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31集分集剧情介绍

  萧定权制造假象引李柏舟露出原形 陆文昔被“放”太子妃流产是假

  萧定权离开牢房,下令次日处死陆文昔,陆文昔绝望痛哭。张陆正慌慌张张的去找李柏舟,他坦白透露,赵壅其实还给萧定权写了一份供词,上面写的他是幕后指使,他还是脱不了干系。听此后,李柏舟收敛起了笑容,赶紧让人去拦截萧定权的行列,一定要把供词截来。

  正当一伙人马火速出发,没想到还有人在后,原来是李重夔的人,萧定权最终安然无恙,他宣布赵壅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供词,那天,张陆正由于站在大狱外面,所以也没有完全看得清楚,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引诱李柏舟乱了阵脚,现了原形。

  证据确凿,萧定权已经可以完全拘捕李柏舟,但是李柏舟死不认帐,仍然保持一副打不倒的样子。让他更想不到的是,张陆正忽然闯了进来,指责李柏舟豢养私兵,蓄意谋害太子,而且他还发现杜蘅也站在太子一边。尽管如此,李柏舟仍不认罪,他强调赵壅已经当庭供述,一切责任都是赵壅一人承担,与自己并无关联。萧定权冷笑着李柏舟,感叹如今才知道什么叫顽抗到底。李柏舟反复叫嚣要面见皇上,没想到里屋的门打开了,里面端坐的正是皇上。

  李柏舟如同见了救星,自信还能像往日一样蒙混过关,可这次他想错了,因为杜蘅临时倒戈,已经反正了,他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加害赵壅,假死都是故意给李柏舟看。此时赵壅被押了上来,见到李柏舟不禁怒火燃烧,愤怒多亏杜蘅手下留情,不然这条老命就葬送在李柏舟手里了,赵壅哭了。李柏舟绝望地瘫倒在地,张陆正的眼中很是得意。

  真相大白之后,皇上再也不袒护李柏舟了,决定由萧定权全权处理此事,李柏舟绝望了,承认自己的彻底失败。李柏舟和赵壅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李柏舟贪渎的军马已经在郊外被找到,查实他豢养了近千私军,确有造反之意。当二人的罪状呈在皇上面前时,皇上不断地感慨,没想到连自己也没看出来萧定权的计策。而萧定权也终于放下心,总算没有让父皇再次失望。皇上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满含热泪,明白自己这些年亏欠萧定权太多父爱,但也是因为萧定权是储君,才不得已磨炼,以便来日更好地治理国家。

  另一边,蔻珠拿着白绫走进陆文昔的牢房,告诉陆文昔太子妃其实并没有流产,萧定权就是为了吓唬陆文昔,但蔻珠痛恨陆文昔与太子密切,所以她要借此机会除掉眼中钉。当蔻珠命令宫人勒死陆文昔时,此时太子妃及时赶到,救下了她。陆文昔感慨地告诉太子妃,自己是冤枉的,她怕别人对太子妃不利,特意在杏脯中加了人参,导致太子妃腹痛,然后又偷偷告诉太医,萧定权让对外宣称孩子没被保住。接着,萧定权假意把陆文昔带走“审问”,陆文昔虽然忽悠了太医,但萧定权却早已洞悉一切,包括陆文昔、张绍筠、张陆正,都在萧定权的股掌之中,他就是要把戏做逼真,让李柏舟自投罗网,就连陆文昔房中的药,都是萧定权派蔻珠放进去的。陆文昔听到这里,感慨李柏舟彻底败了,喜极而泣,萧定权看着她憔悴的面庞,心疼地为她擦拭眼泪。萧定权一离开,陆文昔就看见蔻珠心神不宁地站在外面,陆文昔坦言没有在萧定权面前说蔻珠的不是,还有,她不久就要离开这里。 另一边,张陆正开始为儿子的事考虑,已经查明了李柏舟是罪魁祸首,张绍筠应该被免除罪责予以释放。

鹤唳华亭第32集剧情简介

  在刑部大牢里面,有衙役来带张绍筠出去,张绍筠自认为是要上黄泉路,他忧心忡忡地与陆文普告别,没想到原来是虚惊一场,萧定权为他求了情,赦免了死罪。张绍筠喜出望外地回到家,临走之时,他向陆文普保证,一定会向太子和自己的父亲通融,放过陆家父子性命。如今,李柏舟与陆英成了牢房里的邻居,陆英嘲能李柏舟曾经的一手遮天,现在已然成笑柄。李柏舟手脚均被束缚着,但仍面带狞笑。

  张陆正对萧定权感激涕零,感谢他救了张绍筠,萧定权希望张陆正好好管教张绍筠,当下是要抓紧时间办结李柏舟一案。张陆正连连称是,他在萧定权走后,将目光扫向案上的茶马道书册,露出了一丝凶光。

  入夜,萧定权特意将陆英叫到屋子里,赞扬他为调查战马做出的壮举。萧定权表示会还陆英和陆文普一个公道,等他出狱后,继续为自己效力。但是陆英坚决拒绝了萧定权的请求,表示一定要离京回乡,不再卷入朝政中的争端。萧定权只好打出一张牌,将陈九言的供状拿给他看,上面赫然写着陈九言是奉了李柏舟的指派,故意引诱陆英等人冲撞殿试。陆英这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李柏舟策划,但这仍改变不了他离开的决心,因为他对皇家已经彻底失望。萧定权见陆英心意已决,也就不再挽留,只能向陆英深表歉意。陆文昔在窗外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她回到房间之后,找出了自己收藏的萧定权的私印。

  张陆正向萧定权禀报,李柏舟所犯之罪应按照叛乱罪论处,应当诛灭其九族。萧定权觉得诛九族太过残忍,下令只诛父母妻三族。与此同时,萧定权还命令张陆正同时释放陆英父子,张陆正有些不情愿,萧定权非常严肃地告诉他,这是自己做为监国太子的旨意。

  萧定权回到房间,贤惠的夫人恭候着他,两人畅谈起孩子的未来,萧定权想起了自己早逝的妹妹,不胜悲凉。太子妃想让萧定权纳了陆文昔,萧定权立即否决了,太子妃又提议将陆文昔许配给张绍筠或萧定楷,萧定权仍不松口。夫妻两人缠绵着笑声不断,门外的蔻珠侧耳细听,心里很是羡慕。

  张陆正回到家里,张绍筠乐呵呵地请求父亲放了陆英父子,因为自己在大牢里没少得到陆文普的照应,应该报恩。张陆正生气张绍筠为自己的死对头开脱,大骂儿子滚开。夜深露重,陆文昔参见萧定权,向他辞行,萧定权没有挽留,其实他心里很舍不得陆文昔。接着,陆文昔趁着他转身的时候,将装有私印的锦囊放在了他的案上。

  李柏舟伏法在即,他在大牢中回顾了自己“显赫”的人生,甚至还做着萧定棠坐上皇位的美梦。陆文昔又向萧定楷拜别去了,畅快地谈起以后与父兄回乡过闲散的生活。萧定楷不舍陆文昔离开,心中十分难过。萧定权处理政务时偶见了锦囊,他正要打开,却见杜蘅匆匆赶来,萧定权就先放下锦囊,他被告知张陆正把陆英全家归于李柏舟妻子一族,即将处斩,萧定权大惊,赶紧让人去拦下张陆正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