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奔腾年代电视剧

奔腾年代第33集分集剧情介绍

  冯仕高重伤变成残废 金灿烂拍板让出住房

  冯仕高独断专行地下令拆除十节车厢,姚工和金灿烂等人惊愕地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到底想跑到什么速度。冯仕高专横地说,他要创新纪录,他还要求金灿烂现在就回家去。金灿烂却据理力争,她说自己必须坚持在驾驶室。冯仕高最终不得不同意金灿烂一起上车。

  金灿烂最终和潘师父一起上了机车驾驶室,潘师父在主驾驶位。冯仕高急于求成地下令让机车拼命加速,他要让机车在自己手里实现一百的车速。金灿烂紧张地让陈凯报告设备运行情况,陈凯和姚工汇报设备都出现异常。眼见机车如脱缰的野马,金灿烂及时果断地采取制动措施。

  这时机车突然起火,冯仕高当机立断地操起灭火器,金灿烂也随后跟上。消防车呼啸而至,冯仕高受伤严重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常汉卿身在北京却始终记挂着试车的情况,当宿舍里的电话响起时,他第一时间拿起电话,金灿烂哭着把发生的事告诉他。常汉卿和吴厂长脸色大变,两人马上请假回了厂。

  吴厂长到医院看望冯仕高,冯仕高难过地对吴厂长说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吴厂长恼怒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吴厂长走出病房后询问医生冯仕高的伤情,医生有些同情和遗憾地告诉吴厂长,冯仕高的一条腿重伤恐怕要留下终身残疾,另外他的生殖系统因受高压电击受损将终身不育。

  吴厂长在事故鉴定书上签署意见,姚工记大过处分,冯仕高将以渎职罪论处。就在这时冯仕高舅舅齐主任打电话过来求吴厂长手下留情。吴厂长正气凛然地拒绝。齐主任压制吴厂长,吴厂长最后不得不将冯仕高的渎职改为玩忽职守。

  一个月后吴厂长开会通报事故的处理。吴厂长自降工资三级,姚工也被记大过处分,冯仕高被撤掉政治处主任一职,降为车间的总支书记。冯仕高拄起拐杖表示自己服从组织对自己的处理。

  冯仕高觉得自己残废了又丧失生育能力,他绝望地在楼顶准备跳楼,金灿烂及时赶到拉住了他。金灿烂劝他想开一些,过去的事情不要再去想。金灿烂怕他有心理负担向他保证自己对今天的事绝不外传。金灿烂离开后,冯仕高咬牙切齿地说今后支持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就是把所有的屈辱还给他们。

  冯仕高在锻造车间下令让所有工人停下手里的活开展政治学习,车间段主任陪着笑脸解释车间炉火关掉要重新燃浪费钱浪费时间还影响进度。冯仕高却不管不顾,他认为政治学习高于一切。冯仕高见段主任不听命,他伸手准备拉电闸。周铁锤如钳子般的大手握住冯仕高的胳膊,冯仕高动弹不得气急败坏地离开。

  专家楼的水管爆裂住不了人,金灿烂提议让专家们住到过去苏联专家住的常家小白楼。吴厂长笑着说,这事不是她和常汉卿可以做主的。常汉坤听到金灿烂说了专家住房的事,她说现在要跟周铁锤和白曼宁商量,毕竟他们俩现在住在小白楼里。

  常汉坤与周铁锤夫妇商量给专家腾房子的事。金灿烂提议自己和常汉卿住客房,自己的房间腾给周铁锤住。白曼宁想了想表态说,周铁锤可以回常家住,而自己可以暂时住回单身宿舍,而且这样一来替周铁锤争得荣誉,这对他转正很有帮助。金灿烂闻言当即欣喜地拍板表示同意。

  周铁锤夫妇散去后,常汉坤不满地提醒金灿烂,常家的房子产权人是自己,对房子的处理应该由自己作主。金灿烂愕然,她原以为一家人不用讲究这么多。

奔腾年代第34集分集剧情介绍

  周铁锤助恶砸常家牌子 白曼宁冒险帮助常汉卿

  白曼宁回房间收拾行李,她冷冷地对周铁锤说,常汉坤是不会同意周铁锤住常汉卿房间的,她不可能让姓周的占了姓常的房间。白曼宁见周铁锤一脸沮丧又安慰他说,这次也许可以通过这事让周铁锤转正,而且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与他分开住。

  吴厂长见常汉坤解决了专家们的住房非常高兴,他向常汉坤表示房租厂里一分不少。常汉坤却表示房租分文不要,但她却有两个请求,她希望这次常汉卿解决专家住房的事能通过党组讨论,这样能为常汉卿记上一笔。另外他希望吴厂长能帮周铁锤夫妇解决宿舍,因为他们想搬出去住,房租自己会帮他们出。吴厂长爽快地同意了。

  白曼宁和周铁锤围在布告栏前看表扬通报,结果上面并没有周铁锤的名字。白曼宁不满地说,在常汉坤眼里,周铁锤根本不算常家的人。周铁锤十分沮丧,他追上白曼宁说自己还是应该搬去跟白曼宁同住,不然别人会怀疑,如此一来白曼宁的秘密也保不住。白曼宁想了想同意了。当晚周铁锤和白曼宁搬出常家。

  转眼到了1966年,国家形势发生巨变。厂务会上吴厂长等人看着最新的图纸准备投入新的机车试验,就在这时冯仕高带着一帮红卫兵闯进会议室。冯仕高下令将吴厂长抓起来,吴厂长正气凛然地提出请求,希望冯仕高能让自己把图纸看完。冯仕高冷冷地拒绝了。金灿烂这时意有所指地说,自己后悔当初抓住了冯仕高的脚脖子。

  冯仕高这才同意让吴厂长看完图纸,他和金灿烂走到会议室外。金灿烂替吴厂长等人守住会议室的门。冯仕高提醒金灿烂下一步就是常家,如果她现在能跟常家划清界线自己还能帮她一把。

  吴厂长处变不惊地开完会后被冯仕高带人抓走。吴厂长被抓的事一时弄得人心惶惶。金灿烂回家把冯仕高提醒自己要与常汉卿划清界线的事告诉常汉坤,常汉坤难以置信。金灿烂紧紧握住常汉卿的手说,自己从结婚时就说过要与常汉卿生死不离。

  周铁锤惶惶不可终日,他说自己当初在车间得罪过冯仕高,这次冯仕高恐怕不会放过自己。白曼宁劝周铁锤还是回乡下去,周铁锤为了自保同意了。周铁锤正准备离开时,白曼宁叫住他让他签了离婚协议。周铁锤还在犹豫门口就响起敲门声,红卫兵在门外大喊让周铁锤去见冯仕高。

  常汉坤买了车票想让常汉卿离开,她则决定留下来拖住冯仕高。常汉卿却不愿放弃家人独善其身。正在这时他们听到屋外传来巨响,他们忙出门查看,眼见周铁锤抡起大锤正在砸常公馆的牌子,冯仕高带着一帮红卫兵在一旁助阵。金灿烂怒斥周铁锤,常汉坤痛心地吐出一口血。

  金灿烂和常汉卿扶着常汉坤进屋,冯仕高亲自操起锤子准备继续砸。白曼宁突然匆匆忙忙地赶到,她向冯仕高汇报说广播设备出了问题需要抢修,她怕出政治错误。冯仕高只得暂时住手带人离开,周铁锤像一条癞皮狗一样呆呆地立在常家门口。

  田长工在广播室检查了设备,他说设备只是简单的线头脱焊没什么大问题。冯仕高狐疑地说设备是刚买的怎么会出问题,白曼宁心虚地不敢直视冯仕高眼睛。冯仕高离开广播室后,田厂长悄声问白曼宁,她这样做是不是为了救常汉卿,他劝白曼宁以后不要再冒这样的险。

  常汉坤躺在床上虚弱不堪,金灿烂鼓起勇气问她还有没有金条,如果还有一旦被冯仕高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常汉坤心虚地说没有金条。

  常汉坤到厨房跟虞姐谈心希望她回乡下去,虞姐知道她此时已自身难保。虞姐善解人意地说,她回老家时可以帮常汉坤把肥皂带走,她知道常汉坤把家里的金条全部封在肥皂里藏了起来。常汉坤放心地同意了。

  次日常家一家人送虞姐离开,常家门口的红卫兵们突然叫住虞姐。常汉坤和虞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