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海棠经雨胭脂透电视剧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21集分集剧情介绍

  朗斯年许以重金未能打动龙德水 郎月明为救妻写下休书自首认罪

  夏合到狱中看望顾海棠,将朗青青是始作俑者的消息告诉了她,表示要带朗青青去找龙德水自首,顾海棠闻言,连忙阻止了他,称就算把朗青青推出来,也不过是坐实了朗家的罪名而已,根本于事无补,况且朗青青只是个性格有些傲娇跋扈而已,本性不坏。夏合见姐姐的话与朗月轩所说,如出一辙,十分意外。这时,朗月轩也尾随而至,他将姐弟俩的话全都听在了耳中。顾海棠向他打听朗里春的现状,朗月轩怕她担心,低头沉默不语,夏合将实情告诉了姐姐,顾海棠闻言大惊。

  郎月明回到家中,捧着被摔碎的贝壳面具,悲痛欲绝,一句话都不说。朗夫人见了,心疼不已,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儿子,只能在一旁陪着他。

  朗斯年思前想后别无他法,只能抱病亲自登门求见龙德水,表示愿意送他百分之十的股份及朗里春今后所有进账的百分之二十,只求让他可以宽限一点时间,让自己可以找出真相。龙德水一向爱财,但这次事关他最心爱的女人和他的面子,他说什么也不肯松口,一口咬定,就是顾海棠害了易蓉蓉。朗斯年苦求无果,只得无功而返。

  朗夫人见这么大一笔财富,龙德水都不为所动,心中更加忧急,又提出将顾海棠推出去,弃车保帅。朗斯年不肯,他知道顾海棠是郎月明的命,担心这么做会伤了儿子的心,况且儿子有今天的改变,都是顾海棠的功劳,顾海棠是儿子的恩人,这么忘恩负义的事,他实在做不到。朗夫人闻言表示,正是因为郎月明对顾海棠用情太深,她担心将来儿子会吃更大的亏,为了儿子,她情愿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

  朗夫人将顾海棠以为他恢复容貌来换取休书的事告诉了郎月明,让他写下休书,与顾海棠撇清关系,保全朗里春的百年基业。郎月明闻言,指责母亲太过自私,朗夫人称,顾海棠的心根本不在他身上,她一心想的都是怎么离开朗家,这么不安分的女人,实在不配留在他身边。她也知道儿子一时转不过这个弯来,也不好强逼他,只让他好好考虑。

  郎月明到牢里探望顾海棠,海棠见他脸上没有戴面具,脸上还带着伤,便猜到他是去找龙德水了,她劝说郎月明,好好配合治疗,争取尽快回复容貌,这样对朗里春名誉的恢复也有帮助。郎月明本来拿定主意,顾海棠不回家,自己就不接受治疗,但他不忍让海棠操心难过,便答应了。顾海棠又请求他,与自己离婚,将所有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就说那香粉根本不是朗家的产品。郎月明见她到现在还牵挂着朗里春,为了朗家的生意,不惜将自己唯一的后路切断,心中既感动又难过。

  回到家后,郎月明强忍内心悲痛,流着泪写下了休书,将它交给母亲之后,便去找到龙德水,向他自首,自称是自己下的手,因为易蓉蓉骂自己是丑八怪,自己才动了杀心。龙德水虽然是个大老粗,但他带兵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也不是个傻的,当下就看出,郎月明是在替顾海棠脱罪,便拿出枪,作势要当场杀了他。但郎月明却依旧不改口,并拿出了一包香粉,自称是证据。

  原来,当日妙兰给顾海棠下药的时候被郎月明见到了,这次在龙德水的婚礼上,他见易蓉蓉昏昏欲睡的症状与海棠当日一样,便猜出是妙兰动的手脚,于是便去盘问她。妙兰本不想承认,但郎月明证据充足,她又推脱不掉,只得表示,这次是朗青青动的手,如果他想要将自己唯一的妹妹送进监狱,大可以闹出去。郎月明无奈,逼她交出了一包那种药粉,便带着来找龙德水。他这番证词说得天衣无缝,龙德水也便暂时相信了,命人将他关进了大牢,将顾海棠放了出来。

  朗月轩也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他思来想去也没有好办法,便来找龙莫婳,想请她帮忙,哪知龙莫婳却不肯见他,这让朗月轩十分奇怪,要知道,以往只要是他相约,龙莫婳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这次却将他拒之门外,实在反常。

  其实,龙莫婳是心中有鬼,不敢见朗月轩,她自己在花园里生了半天闷气,便去找新巧兴师问罪,追问她那个香粉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新巧一口咬定,那不过就是一瓶残次品,自己也没想到她会真的去按自己的话做,并威胁她说,现在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供出自己也就等于承认是她下的毒,况且,这件事的最大受益人明明是她,再怎么说别人也不会相信。龙莫婳被这番话逼得哑口无言,她转念一想,觉得新巧这么说也不错,如此一来一箭双雕,一下子除掉了两个讨厌的人,倒也不错,因此她便不再追究了。

  顾海棠回到朗家后,朗夫人已经得到了儿子去自首的消息,她惊得差点昏过去,一时间六神无主,看到顾海棠安然归来,朗夫人顿时怒火攻心,将她赶了出去。

  朗月轩连忙拉着顾海棠到了外面,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海棠闻言,当即便要去找龙德水,被朗月轩拦住了。心中愧疚的朗青青也赶了过来,向顾海棠道歉,海棠反倒安慰了她一番。

  三人一同去了顾家,与夏合一起商量对策,夏合提醒顾海棠,仔细回想那天都有谁接近了化妆箱,顾海棠却说不上来。朗月轩道出了一个疑点:经过这些天的调查,他已经基本确定,那个香粉不是导致易蓉蓉昏迷不醒的原因,但龙莫婳的私人医生却说,那个香粉就是罪魁祸首。顾海棠闻言便道,龙莫婳有机会能够接近化妆箱,不如分头去找他们了解情况。朗月轩担心她出面会引来麻烦,便让她在家中安心等待消息,由自己和夏合、青青一起去调查。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22集分集剧情介绍

  施济周迫于压力找人顶罪 郎月明公开露面当众治脸

  朗月轩想办法进了大帅府,当面询问龙莫婳,婚礼那天有没有进过化妆间,或者看到形迹可疑的人进去过。龙莫婳连想都没想,直接否认了,并假装忙碌想要逃避这个话题。朗月轩见她反应很反常,便知道其中一定有猫腻,奈何龙莫婳口风很紧,就是不说,甚至直接出言赶人,他也只能作罢。

  夏合谎称是易蓉蓉的一个远房表弟,混到医院里打探情况,但守在病床边的那个私人医生警惕得很,一听他提起过敏两个字,就什么都不肯说,还刨根问底地追问他到底是谁。夏合见套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只好溜了。

  夏合正在医院外面跟朗青青讲里面的情况,见那个私人医生出来了,便在后面悄悄跟着,结果发现他去了一个私娼那里。两人守了半天,又跟着那妓女在街上逛了一大圈,发现她挥金如土,买那些奢侈品,连眼都不眨,便觉得她可疑,之后又见她鬼鬼祟祟地进了施济周家的后门,便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于是便回去告诉了朗月轩和顾海棠。

  朗月轩将施家、私人医生、妓女、香粉这些线索连了起来,发现这其中似乎还缺少了一个环节,朗青青怀疑是龙莫婳,顾海棠却不相信自己最好的姐妹会害自己。

  眼下最可疑的就是那个私人医生和他的相好,医生那边不好下手,只能从妓女那里查起了,朗青青和夏合随后便去找了那个妓女,拿出一大笔钱,直接问她去施府干什么。那个妓女见钱眼开,便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原来,这个妓女从私人医生那里得知,易蓉蓉从小就对水仙花汁液过敏,甚至有一次差点丧命,而施济周就是从她这里得到了消息,才在幕后主使了整件事。夏合和朗青青将查到的线索告诉了朗月轩,兴致勃勃地准备去报官,朗月轩却考虑地更周全一些,他知道,一个能为钱收买的 妓女,随时都能倒戈,目前还没有找到施济周犯罪的确凿证据,不宜报官,但可以借助舆论的力量。

  之后,朗月轩便找到了自己 在报社的朋友老李,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请他在报上写了一篇曲折婉转的报道,矛头直指施济周。施济周看到报纸后,气得直接将它撕了,施胖子也看到了报道,他想要向父亲求证,却被施济周大骂了一通。心里没底的胖子来找朗月喝酒,却被朗月轩毫不客气地打发了。

  虽然朗月轩手上没有确凿证据,但事关龙德水,施济周不敢掉以轻心,迫于舆论压力,他只得弃车保帅,便花钱找了一个服务生出来顶包,让他自称曾在易家做工,因为被辞退而怀恨在心,这才伺机报复。只是这事做得太假了,连胡副官都看了出来,他央求龙德水给自己的“表妹”做主,却被龙德水赶了出去。其实,龙德水何尝看不出那服务生只是个替死鬼?他想要继续追查,却被龙莫婳闹着阻止,恰在这时,传来了易蓉蓉醒来的消息,龙德水大喜,当即表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再追查。

  朗月轩还想要继续追查下去,朗斯年却说,穷寇莫追,该放开的时候就放开比较好,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恢复朗里春的声誉。案子虽然结了,工坊开工,朗里春也重新开业了,但因此 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消散,朗里春依然门庭冷落。朗月轩和顾海棠同时想到了一个主意:要在大众面前为郎月明治脸,这样可以让人们对朗里春的产品重拾信心。只是这么做就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郎月明要在大众面前暴露他的缺陷,这需要他克服巨大的心理阴影。

  顾海棠与郎月明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直言告诉他,自己一直将他当作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并无男女之情。郎月明此时已经想开了,他表示自己不会强求,并告诉海棠,休书已经写好了,海棠闻言,十分意外。

  朗月轩将他想要在朗里春店铺里公开治疗他脸上的伤疤的打算告诉了郎月明,郎月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后为了顾海棠,为了朗家的生意,他终于答应了。

  朗夫人听说此事后,却极力反对,不肯让儿子承受这样的风险,但郎月明坚定地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治疗,朗斯年虽然也担心万一失败,朗里春再无翻身的机会,但他连番经历这么大的挫折,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萌生了退意,因此便将这事全权交给了他们弟兄二人做主。

  朗月轩请来了媒体记者,当众推出了新产品祛疤膏,并表示郎月明会公开使用,邀请大家亲临现场,近距离的观看祛疤膏的神奇功效。

  顾海棠私下给郎月明做足了心理建设,郎月明表示,有她的这份关心,就算是治不好,自己也无怨无悔。当郎月明出现在大众面前,大大方方地摘下脸上的面具后,围观的人们都被吓了一跳,现场议论纷纷。混在人群中的施济周见状,知道朗家这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他又恨又急,担心郎月明的脸一旦被治好,施杭露的生意会受影响。

  就在顾海棠当众将祛疤膏抹在一片薄薄的面膜上,想要给郎月明敷上的时候,龙德水忽然带着一队士兵出现。他上前跟朗斯年套了一番近乎,称自己从来没有将朗家当做真正的凶手,此前封了朗里春,关押他的儿子媳妇,都是为了引真正的凶手现身。朗斯年夫妇听了这话,暗自腹诽,面上却还要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朗斯年邀请龙德水进去后,顾海棠为郎月明细心地敷上了药,朗月轩向大家宣布,几个月后,再请他们来观察疗效。施济周在人群中不错眼珠地盯着顾海棠,忽然觉得她的身影和手法,竟然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