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光荣时代电视剧

光荣时代第45集剧情

  春喜就在冼登奎的慈善堂上班,老谢让她给慈善堂的那些人送些吃的,春喜走进来后,郑朝山一下就认出,她是御香园的小东西,他故意抓住她,将当年他化妆去御香园街头时,吓唬春喜的情景重现,想让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把消息传递出去。春喜果然认出了郑朝山是特务,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把这个消息告诉齐拉拉。

  潜伏在各城区的特务负责人到齐,他们都戴着口罩,彼此都保持着戒心,魏檣主持会议,告诉他们之所以将他们唤醒,是因为有一个重要的使命,让他们动用他们手里的潜伏人员,共同完成这项使命,说着他把自己的制定的作战计划拿出来,让他们都看了一下。

  讲了简单几句话以后,魏樯就要宣布解散。为了拖延时间,郑朝山突然站起来也要讲两句,魏樯提醒他不要说的太久,郑朝山想把魏檣留住,魏檣却借去厕所为名离开。

  段飞鹏在外面站岗,突然发现大队警察开车过来,他赶忙逃走了,魏樯见情况下好,也悄然离去。警察将慈善堂包围,到会的特务被一网打尽,沈登奎也被抓住了。

  郑朝阳审讯沈登奎,沈登奎承认,上次郑朝山出城,是他告的密,他是一个混蛋,可冼怡是个好孩子,他希望郑朝山能将她救出来。

  罗局长将全市公安都集合起来,按照名单,对特务进行了一次大清洗,潜伏在北平的特务纷纷落网。并对黑帮涉及的地下赌场和烟管,也进行了大清扫,这些污垢几乎在一夜间呗一扫而空。

  杨凤刚躲在草丛中被发现,被抓以后,他交代候鸟才是他真正的主人,但候鸟是谁他也不知道。郑朝阳和多门等人研究冼怡失踪的事。两个工人把她绑走,却没有人拦着,白领感觉这里面肯定有内鬼,得知老谢失踪了,他认为冼怡的失踪,一定和老谢有关系。

  慈善堂归政府接管了,听说纺织厂要招女工,春喜要去应聘,让齐拉拉陪她去,还让她把他的玻璃球给她,要让他一辈子都陪着她。他们正说话的时候,御春园的胖子突然衣衫褴褛地挪过来,找他们要吃,并把谢汕的消息告诉了他,谢汕就是老谢的名字。

  谢汕已为段飞鹏伪造好证件,他把他的黑帮弟兄聚集起来,让他们以后解散,共产党的天下以后就没有黑帮了。齐拉拉带眼睛等人来抓谢汕,发现他们人多势众,谢汕正准备去见段飞鹏,于是就让眼睛通去知郑朝阳,由他负责跟踪。

  段飞鹏押着冼怡上了谢汕的车,准备用假证件出城。齐拉拉躲在后备箱里,扔出腰带做信号,汽车出城后,谢汕找机会想干掉段飞鹏,却被段飞鹏抢先下手打死。

  段飞鹏带着冼怡,想利用沈登奎的关系网逃走,齐拉拉突然出现向用枪顶住段飞鹏的脑袋,让冼怡逃走。段飞鹏乘齐拉拉不备把他打伤,继续追冼怡,齐拉开枪打伤段飞鹏,并拼命缠住他,齐拉拉将段飞鹏杀死后,也身中数刀伤重而亡。

  罗勇通知郝平川接替郑朝阳的职务,安排郑朝阳去上海公安局工作。郑朝山找到魏檣的藏身地点,魏檣承认杀死了秦招娣,他不想坐牢,想让郑朝山杀了他,郑朝山却把他叫警察。

  魏檣被捕,对候鸟的情况三缄其口,郑朝阳分析候鸟的能量绝对不止这些,前段时间抓出来的冷棋从社会地位上看并不高,还没有桃园行动组的能量大,于是决定智诱候鸟。

光荣时代第46集分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白玲对郑朝阳表白 候鸟露面郑朝阳奔赴上海

  郑朝山又想起了尚春芝,心里一阵阵难过,郑朝阳告诉他,按照计划,警方已经对外公布秦招娣就是凤凰,他的身份已经被洗白,下一步他的任务就是引出候鸟。

  郑朝阳提醒哥哥,候鸟肯定比魏檣要危险的多,让他一定要注意安全,郑朝山让弟弟放心,他感觉候鸟就是魏檣,一直以来他都是和魏樯接触,没发现有什么候鸟,如果真有的话,候鸟肯定会联系他。

  白玲研究候鸟和邮局之间的关系。她终于研究出带数字的钥匙其实是邮局的信箱,顺藤摸瓜找到了邮局的一个保密信箱,里面有4封信,都是冷棋启动计划和人员名单。

  国民党留在北京的最后一批高级冷棋特工全部被捕。但候鸟究竟是谁,却依然是个迷,候鸟靠信件分布任务,郑朝阳突然,觉得候鸟可能就是一个邮差。

  郑朝阳找到邮差,邮差说是一个男的给他打电话,让他把那些信寄出去的,郑朝阳感觉他没有说谎,他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邮差,并不是特务。

  郝平川无意中说漏嘴,把郑朝阳要调到上海的消息说了出来,白玲听了非常难过,她把一块香皂送给郑朝阳,说那是她喜欢的味道,并把郑朝阳的香皂拿走了。

  多门的大院里,欢乐融融,今天多门过生日,耿三给他买酒回来,兴高采烈地说。哭丧棒等人被枪毙了,真是大快人心。

  白玲买了一个灌焖牛肉,来给郑朝阳送行,郑朝阳低头吃着,白玲告诉他,领导已经找她谈过话了,要调她去广州,见郑朝阳还在那装傻,白玲终于忍不住说,她想给领导打报告也去上海,郑朝阳听了,很开心的问她,报告什么时候打。

  在欢送郑朝阳的联欢会上,白玲唱完歌,郑朝阳和大伙一起拉歌,让罗局长来一个,罗局长唱了一曲他们当地的情歌,郑朝阳边听,边忍不住看向白玲。

  罗局长唱完以后,郝平川又即兴来了几句鹅鹅鹅,完事以后,还抱着多门哭了起来,说自己要去上海了,还真舍不得他。

  郑朝阳见白玲走了出去,就悄悄地跟了出来,见她在那抹眼泪,问她一个人在那哭是几个意思,白玲告诉她,报告没有批,她去不了上海了。

  郑朝阳要去找老罗理论,白玲把他拉住了,让他一个人在上海,一定要多加小心,眼睛跑来让他们不要谈恋爱了,今天郑朝阳是主角,大家都在等他。

  回到屋里,郑朝阳连喝了几杯,突然把欢送的条幅给扯了下来,他告诉罗局长,上海他不去了,白玲让他不要闹了,并向他进行了表白,她喜欢他,不管他去哪,以后她都会去看他。

  罗局长给大家透了一个底,大家的工作组织上都已经安排了,再过几天,大家陆陆续续都会离开北京,让大家互相道个别,众人听了都很伤感。

  前往上海的火车上,列车员走到郑朝山面前,让他出示一下车票,郑朝山把车票拿出来,对方却告诉他车票过期了,并拿出了一个钥匙牌,郑朝山也把魏强的那个钥匙牌拿出来了,和他接上暗号。

  原来列车员就是候鸟,郑朝山没有想到,候鸟竟如此的平凡,候鸟交给他一封信,信里是给凤凰的下达的下一步任务,在郑朝山座椅的背面,赫然坐着的就是郑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