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第二次也很美电视剧

第二次也很美第37集剧情

  俞非凡在法庭庭审还没结束时就匆匆出了法庭,他径直去了橡皮擦公司。俞非凡闯进会议室冲上去对白总一顿拳打脚踢,白总的助手在混乱间用手机录下俞非凡打人的场面然后发了出去。

  许朗送安安回家,安安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一路上一言不发。许朗替安安开了车门,安安再也忍不住地扑进许朗怀里号啕大哭。许朗搂着安安什么也不劝就任安安发泄。安安哭了一阵后一言不发地离开,许朗沮丧不已。晚上安安一个人上街喝酒借酒浇愁,许朗不放心地开着车满街寻找。

  深夜许朗徘徊在安安家门口想看看她回来没有,沈逸林突然到访。沈逸林自信地问许朗输的感觉如何。许朗愤怒地说,沈逸林应该很清楚事实的真相。沈逸林却说相比之下,嬴了更重要,挣钱更重要,看许朗难堪更重要。她说自己不会再求许朗爱自己,以后她要在许朗出现的附近出现,她就是要让许朗天天噩梦。许朗闻言难以置信,沈逸林丢下话他们以后来日方长后扬长而去。

  安安回到家扔掉所有的绘画工具和材料,她还扔掉精心装裱的星漫奖获奖的作品。次日一早许朗准备上班时看到保洁阿姨正在收拾安安扔掉的东西,许朗把安安获奖的作品捡了回来。

  大王为了工作室的大局坚持要辞退安安。俞非凡想说服大王,大王把网上俞非凡对白总大打出手的视频给他看。大王这一次态度非常坚定。她无奈地说,从安安到工作室以来出了太多的事,她真的不能留安安在这里。俞非凡还想说什么,大王打断他。

  安安回到苏珊咖啡馆打工,邱天和雷宇豪一干朋友都替安安担心。邱母这时过来,她提出要跟安安好好谈一谈。邱母问安安,她离成功仅一步之遥了,她为什么要放弃。安安无奈地说,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她反而想就这样一身轻地过下去。安安有些自暴自弃的幽怨,她说自己彻头彻尾地失败了,她根本没有能力凭自己的能力做出什么。邱母又是痛心又是心疼。

  俞非凡给安安打电话却始终打不通,助手这时过来告诉他安安的作品已经全部下架了。俞非凡准备出门,助手死死地拉住他说,宣传会议马上要开,俞非凡这个时候再去找安安如果被狗仔抓到又会乱写一通。俞非凡挣扎着想要离开,王蕾这时从外面走进来。

  王蕾告诉俞非凡自己工作进展的非常顺利,她这次回来准备成立工作室。她说自己的作品已经通过非凡漫画娄主编的认可。俞非凡建议王蕾还是应该回大王工作室,王蕾却自信地说自己可以处理好。

  咖啡馆打烊时小妖来找安安。小妖把安安带到自己家新开的面店里,她说母亲生病出院后他们想办法盘下了这家店。安安情绪仍然低落不言不语。小妖突然向安安提议合作办工作室,就她们俩,她说大喜漫画的王编辑已经走了,大喜现在非常需要原创作品和原创作者。

  安安眼里刚刚闪现出的光又暗淡下去,她仍然自怨自艾没有信心。安安又是一番各种诉苦,她没有兴趣和信心跟小妖合作。小妖以自己的处境和过往为例劝说安安,她没有逼安安而是让她好好考虑。

第二次也很美第38集分集剧情介绍

  安安打工的店遭人打砸 安安与传染病患困在一处

  王蕾下厨做了晚餐给俞非凡吃,俞非凡赞不绝口。王蕾劝俞非凡搬回别墅住,她说这样自己就能跟过去一样做他的生活助理照顾他。俞非凡直视着王蕾的眼睛说,自己知道她爱自己,但他不能给王蕾错误的暗示,他不爱王蕾。

  许朗拿出一份文件给安安让她签字,安安突然笑了。许朗不解。安安说自己想到几个月前他拿离婚文件给自己签字的情形,她说自己还以为许朗是跟别人一样要来劝自己乐观。

  许朗连珠炮地说自己才不会劝安安,他认为消极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没什么不正确。许朗发表一番消极理论后说,自己也有过这种情绪,但自己为什么没像安安那么做,是因为自己是果果的父亲。安安醍醐灌顶般地说,自己还是豆豆的妈妈。

  安安刚在文件上签好字,一帮混子提着棍子冲进店里嚷着要找苏珊的老板还钱。苏珊说老板不见了,他们连工资都被拖欠着没发。混子头一声令下,几个混子抡起棍子将店砸得乱七八糟。

  安安悄悄录下打砸现场时被混子发现,他们扔了安安的手机还准备动手。许朗冲过来护住安安,混子们欺软怕硬地逃离现场。警察来后许朗当场作了证。苏珊看着一片狼藉的店心情非常难过,她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以动漫为主题的咖啡店,她说如果有钱她希望把店盘下来自己经营。

  非凡漫画要举行年度盛典,助手把行程安排向俞非凡一一汇报。俞非凡让助手找其他人代理,他说自己有更重要的事,他要去医院陪豆豆拆石膏。俞非凡马上给安安发信息让她和豆豆等自己中午一起吃饭。

  俞非凡拿着发言稿走出休息室,王蕾正好走进休息室。助手八卦地告诉王蕾,俞非凡最近变化非常大,刚刚他还说要放下最重要的论坛活动去医院陪豆豆拆石膏,这是他过去根本就不会做的事。助手八卦地推测说,他觉得这一切都跟安安有关,俞非凡极有可能跟安安复合。王蕾听到这些如遭雷击。

  安安刚把豆豆送进诊疗室就接到邱天电话,因为信号不好,安安信步走进安全通道。这时安全通道的门陆续上锁,安安从广播里听到通知说医院走失一个重要病人,现在要隔离例行检查。安安赶紧给邱天打电话告诉自己被困的事,邱天忙安慰她并迅速找人打听消息。

  安安刚挂断电话就听到剧烈的咳嗽声,接着安安就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外国人从楼梯往上走来,外国人边走边剧烈咳嗽。就在这时安安接到邱天的信息,邱天告诉她医院走失一个患埃博拉病的外国人。

  安安看了信息吓得连连后退,外国人怕她打电话揭发自己,他厉声说如果安安敢出卖自己自己宁愿拼上前拉住她让她也被传染。安安不敢轻举妄动,外国人还逼着安安关了手机。

  俞非凡正在准备一会儿的发言,记者们蜂拥而上堵住俞非凡让他为安安的事向公众道歉。记者的话非常刺耳,俞非凡被激怒冲动地要与记者动手,俞非凡的助手忙拦住他并把他连拉带扯地带回休息室。

  俞非凡怒气冲冲地回了休息室,助手忙往外走准备去处理善后事宜。跟在俞非凡身后的王蕾让助手把俞非凡的手机交给自己保管,助手毫不迟疑地把手机给了王蕾。

  王蕾躲到一个无人处偷看了俞非凡的手机,邱天发信息给俞非凡告诉他安安出事的事。王蕾用俞非凡的手机给邱天回信息,她在信息里告诉邱天,以后安安的事跟自己无关,希望她以后不要因为安安的事再来找自己。王蕾回复完后一一删除了邱天的聊天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