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49集

  王翁对文昔施加惩戒,萧定权从王翁手中解救了陆文昔,他明知道王翁是故意借题发挥,气不打一处来,对陆文昔严加惩罚,但还是没有说破,王翁也知道萧定权一向护着陆文昔,也就没有追究下去。一场风波之后,萧定权开始逗起陆文昔,讥讽一向以说谎见长的她却没有骗过王翁。陆文昔不甘示弱地噘着嘴,百般为自己辩解着,萧定权开玩笑地称要给陆文昔受伤的屁股上药,陆文昔羞臊地侧过脸,等到萧定权嬉笑着走开之后,陆文昔把被子蒙住了头。许昌平递给萧定权一封密信,萧定权一看即刻准备出宫,猛然想起陆文昔上次险些遭遇不测,就决定带着陆文昔一起外出,于是催促她快快出发。王翁非常看不惯一心护佑陆文昔的萧定权,便故意嘱咐下人给陆文昔准备一顶又窄又硬的轿子。萧定权十分爱慕陆文昔的容颜,却还是嘴硬地表示,如果陆文昔再磨蹭下去,自己就真的要杖毙她。萧定权让陆文昔不要懒床,陆文昔想要先梳妆打扮再出来,萧定权说有人是懒死的,她打扮与否都一样,陆文昔伸出头来,萧定权见她头发凌乱的模样,建议她还是先去打扮一下。原来顾思林不见太子的原因是腿疾又犯了,他叫下人为他端来药汤泡脚,才发现眼前的人却是萧定权。顾思林心疼地怪罪外甥此时来探望自己,萧定权则心疼舅舅腿上的旧伤,一到阴天下雨就会发作疼痛。萧定权询问舅舅为何不肯见自己,顾思林不由得感慨万千,皇上一直忌惮自己拥兵自重,他最不想看到自己和太子交往过密。萧定权却不顾忌这些情况,在自己家里,他可以抛开自己的太子地位,尽一个晚辈的应尽孝心。萧定权一边为顾思林洗脚,一边打听着顾逢恩的近况,他撒娇一般地趴在舅舅的腿上,尽享着这难得的亲情,萧定权此时想起自己的娘亲、妹妹、妻子已经远离了自己,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舅舅。与此同时,陆文昔一直在顾府门口守侯着太子的出来,许昌平上前询问陆文昔,她是如何留在萧定权身边的,陆文昔没有告诉他实话。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萧定权带着陆文昔开始返回,让她坐在轿子里,不准随便露面。还为陆文昔买了一些宫外的佳肴,陆文昔突然闻到一股桂花香,很想去看一看水灯,但是被萧定权拒绝了。没过一会儿,却见萧定权折了一大枝桂花,塞给轿子中的她,萧定权要求陆文昔答应自己,不准将香包转送他人,陆文昔心中十分欢喜。正在两人非常高兴之时,萧定权忽然听到集市上传来孩子唱的童谣,他的脸色马上出现异样。与此同时,皇上从噩梦中惊醒,赵皇后立即在一旁殷勤照料,看出皇上心绪不佳,赶紧让宋贵人过来服侍。萧定权命人立即对民间的童谣彻底调查,发现这童谣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肯定是遏止不住这个童谣的散播了。萧定权不禁生气起来,结果不小心弄伤了自己,陆文昔一边为他包扎,同时提起那首童谣的内容“金铃悬,铜镜铸,玄铁融,凤凰出,佳人回首顾不顾”,萧定权仍然非常紧张,他告诉陆文昔,预感要发生大事了。赵皇后与姜尚宫也听到了童谣的事情,分析了事情的原委。皇上还是肃王的时候,与顾思林交情深厚,顾家把女儿嫁给皇上,又助皇上除去了愍太子,夺到了皇位继承权。愍太子名铎,即“铃”的意思,皇上讳鉴,即“镜”的意思。后来愍太子被赐悬梁,皇上才坐稳了龙椅,但是天下人人皆知皇上的地位是顾家维系的。所以,这首童谣一出,皇上就会猜疑顾家重提旧事,以此施压自己。所以萧定权很担心舅舅的处境,第二天就是中秋了,舅舅能否平安地离开还是个悬念,他心里十分没底。

第50集

  王翁对文昔施加惩戒,萧定权从王翁手中解救了陆文昔,他明知道王翁是故意借题发挥,气不打一处来,对陆文昔严加惩罚,但还是没有说破,王翁也知道萧定权一向护着陆文昔,也就没有追究下去。一场风波之后,萧定权开始逗起陆文昔,讥讽一向以说谎见长的她却没有骗过王翁。陆文昔不甘示弱地噘着嘴,百般为自己辩解着,萧定权开玩笑地称要给陆文昔受伤的屁股上药,陆文昔羞臊地侧过脸,等到萧定权嬉笑着走开之后,陆文昔把被子蒙住了头。许昌平递给萧定权一封密信,萧定权一看即刻准备出宫,猛然想起陆文昔上次险些遭遇不测,就决定带着陆文昔一起外出,于是催促她快快出发。王翁非常看不惯一心护佑陆文昔的萧定权,便故意嘱咐下人给陆文昔准备一顶又窄又硬的轿子。萧定权十分爱慕陆文昔的容颜,却还是嘴硬地表示,如果陆文昔再磨蹭下去,自己就真的要杖毙她。萧定权让陆文昔不要懒床,陆文昔想要先梳妆打扮再出来,萧定权说有人是懒死的,她打扮与否都一样,陆文昔伸出头来,萧定权见她头发凌乱的模样,建议她还是先去打扮一下。原来顾思林不见太子的原因是腿疾又犯了,他叫下人为他端来药汤泡脚,才发现眼前的人却是萧定权。顾思林心疼地怪罪外甥此时来探望自己,萧定权则心疼舅舅腿上的旧伤,一到阴天下雨就会发作疼痛。萧定权询问舅舅为何不肯见自己,顾思林不由得感慨万千,皇上一直忌惮自己拥兵自重,他最不想看到自己和太子交往过密。萧定权却不顾忌这些情况,在自己家里,他可以抛开自己的太子地位,尽一个晚辈的应尽孝心。萧定权一边为顾思林洗脚,一边打听着顾逢恩的近况,他撒娇一般地趴在舅舅的腿上,尽享着这难得的亲情,萧定权此时想起自己的娘亲、妹妹、妻子已经远离了自己,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舅舅。与此同时,陆文昔一直在顾府门口守侯着太子的出来,许昌平上前询问陆文昔,她是如何留在萧定权身边的,陆文昔没有告诉他实话。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萧定权带着陆文昔开始返回,让她坐在轿子里,不准随便露面。还为陆文昔买了一些宫外的佳肴,陆文昔突然闻到一股桂花香,很想去看一看水灯,但是被萧定权拒绝了。没过一会儿,却见萧定权折了一大枝桂花,塞给轿子中的她,萧定权要求陆文昔答应自己,不准将香包转送他人,陆文昔心中十分欢喜。正在两人非常高兴之时,萧定权忽然听到集市上传来孩子唱的童谣,他的脸色马上出现异样。与此同时,皇上从噩梦中惊醒,赵皇后立即在一旁殷勤照料,看出皇上心绪不佳,赶紧让宋贵人过来服侍。萧定权命人立即对民间的童谣彻底调查,发现这童谣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肯定是遏止不住这个童谣的散播了。萧定权不禁生气起来,结果不小心弄伤了自己,陆文昔一边为他包扎,同时提起那首童谣的内容“金铃悬,铜镜铸,玄铁融,凤凰出,佳人回首顾不顾”,萧定权仍然非常紧张,他告诉陆文昔,预感要发生大事了。赵皇后与姜尚宫也听到了童谣的事情,分析了事情的原委。皇上还是肃王的时候,与顾思林交情深厚,顾家把女儿嫁给皇上,又助皇上除去了愍太子,夺到了皇位继承权。愍太子名铎,即“铃”的意思,皇上讳鉴,即“镜”的意思。后来愍太子被赐悬梁,皇上才坐稳了龙椅,但是天下人人皆知皇上的地位是顾家维系的。所以,这首童谣一出,皇上就会猜疑顾家重提旧事,以此施压自己。所以萧定权很担心舅舅的处境,第二天就是中秋了,舅舅能否平安地离开还是个悬念,他心里十分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