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57集
陆文昔被押进了刑部大牢,她轻蔑地看着隔壁牢房的张陆正,不禁怒火在胸中燃烧,张陆正丝毫也没有意识到陆文昔对自己的憎恨。他一听皇上要来亲审,立即慌张起来。陆文昔一字一字地告诉张陆正,当初给他的萧定权那一封手书,其实是自己的笔迹。同时萧定权的私印也在张绍筠的身上,被查了出来。原来,陆文昔当初给张绍筠荷包的时候,就悄悄把私印藏于荷包之中。张陆正听后十分惊慌,他指责陆文昔起来,历数她的不忠,文昔讥讽张陆正一世二臣,就不许他人背叛一次。他说谎了一世,就不许他人说谎一次。让他也尝受一下被冤屈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只要自己一口咬定,那么他构陷储君的罪名就成立了,人证物证俱在,他还能怎样。陆文昔十分感慨,张陆正如此奸恶之人,真是对不起太子妃和张绍筠那样善良的儿女,还是看在儿女的面上,早日反省认罪好。张陆正气得怒问陆文昔到底是谁,陆文昔不屑一顾,指责他所做的一切终于到了该清算的时候。陆文昔独自坐在牢房里的稻草上,眼看自己的大仇得报,心中开始平静了许多,想起来父兄曾在这里熬过的日子,仿佛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气息。不一会儿,张陆正被带到皇上面前,他终于承认自己害死了陆英父子,是自己蒙蔽了萧定权,慌称弄错了李柏舟妻族的族谱,害死了陆英,并且构陷太子。张陆正自知其罪当株,但称自己是被人授意,是萧定棠胁迫自己做下这些坏事,萧定棠还要迎娶自己的二女儿,所以请皇上放过家人,至少是小女,她的庚贴已经被送到大王那里。此时此刻,萧定棠正在象热锅蚂蚁一样,正在火急火獠地寻找夹有张陆正二女儿庚帖的书,但是却遍找不到。为了急于毁掉证据,他只好不加辨别地烧毁了许多书籍。然而没想到那庚帖却在王妃手中,原来,王妃早就察觉萧定棠要纳侧妃,十分生气,就故意将庚帖偷偷藏了起来,还扬言要拿着证据找皇上讨回公道。萧定棠快要被她气疯了,反复对王妃力陈庚帖的重要性,王妃说什么也不肯给他。他眼看劝说无效后,最后不得不与她扭打了起来,经过一番厮打,眼看萧定棠就要占据上风,抢到了庚帖,正好遇到皇上驾到,皇上当即揭穿了萧定棠的伎俩。在皇上的愤怒指责下,萧定棠无奈只好跪地认罪,供认自己伙同张陆正阴谋陷害了太子,皇上不由得怅然悔恨起来,不住地感叹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冤枉萧定权。萧定棠歇斯底里地叫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都是为了不舍爹爹,希望爹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皇上沉思不语,现在不是自己能决定得了的,还要看顾思林是否肯原谅萧定棠才行。而就在此时,长州传来军情告急,敌军果然如顾思林所料发动进攻,皇立即下令查封了齐王府,并且立即命令顾家父子上阵迎敌。一时间大战一触即发,李明安和顾逢恩还不知道敌军的战马已经踏入城内,一场残酷的战斗在所难免。
第58集
太子独自坐在角落里,王翁劝说他小心着凉,坐床上、穿上鞋,正说着,皇上驾到,看到太子光着脚丫很心疼,一脸的内疚和羞愧。太子求皇上废了自己。皇上称先不说这个,自己有些口渴,希望太子给倒自己一杯,陪陪自己,眼含泪水,充满渴望。太子赶紧为他备茶,感慨还是第一次为父亲斗茶。皇上也讨好地说他小时候的事情,还是自己教他使用茶具。可是也没讨好成,被太子纠正说是大哥教的,皇上不由得尴尬起来。想告诉太子关于大哥的事情,可是太子却几度把话岔开,直到皇上开口承认自己错了。然后又问他,既然不是他犯错,为何不说明白。君臣之间不能生疑,不然容易出乱子。是不是因为是自己让齐王去做的缘故。说着便给他亲自端去茶,可是太子没有接。皇上让他放松,此次来主要是论父子,不讲君臣,有些话直接问了,无论回答的是真还是假话都随意,太子还没等他说完,就说真不知道长州会发生什么。皇上顿了一下,说原本太子不该他做,太子笑道应该是大哥吧,皇帝说大哥其实原来也不是老大。他说太子对自己忠诚,但是却把孝心给了舅舅,但并没有怪他的意思,也知道他一直很难,如果只做君臣或只做父子,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承认自己没有当好父亲,但是作为皇帝,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然后开始手把手地教太子做茶水,其乐融融,太子第一次感受到了父爱,也有了笑容。皇上希望顾思林去长州,让他好好劝劝舅舅,然后把太子再接来。太子到了舅舅那里,舅舅生气皇上竟然还让太子戴着刑具过来。李明安发现了杨盛的人守卫粮仓,让他们烧了以后都去御敌,可是对方只听从杨盛的。突然天空升起三次信号,疑似外城已破,顾逢恩让李夫人不必担心,待自己前去打探再回禀报,无论怎样都会保住她和李大人平安。可是李夫人很明事理,坚决不让留兵保护自己,让他把所有兵带走杀敌,她说国门若破,家门不保,还能守得住吗。敌人越来越多,很快杀进来,李明安誓死不撤退,与三百守军奋勇抗击。顾逢恩在内城的墙上让人使用大炮轰击敌人,又用削尖的木桩拦住敌人,敌人的云梯被烧毁,死伤惨重。太子见舅舅迟迟不动身,说自己眼里的舅舅不是这样。舅舅也回击说他也不是20年前想象的那个样子。太子只好说舅舅有事情瞒着自己。舅舅说原来太子应该有个亲哥哥,可惜在太子母亲怀胎的时候,被惊吓流产了。于是民间开始流传那首歌谣,先皇没有把皇太子的位置给当时还是肃王的现在皇上,肃王开始疏远太子的母亲,又纳了赵氏,生下了萧定棠。太子抱怨说自己本不该出生,一出生就戴上了枷锁。顾思林向太子表示顾家对不起他。赵皇后质问皇上难道要抛弃她和他的孩子萧定棠,而要保全顾家的孩子萧定权。皇上说太子也是自己的孩子。赵皇后认为太子是顾玉山的外孙,生下他是为了他们顾家和皇上的江山一样稳固,当年皇上有多屈辱难道都忘了,皇上听后也被触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