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37集剧情

  

  皇上为让皇子相互制横让文昔顶罪 文昔被处死前得张绍筠及太子营救

  孙内人一路逃跑,跑到房间里,拿出一包毒药准备喝药自尽。关键时刻,被李重夔拦住,将她扭送到了刑部。与此同时,萧定权身体疲惫不堪,昏迷倒地。孙内人不愿意遭受刑部的酷刑,马上就承认了自己是齐王妃指使,谋害了太子妃。但是在寿宴半途,齐王妃提前离开了。

  李重夔将毒药带到皇上,问皇上是否抓齐王妃,皇上感慨着,如果齐王妃没走,这次就能一石二鸟,把太子妃和齐王妃全铲除。旁边的赵贵妃闻听此言,吓得抱住皇上大腿,十分恐惧地表示自己和萧定棠并不知情,皇上愤然地离开了。

  皇上思考着应该如何处置才能让当前局势平静下来,就在此时,他得到消息,称顾逢恩早就到了长州,但被顾思林留下了。皇上对此感到生气,然后又进一步将所有疑虑放到了与顾家亲密的萧定权身上。于是他决定不惩办齐王妃,以免削弱萧定棠的力量,这样就不能让皇子间互相牵制了。他将张陆正召唤来,先是对皇家没有照顾好儿媳,成婚不久就英年早逝表示歉意,现在能做的只有好好处理太子妃的后事,告慰在天之灵,一定会让谋害的凶手受到严惩。张陆正声泪俱下,对皇上的关怀感激涕零,没想到皇上话锋一转,又说起陆英父子的死因,威胁理亏的张陆正隐瞒太子妃被杀的真相,让陆文昔去背锅,把齐王妃瞥清。张陆正为了保全自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女儿的大仇不能报,也只好听从皇上的意思。入夜,萧定权给父皇请安,才听说父皇已下令认定陆文昔是谋害太子妃的凶手。萧定权感到十分意外,但是皇上不由分说,把他所有的抗议都回绝了,奉劝萧定权应该多学习孝道礼仪。

  张陆正按照皇上的旨意带人来大牢,宣布陆文昔的死刑,陆文昔万分诧异,她感到不解的是明明查出了元凶,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做替罪羊。但是一切都是枉然,她随即被几个壮汉用麻袋死死装住,任凭挣扎也无法脱身,渐渐不能呼吸。就在这时,张绍筠突然现身大牢,本来是来给陆文昔送药的,却撞见爹爹要杀陆文昔,不由得万分着急,不顾一切地劫持了张陆正,逼迫他的手下立即放人,张陆正又气又急,懊恼竟然养了一个糊涂蛋儿子,跟自己过不去。僵持之中,萧定权如及时雨一般赶到,张绍筠让太子赶紧救文昔,萧定权见陆文昔被打的体无完肤,于是冲进牢房将其带走。张尚书没能拦住,还被威胁当不上中书令。

  边关上,顾逢恩正在长州奋力厮杀,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纨绔形象,摇身变成了顶天立地的一名勇士。萧定权坐在一旁,等着陆文昔渐渐醒来,陆文昔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疤暴露在人面前,下意识地将伤口掩盖,她再次声明不是自己害的太子妃。萧定权没有搭腔,当他走出屋外的时候,发现外面站着的杜蘅。萧定权实话实说,由于府内不安全,不得已才来这里,希望杜蘅能够选择站在自己这边。

  到了太子妃下葬的日子,萧定权并没有出现在队伍里,直到最后一刻终于到来,万分悲痛地追念自己的爱妻,太子妃往日贤淑的音容笑貌,一幕幕在萧定权脑海经过。而就在同时,陆文昔也朝着这个方向动容地叩拜,她会永远忘不了这位善良的太子妃,把自己当成姐妹一样对待。

 

鹤唳华亭第38集剧情

  太子和父亲下棋,父亲认为案子已经有定论了,不要太在意一个女人。太子反驳说她身上有拷打的伤痕,刑讯逼供的结论按照刑律是不作数的。太子还想向父亲要一个人,皇上说嫌疑犯孙内人已经在太子手上了,但太子要的是她幕后指使,希望能下赢棋就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皇上话里有话地说要他顾全大局。太子请皇上让赵贵妃去宗正寺,协助调查太子妃遇害一事。皇上说这局棋太子已经输了,本想原谅他,可是人情和制度是两回事,所以裁定文昔杀人罪名成立,马上予以缉拿,太子包庇属实,但念受了蒙蔽,又有忏悔之意,发落到宗正寺反省。太子拒绝对此接旨,要以监国的身份行使封驳事,自己不需要宽恕,只希望皇上让三司审理案子。此时外边来了三法司的人,请求带走孙内人接受审查,皇上恼怒太子串通了三司,为什么不让张尚书审理,太子辩解说他是死者的亲属,应该避嫌。

  张尚书找到御史台的何尚书,不想让他接案子,可是对方就是不听,声称既然他们移交了就要受理,这是他们作为督察的责任。大理寺卿孔尚法说自己的职责是复核,这是程序,没办法。

  皇上质问萧定权是否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忤逆君父和尊亲,但萧定权认为制度与人情是两回事。皇上讥讽他说让他监国还真做对了,他感谢说还是第一次被夸奖。既然已经盖上了印,这个案子就交给外朝办理了。皇上怒火中烧,但还是没有再制止萧定权的任何决定。听从太子的建议,把赵贵妃移交给宗正寺审理,赵贵妃怒斥道大宗正是皇室的人,自己一个外姓人分辩不清,太子反驳说当初冤死的母亲、妹妹、妻小又向谁分辩。

  等赵贵妃走后,文昔才发现太子根本没有携带印章,于是上前拉着他的手安慰,可是被太子拿开了手,默默离开了。其实他也不想害赵贵妃,毕竟是哥哥的母亲,文昔问那里是不是比刑部还可怕,当她听说确实恐怖时,就说还不入从桥上再跳下去。不过她认为大宗司是公正的,不会偏私的。

  长州吃紧,李刺史向杨盛杨督虞求援,对方辩解长州粮草充足,只是被围,不用担忧,可是李认为敌人分明是在攻城。对方说这是自己的判断,这里自己是主帅,说了算。李拿出了督战的圣旨,但对方只认形势。逢恩进来斥责杨盛大胆,被李识破在演双簧,猜测是他父亲的授意,才不出兵的,分明是要把自己的天长营耗尽为止。希望他们多想想太子的处境,如果这样不把皇上看到眼里,皇上不会不管的。果然,皇上在自己的卧室思考着太子对自己的逼迫,再想想长州的吃紧,不由得记恨太子起来。此时的长州已经岌岌可危,李刺史做好了共存亡的准备。皇上终于要发狠了!

  一天,有人说大宗正找太子,太子发现五大王、还有齐王也到了,不一会儿皇上也到了,说他们都是皇室宗亲,今天都要过来听一听如何处置家里事,是关于太子妃亡故原因。带上孙氏和文昔,孙氏指认是文昔害死的太子妃,因为她看到了宴会开始前太子妃向文昔下跪求饶,而且去邀请赴宴的苏内人也亲眼看到。太子立即站出来说荒唐,皇上认为太子才荒唐,身为千金之躯,竟然跳到水里。太子辩称是怕嫌疑犯畏罪自杀。皇上认为是受了文昔指使,文昔予以否认,恳请皇上明鉴,此言一出,立即被皇上抓住把柄,说犯了他的名讳,下令对文昔立斩。太子认为皇上违法,应该让大宗正审理才合法,可是皇上已经把他撤职了。太子非常气愤,父亲为了包庇赵贵妃竟然出此下策。皇上让太子亲自动手杀了文昔,表明立场。太子讥讽道难道为了结案把罪名推到一个无辜人身上,杀一个无辜的人就可以安天下了。声明自己不是一个屠夫,决不会做,对于这样一个结论也不同意。然后让文昔跟他走,皇上恼怒,讥讽太子可以继续封驳事,成全他做第二个李柏州,等着他把所有的党羽都叫来。太子说忤逆君王自然会请罪,但是不是他,也不是文昔,皇上心里应该清楚这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