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海棠经雨胭脂透电视剧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37集分集剧情介绍

  月轩发现哥哥勾结施家 妙兰收买记者陷害海棠

  郎月明和施济周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经常出入施家,和施济周几乎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他甚至向施济周抱怨父亲不重用自己,只一心偏向朗月轩,并跟施济周讨教,自己该如何讨父亲的欢心。施济周告诉郎月明,想要让朗斯年看重他,必须要做出一番让他意想不到的事业,郎月明闻言,若有所思。

  朗月轩扶着喝醉的施胖子回家的时候,恰好看到郎月明坐着车从施家出来,不由得想起胖子在吃饭时,对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心中对自己这个兄长也起了疑心。

  朗月轩觉得心里发堵,不想回家,便直接去找了海棠,两人在顾家门外的小桥边坐了下来,朗月轩将自己憋了一肚子的话一一倒给了海棠。他觉得自己很窝囊,在家里无法取悦父母,总是让母亲生气,让父亲对自己失望;对海棠,他也不能尽到保护的义务,不能帮她洗清冤屈,不能让她无条件信任,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海棠知道再多的言语,也无法安慰一颗受伤的心,便主动凑上去吻了朗月轩,成功让他转移了注意力,两人忘情拥吻。这一幕恰巧被赶来的郎月明看到,他心中刺痛,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朗月轩就来到了施杭露门外。很快,他便从一个刚刚买了香囊的富家女身上,闻到了熟悉的东方香水的味道,于是便找了个借口,由其手中将那香囊买了下来。

  陆凡真一心想要顾海棠开办化妆学校,她生怕海棠再打退堂鼓,于是便找到尚师傅,向她讨了一些工坊里淘汰掉的,但却没有任何质量问题的胭脂水粉,拿去交给了海棠,催促她就在家里将学校开起来。这时,郎月明匆匆来找海棠,神神秘秘地表示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结果到了一看,还是上次郎月明向海棠求婚时,带她看过的那间别墅。这次,郎月明已经将它买了下来,表示要让海棠在这里开办学校,并说希望海棠三年内将学生招满这个别墅。海棠本来心里还没底,再看到这么大的别墅,更加没信心了,郎月明再三给她打气,终于让她点了头,答应了和他合作。

  郎月明觉得,自己终于赶到了朗月轩前头一回,十分得意,他兴冲冲回到家,见朗月轩手中拿着一个香囊,他心中不禁有些发紧,但面上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朗月轩询问他将东方香水卖给了谁,郎月明表示,买给了好几家分销商,都是些没有名号的。朗月轩听了,却不相信,他隐隐猜到,这次诬陷海棠的事,可能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尊敬的大哥做的。郎月明劝他不要再揪着东方香水的事不放,并将自己给海棠找了新校址的事告诉了他,朗月轩闻言,心中更添一分烦乱。兄弟俩谁都没注意,两人的对话被妙兰一字不落地全都听了去。

  顾海棠回到家后,听母亲和邻居说,一直很照顾自己的邻家大婶突然过世了,母亲很是伤心,想要送她一程,海棠和夏合十分赞成。一家人正在聊这件事的时候,朗月轩匆匆跑来,将海棠拉了出去,把自己心中的猜疑告诉了她。海棠闻言大惊,她不相信郎月明是这样的人,朗月轩也便不再多说,表示自己会查清楚真相,说完转身离开了。

  妙兰跟踪朗月轩,偷听了他和海棠说的话,回去后告诉了郎月明,郎月明听说朗月轩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大吃一惊,但他转念一想,只要顾海棠相信自己就好,就算是朗月轩手上有证据,他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因为他欠自己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他让妙兰去跟母亲告状,将朗月轩和顾海棠见面的事加油添醋说一遍。妙兰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就算郎月明不说,她也会极力破坏两人的感情,不过,这次她却没有直接明说,而是想来一招更狠的。

  朗夫人最近因为两个儿子的事,心烦得厉害,头疼的老毛病也频频发作,妙兰给她按摩的时候,极力向她推荐一位走街串巷的江湖郎中,称那人治疗头疼病,很有一套。朗夫人本不相信,但妙兰再三相劝,她便抱着久病乱投医的心态,让妙兰陪着自己去找那位郎中。

  妙兰将朗夫人带到了鸣锣巷,正好遇到顾母帮着邻家大婶入殓,刚刚出了她家的门,海棠和朗月轩也同她一起走了出来,众人纷纷向他们道谢,称他们是善心人家。朗夫人看到这一幕,气得浑身发抖。回到家后,她责骂了朗月轩一番,并称早知海棠的母亲做的竟然是帮死人入殓的活计,当初绝不会让顾海棠嫁进朗家。朗月轩再三解释,顾家母女做的是善事,朗夫人却一口咬定,海棠的母亲做那一行,会让自家工坊的名声受到连累。朗月轩据理力争,将朗夫人气走了。

  妙兰用钱买通了两个小报记者,让两人将顾母给人入殓的事大写特写了一番。朗夫人看到后,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连声埋怨顾海棠的身世给朗里春抹了黑,朗月轩再三宽慰,;朗夫人依然难消气怒。

  顾海棠的化妆学校很快便开张了,有了郎月明在工坊外的宣传,学校第一天就迎来了好多学生。顾海棠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人,甚至有些胆怯了,郎月明和陆凡真鼓励了她一番,她这才调整心情,走上了讲台。第一堂课的效果很好,郎月明在后面暗暗向海棠挑起了大拇指,海棠也信心十足。

  妙兰在街上碰到了龙莫婳,便将她请到了家中。龙莫婳见朗夫人脸色不好,便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朗夫人将那张小报拿给她看,妙兰又在一旁加油添醋了一番,使得朗夫人越发生气。龙莫婳见朗夫人担心朗里春被海棠牵累,便说自己有办法,可以让海棠和朗家撇清关系,朗夫人闻言大喜,她又连忙嘱咐龙莫婳,自己只是不想让顾海棠和朗月轩兄弟俩扯上关系,并不想把她往死路上逼,妙兰也在一旁装模作样地劝了一句,龙莫婳表示明白。

海棠经雨胭脂透第38集分集剧情介绍

  龙莫婳买通混混大闹学堂 郎月明英雄救美赚得好感

  海棠开办了化妆学校,顾母也是高兴万分,她做了好多好吃的,亲自给海棠送到了学校。学校里的女生们已经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她们私下议论纷纷,有的嫌弃海棠的出身,有的则表示无所谓。她们看到顾母后,纷纷围了过来,并将报纸拿给海棠看,询问那上面报道的是不是她。

  海棠看过后大方承认了,并将母亲曾转述父亲的话又说了一遍,告诉众人,每个人都需要尊重,死人也一样,给他们化妆,是给他们起码的尊重,是一件高尚的事。众人听了深以为是,纷纷鼓掌。顾母也知道自己的出现可能会给海棠带来困扰,连忙带着夏合回家去了。

  上午放学后,众人都离开了,朗月轩抽空来到了学校,他在跟海棠卿卿我我时,发现接吻原来是有味道的,忽然产生了一个灵感,想要制作一款有味道的口红,将美变作一种实实在在的味道。海棠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朗月轩希望由她来做这件事,他觉得若是这件事做成了,朗家人对她的误会一定能解除,并表示自己会一直陪着她,分享她的梦想,。海棠却担心自己的身世会影响到朗里春,朗月轩鼓励了她一番,海棠终于点头答应了。

  郎月明也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他正在为此而心烦,朗夫人端着一碗莲子羹来到了阁楼。其实,朗夫人也是一时气恼,才答应让龙莫婳去教训顾海棠,可事后她又后悔了,担心龙莫婳冲动之下做出太出格的事,无法收场,便将此事告诉了郎月明。郎月明闻言,表示自己会抽空去劝劝龙莫婳。

  朗里春工坊里有一个叫做楚楚的女工,因为母亲生病了,请假在家侍疾,陆凡真平日和她关系不错,便约了顾海棠一起去她家看望,朗月轩也一同前往。探望过后,海棠和陆凡真拿出一些钱来送给楚楚,让她给母亲买药,楚楚一开始推脱不肯收,朗月轩也从兜里掏出一沓钱,连同海棠她们的,一起塞给了楚楚,楚楚便接过道了谢,三人告辞离去。但他们却万万没想到,楚楚一回家,就被她那个赌棍父亲将钱全都抢了去,又拿去赌坊翻本去了。

  虽然朗夫人一直将朗月轩视若己出,但自从郎月明的脸被治好,重新融入社会以后,她情感的天平,不自觉地偏向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她多次劝朗斯年多多重用郎月明,并撺掇郎月明向父亲表明,自己想要为朗家出一份力的决心,郎月明自然配合,在母子俩的一唱一和下,朗斯年决定将朗里春的原料供应正式交给了郎月明负责,并郑重嘱咐他,一定要把好这一关,若是出了纰漏,他需要全权负责。朗夫人闻言十分高兴,郎月明却从父亲的话里听出,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朗夫人听了儿子的话,又去找朗斯年理论,埋怨他不能像信任朗月轩那样信任郎月明,不肯给他大展拳脚的机会。朗斯年却看得通透,他知道,郎月明的那番经历,给他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他太过自卑,缺少自信,需要摔两个跟头,然后再自己爬起来,才能慢慢成长,并劝朗夫人,惯子如杀子,不能再像养温室花朵那样娇养郎月明,否则便是害了他。朗夫人见朗斯年表示愿意给郎月明机会,等他慢慢成长,这才放了心。

  龙莫婳买通了一个混混,让他去海棠的学校找麻烦,那人便去找了一些无所事事的人,冒充学生家长,到学校闹事。顾海棠看到教室里冷冷清清,少了一大半学生,她知道是那篇报道惹的祸,不免心中有些失落。她正准备收拾心情上课,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闹事,连忙跑出去查看,没想到自己昨晚刚刚探望过的楚楚,竟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当众指证她是个骗子,海棠大吃一惊,陆凡真愤愤不平地骂她恩将仇报。

  楚楚挑起了众人的火气,转身施施然离开了,等在外面看结果的龙莫婳将一沓子钱交给了她,让她闭紧嘴巴,不要宣扬出去。楚楚表示知道,拿了钱便离开了。

  郎月明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她走到龙莫婳的车前跟她打招呼,龙莫婳还想要遮掩,郎月明却笑着表示,自己并非来向她兴师问罪,而是来看热闹的。

  等到人群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郎月明才冲上去,装模作样地阻止,结果,群情激奋之下,他被打伤了。海棠见状,焦急不已,可无论她怎么劝,众人也没有停手的迹象,情急之下,海棠喊了一声“警察来了”,众人才慌忙散去。

  海棠细心地为郎月明处理了伤口,郎月明十分享受她温柔的对待,觉得这顿打挨得很值。这时,朗月轩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他十分紧张海棠,拉着她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生怕她受了一点伤。郎月明见状,心中十分不悦。

  朗月轩觉得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提议换个地方另起炉灶,郎月明却坚决反对,两兄弟各不相让地吵了起来,顾海棠连忙劝止了两人,表示这件事自己要好好想一想。她让朗月轩先送郎月明去医院,郎月明却表示不用,他气呼呼地起身,独自离开了。

  朗月轩送海棠回到家,见有顾家门口竟然有三个记者在守着,还企图翻墙进去,连忙制止了他们。记者们见到两人,连忙上前,连珠炮般地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诸如给死人化妆和给活人化妆的区别啦、朗里春会不会受到影响啦、朗月轩和顾海棠的关系啦等等,全都是敏感问题。顾海棠一时有些懵,不知该如何回答,朗月轩却笑着对三人说,这些问题自己都能回答他们,说着便让海棠先回家,自己带着记者们离开了。

  顾母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便询问海棠,是不是自己给邻家大婶处理遗容,给她添了麻烦,海棠连忙否认。顾母自顾自地说起了海棠的父亲当年如何心善,因为给人处理后事而遭人嫌恶嗤笑,后来研制出了一种可以让死者面容如生的芙蓉膏等事。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丈夫好像从一次被别人叫走后,就在再也没回来,她顿时又急又惊,连忙向海棠询问,海棠骗她说,刚刚她还和父亲见了面,顾母脑子里纷乱如麻,头疼欲裂,海棠连忙扶她去休息了。

  夏合觉得姐姐为这个家、为自己付出太多了,他再次提出辍学,去帮姐姐分担养家的责任,被顾海棠断然拒绝了。她苦口婆心地劝解了夏合一番,让他好好学习,不要胡思乱想,夏合不想让姐姐生气,只好答应。

  顾海棠开办学堂的别墅,是朗家的地方这件事,被朗夫人知道了,她又对兄弟两个大发了一场怒气,妙兰也跟着指责两人,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朗斯年听到动静,头疼不已,他要朗月轩给自己一个离不开顾海棠的理由。朗月轩告诉他,自己和海棠是真心相爱,并趁机提出了海棠最近研发了一款新的产品,自己想要让朗里春和她合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