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第59集
敌人已经攻上了城,顾逢恩准备两面夹击敌人,一定要撑到大军支援。而李明安已经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身负重伤无力再战,他弄倒了燃烧的了望塔,与敌人同归于尽。敌人还向城内投掷火雷,造成大量百姓伤亡,急得守军十分难受。太子见舅舅还不动身,一下晕倒了,苏醒之后继续劝说舅舅,说他不该是这个样子。可是舅舅说他也不该是这个样子,他在20年前想象太子应该是天之骄子,万般宠爱。这是皇上当年在南顶山亲自答应自己的。再说了,一将功成万骨枯。太子认为这个骨是他深爱的民,他们正在遭受水深火热的煎熬。顾思林对太子说只要齐王一天不死,许多事情永远都不会有个了结。到那时候,只怕自己已经不能再赶回去了。而这江山,太子还没等见过它的锦绣,皇上就把它给了大哥。到那时候已经保不了他了,到那时候再回想今晚,就会感到今天的做法是错误的。别学舅舅等到了20年后追悔莫急。太子说自己生错于世,但是不要把自己的错落在百姓的头上,让无辜者来承担。此时有大量难民涌到李夫人的宅院门前,请求进入躲避战火,救治自己的受伤孩子,结果被守卫挡住。夫人吩咐让他们进来,可是守卫说人太多了。有百姓开始游说文昔的弟弟,说是曾经卖给他牙糖。太子让舅舅先回长州去,这是自己的决定。要求他务必在一日半内赶到长州。可是顾思林却说自己已经非比当年,当年为了见太子一夜之间能走个来回。太子被逼无奈,只好说出难听话,如果内城被破,那么舅舅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了。到时候没有别的感激他的了,也没有别的可以补救他的了。顾思林起身离去,边走边说内城不会破,自己把儿子留在那里,他知道该怎么做。然后向太子深深拜别,策马而去。太子向皇上复命,皇上宣太医被太子拒绝,只怕他接下来的话会震怒皇上,所以先不求医治。皇上保证自己不发怒,询问什么事情。太子开门见山地问如何处置齐王,自己作为一个储君尚且被从严处置,齐王区区一个宗亲也应该从重发落,因为他犯下了大逆不道的大错。皇上反问太子认为应该怎么处置。太子说当初皇上认定自己是罪魁祸首,打算怎么处置自己的,所以还是希望皇上定夺。皇上说这件事情里面也不是没有太子一点错。太子承认从一开始就有错,但是治自己的罪和治大哥的罪并没联系。皇上抵赖不过去,承认确实没关系,打算等顾思林到了长州以后,看两天再说吧。太子早就知道皇上会是这个暧昧态度,已经彻底失望了,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血书,请求皇上将自己废储。太子说三日后就能消息返京,也正好有大朝,若是舅舅不抵、长州不保,则自己犯有叛国罪,将自请废储于朝上。但如果长州依然安定,则希望皇上惩治齐王,公事公办。太子向皇上说,自己以前也有过割舍不断的人和情,但是现在都已经决断过了,现在轮到父亲了。等太子一走,皇上自叹是报应啊。一直感觉太子象他舅舅,可是现在才发现,孩子中间太子最象自己。眼看战事吃紧,百姓也纷纷加入到守城的行列,顶住城门不退。危急时刻顾思林率领的援军到了,不消半日力克敌军,成功解围,被殿帅称赞立下奇功一件,顾思林叹息道只要无过即可,他们看到奄奄一息的李刺史。上朝的时候,刑部尚书宣布了张陆正诬陷陆英父子的罪行,其罪当斩。可是何中丞认为太子没获罪,太子自己都已经承认有罪了。皇上说太子是受了齐王的蒙蔽,决定夺取齐王的亲王爵位,降为郡主。明日一早离京之藩,终身不得返京。称赞皇太子操守清白,无辜蒙垢,自己难辞其咎,深感惭愧。却见太子拿了拿自请废储的血书,又收了回去。太子请皇上把张氏案件交给自己全权处理,得到了皇上的批准。大牢内,张陆正始终想不起来文昔是什么身份,反正都要死了,也不在乎这些了。可是文昔还牵挂着弟弟,张陆正说那她还不苟活着,原来她是为了弟弟不用半世苟活,张告诉她不要幻想有人相救她了,可是文昔还是希望在大牢里向太子道别,感叹他们从这里相识,希望还从这里结束。张的次女想探监父亲和哥哥,可是被守卫拦住,看到了太子也要进去,情急之下就叫他一声姐夫,才被允许进来。张闻听有贵人见自己,还以为是太子,却是次女颂儿。她希望爹爹翻供,说字是他用省示帖集的,印是哥哥偷的,文昔只是传口信。要保全这个女人,这是太子要求的,也是为了她的处境着想。最终张监生被充军,而文昔被流放到长州,太子跑在她的身后,目送她离开。
第60集
齐王府邸门前一片肃杀,有人催促萧定棠立即启程,他此一去将永远离开京城。萧定棠的夫人不停劝着他,承诺今生今世跟随他,无论到哪里都行。可是萧定棠口口声声要见爹爹,还是不甘心失败。正好遇到侍卫送萧定棠的侧妃回来,萧定棠没心思迎接侧妃回府,让她即刻回家,可是她家已经被抄,无家可归,但萧定棠仍不肯打开大门,任由侧妃站在门外受冻。还是阿绰让侧妃进府,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锐气,同是天涯沦落人,只好与侧妃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了。却见萧定棠忽然骑马出逃,侍卫们大喊站住,斥责萧定棠抗旨不从。萧定棠一路狂奔到城门口,想进皇宫的时候被侍卫生擒,宣布圣旨明确规定,他在离开京城之前不得进宫,萧定棠不服气,一直在挣扎,说自己这一走,此生就很难再见母亲。萧定权赶了过来,重申了萧定棠不能进城。赵皇后也赶了过来,眼见儿子萧定棠遭到萧定权处罚,她心情悲痛痛哭流涕,意识到报应终于来了。萧定棠讥讽太子嫉妒自己有母亲,被太子打了一巴掌。但是太子还是网开一面,允许他近距离接触母亲,但是不能跨越门槛。就这样,萧定棠虽无法进宫,但可以与母亲赵皇后牵手道别,赵皇后心如刀割,不一会儿就到了关闭宫门的时候,只好眼睁睁看着城门关上,隔离了她与萧定棠的母子之情。不由得感叹从此皇宫不再是家,只是一个宫了。太子感叹自己更悲惨,连看母亲的机会也没了。大雪纷飞,萧定权登门探访陆文昔,两人分别站在幕布一侧,文昔说太子何苦这样。萧定权抱怨她说一直不找自己,自己就亲自来接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很想念她。她却幽默地说自己在刑部很久没洗澡了,故作推脱。她又问太子的印,他说拉在老师家了。他要问她一些事情,可是她却让去刑部查。萧定权来了兴致,写字让陆文昔品读,说起自己名字的由来,私印和定权都是皇上和老师认真斟酌来的,让他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有抱负的有用之材。接着又问她叫什么名字,正当文昔要郑重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时,太子又转念不让她说出来,因为自己身边的亲人一个个都离开了,担心她说出后也离开自己。两人情到深处走到彼此身边,萧定权控制不了对陆文昔火热的爱意,不由分说与之亲吻。顾逢恩英勇善战,接连带领手下人击退敌军,皇帝龙颜大悦,颁布圣旨提拔顾逢恩。舅舅大捷的消息传回宫里,萧定权向皇帝道贺,想不到多年的大计在今朝得以实现。太子人逢喜事精神爽,乐得喜极而泣,可是很快传来噩耗,顾思林遇难的消息传回宫里,原来敌军虽然战败,但是却气急败坏,埋伏在路上,杀死了功成返回的顾思林。太子当场吐血,皇帝也心情沉重。萧定权回到陆文昔身边,悲痛欲绝哭诉舅舅顾思林之死,再也没有人疼自己了,再也见不到舅舅了,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最后一次见舅舅,自己却如此决绝。陆文昔感同身受,柔声安抚萧定权。受皇帝之命,萧定权带领手下人轻装出城,出宫迎接护送舅舅顾思林灵柩的队伍。八个月后,陆文昔已经有了身孕,她吃力地来到香桌前,取下了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像。他们站在山上,期盼着未来比翼双飞的美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