏身之地连自己也不知道,于是打算引蛇出洞,纪农打算偷用冬七的手谕引诱二人出来。同虞收到手谕担心冬七出了大事,决定自己单独去见冬七,让水易看护九莲。

  同虞很惊讶来见自己的是纪农,认为自己是引狼入室,纪农现在都敢假冒冬七的手谕,纪农表示其实都是生活在黑暗中的狼,纪农要除掉这个挡自己路的人,同虞也要除掉这个无间门的败类,两人打在一起,同虞不敌纪农被纪农的少炎氏功法打败,纪宁水易的住处控制了水易救出九莲,这件事也算是为殿才洗清了冤枉。

  邋遢请示如何处置水易和同虞,殿才认为得到消息的冬七一定会救回两人的,接下来就要加强戒备。殿才带着长青和五疯亲自去会见了水易和同虞,殿才希望二人认罪,并问他们神王究竟是何目的,同虞和水易似乎并不担心,认为冬七一定会来救走他们的,长青提议直接用刑,殿才却认为不能乱用死刑,且神王回归在即,他们二人一定知道很多秘密,提议将二人交给圣君和应龙卫处理,长青表面同意了殿才的意见,只要过了今天晚上,明天交给圣君就算功德圆满了。

  冬七再次来找余薇,希望余薇能为了身体忘记纪宁,余薇却认为那是自己的事情,不希望冬七再管,以后也不要再来找自己,冬七告诉余薇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救余薇的,这一幕恰被纪宁看见。

  水易和同虞担心自己这次真的是走入绝境了,同虞告诉水易冬七不会来救他们的,因为手谕是纪农假传的,同虞担心现在最想要自己命的人是神王,在这个黑白学宫就有神王的眼线,此时门开了,长青来到这里,让人守在外面,不让任何人靠近。

  长青站在同虞和水易面前问谁先来,同虞希望长青能给自己机会,也保证到了圣君那里不说出一个字,长青告诉同虞神王不会相信的,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同虞转头看着水易让她好好活着,一定要活下去,长青的剑逼向了同虞,告诉他自己一定会给他一个痛快的,同虞告诉长青,自己曾经发过誓,此生绝对不会死在别人的剑下,言毕,同虞引爆了自己炸晕了水易,水易挣脱绳索逃跑了。

  众人发现长青晕倒在地,长青醒来告诉众人,今天自己轮值,发现同虞和水易要逃跑,被自己发现了,他们俩就畏罪自爆了,五疯却对长青的话产生了怀疑,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长青让五疯拿出证据来,殿才阻止了二人的争吵要将这件事禀报圣君,看圣君如何裁夺。

  随后赶来的邋遢也认为自爆是不可能的事情,长青质问邋遢是否怀疑自己,邋遢表示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他们费劲心机抓来的人,不能说死就死了吧,长青生气的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五疯和殿才的时候,殿才认为真正的内奸或许并未铲除,凭借长青的功力是不可能真正的被镇晕,或许这件事跟长青有一定的关系,五疯认为以后应当防着长青。

  水易一个人仓惶的逃回无间门,冬七发现了同虞的生命石熄灭,而水易的生命石也很不稳定,因此来到水易面前,水易告诉冬七同虞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