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39集剧情

  太子和父亲下棋,父亲认为案子已经有定论了,不要太在意一个女人。太子反驳说她身上有拷打的伤痕,刑讯逼供的结论按照刑律是不作数的。太子还想向父亲要一个人,皇上说嫌疑犯孙内人已经在太子手上了,但太子要的是她幕后指使,希望能下赢棋就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皇上话里有话地说要他顾全大局。太子请皇上让赵贵妃去宗正寺,协助调查太子妃遇害一事。皇上说这局棋太子已经输了,本想原谅他,可是人情和制度是两回事,所以裁定文昔杀人罪名成立,马上予以缉拿,太子包庇属实,但念受了蒙蔽,又有忏悔之意,发落到宗正寺反省。太子拒绝对此接旨,要以监国的身份行使封驳事,自己不需要宽恕,只希望皇上让三司审理案子。此时外边来了三法司的人,请求带走孙内人接受审查,皇上恼怒太子串通了三司,为什么不让张尚书审理,太子辩解说他是死者的亲属,应该避嫌。

  张尚书找到御史台的何尚书,不想让他接案子,可是对方就是不听,声称既然他们移交了就要受理,这是他们作为督察的责任。大理寺卿孔尚法说自己的职责是复核,这是程序,没办法。

  皇上质问萧定权是否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忤逆君父和尊亲,但萧定权认为制度与人情是两回事。皇上讥讽他说让他监国还真做对了,他感谢说还是第一次被夸奖。既然已经盖上了印,这个案子就交给外朝办理了。皇上怒火中烧,但还是没有再制止萧定权的任何决定。听从太子的建议,把赵贵妃移交给宗正寺审理,赵贵妃怒斥道大宗正是皇室的人,自己一个外姓人分辩不清,太子反驳说当初冤死的母亲、妹妹、妻小又向谁分辩。

  等赵贵妃走后,文昔才发现太子根本没有携带印章,于是上前拉着他的手安慰,可是被太子拿开了手,默默离开了。其实他也不想害赵贵妃,毕竟是哥哥的母亲,文昔问那里是不是比刑部还可怕,当她听说确实恐怖时,就说还不入从桥上再跳下去。不过她认为大宗司是公正的,不会偏私的。

  长州吃紧,李刺史向杨盛杨督虞求援,对方辩解长州粮草充足,只是被围,不用担忧,可是李认为敌人分明是在攻城。对方说这是自己的判断,这里自己是主帅,说了算。李拿出了督战的圣旨,但对方只认形势。逢恩进来斥责杨盛大胆,被李识破在演双簧,猜测是他父亲的授意,才不出兵的,分明是要把自己的天长营耗尽为止。希望他们多想想太子的处境,如果这样不把皇上看到眼里,皇上不会不管的。果然,皇上在自己的卧室思考着太子对自己的逼迫,再想想长州的吃紧,不由得记恨太子起来。此时的长州已经岌岌可危,李刺史做好了共存亡的准备。皇上终于要发狠了!

  一天,有人说大宗正找太子,太子发现五大王、还有齐王也到了,不一会儿皇上也到了,说他们都是皇室宗亲,今天都要过来听一听如何处置家里事,是关于太子妃亡故原因。带上孙氏和文昔,孙氏指认是文昔害死的太子妃,因为她看到了宴会开始前太子妃向文昔下跪求饶,而且去邀请赴宴的苏内人也亲眼看到。太子立即站出来说荒唐,皇上认为太子才荒唐,身为千金之躯,竟然跳到水里。太子辩称是怕嫌疑犯畏罪自杀。皇上认为是受了文昔指使,文昔予以否认,恳请皇上明鉴,此言一出,立即被皇上抓住把柄,说犯了他的名讳,下令对文昔立斩。太子认为皇上违法,应该让大宗正审理才合法,可是皇上已经把他撤职了。太子非常气愤,父亲为了包庇赵贵妃竟然出此下策。皇上让太子亲自动手杀了文昔,表明立场。太子讥讽道难道为了结案把罪名推到一个无辜人身上,杀一个无辜的人就可以安天下了。声明自己不是一个屠夫,决不会做,对于这样一个结论也不同意。然后让文昔跟他走,皇上恼怒,讥讽太子可以继续封驳事,成全他做第二个李柏州,等着他把所有的党羽都叫来。太子说忤逆君王自然会请罪,但是不是他,也不是文昔,皇上心里应该清楚这个人是谁。

鹤唳华亭第39集分集剧情介绍

  皇上封后赵贵妃制衡太子 文昔游说殿帅释放自己

  皇上手下将刀再次交到萧定权手中,告诉他皇上想要看他的态度。萧定权慢慢拿着剑,走向了陆文昔,他的的举动十分沉重,有万般不愿。大家都注视着萧定权接下来怎么做,陆文昔只好默默地闭上双睛,接受最后的结局。没想到萧定权举剑挥下,将陆文昔的一缕青丝斩断。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哀求父皇放过陆文昔,并且愿意为自己的罪行领罚。皇上反感太子心慈手软,一怒之下,对他采用了家法,萧定权被打得背流鲜血,最终倒在了地上。萧定棠趁机向父皇献媚,但遭到皇上拒绝,命令他赶紧回去,以免大臣们议论。果然,他们走出宗正寺的时候,大臣们在外面围成一群,奇怪之藩的萧定棠怎么回来了。

  萧定权遍体鳞伤地横卧床上,陆文昔在一旁对他尽心服侍着。顾逢恩心里挂念李明安,为了解决他的燃眉之急,他未经允许就带兵焚烧敌军的粮草,牵制敌军继续攻城,虽然大功告成,但自己却不幸被困。杨盛获悉消息后又惊又急,但并不打算前去营救顾逢恩。

  陆文昔一直守在萧定权身边,抬眼望见天边悬挂着一道彩虹,勉强笑了一下。萧定权渐渐苏醒过来,但伤势依旧严重。此时,皇上宣布册封赵贵妃为皇后,让许昌平给萧定棠传达册封圣旨,萧定棠趁机拉拢许昌平到麾下做一名长史,告诉他虽然屈才了,但是日后定能飞黄腾达,但许昌平却委婉地拒绝了。

  陆文昔在出门倒水的时候,突然遭到人的袭击,差点被人带走,萧定权急忙出来保护她,遇到了李重夔,李重夔带了圣旨。太子妃中毒案已成定局,陆文昔被认定有下毒之罪。萧定权紧紧握住陆文昔不放手,坚决保护不准伤害她,但还是无力回天。萧定权在她被带走的时候,告诉她没有自己的准许她不能死。陆文昔被押送到外面,萧定棠正在外边等待,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声称母亲即将贵为皇后,怎么可能做出陷害太子妃的勾当,所以必定是陆文昔所为。萧定权在里面听到了这些话语之后,万分惊讶地走出来,追问事情的原委。萧定棠呵斥萧定权身为臣子却在背后妄议,萧定权得知赵贵妃封后,与他大打出手。猛地把萧定棠打倒在地,可这也于事无补,挡不住陆文昔被抓走,萧定权无可奈何。只能恳求殿帅看在他的面子上,在皇帝责罚陆文昔的时候能多说好言。

  与此同时,赵贵妃侧立于宫门口,她根据目前形势分析了自己被封后的原因,皇上之所以对自己关爱有加,无非就是为了给萧定棠提升势力,李柏舟和赵壅的势力都已消退,只有增长萧定棠的力量,才能与萧定权的势力相抗衡。不多久,赵贵妃如愿当上了新的皇后,身穿象征崇高地位的皇后服饰。萧定权则悲痛万分,哭喊父皇处事不公。

  萧定棠仗着母亲被封后,气焰更加嚣张,一口一句“皇后”,让殿帅把陆文昔押在他车上。李重夔与萧定棠押送着陆文昔,不多久,陆文昔向殿帅求情,他知道萧定权是冤枉的,她也是冤枉的,将萧定权软禁之后,现在又把他身边服侍的人也带走,会将皇太子逼出人命。殿帅也知道皇帝不会完全舍弃萧定权,万一萧定权有失,皇帝肯定要责怪他,于是命令手下放了陆文昔,她急忙跑回去寻找萧定权。

鹤唳华亭第40集剧情

  在辽阔的长州战场上,正在激战的顾逢恩被敌军追得苦不堪言,他好不容易带着队伍在山谷中喘口气,却见一支军队迅速朝这里过来。吓得顾逢恩急忙隐蔽起来,等他仔细查看这支军队的时候,突然觉察到这支军队要包抄北大营。一旦得逞后果不堪设想,这可不得了!顾逢恩立即快马加鞭、十万火急地赶回去报告,并且在中途与敌军遭遇,立即展开了一场恶战。

  而此时另一边,太医正在小心翼翼地为萧定权处理伤口,虽然说是疼痛无比,令人难以忍受,但萧定权却选择了坚强隐忍,然后用砸东西发泄着心中的痛楚。太医见他这样,自己也是苦无良策,只好告退离开了他。

  李重夔带着军令来处置陆文昔,萧定权则找出一条皮带,不由分说,将自己的手和陆文昔的手绑在了一起,他告诉前来办案的李重夔,陆文昔是自己的人,谁也别想带走。让他回去告诉父亲,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萧定权与陆文昔相约,如果不能相儒以沫,就沉下去。李重夔深深叹气,不知萧定权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只好先离开了。蔻珠来给萧定权送衣服,可她根本无法进去,蔻珠在门口哭哭啼啼闹了一番,最后还是离开了。另一边,李重夔把萧定权带血的衣服带给皇上交差,可皇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冷冷地扔在地上。

  夜晚,皇城内一派欢腾,无颜六色的焰火映红了整个夜空,相比之下,萧定权却显得十分悲惨,他寂寥地靠在陆文昔腿上。百无聊赖的萧定权此时很好奇陆文昔一度决意离开,后来怎么又非要留在京城,引起这么多一系列事端。陆文昔只好尴尬地笑着,无言以对。萧定权的语调认真而且充满期待,这一刻,他非常想听陆文昔说出真实的原因。陆文昔用手抚摸着萧定权的发髻,认真地说道她就是想要靠近萧定权,因为始终靠不近,更加引起她对他的向往,就这样呆了下去。

  与此同时,长州正经历着一场异常激烈的鏖战,顾思林率大军发起总攻,敌军兵败开始节节溃退,结果从客观上也解了李明安的围。见此相助,如释重负的李明安从心里感激顾思林,敬佩他真是心怀若谷。李明安随便也将赵贵妃封后的消息告知顾思林,顾思林神情出现异样,下意识地牢牢攥紧了剑柄,却又言不由衷地恭喜这是喜事,等他回去后定会前去祝贺。而此时,杨盛则把擅自出兵的顾逢恩抓起问责,顾逢恩十分狼狈,非常被动。

  萧定权把自己和陆文昔绑在一起不肯松开,陈常侍再来传旨,声称再不把陆文昔交出去,就不让萧定权走出这所院子。可萧定权耍赖说自己无法做到,还让陈常侍帮自己支盖子抓小鸟。把陈常侍弄得啼笑皆非,最后无奈地把盖子一撂就走了。萧定权索性与陆文昔嬉戏打闹起来,以至于两人的鼻尖几乎挨在一起,让两人的心都突突跳起来,陆文昔深情地望着萧定权。

  杜蘅突然被皇上贬去漳州做通判,级别下降到八品小官,原来是因为袒护太子,萧定权见状又惊又恼,十分自责连累了杜蘅。杜蘅行前希望萧定权重新振作起来,对得起自己对他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