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谍战深海之惊蛰电视剧

谍战深海之惊蛰第31集剧情

  余小晚望向陈金旺,虽然自己不是陈夏,但她还是发自内心地喊了陈金旺一声爸爸,这时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忍不住趴在陈金旺的膝头哭了起来,陈山和张离见了此情此景,都不忍心打扰他们。张离叮嘱陈山将余小晚送回家,便回去收拾行李了,陈山为了在重庆假扮肖正国的事情向余小晚道歉,余小晚却表示自己已经释怀了。陈山突然邀请余小晚共舞一曲,两人共舞时,余小晚不由自主地回想着在重庆时和陈山的种种事情,一幕幕回忆浮现在眼前,余小晚内心起了波澜。

  站台上,张离和余小晚准备乘火车离开上海,张离和陈山道别后,余小晚叫来陈山,把自己在重庆辛辛苦苦织好的围巾送给了他,余小晚有些哽咽,张离心里也不好受。麻田带着太太临时决定去广州,与张离和余小晚坐同一趟火车,二人看着麻田上车后,心里有些担心。

  陈山离开站台时,和一个列车员打扮的人擦肩而过,陈山突然想起这个乔装打扮的人,就是上次在理查饭店里飓风队安排的那个狙击手,陈山心里一惊,赶紧开车来到茶馆,询问陶大春今天飓风队是不是在去广州的火车上安排了行动。陶大春告诉陈山,他在安排了刺杀麻田的行动,陈山对陶大春的临时决定十分不满,陶大春为了成功刺杀麻田,决定使用炸药,而使用炸药势必会有很多人陪葬,陈山气愤地离开了茶馆。乔瑜来到周记金铺,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宝根,最后他才知道自己被人戏耍了。

  火车上,中共的人假扮成检票员和张离对上了暗号,日本兵到各个车厢去检查,张离便去了洗手间,她叫住了麻田太太,麻田太太准备去广州的医院生产,她邀请张离和余小晚一起去餐车用餐。张离和余小晚来到餐车,几人正在寒暄,麻田也来到餐车,准备和她们一起用餐。

  陈山急匆匆地打电话给尚公馆,试图让荒木惟将火车拦停,但荒木惟却不在办公室,他赶紧让人去找荒木惟,让他告诉荒木惟,麻田乘坐的火车上有可疑分子。随后陈山赶去火车下一个停靠的站点石湖荡,试图阻止刺杀行动。荒木惟得知了陈山汇报的情况后,让千田英子确认麻田的确在那趟列车后,便也带人前往石湖荡,他让千田英子赶紧让人在石湖荡让列车停运,乔瑜也跟了过来。

  飓风队的杀手正在餐车里布置炸药,然后杀手乔装成服务员,推着小推车进入了餐车,他在上菜时,张离注意到他的衣着有些奇怪。这时,火车到达了石湖荡,钱时英等人不知道情况有变,正在铁轨旁等候。陈山赶到石湖荡车站,却被工作人员拦住不让进站。杀手上完菜后,留下了小推车就准备离开,麻田太太不慎将酒瓶打翻,麻田让杀手回来清洁,但杀手却直接逃跑了。张离意识到情况不对,发现了小推车里面的炸弹,她赶紧将小推车推出门外,炸弹刚被推出就爆炸了,张离等人受到了冲击倒在地上。

  陈山见车厢爆炸,赶紧上车寻找张离和余小晚,而列车上的人也慌乱地往外跑。陈山看到张离和余小晚后,赶紧查看二人情况,张离被爆炸的碎片所伤,余小晚忙为张离止血。麻田太太有孕在身,受到爆炸的冲击后出现了早产的反应。麻田想起余小晚医生的身份,想让余小晚先照顾自己的太太,还威胁他们,但余小晚坚持先为张离先止血。张离的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余小晚去查看麻田太太情况,也让麻田去准备手术用品。

  钱时英见到石湖荡车站发生了爆炸,连忙带人前去查看。陈山扶起张离下车,张离担心荒木惟对陈山起疑心,而且列车发生爆炸,麻田肯定会让人全面搜查火车,他们要赶在麻田之前,把药品转移。麻田听着妻子痛苦的声音,心里焦急不已,他质问陈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陈山将想好的理由告诉麻田,麻田没有再追问,只是告诉陈山,如果余小晚不能让自己的太太母子平安,他就让这里的中国人统统陪葬。

谍战深海之惊蛰第32集剧情

  麻田威胁陈山,如果他的妻子发生意外就让在场的所有中国人陪葬。这时陶先生派的杀手突然出现,麻田眼都不眨地直接枪毙他。麻田质问陈山这是否是可疑人物,陈山一口咬定。既然可疑人物已除,麻田先生心里的大石头这才放下。这时麻田太太在余小晚的帮助下,成功分娩。麻田既不追求陈山的过错,还邀请受伤的张离与余小晚做同一辆车去医院。荒木惟及时赶来,见可疑人物已死,便让乔瑜等人调查其余事情。

  钱时英见有人在火车上放炸弹,为了能顺利搬运货物,决定在火车站里搞出一些动静。荒木惟等人听到有枪声,四处乱窜。乔瑜急于邀功,立即将此事揽在身。陈山见乔瑜往钱时英的方向跑去,担心钱时英有生命危险,决定一同前去。乔瑜来到一个小巷里,陈山见状用麻布蒙住他的眼睛,趁他不备时再用枪打穿他的手臂,随后在偷偷离开。当荒木惟赶到时,乔瑜向他解释发生的一切,便转头去调查造事者。

  医院,陈山特意来看望张离,张离命他早日将货物转移,陈山提议今晚是最佳的时期,决定让余小晚代替跑一趟。次日,余小晚来药店找接头人,对方得知小晚身份后让她去对面的馄饨店等待裁缝。余小晚正在馄饨店里等待时,碰上了周海潮。小晚担心裁缝身份遭人识破,赶紧结账离开,却被周海潮发现了,周海潮跟在余小晚身后。周海潮想与小晚重新开始,小晚有意为难他,让他和自己回重庆讲讲肖正国是如何死的。此时让周海潮回重庆不过就是要了他的命。小晚为了甩开周海潮,便故意将刚买好的栗子扔进女性的衣物里,这才成功避开周海潮。

  余小晚一路误打误撞跑进弄堂里,钱时英前来跟她确定身份,随后将张离的吩咐转告给他。钱时英与余小晚的父亲余顺然有一面之缘,夸赞小晚与她父亲一样优秀。小晚见状决定加入中共,为了更好的保卫祖国。

  晚上,刘芬芳与张离一一向陈山报备,张离与刘芬芳的办事能力相互嫌弃,认定对方不如自己办事效率佳。陈山见两人越吵越激烈,便及时站出来制止。小晚提出要留下来帮陈山一臂之力,陈山无奈,只好留下她。另一边,钱时英派人去火车站偷偷搬运盘尼西林,手下办事不利,引起日本人的注意。虽然手下成功将货搬运,却意外留下一张关于货物的单子,引起日军怀疑。

  千田英子告诉荒木惟,早上八点到十点,乔瑜行踪不明。荒木惟回想起这一天乔瑜奇怪的动向,怀疑他是尚公馆的内鬼,便下令调查关于乔瑜的一切事情。在千田英子的调查下,发现乔瑜与此事脱不了干系,便下令抓捕乔瑜。荒木惟觉得这次的刺杀十分奇怪,陈山分析,刺杀是假,实际上是为了盘尼西林。荒木惟觉得被自己培养的人给背叛,十分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