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55集

  萧定权一直无心吃饭,送膳食的人来了一遍又一遍。萧定楷小心进去好言劝慰皇兄,但是萧定权蜷缩一团蹲在角落里,面无血色,一脸倦态。尽管萧定楷百般劝说,可萧定权始终没有丝毫松动,就是不肯吃饭。而此时在长州,同样有人偷偷拿水给顾逢恩喝,结果很不走运,被杨盛发现了。关键时刻,只见李明安前来传达圣旨,奉旨要把顾逢恩带回京城,却见顾逢恩被杨盛拷打得身体虚弱,以至于难以上路。原来,杨盛目的是为了保护顾逢恩,但李明安却声称要留在军营,一直等顾逢恩痊愈为止,然后再上路。萧定权连续四、五天颗粒未进,已经严重虚脱,萧定楷无奈如实向父皇禀报,皇上把一盘柑橘拿给萧定权,称是御赐之物,萧定权必须要吃下去。入夜,萧定权仍旧蜷缩在墙角,忽然有人款款走近,萧定权以为是下人,吩咐赶快从这里出去,等走近一看,这才发现来者竟然是陆文昔。原来是为了劝说太子吃饭,萧定楷专门把陆文昔带来的,陆文昔亲自为他剥了柑橘,喂到他的嘴边,萧定权直起了上身又梳理了几下头发,张嘴将柑橘吃了下去。陆文昔无言要走。见文昔离去,太子久久拉着她的衣袖不肯撒手,她表示这样做是没用的,只希望他以后要好好爱惜自己,然后决然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萧定楷恳求陆文昔留下,可陆文昔却淡淡地表示,萧定权目前情形无论是忧是喜,皆与自己无干。一听萧定楷说重阳那天皇上会亲审陆英冤死的案子,陆文昔这才没有最终离开。长州边关,顾逢恩的身体渐渐开始恢复,李明安将药亲自送到他的嘴边,劝慰顾逢恩尽快养好身体,争取赶在重阳节的时候回到京城。陆文昔经不住太子的苦苦相劝,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见她陪在自己身边,萧定权马上为之一振。萧定权想知道陆文昔为何选择了留下,陆文昔没有把爱慕表白出来,找了个客观理由,慌称由于城门关了,自己所以没走,等到城门再开,就是再次分开的时候。萧定权马上向陆文昔撒娇,央求她喂自己,可陆文昔已经不愿跟他有任何亲密的举动了。重阳节不久到来,碰巧也是萧定权的生日,文昔为他做了一水缸的花灯。太子看到文昔为自己做的这些感到惊喜又欣慰,也问起她的生日。并承诺如果自己有一天能得到自由,将会为她做一池塘的花灯,加倍回报她的一番盛情。他有些伤感地告诉陆文昔,父皇从来没有记得自己的生辰,他始终都是宠爱大哥,却倒是舅舅和顾逢恩对自己疼爱有加,让自己有了家人的温暖。所以,舅舅是自己最为重要的人,如果无法保护舅舅,活着就是生不如死的受刑。皇上亲审萧定权,他非常意外,萧定权一口担下所有罪责,承认自己就是杀死陆英的主谋,还有就是策划了童谣案。皇上十分生气,萧定权讥讽道,顾逢恩没有回京这件事与自己是什么联系,难道只有把刑罚一一试过一遍,父皇才甘心吗。皇上决定成全他,命人抬来椅子让萧定权坐下,准备用刑。

第56集
皇上让人拷打太子的脚底,质问他为何散布大逆不道之言,为何要忤逆自己。太子说父亲为何从小只教大哥点茶,这个地方也是伯父遇害的地方,如今又要加害自己的儿子,其心太过残忍。顾思林此时走来,上前握住刑具,手被划出血来也毫不在意,只求皇上开恩放过太子。皇上不肯,顾思林说出今日是太子的千秋华诞,并承诺会让顾逢恩进京,皇上有所触动,情绪有些缓和。旁边的萧定楷急忙说道,今天的确是三哥的生日,只是父皇日理万机忘记了。可是齐王不依,声称王子犯罪理应与庶民同罪论处,皇上让齐王不要无礼,立即住嘴退下。可是顾思林叫住了齐王,问他如果真得查到了散布逆曲的罪魁祸首,这句话还是否作数。皇帝让齐王立即退下,随即自己也离开了。顾思林赶忙上前,关心太子是否疼痛。太子不希望舅舅把顾逢恩叫回来,毕竟顾逢恩不能再考取功名,如果再没了军功,以后该如何傍身?再次表示娘亲已经不在人世,自己再也不能失去他和表哥了。顾思林表示自己和他表哥都不会有事,太子急问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准备怎么办。顾思林告诉萧定权,长州将被敌军压境,但自己却因为童谣案不能回去迎敌,到时候追究起来,童谣案的始作俑者将承担巨大的责任。非常愤怒齐王这样构陷太子,一定要让他付出巨大代价,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他。顾思林表示当年皇上就是这样当上君王的,现在也是太子做出决断的时候了,不能念及兄弟情谊,自己要帮皇帝做出选择。太子知道舅舅要采取行动了。另一边,杨盛极力把李明安挽留在了帐中。皇上开始质问萧定棠,童谣案是不是萧定棠的手笔,如果是的话就坦白从宽,否则顾思林的手段可不是闹着玩的。萧定棠再三发誓此事与自己无关,皇上这才松了口气,萧定棠马上依偎在父皇膝上,开始撒娇。太子赶忙去告诉皇上,要求他立即让齐王走开,而且让舅舅赶紧回长州,否则,长州不保,李明安有危险,要出大事了。皇帝不信,太子提醒他别忘了自己姓萧,而不姓顾。皇上是自己的父亲,做儿子的不会不一心。皇上忙问究竟是什么紧急事情,太子表示也不清楚。此时,齐王趁机质问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罪人,为什么太子要承认自己是散布逆曲的人,为什么要写那封手书,让中书令承认罪行,还说什么既往不咎、永不复言,皇上已经给他充分自辩的机会。皇帝也表示,给太子自己辩解的机会,可是太子为了保住文昔没说实情。眼看皇上不听自己的。情急之下,表示可以废储,以此换取陛下恩准自己的要求,放舅舅和表哥回去到长州,否则长州不稳。皇上根本不听,让人关起来太子,等他疯过之后再放出来。就在千钧一发时刻,陆文昔主动站出来,承认是自己写的那封手书,说那封信是自己冒充萧定权笔迹所写,是太子的独门绝技,只传授给了自己,经过现场比对,字迹确实一样。皇帝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表示本来是仰慕太子的,可是后来怨恨他,因为怨恨太子而投奔了别人。齐王让她不要胡言,以为她马上就要指认自己,可是她却说这一切都是在中书令的指使下,至于他为什么要自己这样做,她也不清楚。皇帝又疑问她既然如此怨恨太子,太子又为什么帮她包庇。文昔称也不清楚这一点,因为她不懂太子,就象皇上也不懂太子一样,皇上想想自己确实不懂儿子。皇帝怀疑她是被太子指使专门顶罪的,不然的话,她为什么还会有太子的私印,难道是偷盗的。没想到她承认了,确实是偶然捡到了私印,曾经想归还,但是没成功。皇帝想知道她有更多的证据,陆文昔表示可以自请下狱,皇帝可以亲自旁听原委。皇上命人将她抓了进去,萧定权不舍地阻拦,陆文昔抚摸着萧定权的脸,太子有他的选择,而自己也有选择,相信自己一定能回来的。可太子还是大叫她是自己的人,她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文昔被架走的路上听到这句话,感动得潸然泪下。另一边,张绍筠去大牢看望爹爹,张陆正生气他没逃走。他却说爹爹被下狱了所以不能走,还天真询问爹爹什么时候能回家,妹妹让自己专门捎来了换洗的干净,把张陆英气得大骂他是个白痴,看不清目前的形势,自己已经肯定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