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庆余年电视剧

庆余年第19集分集剧情介绍

  庆帝召见范闲赞赏封官 林相打消疑虑允婚范闲

  范闲进宫后,又见到了侯公公,他先是套了一番近乎,又死气白咧塞给了侯公公一张大额银票,把侯公公哄得欢喜不尽。范闲向他打听庆帝今日的喜怒,得知其神色平淡,不禁稍微放下了心。侯公公好心提醒他,庆帝酷爱制作弓箭,他的那些东西,千万不要随意乱动,范闲连忙应下。两人正谈话时,忽见前面掠过一个黑影,范闲大惊,侯公公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称那只是个刺客而已,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不过他们是不会得逞的。

  范闲跟着侯公公来到大殿门口,见宫典刚刚击杀了那刺客,命人将尸体抬了下去,他一眼便认出了宫典就是在庆庙门口给自己开门的人。侯公公得知范闲竟然与上八品高手的宫典对过一掌,不禁大赞他身手了得。

  进殿之后,侯公公让范闲在殿中等着,庆帝此时就藏在书架后,暗中观察着他。范闲等得不耐烦,便在外面扬声高呼,庆帝只好走出来与之相见。侯公公连忙提醒范闲跪下,范闲却问庆帝,自己要不要跪,庆帝问过他之后,得知他心里不想跪,便免了他的礼。范闲直接询问庆帝召自己进宫所为何事,庆帝反问他有没有见到门口的刺客。侯公公得到庆帝的示意,连忙在一旁给范闲解释称,那刺客来自北齐,自去年十月起,起了行刺之心,曾被六个人旁敲侧击地鼓动,终于下定决心入京刺杀,而那六个人均是庆国的暗探。范闲闻言便知道,庆帝这是故意安排了这一出刺杀自己的闹剧,为的就是给庆国一个出兵北齐的理由。庆帝又表示,因为他杀了另外一个有名的北齐暗探程巨树,又给了自己一个更好的伐齐理由,所以也算是大功一件,再加上活捉了暗探司理理,于国有功,因此封他为太常寺协律郎。

  这时,有小太监来报,太子求见,却被庆帝随便找了个借口打发了,他提醒范闲,太子一定会在宫外等着见他,范闲又说起宰相也曾派人相请,想来也是为了林珙之事。庆帝却告诉他,林若甫一向不赞成他和林婉儿的婚事,如今定是改主意了,范闲闻言愕然,庆帝却不再多说。

  庆帝正跟范闲聊得热闹,忽然话锋一转,说起了林珙之死,范闲连忙表示自己不知情。庆帝却步步紧逼地称,是林珙安排了程巨树对他的刺杀,范闲继续装糊涂,直到庆帝露出了怀疑太子在铁桶一般的鉴查院有眼线,想要他帮着暗查的意思,他这才不再装傻,直接道出了庆帝的用意,哪知庆帝却又差点翻脸,不肯承认自己怀疑太子。

  范闲告退离开大殿后,不依不饶地扯着侯公公询问鉴查院到底谁是太子的眼线,侯公公哪里敢背后议论太子,可范闲偏偏一路追问,吓得他跪地告饶,范闲这才作罢。

  范闲离开皇宫后,打算去宰相府,路上遇见了叶灵儿。叶灵儿询问之后,得知林珙并非范闲所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庆幸还好自己不是间接杀死林婉儿哥哥的凶手。范闲闻言,心中不禁暗笑,表面却半点不显,一脸的真诚。

  叶灵儿走后,范闲嘱咐来找自己的王启年,回府去向范若若报信,让她去将自己的行踪告诉太子。王启年不太明白范闲这么做的用意,范闲指点他道,若真是太子指使林珙来杀自己,他一定不愿看到自己与宰相和好,那就意味着他又将增添劲敌,因此一定回去宰相府,到时候林若甫定会起疑心。王启年闻言,不禁取笑范闲有做狐狸的天分,范闲却说自己是大尾巴狼,王启年听了一头雾水,不知大尾巴狼为何物。

  范若若来到了太子府,将范闲去丞相府的事告诉了他,提醒他去宰相府堵范闲。太子却表示自己已经将所有的一切告知了林若甫,并没有要去的意思。范若若闻言,不禁担心起哥哥的安危。太子若无其事地邀了范若若坐下来喝茶,将自己的打算直接告诉了范若若,称若真查出林珙是范闲所杀,自己一定会杀了他替林珙报仇,范若若闻言个,更加心惊。

  与此同时,鉴查院里,林若甫的门客袁宏道夹着一个布包来求见朱格,却被人拦下,要检查他的随身物品,那个布包被打开后,鉴查院的人全都提高了警惕,原来里面都是一些匕首银针之类的凶器。袁宏道见来软的不行,便暴起制住了一人,逼着侍卫去请朱格。朱格来到后见是他,便将他带走了,得知袁宏道是带了庆帝口谕,前来审问司理理,朱格便让人打开了地牢的门,将他放了进去。

  袁宏道来到关押司理理的牢房,像个笑面狐狸一样,再三追问她有没有将林珙是刺杀范闲的振兴一事说出,司理理表示没有。袁宏道自然不信,他将自己带来的布包打开,把那些凶器一一展示给司理理看,称要让她一样一样试过去,挨个将所有刑罚尝个遍。司理理闻言大惊,但任凭袁宏道怎样折磨,她就是一口咬定,未将林珙供出。

  袁宏道正要改换更厉害的刑具时,言若海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三言两语赶走了袁宏道,司理理这才逃过了一劫。袁宏道回到宰相府,将鉴查院之行回报了林若甫,称司理理并未将林珙供出,林若甫让他去向太子报信,并把自己的决定转告于他。

  范闲此时就在宰相府的院子里,与林若甫的大儿子林大宝聊天。这林大宝看起来痴痴傻傻,心智如几岁的幼童一般,但范闲丝毫没有看轻他,反而在得知他的身份后,对他更添了一份怜悯之心。

  袁宏道从林若甫的书房出来后,便让范闲去书房,范闲正愁自己不知书房在何处,大宝自来熟地领着他去了。林若甫膝下只有这二子一女,长子大宝小时候生过一场病,好了之后就成了个痴儿,林婉儿因为身份关系,又不能住在府中,且又身患肺痨,因此他将林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林珙身上。林珙从小便抱负远大,因此林若甫对他更是精心培养。

  林珙一死,林若甫立刻便灰了心,在得知司理理并未向范闲透露林珙是刺杀他的幕后主谋后,林若甫相信,范闲与林珙之死无关,而他又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太子,因此才要拉拢范闲。他将自己的心意直言相告,请范闲在自己百年之后,护住林婉儿和大宝的周全,保住林家不被政敌覆灭,以作为他和林婉儿成亲的条件。

  范闲闻言却表示,此事不能做交易。林若甫以为他想拒绝,范闲却深施一礼,真诚地表示,自己数次与林婉儿会面谈心,早已情根深种,自己娶她只为了爱她护她,娶了她就与林氏一族血脉相连,自然会看顾大宝,保护林氏,自己娶她,当是因为她愿意嫁给自己,而非为了交易,他所说的自己都愿意做,只是因为自己心中有婉儿。林若甫闻言,心下颇为感动,但他却抓住了范闲话里的短脚,追问他在何处与林婉儿数次相见。范闲连忙尴尬地表示,这不是重点。

  范若若刚要告辞时,袁宏道匆匆来到,他将审司理理的结果告诉了太子,并替林若甫传话称,自今后范闲将是相府的女婿,此前得罪他的种种,皆成云烟,请太子看在林相面上,饶过范闲的无礼之行。太子闻言大惊,知道林若甫这是怀疑自己要杀范闲,这是再给自己警告和提醒。范若若在一旁听了,暗舒了一口气,庆幸哥哥终于躲过一劫。

庆余年第20集分集剧情介绍

  范闲善待大宝得林相信任 太子状告兄长乃幕后真凶

  林若甫当着范闲的面,将林珙写的那些自己一向视若珍宝的字全部烧掉了,范闲不解其意,林若甫道,若是自己心中始终放不下,就无法全心辅佐于他。至此,林若甫已经完完全全将范闲看做了自己的贤婿及将来的依靠,他善意地提点了范闲一番,让他谨防东宫。范闲假作不知内中关窍,林若甫耐心为他解释称,东宫之所以会对他动手,理由有二,一是因为内库财权,二是因为他与二皇子亲近。范闲解释道,长公主是婉儿生母,自己从未对她不敬,至于二皇子,自己只是与他见过几面而已,并未投效。他担心太子会咬住自己不放,林若甫表示,会替他在中间调停,若太子还是执意针对他,那就换个人来坐这东宫之位。范闲闻言,不禁暗叹自己这位未来岳父的能量之大,及对自己的用心。

  离开林若甫的书房后,范闲又见到了在外面一个人玩儿的大宝,便上前与他聊了起来,听见大宝口口声声叫自己大哥,范闲纠正他道,自己将来要娶林婉儿,改叫他大哥才对。大宝一听这话,十分高兴。

  两人聊天的时候,大宝无意间提起了林珙,范闲告诉他,他的二宝去了很远的地方。大宝闻言便知道,自己的弟弟二宝死了。因为以前,大宝养的小猫、小兔子死了,丫鬟便会告诉他,它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后来林婉儿就告诉他,这就是死了的意思。见大宝深情落寞哀伤,范闲心中十分难过,觉得有些对不起他,言语间便更加柔和,大宝与他的关系很快就亲近了起来。

  范闲和大宝聊了好半晌,才起身准备离开,大宝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了门口,忽然蹦出一句,他不是父亲叫来的人。范闲闻言,一时不解其意,大宝告诉他,父亲叫来的那些人,只有父亲在的时候,才会跟自己说话,父亲不在就不跟自己说话。觉得有些心酸,便问他有没有告诉父亲,大宝却急忙摇手道,若是告诉父亲,他们就会挨骂,所以自己从来不会告状。范闲闻言,更加心疼这个善良的痴儿。大宝一边目送范闲离开,一边殷殷地嘱咐他,不要在路上捡东西吃,不要踏水,不要抢别人的糖吃,吃饭一定要用筷子,不要用手,出门记得穿衣服等等叮咛小孩子的话,范闲一点都不嫌烦地一一应着。

  袁宏道有些不放心林若甫则会么快就把林婉儿和整个相府都托付在范闲身上。林若甫告诉他,大宝自小痴傻,连家中的仆人婢女都看不起他,可范闲却一点都不嫌弃,如同正常人一般对他,待他温和耐心,笑容真挚,自打自己看到这一幕,就决定了,若林珙的死与他无关,林家就会选他做未来依托。

  太子听了袁宏道的传话,并不相信司理理并未向范闲说出真相,他猜出了范闲可能以保全司理理性命为条件,已经从司理理那里得到了林珙是刺杀他的幕后真凶,因此决定亲自去一趟鉴查院,以储君身份救出司理理,使她说出实情。他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范若若,范若若离开太子府后,便让王启年立刻去找范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范闲闻言大惊,连忙也改道去往鉴查院。他知道,司理理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出卖自己,是因为她相信只有自己能救她,若是她被太子救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就出卖自己。

  然而范闲还是慢了一步,当他赶到太平街的时候,却发现太子的车驾已经到了鉴查院门口,他知道太子从未相信过若若的投靠,之所以透露了自己的行踪,就是为了引自己前来,若自己此时出现,无异于不打自招,因此,他只得隐身在了路边。王启年安慰他道,庆帝曾下过谕令,不许皇子们干涉鉴查院一应事务,就算他来了,也进不去鉴查院的大门。范闲此时也只能寄望于有人会出来拦住太子了。

  事实果然不负范闲所望,太子刚下了车辇,朱格就带人迎了出来,他拦住太子的去路,苦苦劝说他不要逆庆帝旨意行事。太子此时却无比强硬,声称林珙是自己的好友,于情于理自己都要查明真相,他不顾一切地想要硬闯,朱格不敢阻拦,言若海却铁面无私地站了出来,将他拦下。太子命令自己的护卫拔刀相向,鉴查院诸人也纷纷亮出了兵刃,双方眼看就要打了起来。范闲不禁暗暗焦急,他对王启年交代了一番,称京都的一切谋划都将落空,自己只能落跑,让他一口咬定对自己的所有事都不知情,免得惹祸上身。

  范闲刚要离开,却被王启年一把抓住,让他仔细听听,前方是什么声音。范闲回头一看,只见远处一队黑骑踏马而来,太子的护卫们转瞬即被他们控制住了,他不禁转忧为喜。

  由远处而来的,正是回京的鉴查院院长陈萍萍。言若海、朱格等人也纷纷长舒了一口气,连忙上前见礼,陈萍萍坐着轮椅,由人推着,下了马车,他来到太子面前,淡淡地开口,请他回去。太子当场发飙,冲着陈萍萍大喊大叫,拔出侍卫的佩刀,一路冲上了鉴查院的台阶。

  陈萍萍有意无意地向着范闲他们躲藏之处看了一眼,王启年毫不犹豫地从靴子筒里拔出了自己的匕首,扬手扔了过去。匕首铮然钉在了鉴查院的柱子上,太子被吓了一跳,陈萍萍一个眼神,黑骑连忙上前,一边一个,架起太子便离开了。陈萍萍面露揶揄地道了句:储君被刺,极力保护才是为臣之道。

  太子被强行带离鉴查院后,随即又去了皇宫求见庆帝,称自己对林珙之死一案的真凶有了猜测,怀疑那人就是二皇子。庆帝闻言,嘲讽地一笑。

  范闲此时已经明白,原来王启年一直都和陈萍萍有着密切的联系,他刚要询问王启年,影子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称陈萍萍要见他,范闲只得随他去了。

  范闲当着陈萍萍的面,揭穿了王启年与他的关系,王启年只得尴尬地承认,自己确实是院长派到他身边保护他的,在这鉴查院里,要说跟院长关系最近的,除了院长养的那只藏獒,就数自己了。

  范闲还想发发牢骚,陈萍萍却轻轻一挥手,让王启年先下去了,他让范闲推着自己,到了一处长着野花的墙下。陈萍萍看着范闲,那眼神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当年自己追随的小姐——叶轻眉。范闲的眼神干净清澈,像极了叶轻眉,陈萍萍打量了半晌,不禁微微笑了。他和范闲说起了他的母亲、五竹和林珙被杀之事,范闲却一味只是装糊涂,表示自己一概不知。陈萍萍知道,范闲不信任自己,他也不恼,只是温和地表示,剩下的事,交给自己处理就好。

  范闲出来后,对王启年好一番揶揄,王启年连忙解释,自己本来是嫌鉴查院各种刑罚太过严苛,打算离开,陈萍萍却向自己提出了条件,要自己在其回京之前,护他周全。范闲听了这话,将信将疑,王启年连忙又表示,请他奢靡一把,当作赔罪。于是,王启年当街脱下靴子,从脚趾缝里取出三个大钱,带着范闲去一个街边小摊吃面。到了面摊上,王启年非要用一碗半的钱买两碗面,小贩不肯,王启年便表示,其中一碗面只放些汤即可,不用放肉糜,小贩这才答应。

  哪知王启年最终却将那碗只有肉汤的面给了范闲,自己则端起肉糜面大快朵颐起来。范闲看着他这副扣样,不禁好笑。两人吃完了面,刚要离开,刚从茶馆听了会儿说书回来的范思辙走了过来,和范闲说起自己刚刚听那说书人所说,关于陈萍萍那些神乎其神的故事,建议范闲将其写下来。范闲闻言,好笑不已。】

  这时,侯公公带着一队护卫骑马而来,请范闲入宫,范闲只得随着他去了。进了皇宫,范闲边走便与侯公公闲聊,问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侯公公称,自己先去了鉴查院,是陈萍萍告知了他的行踪,并称京都之内,陈萍萍想找个人易如反掌。范闲闻言不禁嗤笑,称陈萍萍派人跟踪了自己,侯公公却不敢与他谈论此事。

  范闲在御书房外等着传召的时候,林若甫也来到了,范闲连忙给他见礼打招呼。林若甫称自己也是奉召而来,说是谈林珙的事。范闲惊异道,这么大的事,就在御书房里谈,似乎有些不妥,林若甫却说,若是殿前相见,就没有退路了。

  两人进了御书房后,发现太子和二皇子都在,庆帝让他们当面对质。太子称,据鉴查院勘验,林珙死于高手快剑,京中唯有二皇子门客谢必安有此本领,二皇子却说,林珙被害的那个时辰,自己和范闲在京都街头偶遇,谢必安就在一旁,范闲自然依实情作证。太子又指称二人杀害了林珙,又联手作伪证,二皇子还欲再辩,却被庆帝喝止了。他询问林若甫的意思,林若甫称,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负京都安危之责的陈萍萍失责,他跪地叩头,恳请对质陈萍萍,依律问罪。庆帝见状,便亲手扶起了林若甫,命人传召陈萍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