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33集剧情简介

  杜蘅得到萧定权的指令后,火速赶往刑场以求刀下留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刽子手已将陆家父子问斩。而与此同时,陆文昔正向太子妃拜别,太子妃万般不舍,陆文昔便一字一句地教她念诗安慰着她,正念着,陆文昔莫名觉得被刺痛了一下,不由得望向远方。

  此时,张陆正也急匆匆地去见太子妃,大喊错将陆英父子列进被斩名单,已经酿成大错,太子必定不会放过他,想让太子妃为自己求情。太子妃听到父亲犯下大错,大加斥责父亲为了一己私利竟然枉杀无辜,一旁的陆文昔闻听噩耗,顷刻之间被彻底击垮了,双手牢牢抓住椅子,才不至于摔到在地上。正当在此时,萧定权十分暴怒地闯进来,向张陆正咆哮不停,张陆正匍匐在地懦懦低语,萧定权火冒三丈不肯原谅,叫嚷着要让张陆正以死谢罪。太子妃立即满脸是泪地恳求萧定权开恩放过父亲,表示生下孩子后,将自己的命为父亲的过错赎罪。萧定权依然气愤难平,怒气冲冲地离开了,狠狠地抛下哭成泪人的太子妃和惊魂不定的张陆正。而此时的陆文昔已经感到万念俱灰,愤怒不已的她决定留下来,为父兄报仇雪恨。

  夜已深沉,张陆正仍然跪在太子府邸外,王翁不由得斥责张陆正对待同门陆英太过分了,张陆正低声狡辩着,如果他和陆英不是同门,反而倒好一些。王翁又回去劝导萧定权,陆英父子已死,不能复生,卢世瑜又先逝去,鉴于目前朝廷错综复杂的局面,能仰仗的只有张陆正的势力了。但萧定权心里仍耿耿于怀,痴痴地望着窗外的夜色,太子妃筋疲力尽地仍在跪着,陆文昔神情木然地呆立一旁。

  萧定权在万分难过的时候,突然想起心中昔日爱慕的那个女子,她是陆英的女儿,如此一来,他这一生要亏欠她一辈子了。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更觉心中阵阵做痛。心情忧郁的萧定权不由得想打开陆文昔画的山水画,而这时,陆文昔推门进来,萧定权不好意思地将画收起来。陆文昔低声表示自己有东西忘在这里,她是想来拿走。萧定权心不在焉,也没在意,陆文昔缓缓地拿起装有私印的锦囊,心想着本来是想为萧定权留个念想,没想到如今她不能再离开了。而此时,萧定权得到消息,皇上悄悄回到宫中,但是却没有让萧定权知道,萧定权知道后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自己陷入悲伤而耽误了事,慌忙出去迎驾。

  萧定权姗姗来迟去见皇上,皇上端坐在龙椅上,耐人寻味地笑着告诉萧定权,既然第一次监国就如此成功,那就照单全收了吧,李柏舟一案继续交由萧定权处置。萧定权拜别父皇后,悄悄向许昌平打听皇上为何忽然回宫,许昌平意味深长地告诉萧定权,皇上在与萧定棠一起泡温泉时,觉得有些腻味,这才决定回宫,而且,萧定棠还想一同回京,不过皇上并没有答应,只是摸了摸萧定棠的头。萧定权听了许昌平的话后,突然感到一些不妙。

  萧定权难咽心中大恨,他决定于当日立即处斩李柏舟,不打算通报给皇上。不久之后,李柏舟和赵壅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齐王妃得知父亲已经故去,顿时大哭不止,叫嚣着一定会向萧定权讨还血债。没几日,皇上想召见李柏舟,却听说他已经被斩首了,皇上心里十分不悦,虽然说是将处理政事的权力暂时交给了太子,但自己毕竟已经回到宫中,太子做决定的时候总该向自己通报一声才对。

 

鹤唳华亭第34集剧情简介

  萧定楷正在庭院练习书法,被母亲责怪不是写字的地方,感叹如今父亲也不在了,而皇上也不来自己身边,有人告诉她关于她的父亲只是被发配,这已经是太子格外开恩了,赵贵妃感慨竟然还需要太子开恩。

  皇上为了给宋贵人买首饰,就问户部尚书安平伯被查抄的家产,却得到消息说被太子拿去一部分,用在抚恤阵亡将士的家属身上了,皇上也不好责怪什么。可是宋贵人不依,抱怨还要受一个晚辈的牵制,皇上说太子办的是正事,以后再为宋贵人补上首饰。

  赵贵妃一直等着皇上吃饭,可是没等上,不由得心烦起来,抱怨太子真是有手段,让自己的父亲蒙难,中书令也死了。儿子萧定楷认为太子不算绝情,处事正确,深得人心,皇上也很欣赏,这个时候母亲最后别惹他,没好结果。母亲担忧的是曾经得罪过太子妃,这个结算是解不开了。儿子萧定楷认为千秋令节是个好机会,可以邀请太子妃到家一叙,化解恩怨。赵贵妃正在疑惑谁的生日,原来是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要是萧定棠在就不会忘。

  太子那边,他从太医得到消息,太子妃身体不佳,因为忧郁过度,恐怕要影响胎儿,应该多加陪伴才行,但是太子依然生她的气。此时走来陈内人,为他揉肩膀,被他断然拒绝了,文昔送来太子妃给太子的汤,太子让她转告不能去看她,还望见谅。但被告知明日是赵贵妃的寿诞会,太子妃请示太子是否该参加。太子将太医开的药方递上,嘱咐说早晚一剂,并说暂不追究太子妃的父亲,文昔听到不为父亲伸冤的话后哭了。

  皇上从下人得到消息,太子带病批阅奏章,认为是装样子给人看。此时得到来报,说是陆英死了,皇上觉得很奇怪,怀疑萧定权有事隐瞒自己,因为他知道,黄赐那些刺头绝对不会轻易听萧定权的话,其中里面必有文章。

  文昔回到太子妃身边,得到她的关心,染起了指甲,还让她摸自己的肚子,似有动静,突然又问太子刚才都给文昔说了什么,文昔说不出来,因为不忍心说杀父亲的凶手不被追究了。此时来了赵贵妃的请柬,打断了问话。

  太子那里,问文昔是否将话带到,为什么太子妃还非要参加赵贵妃的寿诞会,文昔回复说没劝住。还让太子去见她一下,感觉有话要对他讲,太子同意了。

  姜尚宫奉劝陆文昔离开宫中,认为她并不适合留在这里。可是文昔借口太子妃身体不好需要照顾,但是姜尚宫很快猜到她要报复,希望她能听劝离开,不然会连累他人,还叫了她一声陆姑,正好被太子妃听到,大吃一惊,原来这个顾内人就是被父亲杀害的陆英的女儿,此时太子正好从远处经过,看到了两人在一起。太子妃向文昔跪下,原来她就是太子一直爱慕的人,而自己取代了她的位置,自己的父亲还害死了她家人,向她表示谢罪,陆文昔绝情地推开太子妃的手。太子妃要向太子请求不让文昔调走,可是文昔不信。太子远处看到她们,就想过去,可是却被皇上召见,只好带着牵挂离开。

  到了皇上那里,太子行了大礼,皇上奇怪,以为他犯了错,原来他是想正式一点,多日没见面了。皇上问他在抄家安平伯的时候就没找出什么,当时陆英辨认战马时,黄赐闹的很凶,说明和军马一事有关系,太子承认抄家时发现一本记录索贿的册子,但是烧了,皇帝斥责他胆大妄为。认为他有罪,一是拿案件笼络人心,二是想收买谁,是不是想把户部、兵部等都捏到手里,皇帝表示一定会查明陆英的死,太子最怕父亲说失望两字,皇帝差一点又说出失望。

  赵贵妃寿诞上歌舞升平,一派热闹,可是齐王妃不辞而别,中途离席。文昔送上汤药给太子妃,说是太子特意嘱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