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51集

  萧定棠来找张陆正的意图原来是想求张尚书的二女儿做侧妃,以此加强和张陆正的联盟关系。另一边,皇上则因为大动肝火而伤了身,竟然一病不起,皇后只好在床边尽心守着,可皇上在恍惚之中不时唤着“卿卿”的名字,在最痛苦的时候想到的是先皇后的名字。不久,皇上终于醒来,对皇后的态度冷冰冰的,皇后自感尴尬,便奉劝皇上好好休息之后离开了。萧定权由于伤势严重,过了许久才得以苏醒,抬眼望到陆文昔始终守在旁边,脸上升起一丝欣慰的笑容。萧定权苦苦地笑着,感叹以前让陆文昔吃了很多苦,如今自己也深受苦头,和她也算是扯平了。陆文昔听后不由悲痛,自己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怎么能和太子遭受的痛苦扯平呢。陆文昔疲惫地侧身躺下,落下了一行行眼泪。萧定权充满爱怜地劝慰着她,艰难地往前挪了挪,紧贴陆文昔的额头。张陆正最终同意把二女儿嫁给萧定棠,萧定棠心中大喜,催促张陆正尽快准备女儿的生辰庚帖。遭到张绍筠的反对,跑过来告诉父亲不要做对不起姐夫的事情。张陆正表面上说不会,却趁着张绍筠不防备的时候,一下将其打晕,看管起来以免他再横生枝节。萧定权稍微有所好转,能动弹身子了,就逞强地要换上一身衣服,吩咐王翁准备车马要去晨省。皇上正要出门,偶见萧定权憔悴惨然地跪着请安,却不愿意搭理他,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当然,皇上也非常地清楚他的想法,萧定权是为了顾思林不被伤害才这样做。所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决定不再继续追究萧定权的责任。谁知萧定权刚一躲过父皇追究,张陆正和何中丞随后就来质问皇上,称皇上不该冤枉太子。何中丞是个耿直的性子,竟然大叫着扬言要召集三司协同追查,为萧定权讨回公道。其实张陆正事先奉了萧定棠的意思,有意鼓动何中丞向皇上施加压力不依不饶,意图就是让皇上恼怒萧定权结党营私。正如他们所料,皇上本不打算追究的想法被彻底改变了,他立即下诏让顾思林回京,还下令把萧定权禁锢在报本宫中,更替了报本宫所有的守卫。张陆正假装表示要彻查此事,自己身为中书令,为保太子,决定要对皇上的圣旨行封驳事,皇上说他最终谁也保不住,要查那就从陆英的事情开始彻查。萧定棠看到萧定权又一次被制裁,心中十分高兴,带着胜利的喜悦地去找张陆正,没想到张陆正却十分郑重地表示暂缓嫁女,萧定棠对张陆正的变卦感到匪夷所思。张尚书质问齐王,皇上又要重新查陆英案件,难道也是圣意。皇上派控鹤卫包围了整个报本宫,王翁急的坐立不安,陆文昔则待在萧定权身边安然地绣着鹤,王翁抱怨文昔不闻天下事,一直绣着那只破鹌鹑。其实她已经横下心来,无论时局如何变换,她也要与萧定权一起度过每一次危机。萧定权让陆文昔给张陆正送去一封密信,告诉张陆正对他以前犯下的错误不再追究。陆文昔顿感崩溃,根据目前的形势,推测萧定权不会为自己的父兄报仇了。

第52集

  太子让文昔给张尚书捎个手书去,当文昔听到太子说不再追查父亲的案子后,不禁悲愤交加,太子看到她双眼含泪,很是惊讶。王翁看着两人的影子,若有所思。文昔走在路上,反复想着刚才太子的话语,他让告诉张尚书,陆家父子他已经认定就是李氏家人,永不复言。她挖出太子的私引印,想起之前自己恳求太子的话,让他一定为陆英昭雪,不要骗自己,而且太子也答应了。圆之夜,齐王妃由感而发,温柔表示以后齐王到哪自己就跟到哪里,永远在一起。她希望去封国,离开京城这个纷争的地方,为了留在这个地方付出了沉重代价,担心以后还会失去什么。齐王搪塞说她太想念岳丈了,承诺会永远和她在一起。顾思林向皇上请罪,皇上认为太子不孝顺,都是自己的错,让他不要自责,那天家宴的事情确实很生气,但是想到他的母亲,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打过之后也就算了。可是他竟然纠集大臣,想胁迫自己。如果有一天的儿子带兵直逼帐顾思林前,他该怎么想。太子监国时把陆英的案子搞砸了,当然这里面有中书令的大部分责任。这个官职上系皇上,下系百官,需要综合素质,承认自己没选好。又怕这个案子和太子有关,而舅舅又放心不下,所以叫他回来听听,然后再回去。张尚书让手下带儿子到乡下,严加看守,如果乱跑就打折腿,希望他能逃过这一劫。可是张绍筠不肯走,正说着的时候文昔来了。张绍筠痴情地望着她,张尚书二女儿好笑他的样子。文昔给张尚书带了太子手书,让他少些私心。张尚书有些不相信太子真的让这样。文昔起身告辞,张绍筠追了上去,请求她遵守诺言,把文昔的荷包送自己。文昔想起当初太子曾经嘱咐不要送人,但是考虑到他不报自己父亲的仇,也就送给了张绍筠。张尚书看着太子的手书,上写让他顾全大体,如果提及陆英冤情,就自行伏罪,引咎辞职。张尚书看到还有太子的私印,深信不疑。文昔一直没回来,太子感到憋闷,尽管已经到了深秋,让王翁把窗户打开,他相信她一定会回来的。而此时文昔并没回去,她也不敢回去,坐在街头感伤起来,不一会儿心力憔悴地倒伏地上,萧定楷到了,为她披上衣服。听说她已经回不去了,就建议回自己那里。有下人告诉齐王张尚书的二女儿的生辰八字到了,齐王闻听大喜,但又十分小心翼翼,不愿让人知道。皇上更衣准备上朝,在他的同意下,太子身边的控鹤已经撤了,太子的舅舅也回去了。皇上打听太子的伤势,太医说能勉强站着,但不能动,他非要沐浴,可是沾水就前功尽弃了。王翁担心留疤痕,太子说好几天没洗澡,臭着身子没脸上朝。此时惊喜发现文昔出现了。文昔想要为太子沐浴,太子问她这些天的去处,她说在故人家,而且还是个男子。太子觉得她出去几天后,怎么象变个人一样,心里没底一会儿上朝的情况,文昔告诉他该来的都会来的,他一定会有对策的,此时文昔想起爸爸对他赞赏有加。文昔告诉太子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他让自己代替他写手书,是因为万一出事好让她顶罪,当初教她写字也是为了今天。太子辩解说是因为她有天分,文昔说他还没见识过自己的别的天分,希望太子做一个青春、干净的人,尽管留下过伤痕。太子见她换了一身衣服后,更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面,询问她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