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53集

  皇上认为陆中丞确实有罪,但那也仅是冲撞国典之罪,明明是让待查,可是人却死了,到底是什么理由,说是李逆氏族,可以确认吗,太子承认确实不确认。那么待查之臣枉死应该知道是什么罪,是死罪。身为当时刑部尚书的张陆正应该清楚,他一直想拿一封密信,只要听到自己被处死就拿出来,但是皇上只是说还要深查,让秘书郎拟旨,可是有人说秘书郎临时有事不在。皇上只好说等他回来再拟,因为这个事情事关重大。皇上接着说其他事情,此时被何中丞打断了,认为皇上又在大事化小,虽然秘书郎不在,但还有很多翰林会写,实在不行自己也可以代笔。皇上辩解说要按程序来,要讲律法。何中丞抗议道律法对陆中丞怎么就不管用了,明明是一起冤案,而且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对此案存疑,正说着,好多大臣上前,恳请陛下集合三司,重申陆中丞一案。皇上十分生气他的咄咄逼人,斥责他们又要聚众闹事。何中丞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地说就是要闹事,既然皇帝已经提出调查此案,却又迁延不议,又不知道会推到什么时候了,自己非常失望,甚至绝望,说着便脱去帽子,向柱子撞去,准备以死抗议。皇上怒斥他胆大妄为,张陆正也呵斥他竟然威胁皇上,事情毕竟还没查明。结果被何中丞大叫闭嘴,说有证据证明他有罪,拿出李逆的五代族谱,证明并无陆英父子在列。皇上质问张陆正的依据从何而来。张陆正承认确实是自己把陆家父子错划李逆一族,但太子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自己完全是听了他的授意,说着还拿出文昔给他的手书。皇上看后让太子自己看,还有他的私印,太子不明白文昔为什么要这么做,篡改自己的意思。此时何中丞拿到手里一看,责问太子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勾当,难道这就是国之未来,可怜陆英生前还对他充满期望,甚至还想将女儿嫁给他,没想到他是卑鄙小人。经过何中丞这么提到陆中丞的女儿,太子突然想起来了。终于知道所谓的顾内人的真实身份,原来就是陆文昔。不禁回想起自己对她有多爱慕,羡慕见过她的人,还回想起她也曾说过爱慕自己,而自己却没当回事。太子只顾回想着以往的旧事,皇上叫醒了他,说大家还等着他的回话,到底是谁指使他这么做的。太子承认无话可说,说着要离开。皇上叫他站住,他边走边说要回去等候圣旨,然后摘下了帽子放在地上。他在想着自己对文昔的情意,这样不顾及自己的前途也是值得的。有人告诉文昔赶紧走,宫里出了大事了,可是文昔并没有走。王翁惊讶她还敢留下,立即绑走文昔,太子过来让大家离开,自己亲自问她,回忆了自己对她的种种冷漠,然后为她松绑。文昔表示自己说了对他爱慕的话,以后不会再说这些傻话了,梳妆之后就自己去接受刑讯,太子亲手为她梳装,想起了张尚服、母亲,也想过万一出事抛弃她,就算以后回想起来又怎样,毕竟被自己抛弃的不止她一人,她又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所以自己不后悔今天的决定、不道歉,更不会补偿。王翁后悔没拦住当时文昔去送信给张陆正,对不起先皇后,希望她在天之灵保佑太子。此时只见殿帅过来抓人,赶忙上前求情,可是无济于事,太子被抓走前对文昔大喊这些都是自己的真心话。

第54集

  顾思林进宫参见皇上,皇上让他不必行礼,腿上有伤。接着,两人聊起年轻时在战场上的经历,不禁感慨时光飞快,皇上坦言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江山是靠着顾家打下来的。当时他郑重承诺,把顾思林之妹顾思卿封为皇后,把顾家孩子封为太子,这是自己永远都忘不了的事情。顾思林表示太子既然已经犯下大罪,自己就不会干涉皇上处置太子的政事,但是还是恳请皇上饶恕萧定权,因为这是他妹妹唯一的血脉。皇上也很无奈,他本来想护着萧定权,没想到这个愚蠢的儿子竟然搞出了铁证,让人抓住了把柄。事到如今,只能让萧定权关一阵子禁闭,让李重夔做足样子,好好调查此事。皇上感叹做父母的为儿子操一辈子心也是不够的,希望太子从中吸取教训。他趁机提出让顾逢恩回来娶妻成亲,不忍心让功臣之后没有子嗣,顾思林知道皇上还是在忌惮自己,但也只能叩谢答应。李重夔在报本宫中搜集证据,皇上把太子交给控鹤衙看管,殿帅让人将文昔一并锁拿。太子为了保全陆文昔,表示自己要是畏罪自裁无须一个簪子,让李重夔震惊又无奈,不明白太子为何对陆文昔如此重情,萧定权反问他,生命中有没有要保护的人,就算没有力量,也要全力去做,感慨唯一庆幸的是文昔没有变成自己的另一个噩梦。李重夔只好释放了文昔,正准备收队,他的人搜出了萧定权珍藏的匣子,手下把匣子打开,陆文昔眼睁睁地看着一切,里面藏得十分严实的是一幅画卷,她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那正是她自己亲笔所画。陆文昔不住感叹着,其实萧定权心中一直想念着自己,珍藏在心中,文昔回想起太子曾希望她再画一张他很喜欢的画,不由得感伤至极,落下眼泪。这许许多多的恩怨是非,到底是谁亏欠了谁,也许这一辈子都说不清了,也无法补偿。李重夔最终还是放过了陆文昔,与此同时萧定权为了安全起见,悄悄派人去见陆文昔,如果陆文昔愿意离开,可以去任何地方落脚,去长州也可以。就这样,陆文昔上了轿子,离开了京城,萧定权怅然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依依不舍。另一边,皇上没有放过张陆正,虽然张陆正一直喊冤,但皇上都不予理睬,他恨透了这个见风使舵的小人。萧定楷兴冲冲地到萧定棠府上,很想知道他有没有与张陆正串通,一起陷害萧定权。萧定棠做贼心虚,担心地问弟弟究竟还知道多少事情,萧定楷故作单纯,表明自己是在张陆正被抓走前让自己带的话。萧定棠心中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正在害怕着,只见皇上派人前来召见。萧定棠只好硬着头皮入宫,皇上神情严肃,质问他有没有私会朝臣。萧定棠顿时乱了阵脚,抱着皇上的大腿痛哭不止,他是因为看不下去萧定权屡屡冒犯父皇,才与张陆正一起攻击太子。皇上抡了萧定棠一巴掌,气得咬牙切齿。皇上让萧定楷去审查萧定权,萧定楷向以尊敬兄长著称,只是在门外侍奉。与此同时,只见京城城门四闭,顾思林心中暗想,皇上这是不放心自己,防范自己。长州军营中,杨盛发现顾逢恩的盔甲上居然有香料味道,就严加斥责,吩咐人把他绑起来,希望顾思林亲自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