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35集剧情简介

  陆文昔端上了汤药让太子妃喝,还说是太子专门嘱咐的,看到太子妃喝完药汤,赵贵妃让她再吃些甜点,听说萧定权小时候就喜欢吃这种糕点,太子妃特意让六郎也吃了这些。

  皇上训斥过太子以后,又和他推心置腹地谈起心来,声称将把皇权收回,还要在第二天早朝时问责他处置陆英不力的事,让他有个思想准备,嘱萧定权今后还是不要太宠着太子妃,这次就当是教训。正说着,突然有人来报,太子妃出事了。

  另一边,太子妃中毒口吐鲜血,六郎也是一样。陆文昔忽然想到据说一碗牛乳酥可以解毒,六郎的母亲拼命大呼快救孩子六郎,太子妃拉着陆文昔的手让她把牛乳给她,还发誓绝对不会对外人说这个秘密的。只见六郎微弱地叫着姐姐,使文昔想起了自己的弟弟,于是给他喝下,此时太子妃倒了下去。

  萧定权获悉消息后,立即赶往看望太子妃,太子妃弥留之际认定凶手就是陆文昔,然后就咽气了,太子抱住她痛哭,说还有好多话要对她说。太子认为太子妃所言属实,一把掐住陆文昔的脖子,追问她到底是谁派来的,她只说太子妃想告诉他,孩子在腹中已经会动了。

  皇帝听到这件事,担心萧定权意气用事,马上让殿帅来制止,殿帅打晕了太子,萧定楷上前告诉陆文昔知道不是她干的,但是很难辩解清楚,没想到文昔说人是她杀的,一碗酥决定了谁先死。

  姜尚宫告诉萧定楷,陆文昔嫌疑最大,是她熬的药,而且也被太子妃指认是凶手。消息传到皇上那里,皇上奇怪事情发生在赵贵妃的府上,而且还知道齐王妃曾中途离开,很有作案嫌疑。皇帝召来人彻查赵贵妃宴上出现的食物,太子从陆文昔端来的汤药里发现有朱砂,这碗药汤还是陆文昔当着众人的面亲自送上,她自然是洗脱不清了。

  萧定楷及时营救陆文昔,带着她消失了,来到偏僻处,陆文昔让五大王放了她,她已经没有生存的寄托了。

  萧定权苏醒后随即下令亲卫进宫搜查,有人提醒擅自带领东宫私卫闯大内是大罪,太子说今晚自己还是监国,自己有这个权力,皇上对此也没在意。

  萧定楷拉着陆文昔逃跑,告诉她这次一定要听自己的,可是她说要向太子说清楚,人不是她亲手杀的。萧定楷拉着陆文昔说很多事说不清楚,如果她执意要自己走,就记住两点,一是千万不能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旦知道她是陆英的女儿,那就再也洗刷不掉凶手的嫌疑了,二是当问她的名字时,一定说一个乳名,太子一定会有所触动的。此时太子已经接近了他们,只听到一声水响,他猜测陆文昔是跳水逃跑了,于是跳了下去,把文昔拖上了岸。

  赵贵妃在宫内重重训斥了萧定楷,骂他无用就会闯祸,眼看东宫的事情那么复杂,太子妃一尸两命那么危险的事情,他竟然赶着往上贴,还护着一个女人。萧定楷遭到赵贵妃责骂,不敢支声。姜尚宫让赵贵妃缓和情绪,不要再让外人听见。

  太子亲手为太子妃整容,还附身听她腹中胎儿,想起她说过孩子已经在动的话十分悲伤。嘴里喃喃说,他已经不做监国,今后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太子妃和腹中的孩子,场景感人至深。此时文昔被押了上来,文昔跪在太子妃横尸的床前失声痛哭,再三表明不是自己害死他的,却被太子从身后猛击了一棍子,文昔踉跄了一下,她愿意以死来证清白,请求太子一定要查明原因,但是要求太子亲自审问她,否则就有可能冤枉她,太子大骂她不仅让人可恨,而且还很无耻,要想让他亲自审问就先拿出诚意,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文昔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鹤唳华亭第36集剧情

  陆文昔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萧定权气得七窍生烟,怒拔长剑,非要陆文昔说出为何谋害太子妃。陆文昔只能默默地流泪,萧定权越来越生气,讥讽陆文昔远不如太子妃的一丁点,根本没资格让自己亲自审问。接着,萧定权将陆文昔交给张陆正审问,陆文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定权离开。

  陆文昔落到张陆正手里,已经失去了公正审讯的机会,但陆文昔坚决不承认给太子妃下药,声称六郎当时也中了毒,可他并没有喝太子妃的安胎药,足以表明药没有毒。陆文昔提醒张陆正,最大的嫌疑是六郎和太子妃都吃下的那盘酥饼。可张陆正否认了这个说法,因为李重夔已经查验过,分明是汤药有毒。陆文昔立即反驳,因为当时一片混乱,很可能就是这个时候贼人换掉酥饼的。

  萧定权因为那天跳入池塘受了凉,倒床一病不起,蔻珠和王翁一直照顾着他,盼望他尽快好起来。张陆正刑讯逼供陆文昔,陆文昔虽然备受折磨,但也拒不认罪,张陆正见她不屈服,一怒之下,要用烙铁毁掉陆文昔的容貌,陆文昔急中生智,分析道除掉太子妃后最能得益的是登华宫的人。假如太子妃产下皇长孙,张陆正的地位会更加稳固,萧定棠就再也没机会翻身了,可惜现在太子妃死了,张陆正也就无望成为中书令,萧定棠趁机可以培植自己的心腹。所以那天给太子妃端上酥饼的人有问题,自己则可以找出来他。张陆正听后沉思不语,犹豫是否该听陆文昔的话,最终还是选择去试一试,去登华宫搜查这个宫人,陆文昔被押送进牢房,一进去就看到哥哥最爱编的草蚂蚱,陆文昔想起无辜蒙冤的父兄,就不由得痛哭不止。张绍筠私下到大牢探望陆文昔,并没有理解陆文昔痛苦的真正原因,还以为她是被酷刑折磨所致。

  萧定权希望皇上给自己时间,以便查出太子妃被害事实。这时,赵贵妃在皇上面前哭诉,哭诉自己的登华宫被太子的人包围,与其羞辱自己还不如让她了结生命。萧定权看着她模样,心中五味杂陈。皇上急忙前往登华宫,张陆正正把这里包围起来,命令所有宫人出来,让陆文昔指认给太子妃端酥饼的宫人,并向太子通报说陆文昔称能够找出真凶。陆文昔凝视着萧定权,透露并没有看清楚真凶的脸,但还是想通过这一次机会尽力去查。萧定权想了一下,认为应该让陆文昔试一次,于是故意宣布是自己下令包围了登华宫。皇上对他很是生气,命他赶紧撤人,这时萧定权突然发话,称再等一等。萧鉴有些不耐烦,萧定权只好表明监国令旨等同于圣旨。皇上被气得大发雷霆,怒斥萧定权贪婪监国的权位,把他拽到皇位上,斥责他到底要怎样。萧定权含泪回答之所以这样的原因,他实在受不了自己最爱的人一个个离去。与此同时,陆文昔开始辨别宫人,要求他们把手伸出来,发现一个染指甲的孙内人,陆文昔渐渐回想起来,当时端酥饼的人就是她!染的是红色指甲。孙内人立刻慌了神儿,转身就跑,张陆正立即叫人去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