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我的大叔电视剧

韩剧我的大叔第15集剧情介绍

  朴东勋找到受伤的李至安 朴东勋坦白妻子出轨都俊英

  朴东勋回到电影院想着都俊英告诉自己关于李至安的事情,并且最后一次见李至安就是李至安要求不要说出姜允熙的事情,这让都俊英非常生气,认为李至安是拿着自己的钱却背叛自己,为了维护朴东勋的颜面而要挟自己。思及此,朴东勋拿起手机放在唇边,向李至安说了句话,让李至安打电话给自己,他知道李至安听得到,李至安惊讶不已,看着手机眼睛里流出一丝震惊和惊慌,朴东勋告诉李至安自己知道了一切的事情,但是没关系,希望李至安打电话给自己,李至安抓着手机跑到外面的公用电话,给起凡打去了电话,接电话的是起凡的朋友,他告诉李至安躲藏好了,起凡已经被抓了。

  电影散场了,朴东勋还坐在那里发呆,抚摸着手中的电话,朴东勋突然想到李至安上次给自己打电话时候提到手机坏了,因此只能用公用电话打,朴东勋按照李至安上次打来的号码打回去是被禁止的,朴东勋记录下这个电话,让人查这个号码的所在位置,并打车赶去,而李至安就听着这一切,默默摘下了耳机,跑回住所拿起包迅速离开。

  朴东勋很快赶到了电话亭,可是却没有看到李至安,李至安此时背着包迅速的离开中,脑海中出现的是朴东勋为了帮李至安出气,打电话给为难她的同事,让那人说十句对不起,李至安突然觉得心痛欲裂,蹲在地上不停说着我错了,对不起,朴东勋没能找到李至安,沮丧的回到家里。

  朴东勋将手机放在卧室来书房找姜允熙,却一直沉默不语,姜允熙希望朴东勋能说出他想说的话,不要有顾虑。朴东勋问姜允熙是否知道李至安,姜允熙告诉朴东勋一开始是看到了都俊英发给自己的简历,调查李至安,后来的接触也都告诉了朴东勋,并告诉朴东勋第六感告诉自己她喜欢朴东勋,自己也提出会用钱补偿让李至安离开,李至安却拒绝了姜允熙,觉得自己离开了都俊英还会派遣别人加害朴东勋,因此她是拼了命的保护朴东勋,这件事让姜允熙觉得无地自容,朴东勋告诉姜允熙现在李至安逃亡在外,警察都在找她,如果落网了这件事为什么发生,姜允熙和都俊英的事情都会被说出来,李至安知道这会让朴东勋遭受到什么痛苦,因此才不停的逃跑,姜允熙含着眼泪告诉朴东勋还是主动把这件事说出去,不能让李至安为此一辈子逃亡,朴东勋也是泪流满面。

  姜允熙对着朴东勋的手机告诉李至安,不要逃跑了,她和朴东勋会想尽办法救她,一起去警察局说出这件事,两人已经打算去说出都俊英和自己的事情,并向李至安道歉,希望李至安听到留言能跟他们联系。朴东勋觉得李至安或许根本听不到这一切,姜允熙却觉得即使现在听不到,可是她会有一天听到的,她相信李至安是听着朴东勋的声音度过每一天的,此时的李至安慌忙的行走在路上,被车撞倒,李至安却迅速爬起离开,肇事司机打电话报警自己撞到人了。

  朴基勋拒绝了静希留下喝酒的要求,他送崔宥拉回家,崔宥拉看出朴基勋心情不好,朴基勋告诉崔宥拉自己为了二哥伤心,从小大哥哭的时候只要二哥没有哭,他就以为没有大事发生,这些年从未见二哥哭过,可是最近哭了,这就说明真的有大事发生了,为此他根本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崔宥拉认为朴基勋太爱他的二哥了,朴基勋却否认了爱,只是觉得自己被二哥驯服了。

  朴尚勋看着朴基勋伤心,提出自己请客带着朴基勋和朴东勋去开跑车住豪宅,放松心情玩几天。本以为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地板藏钱的事情,岂料朴基勋张口就问朴尚勋是地板上铺的那些钱吗?回到房间想要把钱拿出来又被母亲看到,母亲也早就知道了这件事,顿时朴尚勋觉得非常尴尬。

  朴东勋去监狱找起凡,询问李至安的去处,起凡却什么也不肯说,朴东勋让起凡出去以后告诉李至安没事,一切都没关系,让她尽快联系自己。同时王永根和朴东云等人也聚在一起议论李至安窃听这件事,认为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同时也想不通,李至安明明是对方派来的人可是却为朴东勋说话,那番话让会长立即拍板定下了朴东勋,不禁怀疑是爱上了对方的敌人,王永根问朴东云朴东勋对李至安的感觉,朴东云说朴东勋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此时,朴东勋推门进来,告诉众人他的手机已经放在外面充电了,可以放心说话,王永根最终决定造势,让李至安觉得是都俊英将黑锅丢给了李至安,也知道了是她用手段逼走了朴东云,因为此朴东勋被免职开除逼往绝境,只有这样才能把李至安逼出来。

  起凡被放了出来,打电话给李至安告诉他朴东勋找自己的事情,并问李至安是否继续监听朴东勋,警察也没有找到电脑和录音的资料,因此自己什么也没说被放出来了,而之前的录音李至安表示都删除了,起凡着急的说这次黑锅是背定了,李至安无力的挂断电话。此时,公司收垃圾的大叔开门进来,为李至安准备了饭菜,李至安却无力吃饭,垃圾大叔劝李至安吃点药去医院,李至安也未置一词。

  李光日一直在听李至安的录音,认为李至安简直就是疯女人,李光日的助手也找到了都俊英的电话打算打去敲诈,而此时李光日听到了李至安向朴东勋讲述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李至安告诉朴东勋李光日小时候也是善良的,总是帮助自己阻止他父亲对自己的打骂,也为自己找来好吃的,那时候的眼光和现在不一样,李光日的眼眶中含泪。

  朴东勋来到李至安之前的住处,发现房东正在清理李至安的物品,朴东勋将李至安的物品暂时寄存在哲龙那里。之后,对着手机问李至安为什么一直不监听了,连行李都没有拿该怎么生活呢,并含着眼泪大声的问为什么不监听了,此时,朴东勋接到了垃圾大叔的电话,告诉她李至安的下落,朴东勋一路奔跑着去见李至安,当打开门的一刹那,看到李至安苍白的坐在那里,满脸的汗珠,李至安回头看到朴东勋的一刹那惊慌失措,接着就是训斥朴东勋对所有人都那么好所以才会被算计,朴东勋坐在李至安对面,轻轻说了句谢谢,李至安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朴东勋,朴东勋告诉李至安在自己人生低谷的时候有李至安站在身后,因此谢谢,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幸福起来,因为不能让李至安觉得像自己这样可怜的人不幸福,可是在自己严重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李至安会觉得自己可怜,自己觉得现在的李至安才真正的可怜,这样让自己真的心疼到活不下去,如果自己不幸福的话李至安会一直心痛下去,李至安心痛自己就会心痛,为了不让自己心痛也要好好活下去,他告诉李至安就算世界毁灭自己也会幸福的活下去,李至安哭诉她只是希望朴东勋幸福,朴东勋答应李至安自己一定会幸福,李至安痛哭失声,站在门外的垃圾大叔默默的听着这一切,心疼李至安犹如心疼自己的女儿。

  朴东勋将李至安送到了医院,将李至安被车撞受伤的胳膊包扎好,朴东勋打电话告诉姜允熙自己在医院,姜允熙告诉朴东勋因为李至安不是主犯,因此100%会被缓释的,朴东勋对姜允熙表示感谢,姜允熙却觉得自己是在赎罪。

  朴东勋告诉李至安他们打算去说清楚一切,问李至安是否听到姜允熙的留言,李至安告诉朴东勋都已经知道自己偷听了,自己哪里还有脸继续偷听,因此未听到。李至安问朴东勋不讨厌自己吗?朴东勋坐在床边叹口气,他告诉李至安了解了那个人之后那个人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自己了解李至安。李至安闭上眼睛说关于朴东勋的一切,包括声音、脚步、叹息,她第一次真正的了解一个人。

  朴东勋将打完针的李至安带到了静希家里,静希非常开心的接待了李至安,并表示愿意花更长的时间和李至安在一起,朴东勋告诉李至安在这里安心住下,不要到外面去,李至安告诉朴东勋窃听的录音自己会删除的,朴东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告辞离去了。

  晚上,李至安再次拿起耳机倾听里面传出的声音,决定删除录音的时候,李至安有了片刻的犹豫,最终删除了所有的窃听软件,切断了朴东勋的声音,李至安闭上眼睛流下了眼泪,静希关心的问李至安为什么流泪,李至安却一言不发。

  朴东勋和会长一起吃饭,朴东勋向会长讲述了都俊英和妻子的事情,会长表示自己早就看出来了,但是发现朴东勋想要坚持这个婚姻因此就没有管,同时认为朴东勋是一个难得的员工,不希望朴东勋和自己说完这件事就提出辞职,并劝朴东勋不要离开,自己也会找机会和朴东云说的,让他回归,同时,李至安的事情也会酌情处理,会长让朴东勋坚持到最后才能看到光亮。

  李光日打电话给朴东勋的公司找李至安,却发现李至安已经辞职,慌忙开车去找李至安,发现李至安的住处也是空空如也,不由得大骂李至安是婊子。

  李光日的助手打电话给都俊英要挟要钱,并告诉他这里有很多关于他的录音,这些录音他不要的话自己可以给洪再万,那个人会比都俊英给更多的钱,都俊英惊慌不已,慌忙跑去找朴东勋,朴东勋却在大厅里看着慌乱的都俊英奔跑着进入自己的办公室,都俊英转头看到了朴东勋二人四目相对却都未说一句话。

  晚上,大家再次来到静希家里却看到了李至安,慌忙逃出电话通知朴东勋,朴东勋淡然的说自己知道了。静希告诉大家是自己看到路过的李至安叫进来的,朴东勋赶往去静希家的路上,崔宥拉也一路奔跑赶去聚会,惹得朴东勋忍不住笑了,崔宥拉见到众人坦言自己是思念朴基勋才一路跑来的。静希看着忙着端盘子的李至安,忍不住说自己好久没有见到不化妆的女人了,真的很想知道她是哪个类型的,并主动告诉李至安自己多大啦,询问李至安的年龄,李至安却说自己3万岁,因为这是朴东勋曾经说过的话。

  朴东勋临走前告诉李至安临走之前去看看奶奶,之后他们一起去警察局,此时大家都出来了静希拉走了李至安赶往自己家的去住,崔宥拉却一直热情的告诉李至安自己有很多衣服可以送给她,如果长的话可以裁短了穿。

  朴东勋看着静希拉着李至安离开的背影发呆,有些不忍挪开视线。

  李至安坐在房间里发呆,很希望自己能从小也出生在这个小区,静希微笑着告诉李至安下辈子可以这样再见。此时的朴东勋一步步的迈向回家的路,嘴里说着幸福吧,虽然知道李至安可能无法听到,可是他很想说这句话。

我的大叔第16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李光日上交证据都俊英被撤职 李至安重获新生再遇朴东勋

  李至安来到疗养院看望奶奶,奶奶用手比划着问花瓣落地是什么声音,李至安告诉奶奶是好听的声音,奶奶觉得从出生到现在从未像现在这样平静,并将眼光投向不远处的朴东勋,奶奶向李至安做了一些手势。在回去的路上朴东勋一句话也不说,李至安觉得开车的朴东勋像其他人,朴东勋问李至安刚才奶奶说什么,李至安告诉朴东勋,奶奶觉得朴东勋是好人,非常感谢他。

  朴东勋带着李至安来到警察局,姜允熙早就等候在那里,姜允熙向李至安道歉,同时表示感谢。李至安问姜允熙为什么要向自己道谢,她应该讨厌自己才对,以前自己也很讨厌姜允熙,姜允熙看着李至安眼眶中溢满泪水,或许更多的是心疼吧。

  和尚来找朴东勋,朴东勋知道和尚的意思,主动买了花带去,和尚表示自己一直不愿意来到这个小区,总觉得自己是犯错的人,没有脸来这里,其实自己虽然出家可是连想斩断什么都不知道,头发算是白剃了,自己当时只是有这个想法就去了。

  朴东勋告诉和尚有一个泥足深陷的可怜女孩,却说自己可怜,因此自己不能不好好活着,和尚希望朴东勋加油。朴东勋带着和尚来到静希家门外,将花递给他之后就离开了,和尚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正在忙碌的静希看到和尚惊讶的愣在那里。

  和尚告诉静希以前明明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可是自己就是无法来到这里,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放下所有了,静希告诉和尚自己就是认为和尚心里惦记着自己,因此靠着这个惦记痛苦的活着,可是现在和尚居然告诉自己放下所有了。和尚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母亲悄悄塞钱给朴东勋,希望朴东勋能买些衣服,朴基勋正在看电视却看到了这一幕,他大声的告诉母亲他们不会介意的,没有必要偷偷塞钱,朴东勋转头问母亲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可怜,母亲惊讶的看着朴东勋,朴东勋却微笑着看着母亲,母亲告诉朴东勋那样说的人只是因为心里在意,朴东勋的微笑更深了。

  李至安在警察局招认了所有的一切,同时都俊英也在接受问话,他否认自己和李至安合作,一切都是李至安自己的要求,而自己也没有给李至安钱,由于李至安销毁了一切证据,也删除了手机的录音文件,都是为了不想朴东勋受伤难过,这样反而给了都俊英有机可乘,没有了证据他可以肆意抵赖,警察也只好让双方对质。

  都俊英指责李至安喜欢上了朴东勋,为了帮助朴东勋陷害自己,李至安淡淡的说或许是吧,但是为什么都俊英再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嘲讽的语气呢,难道之前喜欢别人的时候其实也是自己瞧不起自己吗?都俊英被气的脸扭曲在一起。

  回到办公室,他想起了那个敲诈的电话,那里有自己的录音文件,他准备好钱必须去赎回。于此同时朴东勋打电话告诉姜允熙朴东云愿意写不责罚李至安的申请书,姜允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李至安,可是李至安却并未显得很开心,她对于自己将会如何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而是问姜允熙为什么出轨,为什么放着那么好的大叔还出轨,姜允熙高速度李至安自己可以说出上千条理由,但是却不一定知道哪个里面有没有真的。李至安告诉姜允熙她听到的最温暖的话就是每天朴东勋打给姜允熙的电话,问姜允熙需要买点什么回家。

  静希看到姜允熙把李至安送回来很开心,她也不想知道李至安究竟忙什么去了,她只是知道李至安能回来就很好,李至安对静希表示感谢。但是李至安认为自己还是要搬出去的,并不是不希望和静希一起住,而是因为只要她在这里朴东勋就不会来,李至安发现自从自己住进这里朴东勋就从未来过。

  李至安奶奶去世了,李至安打电话给朴东勋一起去看望奶奶,朴东勋为李至安的奶奶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因为朴东勋的关系周围所有的邻居和同事都去祭奠李至安的奶奶,朴尚勋用自己积攒多年的钱招待了所有的人,并觉得这是这辈子自己做的最愿意做的事情,起凡跟着姜允熙拜了奶奶之后去警察局自首录口供。

  朴东勋的同事看到明星崔宥拉来到这里,而且和朴基勋关系亲近,都非常好奇朴基勋究竟是做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朴东勋不知如何回答默不作声,朴基勋则毫不掩饰说自己是干清洁工作的,并且会一直做下去。此时,垃圾老头来到这里拜会了李至安的奶奶,看着满屋子来拜见奶奶的人,老头觉得李至安很有福气,奶奶也很有福气,李至安落泪,朴东勋为李至安的奶奶各处联系着火化的时间,李至安和静希坐在外面看着满场院踢球的众人。

  静希问李至安春节做什么,李至安不知道。静希约李至安每年的春节和中秋一起过,李至安微笑点头。朴东勋来告诉李至安火葬已经安排好,墓地也选好了,李至安问朴东勋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朴东勋淡淡的说是哥哥办的,不是自己办的,他想做一些好事。并让李至安回到房间去陪着奶奶,自己则下场和大家踢球。看着朴东勋的背影,李至安想起奶奶最后比划的手势意思,奶奶看着朴东勋说这是很好的缘分,珍贵的缘分,仔细想想所有的缘分,都很神奇,很珍贵。李至安静静的看着球场奔跑的朴东勋,朴基勋、朴尚勋,和那些叫不上名来的同事们,静希和崔宥拉,突然觉得心里充满温暖,眼眶含泪,奶奶最后告诉李至安一定要报答,幸福的生活就是最好的报答。

  都俊英找到洪再万告诉他要挟自己的人声音是个20多岁的男子,洪再万想起这个人就是自己向他打听李至安的李光日,于是带着人冲进了李光日的贷款屋,李光日抱着电脑狂奔,眼见被人追,李光日摔坏了电脑壳,拼命奔跑,手里则紧紧拿着一个布包,那是他提前将所有录音都用优盘拷贝下来了,洪再万的人对李光日穷追不舍。但是终究被李光日逃脱。

  众人陪着李至安火化了奶奶,并将奶奶的骨灰放进了骨灰存放处,李至安贴着骨灰坛久久不愿离去,他的哀伤感染了那里的每一个人。李至安向朴尚勋说自己一定会还钱的,大家都觉得不需要李至安还,人生很短快乐生活最重要。

  朴东勋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袋子,那是李光日在逃命的时候跑到邮局寄给了朴东勋,朴东勋将这些优盘交到了警察局,都俊英无从抵赖。而出现在李光日脑海中的却是李至安的话,李至安说的小时候的事情….

  公司的人很快都知道了整件事情,都觉得李至安是一个有义气的女孩子,然男同事都为之脸红,自然不如。

  朴东勋再次收到了李至安的短信,让他请自己吃饭,还有酒,朴东勋来到经常吃饭的地方见到了李至安,李至安告诉朴东勋自己要去釜山了,是会长邀请去的,那是会长朋友开的公司,会提供食宿。朴东勋问李至安为什么是去那么远的地方,李至安有些自嘲的说自己以前感觉很垃圾总是徘徊在这附近,就是为了能看到朴东勋,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此时,李至安露出一丝苦涩的笑,继续说自己想变成另一个人重新活一次,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同时很庆幸遇到了朴东勋,可以开心的打招呼,在逃跑的时候,就曾经想过如果突然碰到了朴东勋而需要躲避,那是让自己最伤心的事情,李至安谢谢朴东勋让自己重新活过,谢谢朴东勋对自己的好。

  听完这些,朴东勋笑言李至安是为了自己才来到这个小区的,是李至安救活了即将死去的自己,李至安告诉朴东勋自从见到他才让自己有活着的感觉,朴东勋看着李至安举起杯,告诉她现在要真正的幸福,李至安举杯碰了朴东勋的杯子,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都俊英因为事情败露被撤职,朴东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静希等人都有些不舍得李至安离去,希望她有空常回来,收获真正的幸福。

  朴东勋送静希和李至安回去,看着瘦弱的李至安,朴东勋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只是说出了走好两个字,李至安希望能抱抱朴东勋,朴东勋主动拥抱了李至安,李至安看着朴东勋充满了不舍,朴东勋催促李至安和静希离开,李至安却迟迟不愿意挪动脚步,朴东勋转身往回走,李至安举起拳头说了句加油,朴东勋也转头让李至安加油,李至安微笑着和静希离去。

  朴东勋则接通了姜允熙的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回去,并问姜允熙需要买什么,姜允熙愣了一下,说了啤酒。

  朴东勋和朴基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朴基勋突然问朴东勋她过的怎么样,朴东勋表示不知道,从未接到她的电话,朴基勋意有所指的说自己看电视的时候有人出轨抛弃孩子,他就有种冲动砸掉电视把孩子带出来自己抚养,朴东勋吃饭购物,脑海中想起的都是朴基勋的这些话,可是突然他变得很烦躁,无心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默默的做事,清理着碗盘,任凭水池的水放着,朴东勋忍不住眼眶含泪,抽噎起来。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打开电视坐在那里,可是终于眼泪如决堤的河水一样,朴东勋失声痛哭。

  朴基勋也因为和崔宥拉的志向不同而分手,他总觉得崔宥拉劝自己当导演是看不起自己的清洁工,时间转眼从夏季来到冬天,崔宥拉给朴基勋打来电话诉说着两人还有感情,朴基勋却觉得已经分手了就这样吧,挂断电话之后,朴基勋痛苦的嘶嚎唱歌,此时的崔宥拉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崔宥拉的海报,仍旧开着车打扫的是朴基勋兄弟。

  朴东勋的公司还是异常的忙碌,此时朴东勋已经升职了,桌子上摆着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李至安也已经成了快乐的女孩,快乐的工作生活,身边也有了很多的朋友,她也能快乐的说话微笑,教别人学习手语。

  朴东勋带着以前的同事来到首尔,看到上岩自己的建筑,放弃了在分公司二十年的业绩,打算重新在总公司打拼,他看到了之前自己的建筑,而此时李至安也在不远处看着这栋建筑。

  朴基勋来到电影院看着崔宥拉的电影,开心的微笑。静希的酒店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静希看着刚刚来到的朴基勋告诉他昨天崔宥拉来过了,朴基勋无言的继续喝酒,回到家里以后朴基勋开始了他的导演创作。

  李至安和同事们一起到餐厅吃饭,听到了朴东勋的声音,李至安猛然回头却未看到朴东勋,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可是再次熟悉的声音响起,李至安寻声找到了坐在里面说话的朴东勋。朴东勋看到李至安笑容灿烂无比,他告诉李至安自己听会长说她工作的很好,而且还调到了首尔的总公司工作,自己为此开心,李至安告诉朴东勋自己看到了上岩他的建筑。此时,李至安的同事来叫李至安离开,朴东勋伸出手希望能和李至安握手,李至安约朴东勋晚上吃饭,这次是自己请朴东勋,她要给朴东勋买好吃的,朴东勋答应了李至安的邀约。看着李至安离去的背影,朴东勋心里问问李至安是否现在达到舒适了,李至安似乎听到了朴东勋的问话,她在心里重复回答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