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谁的青春不叛逆电视剧

  第29集

  匹诺曹来公司里找鹿因告诉他伯格答应和鹿因见面的事情。鹿因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因为直要伯格愿意见他,解约的事情就有转机。魏一依然不停地刁难鹿相。不管鹿相怎么做,在魏一眼里都是不对,不仅同事们看出魏一是故意的,连匹诺曹也发现魏一故意针对鹿相。鹿相一直忍耐,按照魏一的要求一遍遍修改。但是魏一的态度却越来越恶劣,鹿相终于忍受不了。警告魏一不要太过分。魏一气势汹汹,让鹿相干不了就走人,这时魏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魏然夸奖了鹿相的工作,认为身为一个实习生,他能做到如此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对于魏一的做法魏然很不满意,他把魏一单独喊到办公室。教育他身为一个公司副总眼光格局都应该放大放远,不应如此狭隘,故意针对一个员工。魏一不明白为什么一遇到鹿因鹿相的事情,自己的爸爸就会如此偏心,他甚至质问起父亲,究竟谁才是他的亲生儿子,魏一赌气而去。魏然决定带着鹿因去美国谈判,鹿因放心不下鹿相自己一人在公司,请示魏然,希望能够暂时让鹿相离开公司,魏然明白鹿因心中所忧虑,决定带着鹿相一起去美国。在工作上倍受打击的鹿相情绪有些消沉。爱丽丝给鹿相打电话询问情况。但是失落的鹿相无暇顾及爱丽丝的关心。爱丽丝的电话打到了唐诗那里,唐诗鼓励鹿相勇敢面对,鹿相接了爱丽丝的电话,爱丽丝宽慰鹿相说自己会帮她劝说自己的爸爸。她会拉着自己的爸爸一起来中国,鹿相没有接受爱丽丝的好意,匆匆忙忙便挂了电话。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样一通电话,又再次让鹿相陷入到了漩涡当中。没过多久,匹诺曹通知鹿因他们去美国找伯格见面的事情被取消了,理由是鹿相。伯格现在坚定的要和他们公司解除合同。鹿因问鹿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鹿相也是一头雾水,解释说自己和爱丽丝打了一个电话,爱丽丝要帮助自己劝说爸爸。鹿因听了对鹿相大发雷霆,他告诉鹿相伯格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拉关系的事情,爱丽丝帮他说的话,不仅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而且帮了倒忙。鹿因愤怒地让鹿相从此以后不要再插手公司的事情。生气归生气,鹿因对于伯格坚决解约的原因,其实心中已经产生了怀疑,他逼问匹诺曹,匹诺曹只好承认伯格见了其他的合伙人,而那个人添油加醋说了鹿相的坏话。魏然听到这,心中怀疑这一切可能和刁总有关。魏然联系刁总见面,刁总要求让鹿相陪同。魏然带着鹿相前去赴约,鹿相还在因为自己让公司受损的事情自怨自艾。魏然拿自己当做例子,年轻时的魏然并不优秀,常被人嘲笑和冷落,是鹿相的姥爷给了他鼓励和信心,并且倾囊相授,才会有今天的自己。魏然把姥爷的话告诉鹿相,让他相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要妄自菲薄。鹿相重拾信心,心中万分感激魏然。这时,意外发生,魏然的车突然刹车失灵,迎面撞上了一辆货车。魏然和鹿相都被送到了医院,魏然昏迷不醒,魏一冲过去声讨鹿相,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鹿相导致的。愤怒的魏然报了警,警察以涉嫌谋杀罪逮捕了鹿相。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鹿相。

  第30集

  秦松父母当年是国家队的人才,为了让秦松留校,特意舍了老脸找了好多门路。结果还是不如人愿。秦松爸爸来接秦松回家,秦爸爸唠唠叨叨说了一大通秦松不争气的话,秦松气急不已。车站,秦松拖着行李箱跟着爸爸来到了候车厅外。秦爸爸去买水,秦松从兜里掏出手机,得知了鹿相出车祸以及被人陷害的事情。秦松翻看手机里的照片,意外看见了在魏总车上动手脚的一个人。唐诗和陶了正在苦心寻找能够帮助鹿相的律师。秦松来到血橙互娱楼下,给陶了打了电话。秦松找到陶了,向她询问谁最有可能陷害鹿相,陶了思来想去也没个结果,秦松便撺掇她向鹿因打听,鹿因猜测可能是刁总。秦松听了当即有了主意。秦松来到刁总办公楼外,正好看见刁总身后跟了四五个跟班服务,那个刀疤脸就是其中一个,秦松见状心里有些胆怯。秦松独自回了学校,在宿舍前意外看见爸爸正在焦急等待,秦松转身跑到河边,在那里他受到了一个流浪汉的刺激。第二天,秦松壮着胆子来找刁总。他把照片拿给了刁总,刁总带着他去了茶楼,秦松用照片威胁刁总十万元,答应刁总一定不会有下次。刁总深知秦松没有拿着照片报警,一定另有所谋,他一脸自信地恐吓起了秦松。  刁总欣赏秦松的做事风格,特意叮嘱秘书给了秦松30万,秘书觉得秦松敢威胁刁总,胆大包天。她建议给秦松一点苦头尝尝,刁总却认为秦松另有用途。秦松特意给吴晴买了一款经典名牌包。吴晴见状高兴地不知所以,一个劲儿地夸秦松。吴晴疑惑秦松一个留校老师如何暴富的?秦松称做兼职挣的,吴晴担心秦松学校的工作会受影响。秦松叮嘱吴晴不要把此事告诉陶了。公司里,忙作一团。刘强带着手下统计游戏项目的整体损失,唐诗忙着帮鹿相请律师。鹿因一边忙着公司的事情,一边担心着鹿相,陶了也加入到了队伍中来。唐诗去探望魏总,她带着鲜花来到病房外,看见了魏一在病房里对着魏总喃喃自语,唐诗小心翼翼地等在门外。魏一知道唐诗的来意,他直接拒绝了唐诗,唐诗向他保证鹿相一定是冤枉的。魏一回病房时突然体力不支,唐诗赶紧扶住了他,并把他送回了家。唐诗见状留下来照顾魏一。魏一睡梦中喊着唐诗的名字。唐诗熬好粥端了过来,魏一见状欣喜不已。  这时,陶了给唐诗打来电话。陶了告诉她,梁律师介绍了一个刑事专家,鹿相明天就能保释出来了。唐诗见状大喜,魏一见状当即明白一定和鹿相有关,唐诗把鹿相能够保释的事情告诉了魏一,唐诗相信法律是公正公平的,魏一相信法律一定会还爸爸一个真相。第二天,唐诗去接鹿相。魏一跟着过去了。鹿因和陶了已经接到了鹿相。魏一故意在鹿相面前说出唐诗连夜照顾自己的话,鹿相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唐诗想要解释,鹿相却拒绝了,直接轰走了唐诗。唐诗眼睛含着泪水走了。魏一带着唐诗一起吃饭,唐诗心里伤心难过,食不下咽。鹿相回到宿舍,看到秦松的床铺不见了,便给秦松打了电话,秦松没好气地告诉他,一切都是拜他所赐。鹿相听了心情灰蒙蒙一片,他觉得自己就像一颗扫把星。其实,秦松正在悄悄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鹿相独自在大街上溜达,心情失落极了。他悄悄来到了出租屋楼下,偷看唐诗。电梯里,魏一当面追求唐诗,唐诗委婉拒绝了。两人一起来到公司,魏一看见鹿相正在座位上工作,当众宣布辞退鹿相,并宣布公司要进行经济型裁员,鹿因听了劝告魏一斟酌行事,魏一直接拒绝。鹿相收拾好私人物品准备离开,唐诗想要送行,鹿相当众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