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35集剧情介绍

  木子朔夺天阶法宝险丧命 北山黑虎暗夺天阶法宝

  木子朔向北山黑虎提出要借天阶法宝重新加固封印,北山黑虎却说自己没有天阶法宝,是殿才弄错了。北山百微质问父亲真的没有天阶法宝吗?并说从小就听说后山有灵物护佑北山氏,而父亲从来不让人靠近,由此推断灵物就是天阶法宝,北山百微跪下恳求父亲献出法宝保佑赤明界域的平安,北山黑虎无奈只好让北山百微看一件东西。

  水易回到黑白学宫向冬七请罪,因为没能抢得东延氏的药草,被邋遢和少炎氏的人阻拦,水易不想招惹黑白学宫因此便撤退了,冬七认为水易做的对,也没有责怪水易,而是让她从今天起盯着纪农,冬七怀疑纪农和少炎氏脱不了干系。

  北山黑虎让北山百微看了他母亲的画像,他告诉北山百微和木子朔天阶法宝的确是在北山氏,但是绝对不是自己不想借而是借不出,并讲出了当年的一段往事,也是第一次提起北山百微的母亲,年轻时候北山黑虎奉天君之命娶了公主,也就是北山百微的母亲,两人非常恩爱,幸福的很,可是同族的弟弟却挑起事端要抢夺继承人的位置,并要和北山黑虎比试,赢者居之,北山黑虎为了打赢弟弟暗自用天阶法宝修炼,却不料走火入魔。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并且发疯要杀了北山百微,妻子为了保护孩子用天阶法宝唤醒了北山黑虎,自己却被北山黑虎打死,圣君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饶了北山黑虎一命,但是却封印了天阶法宝,北山黑虎永世不得离开北山氏,北山黑虎表示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直不敢说出这段往事,就是担心北山百微因此而恨自己,北山百微表示自己已经没有母亲只剩下父亲,伊霓裳原谅了父亲,北山黑虎告诉北山百微他的母亲悲悯天下,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北山黑虎同意北山百微去后山寻找天阶法宝,认为天阶法宝是北山百微和他母亲唯一的联系,毕竟是母亲用天阶法宝唤醒了北山黑虎才救了北山百微一命。

  余薇晚上睡不着在学宫练剑,殿才闻声赶来,称赞余薇剑术了得,但是却发现她后面的剑法和前面的衔接不上,余薇解释自己未能完全领悟精髓,殿才认为只要全部领悟的话,威力则是现在的三倍,并认为只要勤加苦练一定能达到最终的高度。殿才告诉余薇修仙最难的就是修心而非法术,如果是有执念的话很容易走入歧途,余薇问殿才如果一个人没有了修为会怎么样,殿才知道余薇心里的结,于是告诉余薇自己曾亲眼看见一个人为了提升功法而修炼过度,最后导致修为尽毁成为废人,他目睹自己的仇人逍遥法外而无力解决,因此郁郁而终,殿才希望余薇能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本可以做到却没有做到,殿才希望余薇明白自己不是逼她做出选择,而是想让她知道人生在世有些事是你躲不掉的,他只是希望余薇尽快做出选择。看着殿才离去,余薇不免有些伤感,认为自己和纪宁的宿命就是如此。

  北山黑虎听北山百微要取出法宝送给黑白学宫,思虑之后又不同意他去,北山黑虎担心儿子会有危险,法宝被封印,取出法宝必须经历生死门,自己从未见过有人能活着出来,即使见到法宝也未必能带法宝出来,就连木子朔北山黑虎也不同意他进入。

  木子朔和北山百微恳求北山黑虎让他们试试,北山黑虎无奈只好点头同意。来到天阶法宝洞外,木子朔率先闯入洞中,希望北山百微能看清楚哪个是生门,北山百微来不及阻止,木子朔已经闯了进去,二人通过传音石互通里面的消息,北山百微则指挥木子朔破阵,可是木子朔却遇到了困难晕倒过去,北山百微冲进去帮助木子朔,却听到阵中传出的音律是母亲怀孕时候经常弹唱的,北山百微思念母亲,请她出来相见,阵中却突然万箭齐发,北山黑虎赶来却无法进入门中,他忍不住自责是自己害了儿子。

  阵中,北山百微突然看到了母亲,母亲慈祥的对着他笑,却突然变成了器灵,他告诉北山百微刚才只是公主的幻象,因为她临死的时候血喷溅到天阶法宝上,上面就沾染了公主的灵气,十多年来一直没有人闯入因此这个灵气一直存在,刚刚的魔障是器灵用了公主的灵气破解,而也因此公主就会彻底消失不见,器灵和公主曾经有约定绝不会伤害北山百微的性命,但是天阶法宝自己则是绝对不会交给他的,北山百微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天阶法宝的,天阶法宝是救民的圣物,现在世间有难必须借助法宝的力量,器灵却根本不相信北山百微所言,而是认为世人贪心,总是为了得到天阶法宝不择手段,就连北山黑虎也为了天阶法宝煞费苦心,前后也来了很多修道的人闯入,可最终都没有好下场,可是北山黑虎没有料到能闯入这生死门的只有他的亲生骨肉,北山百微根本不相信父亲有企图,因为父亲怕睹物思人从未想过要见天阶法宝,北山百微表示自己一定要拿到天阶法宝,并用剑划破手臂,鲜血喷洒在魔障的乐器之上,器灵见此打算再相信人类一次,表示愿意帮助北山百微,但是木子朔 的命却难以保存,二者必须选择其一,北山百微最终选择救木子朔的性命,器灵认为北山百微的抉择不明智,取得法宝的机会只有一个,可是朋友却可以再交,更何况还有天下苍生的性命比起木子朔一个人的性命重要的多,北山百微认为木子朔和天下苍生一样重要,器灵表示北山百微如愿以偿,之后,挥动衣袖北山百微晕倒在地,守在门外的北山黑虎得以进去救出了二人。

  而洞中的一切意识清醒的木子朔都听到,他非常感谢北山百微的救助,本来想再次夺取天阶法宝却发现无法进入,北山百微告诉木子朔每个人一生只能进去一次夺取法宝,但是这个法宝得不到却有另外的天阶法宝,并告诉木子朔一首诗,指引了法宝的方向,木子朔却无法破解诗中的含义,北山百微要一起跟随木子朔去黑白学宫却被北山黑虎阻止,木子朔只好一个人离开回宫,而北山黑虎则露出一丝狡诈的微笑。

  入夜,北山黑虎拿着手中的戒指得意的哈哈大笑,回想自己救北山百微的时候发现了他手指上的戒指,这个就是臣服的器灵,器灵已经甘愿臣服北山百微,而北山黑虎则趁机抢走了戒指,隐瞒了北山百微和木子朔。

  纪农来见北山黑虎,北山黑虎询问冬七怎么没有来,当得知冬七和纪农之间的矛盾,以及神王派遣纪农前来之时,北山黑虎表示无间门的纷争自己不在意,他只是在意神王说话是否算数,他要的只是神王救活自己的妻子。纪农不理解为什么北山黑虎不求助圣君反而求助神王,毕竟公主是圣君的亲生女儿,纪农问北山黑虎这是不是他和圣君联手对付神王的计划。

莽荒纪第36集剧情介绍

  纪宁一行再寻天阶法宝 纪农被冬七罢黜职务

  北山黑虎告诉纪农因为救活公主需要伤及自身,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也不会救公主,当年求圣君救公主他也不肯,加上多年来圣君对自己的压制,让北山黑虎忍无可忍,他多年来都想夺了天阶法宝,可是进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而机缘巧合北山百微夺得了天阶法宝,现在正是自己要向圣君讨债的时候了。

  北山黑虎让纪农回去向神王带话,随时准备好救公主,因为自己已经得到了一件法宝,也把另一间法宝的秘密告诉了木子朔,木子朔回去之后必定查出天阶法宝的下落,到时候自己抢夺过来就行,纪农答应一定带话,并让北山黑虎放心公主在神王那里很好。

  木子朔回到黑白学宫里恰好碰到了邋遢和惜月带着东西一起来学宫,木子朔刚要解释自己没有拿到法宝的事情,邋遢就告诉木子朔自己全都知道了,北山百微已经来信说明一切。

  冬七质问纪农为什么跟玄机老祖厮混,纪农表示自己加入之前就认识玄机老祖,而且玄机老祖一心想要加入无间门,因此才会故意和自己接近,冬七不漏声色的免除了纪农在无间门的职务,他手里的差事也都交给别人打理,纪农无奈只好悻悻的退出,冬七暗自吩咐水易密切关注纪农的一切,随时汇报。

  木子朔将自己听来的关于另一件法宝的诗说了出来,希望大家能分析出一个结果,纪宁却觉得这首诗似曾见过,惜月表示延王掐算到他们会遇到难题,因此让惜月带来了九州录,邋遢一看到一大堆的书就头疼,想要溜走,却被木子朔抓住,必须让他起到带头的作用,邋遢无奈只好坐下。

  五疯和殿才发现纪宁他们动用了九州录,猜想到纪宁没有顺利拿到法宝,五疯担心纪宁去找另一件法宝危险重重,殿才却认为他们将来要承担大事,需要经受得住磨炼才行,目前只能让他们大胆的去做,而五疯和殿才能做的就是加固封印,等待纪宁他们带着另一件法宝回来。

  通过研究九州录,大家发现了另一件法宝在妖莲山,可是却没记载妖莲山在哪里,这不禁又让大家发愁,而邋遢则想到了很好的主意,卖起了关子,他告诉大家有一个方法,但是能不能用就要看惜月了,并说出了当年的往事,延王曾经救下一个应龙,应龙为了感谢延王送给他一个龙鳞,龙鳞就变成了一个宝物,可以带着人去寻找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延王就把这个宝物赠送给了惜月,惜月大方的拿出了龙鳞交给了邋遢,她认为能为寻找法宝做出贡献也算是物尽其用。

  纪宁等人再次出发,五疯含着眼泪把自己钻研的傀儡术交给了木子朔,邋遢表示只要有自己在一定护大家周全,让师尊不用太担心。五疯认为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和这些孩子们一样意气风发,殿才却说自己年轻时候从未遇到五疯这种爱哭的师傅。

  纪农告诉老祖冬七收回了他在无间门的权利,认为是冬七对他产生了怀疑,老祖怀疑是水易从中挑拨,要除掉水易,纪农认为现在动手太明显了,老祖认为现在只能抓住神王这个机会,在神王那里立下大功,神王就会让纪农取代冬七,而立功就是把天阶法宝献给神王。

  纪宁一行途中突然遭到不明物体的袭击,这些物体又幻化成铁甲人攻击纪宁等人,一时之间战况非常激烈,木子朔和九莲被冲散,他让九莲独自藏在一个地方等着自己,木子朔认为刚才攻击他们的傀儡自己都能对付,而九莲不想一个人藏在一边,独自走出来被一群傀儡围攻,纪农及时出现救了九莲。纪农解释自己听说九莲他们来到这里,担心他们的安危,因此一路跟随来到这里,一路上不出现的原因是因为九莲说过不想再见到自己才没出现,纪农让九莲赶紧去跟纪宁他们会和,并且不让她告诉任何人曾经见过自己。

  木子朔用傀儡术击败了攻打纪农他们的傀儡,邋遢还抓到了一个傀儡的头目,纪宁询问傀儡的首领为什么攻击自己,他表示为了阻止纪宁他们寻找地火寒煞,纪宁还想继续询问却不料傀儡变成了一堆沙子,最终大家决定先找到地火和寒煞。

  老祖责怪纪农暴露了自己,影响了大计,纪农说自己没有办法看到九莲有难而不管,老祖叮嘱纪农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九莲就会成为纪农的软肋,纪农派莫尘暗中跟着九莲,遇到危险的时候救出九莲。

  木子朔带着纪宁他们来找九莲,却不见了九莲,九莲此时慌忙跑来,责怪木子朔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九莲隐瞒了纪农救了自己的事情。

  纪宁一行寻找地火和寒煞遇到了一个石壁的结界阻挡去路,邋遢本来想向惜月显摆一下自己的能力,却不料那个结界总是打开又关上,任凭邋遢累个半死就是打不开,木子朔和九莲忍不住笑话邋遢,邋遢也是忍不住说累到实在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