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奔腾年代电视剧

奔腾年代第41集分集剧情介绍

  周铁锤努力挣钱买电视 常汉卿受铁锤牵连背处分

  金灿烂皱着眉问常汉坤对购买新设备的看法,常汉坤表示理解和大力支持。金灿烂担忧地说,常汉卿因为此事被很多人写了举报信,对这事该怎么办。常汉坤还没回答就接到电话,她担忧地告诉金灿烂,明天杨部长要过来。

  杨部长在会议室里拿着一沓举报信说,四个亿的设备确实不是个小数目。常汉卿再次重申了自己认为先生产再生活的观点。

  杨部长最后将中央的一份文件交给吴厂长让他传达,中央的文件明确指示,停止内燃机车研制全部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到电力机车研制,而且由常汉卿出任副总工程师全面主持研制工作。

  会后,吴厂长告诉常汉卿外国专家将携夫人来江南厂参观和谈合作。金灿烂扭扭捏捏地第一次穿上旗袍,因为她要作为副总师夫人欢迎外国专家及夫人来华。经过谈判合作顺利达成。

  转眼到了1983年,江南厂的孩子们渐渐长大,常汉卿贡献出自己家的彩色电视机放在饭堂里供全厂职工们看。白曼宁被蚊子咬得心烦,安生却不愿离开坚持要看。周铁锤心疼妻儿,他对白曼宁说他们也买一台可以放在自己家里看。白曼宁知道他们没这个经济能力,她没把周铁锤的话当回事。

  星期天周铁锤在公园摆摊打气球。陈凯走过来问周铁锤为什么要摆摊,他们是不是太困难了,他说是常汉卿让自己过来看看的。周铁锤把自己想挣钱给安生买电视机的打算告诉陈凯,他说想凭自己的能力挣钱。

  就在这时冯仕高的外甥张海洋嚣张地走过来想赶走周铁锤,他说周铁锤抢了自己的射击生意。陈凯把张海洋欺负周铁锤的事告诉了常汉卿后,常汉卿给周铁锤出了新的挣钱主意。周铁锤为了更快地挣到买电视的钱,他把有奖射击改成押一得五的赌博方式。张海洋看周铁锤心生妒忌。

  周铁锤抱着一台电视机回家,安生兴奋地手舞足蹈。这时王胖子沉着脸走进周铁锤家,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工商局的人。工商局的人称有人举报周铁锤赌博,而且还听说为他出这个主意的是一个叫常汉卿的人。周铁锤和常汉卿同时被带到工商局,周铁锤愧疚不已。常汉坤匆匆赶到,她气恼地怒骂周铁锤不争气。他说因为此事常汉卿受到记过处分,他的副总工程师被撤销。周铁锤和白曼宁都懊恼歉疚,王胖子也告诉他们,自己保卫科科长一职恐怕也保不住了。

  常汉卿开会说,他们在微机方面与国外有很大差距,他们迫切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他指着一本计算机专业杂志上面的名字说,这个叫廖一梅是计算机研究所的研究员,廖一梅在杂志上连续发过两篇论文,他让陈凯想办法把廖一梅调过来。陈凯为难地说,人家未必答应过来。

  吴厂长向杨部长请求帮忙把廖一梅调过来。杨部长疑惑他为什么要调一个被拘留过的人。吴厂长说,人家只是跳了舞而已。杨部长了然地说,是不是常汉卿提的要求,吴厂长笑了。

  一辆汽车开进江南厂,一身火红衣服的廖一梅从车里走出来。廖一梅叫住了正在路边的常汉卿,常汉卿得知她就是廖一梅又惊又喜。常汉卿想跟廖一梅谈,廖一梅却傲慢地说自己要跟他到会议室谈。

  会议室里,常汉卿等科研人员为廖一梅准备了简单的欢迎仪式。常汉卿对大家介绍说,廖一梅在日本新干线工作多年,在这方面相当有经验。廖一梅却冷若冰霜地说,她刚看了他们的图纸,这技术落后国外好多年。廖一梅不屑地说有这工夫不如开个舞会。

  常汉卿马上接口说那就开个舞会,廖一梅愕然,她挑衅地问常汉卿会不会跳舞。常汉卿自信地说自己会跳而且还跳的很不错,廖一梅来了兴致,她说舞跳的好不好还要自己审视了再说。

  金灿烂正在指导徒弟时王胖子神色紧张地赶到,他急切地告诉金灿烂,常汉卿要开舞会邀请廖一梅这个贴面舞后参加。金灿烂有些愣神,她脚步匆匆地往回赶。

奔腾年代第42集剧情

  舞会时间到了,舞厅里来了很多人。陈凯对西装革履的常汉卿说,他估计廖一梅不会来。陈凯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周围说,舞厅里来的人很多是来看热闹的。常汉卿胸有成竹地说,他猜测廖一梅一定会来。

  果然廖一梅姗姗来迟,她如一颗璀璨的星星顿时照亮了整个舞厅。廖一梅和常汉卿滑入舞池翩翩起舞,常汉卿就这个机会劝说廖一梅留下来跟自己一起研制电力机车。廖一梅说真想留下自己就打破常规跟自己跑一曲恰恰。常汉卿也决定豁出去了。

  廖一梅和常汉卿在舞池里跳恰恰,两人配合默契舞艺超群。王胖子和金灿烂赶到,金灿烂觉得进舞厅有些不妥,王胖子拿着上级下达的抵制庸俗舞会的文件让金灿烂不要心虚。金灿烂冲进舞厅看到常汉卿与廖一梅拉拉扯扯共舞的样子怒火中烧,她愤怒地合上电闸,整个舞厅顿时亮如白昼。

  金灿烂对廖一梅冷嘲热讽,廖一梅不满地穿上外套留下话告诉常汉卿自己在招待所住。廖一梅愤然离开,金灿烂怒气冲天地将常汉卿拉回家。

  金灿烂和常汉卿一路争吵着回了家。常汉卿心平气和地把一本书递给金灿烂,他解释说书上都介绍了,恰恰是一种正常的舞蹈,而且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古巴传来的。他说廖一梅之所以特意请自己跳恰恰,就是为了试探常汉卿能不能打破常规和世俗观点。金灿烂才知道自己搅了局坏了事。

  次日失望的廖一梅收拾好行李正准备离开,金灿烂提着食盒来找廖一梅。金灿烂说自己知道廖一梅是四川人,她特意做了四川小吃。廖一梅还是不原谅,金灿烂主动提出照部队的做法用俯卧撑自罚。金灿烂咬着牙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廖一梅最终被金灿烂的诚意打动。

  廖一梅留下来让常汉卿喜出望外。廖一梅既决定留下,她马上全力以赴地投入电力机车研制工作。廖一梅的加入让常汉卿的科研团队如虎添翼。廖一梅、常汉卿和吴厂长一起到北京开会,廖一梅提出为了便于管理,她对吴厂长提议让常汉卿任总工程师。

  常汉卿打电话回家告诉常汉坤他们这次到北京技术论证一次就通过了,常汉坤感慨廖一梅真是不简单。金灿烂欣喜地走过来接过常汉坤手里的电话,她刚跟常汉卿说了一句话,廖一梅就任性地切断常汉卿的电话拉着他去吃饭。金灿烂呆呆地拿着电话愣在当下。

  晚上廖一梅请常汉卿和吴厂长吃火锅,廖一梅话里话外地暗示和挑逗常汉卿,吴厂长看出端倪主动帮常汉卿挡驾。哪知常汉卿却主动约廖一梅散步,吴厂长悄声问常汉卿为什么要这么做。常汉卿解释说自己是要借这个机会跟廖一梅说清楚。

  常汉卿跟廖一梅独处时拿出子弹头做的项链告诉她,当年如果不是金灿烂替自己挡子弹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常汉卿深情地说,对自己而言祖国和老婆是不能辜负的,精忠报国为国效力是他毕生追求和理想。廖一梅刚刚萌发的爱意被常汉卿理性地扼杀,她也表明自己以后会全力以赴跟他一起实现速度一百六的目标。

  金灿烂得知消息说常汉卿升任总工,而且吴厂长还把自己办公室让给常汉卿。金灿烂欣喜地提着打扫卫生的东西准备帮常汉卿打扫办公室。这时陈凯正把办公室钥匙塞给廖一梅,陈凯说这是常汉卿交待的,这间办公室一定要留给廖一梅用。

  廖一梅正打扫卫生时,金灿烂赶到。金灿烂以为廖一梅是帮常汉卿打扫卫生,她醋性大发,言语间对廖一梅甚是不客气。廖一梅最后告诉金灿烂,常汉卿为了工作方便把这间办公室让给了自己。金灿烂才知道阴差阳错,她狼狈地提着东西离开。廖一梅不禁感慨,像金灿烂和常汉卿这两种完全不搭的人一起生活就是对爱情的亵渎。

  金灿烂收到常郡博来信得知他本科毕业已经开始读研究生,金灿烂替儿子感到自豪,可又越发思念他。正伤心难过时,常郡腾走过来告诉金灿烂,老师请她去学校商讨自己报中科大少年班的事宜。金灿烂惊喜万分,含着眼泪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