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谁的青春不叛逆电视剧

  第33集

  魏一为了走捷径,强迫唐诗辞退了陶了,唐诗很愧疚。鹿相听说后,特意找来出租屋安慰唐诗,唐诗见鹿相工作繁忙,体大又离公司比较远,便提出让鹿相回出租屋居住,鹿相思考一番,拒绝了。在魏一的连番哀求下,齐少聪把刁总拉来给魏一介绍财团,魏一见状大吃一惊。刁总一见面便向魏一提出购买手机游戏的版权,手机游戏开发前景可观但又风险很大,魏一犹豫不决,刁总对着魏一一片忽悠,魏一觉得游戏版权属于三方所有,不敢独断,刁总直言刘强父母不是问题,称只要有两方签订协议,最后一方无所谓。齐少聪趁机落井下石,魏一见状决定答应刁总。秦松投奔了刁总,他一面做刁总的网球私人教练,一面给刁总做事。两人网球训练后,刁总安排秦松回趟体大宿舍。秦松拎着一包水果回了宿舍,鹿相独自一人留在宿舍玩游戏。秦松假模假样地关心鹿相,鹿相没有提防,秦松把鹿相支出去洗水果,他借口用鹿相的手机打电话,切断了鹿相和刘强父母的联系方式。刁总和魏一约来了刘强的父母,两人想买断刘强父母手里的游戏版权,刁总特意把秦松叫来了。秦松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故意在刘父面前使劲儿抹黑鹿相,称鹿相剽窃了刘强的游戏策划,又拿出鹿相在校园的照片,狠狠黑化了鹿相在体大的一切行为,称鹿相根本没有能力做好这款游戏,劝说刘父和刁总合作。刘父知道刘强一直把鹿相当做好朋友,他听了秦松的一番话,看着鹿相的照片心生疑惑,秦松一听更加卖力污蔑鹿相,刘父答应考虑。这时,魏一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他和刁总顺口说了一声,就走了。刁总听说医院有动静,担心魏然苏醒。他赶紧派了瑶瑶打听消息,瑶瑶不确定魏然苏醒的消息,刁总听了,狠狠地斥责了瑶瑶,瑶瑶见状有些愠怒,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走了。秦松去见刁总,瑶瑶提醒他和刁总打交道要会自我保护。秦松听了若有所思。秦松去见刁总,刁总担心魏总苏醒后,会极力阻止合作的事情,秦松出主意让魏一和鹿相反目,进而促进项目的发展。刁总安排他赶紧到医院确定魏总苏醒的情况。魏总有了随时苏醒的痕迹,唐诗得知消息后,匆忙带着白恬赶了过来。唐诗通知了鹿相,鹿相也赶了过来。魏总的车祸,鹿相一直很愧疚,他坐在病床前和魏总聊天。秦松在病房外遇到了唐诗,顺便打听了魏总的情况。唐诗没有防备张口便说了魏总苏醒的情况,秦松在医院看见鹿相过来了,特意给刁总打了电话。唐诗见魏一今天没有上班,知道魏一最近为公司周转的事情四处拉投资,她特意提醒魏一,齐少聪根本是一个花花公子,在家里没有实权,他没有能力帮助魏一。刁总假模假样地来了医院,故意对着魏一关怀备至,狠狠损了鹿相一通。魏一带着刁总来了病房,看见了鹿相正在床前坐着。魏一当即发火把鹿相赶走了。鹿相来到天台。秦松跟在后面,来找了鹿相。他拐外抹角把魏一和刁总合作的消息告诉了鹿相,鹿相当即转身离去。魏一要和刘强父母要和刁总签合约了。魏一提出让刁总改收购为联合开发,刁总见状略一思考答应了。协议签好后,刁总等人举杯庆祝,这时,鹿相和唐诗赶来了。鹿相阻止魏一,劝告刘父认真考虑,刘父现在全身心都在刘强的病上,无心关心其他。刁总一脸的无所事事,唐诗指责魏一背信弃义。魏一称商人合作向来利益第一。刁总毫不客气给鹿相提出两条路走,鹿相见状宁愿退出游戏开发也不和刁总合作。鹿相转身离去,唐诗见状也愤怒离去。魏一见状连忙拉住唐诗解释。刁总见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告辞。魏一拉着唐诗解释,唐诗义正言辞地指责了魏一一番,当面提出辞职。魏一不明白唐诗为何一直不认同自己,偏偏对鹿相情有独钟,渐渐情绪激动起来。唐诗连忙和鹿相撇清关系,魏一见状一个箭步离开病房,冲到车库开车,唐诗见状,连忙跟了过去,一起坐上了车,魏一驾车在车库疯狂驾车泄愤,唐诗害怕极了,魏一及时刹车,头部受了轻伤,唐诗关心魏一,魏一愤怒赶走了唐诗。鹿相去医院看望魏总。魏总已经苏醒,有了意识。鹿相在病床前向魏总聊起刁总合作的事情,魏总支持鹿相独自开发游戏。鹿因见魏一找了新的投资商,公司已经稳定,他决定离开。他和唐诗告别,希望唐诗和鹿相好好珍惜彼此。鹿因去找了陶了一起吃饭。陶了进了剧组工作,鹿因心疼陶了工作辛苦,劝告陶了辞退工作。陶了却不愿意半途而废。陶了问起鹿因接下来的打算,鹿因计划去找一个流浪乐队,想拉陶了一起去。陶了工作期间无法离开,鹿因担心陶了的身体,小心叮嘱,陶了恋恋不舍。

  第34集

  魏一去找唐诗道歉,唐诗拒人千里之外。魏一见状执意不肯离去,留在楼下徘徊。刁总为了庆祝签约成功,特意搞了派对。他给魏一打来电话,邀请他和唐诗一起参加。魏一把事情简短地告诉了刁总,刁总假装关心了。魏一把事情简短地告诉了刁总,刁总假装关心一番。鹿相听说了唐诗车祸的事情,特意过来安慰。魏一见状,上前拦住鹿相,阻止他和唐诗见面。两人愈吵愈烈渐渐动起手来。唐诗在楼上听到了,连忙跑下来阻止,没想到被两人一把推翻,撞到墙上,昏倒了。两人赶紧把唐诗送进了医院。秦松给刁总每做一次手脚,刁总便会给他一些报酬。鹿相和魏一的矛盾已经白日化了,秦松很得意地告诉了刁总,刁总却嫌弃秦松胃口越来越大。秦松下楼时,遇到了瑶瑶,瑶瑶相约他到楼下一聚。瑶瑶神秘地把刁总的黑历史告诉了秦松,称刁总是个见利忘义的人,希望秦松能和自己合作,两人商定挣到钱之后全身而退。匹诺曹从血橙互娱辞职了。鹿相去找了匹诺曹,商量开公司的事情。匹诺曹非常支持。鹿相公司资金不够,他知道邱德仁最有钱了,便去找邱德仁拉赞助,他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游戏装备当利息,邱德仁同意了。两人连忙注册游戏公司。公司注册下来了,鹿相没有办公地点,鹿相打算用体大宿舍办公。邱德仁陪着鹿相去求告田阿姨。一番求告之下,田阿姨思索一番答应了。宿舍里,一张桌子三台电脑,鹿相的公司正式成立了。匹诺曹给鹿相和邱德仁做了工作分工,还差一个美术设计,这在游戏上起着举重轻重的作用,于是,鹿相上网招聘人才。丁曼在网上看到了鹿相的招聘,很有兴趣。丁曼拉着陈桐一起考虑鹿相的公司,陈桐嘲笑鹿相的实力,陈桐进而质疑丁曼和鹿相的关系,丁曼一生气和陈桐吵架分手。很快,丁曼和鹿相见了面,加入了鹿相的公司。唐诗托了白恬给魏一送了辞职信,魏一见状当即撕了。他连忙来到医院找唐诗。唐诗不愿见魏一和鹿相,白恬连番阻拦,魏一执意闯进了唐诗的病房。魏一坐下来和唐诗解释,唐诗执意离开公司,魏一不依不饶,执意把唐诗的离开强加在鹿相身上,唐诗一再避嫌,魏一当面表白唐诗,希望唐诗能看到自己为她做出的努力。唐诗不愿自欺欺人,拒绝了魏一。鹿相等人把游戏开发告诉了鹿因,鹿因对游戏开发保留意见,他认为游戏版权是三家所有,鹿因认为后续麻烦很多,匹诺曹说出游戏开发的程序上会有很大区别,鹿因还是担心版权问题繁琐,陶了劝告鹿因,让鹿相努力实现愿望一次。鹿相拿出魏总授权的签字,鹿因见状,大力支持。他当即决定把找来的乐队给游戏做音乐。陶了听到鹿因找到了大名鼎鼎的音乐人薛坤,她建议鹿因开家音乐工作室,众人听了你一言我一语地支持鹿因。鹿因听了顿时有了灵感。鹿相抱着鲜花去医院探望唐诗,撞到白恬出门,白恬把唐诗辞职的事情告诉了鹿相,担心唐诗伤心,阻止鹿相去见唐诗,鹿相见状把鲜花交给了白恬。白恬回到病房,嗔怪唐诗拒绝和鹿相见面,假装要扔掉鲜花,唐诗见状一把搂过鲜花如获获珍宝。鹿因要去寻找乐队了,陶了前去相送。鹿因和陶了依依不舍告别了,踏上了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