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鳄鱼与牙签鸟电视剧

鳄鱼与牙签鸟第35集剧情

  高木回家跟高父谈判,为了墒欧旗下那么多有污染的工厂的事情,指责高父关闭隆溪镇的工厂,只是为了做做样子给他看。高父说明,他从来不需要做样子,高木于是把在法国之时,高父做样子拯救高动的事情说出来,跟高父狠狠地大吵了一架。

  周尔文找了陈宥,说明他以后都专心在实验上,而墒欧的事情他也已经交给高木去做了,让陈宥以后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陈宥听到周尔文的话很是生气,她认为周尔文的意思,就是不让她再来找周尔文,她于是跟周尔文质问起高木的事情,怪责周尔文太过于相信高木。

  陈宥不相信高木会处理好墒欧的污染问题,为此跟周尔文大吵了一架,最后她放话说,绝不会允许有人伤害他们,而周尔文也表示,他也不会允许有人伤害高动的成员。陈宥和周尔文谈崩了,她只能跟周尔文言明,说明她会自己负责墒欧的事情,并且会证明周尔文选择相信高木是错的,她也会证明周尔文选择李南恩也是错的。

  周尔文跟陈宥谈完之后,便去陈舟店里找李南恩,李南恩正好在门口浇花,看到周尔文来了,马上躲进店里。李南恩躲进店里,等着周尔文进来找她,可没想到进来的是陈舟,让她特别的失望。李南恩误以为周尔文不进来了,跟陈舟打听了起来,周尔文这才出现在李南恩的面前,给李南恩一个惊喜。李南恩很生周尔文的气,周尔文哄了李南恩半天,也说了陈宥的事情,李南恩这才消了气。

  李南恩和周尔文和解之后,陈舟做好了饭,让他们一起来吃饭,然后边吃边聊实验的事情。陈舟在周尔文和李南恩聊到实验的时候,才知道墒欧在大批量生产岩棉,而这一点他已经警告过高父不能做,可高父没有采纳,让他心里很不高兴。李南恩在吃饭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周尔文与陈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因为他们都不喜欢吃青豆,而且长得也很像。

  祖玛在家里做了很多的蛋糕,李南天对祖玛的这一行为很不能理解,但又很喜欢吃祖玛的蛋糕,祖玛于是分一块给李南天吃。吴所谓到家里找祖玛,才知道祖玛跟李南天住在一起,他马上生气地怪祖玛,跟祖玛生气地大吵了一架。祖玛在跟吴所谓争吵之后,怪责吴所谓把时间都留给了实验,完全没有给她时间说话,还要怪她不提跟李南天一起住的事情,而吴所谓却不觉得自己有错,惹得祖玛特别的生气,只能哭着跑回了家,不再见吴所谓。

  周尔文和李南恩和好之后,发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怎么都不够,所以一整天都送来送去,谁也舍不得回家。陈舟看着周尔文和李南恩甜蜜地在他店门外晃了很多次,直到天黑之后,他才把店关了下来,然后一个人进实验室,把所有的数据资料都给碎掉了。吴所谓因为跟祖玛闹别扭的事情,整晚上都睡不着,余不羁则指责吴所谓不知道祖玛和李南天住一起,是吴所谓的不对,让吴所谓一整晚都想不清楚,根本没办法睡。

  高木召开了股东大会,宣布他要整改墒欧旗下所有有污染的企业,遭到了大部份的股东的反对,支持他的仅有一小部份的股东。万薇在高木失势的时候,出现在会议室,代表高父的名义支持高木,这让大部份的股东又转变了风向,支持高木的计划。会议结束之后,万薇回到家见高父,求高父支持高木,她认为高木的做法,是能让墒欧长久发展的。

  高父出乎万薇的意料之外,同意万薇提出的建议,不仅支持高木,还愿意把空中花园的资料还给周尔文,让万薇实在不敢相信。万薇跟高父多聊了几句,才发现高父不对劲,因为高父连法国高动发生的大火都不记得了。

鳄鱼与牙签鸟第36集剧情

  祖玛做多了甜品给李南天的配送站送了过来,李南天和祖玛聊起吴所谓的事情,祖玛为了证明吴所谓十分在意自己,便在李南天面前给吴所谓发消息让他过来,吴所谓忙着实验,迟迟没有看到消息。祖玛直接给吴所谓打了电话,给他十五分钟的时间赶来拿蛋糕,祖玛等得望眼欲穿了,吴所谓却还在实验室里忙着实验,过了半天才想起来去找祖玛,祖玛等得十分失望,正要回家时,却不小心被快递箱子砸到了脚,李南天赶紧带着在她去了医院。

  两人走后,吴所谓才来到配送站,见地上散落着快递箱,祖玛又不在也不接电话,吴所谓拿了蛋糕便走了。吴所谓在祖玛家外等到祖玛回来,祖玛却决绝地告诉吴所谓两人已经分手了,刚刚祖玛受伤的时候,特别想让吴所谓陪在自己身边,但吴所谓却仍然不能了解祖玛的心思,他以为两个人互相喜欢就足够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见祖玛这么决绝,便难过地离开了,吴所谓离开后,祖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坐在地上哭了出来。

  万薇来给高木送饭,并表示自己会站在高木的这边,帮助高木说服他的父亲,并问起高木下一步的打算,高木把自己拟好的裁员书交给万薇,其中不乏公司元老级的人物。万薇提醒高木,整治公司可以,但是不能伤了公司的根基,高木却对万薇的这番话十分不耐烦。李南天开始给祖玛找甜品店的店面,李南恩回到家,祖玛告诉她高木在家里喝着闷酒,等了李南恩一下午。李南恩正安慰着高木时,李南天回来了,将签好的合同交给祖玛,并鼓励她振作起来,李南恩也打算为祖玛的甜品店设计装修,祖玛和李南恩十分兴奋,开始着手店面的装修设计,李南恩装修之余,还给周尔文发了照片。

  周尔文的岩棉材料试验出现了问题,打算去问问陈舟的意见。余不羁代替周尔文去找了陈宥,陈宥一见是余不羁,便转身要离开,陈宥突然收到热点新闻的线索,有些兴奋地记录了下来,余不羁看出陈宥对新闻热点十分在意。吴所谓在实验室里记录数据时,突然晕倒,幸好周尔文来找吴所谓,便赶紧将他送到了医院。余不羁赶到医院后,吴所谓突然在睡梦中念念有词地说岩棉样板不稳定,余不羁担心吴所谓因为失恋伤心,打算就吴所谓晕倒的事情告诉祖玛,让祖玛来看看吴所谓。周尔文也想起自己和李南恩约了一起吃晚饭,便离开了医院。

  李南恩还在店里忙着画设计图,祖玛却突然说起高木对李南恩也有意思,开起两人的玩笑。祖玛突然接到电话,得知吴所谓住院的消息,便一声不吭地丢下李南恩赶去医院了。李南恩正头疼设计图的事,高木正好来找李南恩,也顺便帮李南恩看起图纸来,两人正投入工作时,周尔文突然拉走了李南恩,把工作交给了高木处理。

  周尔文在天台给李南恩准备了晚饭,还吃起高木的醋来,他不想让高木和李南恩这么亲近,让李南恩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他解决,再不然去找高木之前也要和自己报备,李南恩答应了,又说起高木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周尔文却没有注意到,只是在想着岩棉材料的问题,虽然知道了问题所在,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李南恩灵光一闪,建议周尔文换一种土试试,周尔文受到启发。

  祖玛赶到医院,看着吴所谓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十分心痛,她轻轻地给吴所谓盖好被子,但见吴所谓要醒过来的样子,又赶紧跑出了病房。李南天来医院把祖玛接了回去。第二天,余不羁以为祖玛没有来医院,让吴所谓去追回祖玛,吴所谓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余不羁正想和吴所谓一起回去,看到陈宥后,便追上陈宥给她送了一束鲜花,陈宥却毫不留情地把花扔进了垃圾桶,余不羁想和陈宥一起去报道新闻,陈宥却让余不羁找到新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