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31集剧情介绍

  殿才帮助邋遢劫狱放走纪宁余薇 寻天阶法宝遇族长之女被活祭

  纪农看到玄机老祖生气向玄机老祖保证自己不会让他失望的,也知道怎么样处理和九莲的事情。

  黑白学宫,纪宁知道了余薇为自己所有的付出,非常心痛,他暗自发誓不会再让余薇受到一点的伤痛。与此同时,邋遢和九莲木子朔也在想着去劫狱救出纪宁和余薇,不能让长青把他们给废了功法赶出去。

  神王借助冬七取回来的天阶法宝逐渐要完成无形之剑的修炼,只要彻底练成他就可以突破封印出来了。

  邋遢向惜月告别说是要出一趟远门,至于何时回来尚未可知,惜月为邋遢倒上一杯酒谢谢邋遢,她知道这次邋遢是为了纪宁而劫狱,带着他们远走高飞,邋遢不由得称赞惜月冰雪聪明,什么都瞒不过她,惜月也是由衷的感谢邋遢为纪宁的付出。

  邋遢带着木子朔和九莲顺利的来到关押纪宁和余薇的地方,一路上没有看守的,可以说是畅通无阻,只有到了关押的地方发现了结界,邋遢运足内力还没发功门自己就开了,同时长青也得到了报告纪宁余薇这边的警报响了,他慌忙带人赶过去。

  余薇和纪宁得知三人是来劫狱的,起初并不同意离开,不想坐实了畏罪潜逃的罪名,后来听邋遢三人说殿才和五疯正在加固封印,长青借机以公谋私要废除两人的功法,而赶来的长青却一路上都遇到了结界,只好不停的转移方向。邋遢劝余薇和纪宁他们如果要清白的话现在长青是不会给清白的,只有先离开等到殿才出关才能还他们清白,现在留下就是愚痴,纪宁也认为留下接受不公平的判决就是愚痴,余薇被说服跟随大家一起离开,而长青发现到处都有结界,也才想到一定是有人想要帮助余薇他们逃跑。

  邋遢五人一路畅通无阻的离开,一路来到学宫外面,却碰到殿才和五疯已经等候在那里,五疯告诉五人他们是来接应的,殿才表示自己一开始就知道事情必然是这样的结果,劫狱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是他们为营救扫平了障碍解除了结界,殿才清楚的知道余薇这次是被冤枉的,他不当面为余薇澄清是因为需要有更重要的任务让他们完成,因此才利用了长青将计就计,殿才认为天阶法宝丢失,混沌界域的封印摇摇欲坠,他和五疯封印多时都未能重新封印,因此需要借住天阶法宝的力量加固封印,殿才让众人去寻找另外两件天阶法宝回来,而这个法宝很不容易得到,黑白学宫的两件法宝也是历任掌门经历千年才寻回的,因此要想找到另外的法宝是千险万难,也会有性命之忧,五疯写了一封书信告诉他们那些天阶法宝都在一些部落里被供奉,一旦人家看了书信也不肯借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殿才也给了五人一个锦囊,指引他们寻找天阶法宝的所在,并且殿才相信他们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纪宁单独找殿才问余薇的太上忘情,殿才告诉纪宁母亲没有更好的办法救余薇,但是认为万物相克一定会有更好的方法,纪宁表示如果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自己一定会远离余薇,不让她痛苦,殿才认为寻找天阶法宝的路上或许就有救余薇的办法,纪宁表示不管多困难自己一定帮余薇找到解药。

  神王得意的告诉冥肖自己再有7天就可以冲破封印,冥肖劝神王不要得意忘形,也不可以大意,黑白学宫的人从未放下警惕,并且试图加固封印阻止神王回归,并认为只要一日神王的力量无法全部发挥,就会被再次封印,这也是神王非常担心的一点,明显建议神王如果力量没有办法全部释放,可以找一个傀儡代替自己,将力量转移到傀儡的身上,那样就不会被再次封印。

  行路途中,木子朔感染风寒,邋遢带着木子朔去寻找大夫,并让纪宁和余薇带着九莲先去东河氏。

  纪宁三人赶到东河氏发现众人正在跳舞,把一个穿着婚服的女孩子绑在船上作为祭品献给河神,纪宁为了救女孩子暂停了失控,九莲救醒了被绑的女孩。

  邋遢带着木子朔来到一处闲置的民房休息,听到了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邋遢慌忙出去打探哪里有药店,来人告诉邋遢这里是东河氏,现在这里乱的很,让邋遢和木子朔不要乱跑,并说这里来了两个大小祭司,他们来了以后族长就不见了,就连小公主也被他们抓去祭祀了,现在他就是带着人去找族长,同时来人给了邋遢一些东河氏的药,再次叮嘱他们不要乱跑。

  女孩被纪宁他们所救,她告诉纪宁自己就是族长的女儿,名叫东河氏树,东河树告诉纪宁他们几个月前来了一个人令河流泛滥,父亲未能击败来人,后来就来了一个祭司,他做完法之后河流就会平静,可是他试图夺权,把父亲囚禁起来,并且抓住自己要去祭祀妖人,并说以后就不会河水泛滥,余薇推测是妖人和祭司合谋,纪宁他们打算帮助东河树救出族长。

  大小祭司逼问族长臣子令下落,族长却拒绝说出,大祭司让小祭司杀了族长免得废话,此时纪宁突然闯入击败了祭司救出了族长,大祭司则趁机逃跑了,纪宁逼问小祭司找臣子令做什么,小祭司只是说自己是神王受命,他认为自己为神王而死神王也会感念他的付出,总有一天神王一定执掌三界,小祭司自己引爆了自己拒绝透露更多的讯息。

  纪宁救了族长之后,希望族长能帮助自己,同时也是奉了师命前来,向他借天阶法宝一用。

莽荒纪第32集剧情介绍

  族长拒绝借天阶法宝给纪宁 纪宁降服法宝器灵神王回归

  族长认为这里不是议事的地方,让纪宁跟随去议事大厅。

  冬七告诉水易自己已经帮助神王拿到天阶法宝,余薇的病也会能治好,神王也即将回归,届时就会天下大乱,水易认为这样的话余薇一定不会感激冬七的,冬七却丝毫不在意余薇是否感谢自己,他只想余薇能解除太上忘情。

  纪宁如实告诉族长自己的法宝被无间门所盗,现在必须用天阶法宝才能加固封印,族长认为这次东河氏险遭大难都是因为天阶法宝而起,因此自己已经对不起族人,如果再次借出法宝导致东河氏大难,自己将会更加没法向族人交代,余薇问族长是不是他们杀死的祭司不是为了臣子令,族长告诉余薇,那人起初是要天阶法宝,只因为自己不愿意说出法宝的秘密他们才恼羞成怒,从而夺权,希望夺了权之后才会成为法宝的合理继承人,无论如何族长都不愿意交出法宝,认为天阶法宝是保佑东河氏的圣物,东河树劝父亲将法宝给纪宁他们,并认为天阶法宝并不是什么圣物,也不能庇佑东河树,族长却不让东河树多说,纪宁和余薇也只好告辞离去,东河树为此感觉很内疚,亲自送纪宁和余薇他们离开,表示自己一定会劝父亲交出法宝,九莲告诉东河树族长能交出法宝最好,如果不能的话也不要勉强,双方告辞。

  纪宁和余薇九莲刚离开东河氏就看到大祭司慌慌张张的跑向一艘船上偷东西,三人围住了大祭司,表示要为黑白学宫收了这个作恶多端的人,大祭司不敌三人掉落了偷来的东西,正是东河氏的天阶法宝,大祭司在余薇和纪宁的逼问下招认自己就是从混沌界域里的时空碎片中逃出的小妖兽,他告诉纪宁和余薇时空碎片里有无数的小妖兽和灭世妖兽,自己法力低下但是会穿越时空的本事,因此来到了东河氏,听说有天阶法宝就想得到进行修炼,大祭司还告诉纪宁和余薇他们都是神王饲养的,一开始让同虞饲养他们,后来就是黑袍人,黑袍人的法力高强不在神王之下,自己虽然不知道黑袍人是谁,但是他深得神王的信任,而且看起来很像你们…..,话音未落大祭司就被躲在暗处的黑袍冥肖杀死,纪宁三人慌忙追赶。

  东河树一直劝父亲将天阶法宝给纪宁他们,族长告诉东河树自己知道纪宁他们对自己有恩,但是天阶法宝早就被大祭司夺走了,他不愿意借法宝这也是原因之一,天阶法宝是东河氏族的精神寄托,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只想暗中找回,不想惊动族人,此时余薇和纪宁三人又回来了。

  纪宁将从大祭司那里抢夺回来的天阶法宝送回给东河氏,他们认为自己虽然需要天阶法宝但是却不能私自拿走,否则就和大祭司没有区别了,族长非常感激,称赞他们不愧是黑白学宫的人,并主动将天阶法宝借给余薇他们带回去,但是告诉纪宁和余薇,自己虽然愿意出借但是天阶法宝却不输于纪宁和余薇,如果他们做不到另一件事这个天阶法宝就如同死物一样,他告诉余薇三人每个天阶法宝都是有自己的器灵,如果无法降服器灵即使带走了法宝他还是会回来的,族长告诉纪宁和余薇降服器灵有一定的危险,自己也没有降服之法,必须让器灵心甘情愿的认同他们,也不能斩杀,否则就和死物一样,纪宁三人表示愿意尝试,族长将三人送入天阶法宝去降服器灵。

  器灵念在三人曾经主动送回法宝不为难他们,但是却要让三人离开,纪宁想起进入之前族长曾经告诉自己器灵的习性,族长告诉三人

  这个器灵会读心,提前也会知道他们要出什么招式而进行阻挡,正因为此器灵自诩甚高,认为世间之事无所不知,只要能让器灵自尊心受挫,让他知道天外有天,这样或许就能能甘愿被收付。纪宁故意挑起话端,激怒器灵并非无所不知,之所以避而不见就是担心比不过他们,器灵果然上当现出真身,双方打赌正式开始,如果器灵输了就必须甘愿献出法宝,如果纪宁输了就离开,器灵自然爽快答应。

  器灵很准确的说出了九莲和余薇的身份心思,他看纪宁的时候却发现他内心一片空白,纪宁说自己是黑白学宫的弟子,器灵却认为纪宁欺骗自己,要杀死纪宁,纪宁却甘愿赴死救苍生,器灵最终放下了纪宁,变成了一个手镯自愿臣服纪宁。

  东河族长认为自己也是赤明界域的一部分,不能坐视不管,而且纪宁降服了器灵,他将天阶法宝送给了纪宁,与此同时,邋遢照顾木子朔也恢复了健康,天空中突然天象大变,东河族长告诉纪宁等人神王已经回归,三界大战之时女娲就曾经留下一句话,器灵被降服之日就是神王回归之日,这说明神王打造出了无形之剑,纪宁想起黑白学宫的秘籍被盗或许就是锻造之法,而纪氏的原石矿脉就是神王打造所用的亿年原石,再有了两个天阶法宝,神王这次也就是真的回归了。

  殿才从封印中看出虽然神王逃出封印,但是他的力量却很大一部分留在了封印中,他们要在神王没有找到可以承载他力量的人之时,再次封印神王,五疯却认为凭借二人之力无法封印神王,殿才想要冥肖出来再次封印神王。

  惜月担心纪宁的安危,请求延王给自己一支应龙卫寻找纪宁,延王却不同意惜月去冒险,惜月强硬的表示即使延王不答应自己也要去,纪宁是除了延王以外自己唯一的亲人。

  纪农来找老祖,他告诉老祖上次刺杀失败冬七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让老祖也小心为上,老祖问纪农冬七现在的举动,纪农认为冬七一定是受伤很重,无间门里很少看到他的身影,一定是在闭关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