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41集剧情

  皇上为对太子示惩戒,令何道然为萧定权教书布置作业,萧定权不愿费事写作业,就决定找了个笔替,教陆文昔代替自己写字完成作业,但是学的不像。结果被皇上很快就看出并勾了出来,皇上不由得大笑起来,随即让许昌平拿着戒尺去惩罚萧定权,下令一个字要打一下手板,许昌平只好奉旨打了萧定权六十六个手板,萧定权看着自己通红的手心,皱着眉头,气呼呼地瞪着许昌平。让一旁的文昔心疼不已,太子挨一下她就大喊一声,太子责怪陆文昔又没挨打,为什么那么难受。都怪她没有好好帮自己写字,责怪她太笨学不会。陆文昔其实会写,但她必须掩饰身份,装作不会写字,所以面对太子的抱怨也只好忍耐。

  杨盛把顾逢恩等人严加捆绑,斥责他们的做法不仅是违令出营还是临阵脱逃,按照军令要斩首示众。随后只见顾逢恩的属下被杨盛一个个砍倒,让他万分恼怒,眼看着自己也要被斩首,没想到杨盛却停止了杀戮。顾逢恩感到诧异,杨盛这才告诉他原委,原来这一切都是顾思林的安排,顾思林叫顾逢恩即刻返回京城,不要在沙场再耽搁时间。因为赵贵妃封后,萧定权已经很孤立了,顾逢恩这个时候更应该回去辅助太子。

  皇上叫许昌平认真备好献俘典礼,他已经下诏令顾思林回京,要好好准备如何“款待”这位大捷而归的大功臣。萧定权仍在不厌其烦地教陆文昔写字,陆文昔故意装得愚蠢学不会,把萧定权气得不行。此刻,许昌平来到这里,他问萧定权难道就真爱陆文昔到了什么也不在乎的地步了,不惜一生不出这道门。萧定权承认确实如此,许昌平笑劝说,最近宫中都盛传萧定权是个多情种,为了自己的意中人不惜与天子反目。

  萧定权对许昌平的这番话毫不在意,许昌平进一步提醒他道,近日前线我军大捷,顾思林即将班师回朝,汇报战况,不过,自己从没拟过召回的旨意,必定是顾思林放心不下萧定权,自行回朝的。萧定权恍然大悟,父皇把这个消息让他转告给自己,无非就是以此要挟,如果自己不把陆文昔交出,私自回京的舅舅就要受到责罚,确实让人感到进退两难。

  果然不出所料,李重夔与萧定棠已经在城外埋伏好,等着顾思林自投罗网,上去就把他的亲卫扣下。而此时,萧定权非常为难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的手仍然和陆文昔绑在一起,望着陆文昔熟睡中的娇好模样,不由得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顾思林径直来到宫中,皇上故意提出册封新后一事,并且还建议举酒庆祝,可顾思林却对此嗤之以鼻,他坦言相告,他现在只想知道太子殿下在哪里。两人针锋相对,冷冷地对峙着,一时间,当下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在这万分尴尬之际,萧定权出现在现场,他不慌不忙地举杯为舅舅满上了酒。但是在另一边,陆文昔听到侍卫的脚步声正在由远及近,陆文昔只能无助地躺着,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太子在身边保护,她将怎样度过即将到来的危机。

鹤唳华亭第42集剧情

  赵贵妃讥讽太子平时不擅长饮酒,怎么突然饮起酒来。太子回敬道人都是会变的。顾思林发现太子举杯的手有伤痕,怒问是谁伤的。皇上说是他自己找打,顾思林气得紧握拳头,太子赶忙说是因为自己念书不用功才被打。顾思林说不该是这样的,意思是说肯定是有原因才不念书的。皇帝回道如果顾思林在这里的话就不会不好好念书,暗讽太子只听舅舅的召唤,而不听自己这个当爹的话。

  另一边,陆文昔给太子写好留言,将捆绑他们俩的那条腰带放在纸上,然后跟随两个捕快走出了大门,望着天空的飞鸟不禁感慨万分。

  顾思林喝得酩酊大醉,起身告退,皇上借口说让萧定棠去办天策营整革事,让他离开,然后自己也想离开,却被太子叫住了,太子趁着酒意请求他让他带走文昔。但是皇上认为他没多喝酒,竟然敢提这样的要求,看来是没挨够打。太子说只要文昔一天没练好字,就情愿见许钦差一天。皇上讥讽他又象当初冠礼一样,非要保一个宫人,希望给自己一个理由。太子认为这个理由已经世人皆晓,那就是自己非常爱慕她。皇上认为这个借口不行,既然文昔冒犯的是皇后,就去征求她的意见。可是太子不认赵贵妃这个所谓的母亲,更不愿意按照皇上的要求下跪。此时,文昔已经被捕快勒住了脖子,准备行刑。太子走出去几步后转过身,只好向赵贵妃跪下。而文昔已经被勒紧,只见五大王前来扶住她。此时太子也赶到了,用手触到文昔鼻子下,感到文昔还有呼吸,就把她带上马车。此时他想起太子妃临终说的话,文昔不是顾内人,不要伤害她。

  许昌平去找太子,太子正在床前等待文昔苏醒,不一会儿,文昔苏醒了,问太子这里是哪,难道是回家了?又问太子刚才是不是进宫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普通的民宅。萧定权让陆文昔放心,保证永远都不会抛弃她。还有问题没问清楚,比如太子妃为什么会向她下跪,而且很多人都看到了,不要再否认了,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威胁了太子妃什么,才把太子妃吓成这样。文昔赶忙否认,坚称自己姓顾。太子生气又是老一套,就走了。文昔出来一看,原来自己是在瀚衣所。

  太子吩咐陈内人看守好文昔,陈内人不理解为什么要留着她。太子见到了许之后,生气他追到这里,赶忙把手伸出来,准备好继续挨打。却见许给他很多礼物,原来见萧定权对陆文昔宠爱有加,引得宫中其他内人疯狂送礼物给太子。太子让全退回去,谁知道许昌平已经吃了人家的宴请,退不回去了。

  许昌平说太子度过危机,自己也松口气,可太子觉得他一直乐在其中,他很想知道舅舅怎样了,许昌平告诉他刚醒,正和皇上下棋呢。他们提到了献俘礼,还谈到了中书令的人选问题。以后有太子头疼的时候,近日早朝便见分晓。

  萧定棠正和张尚书说下一任中书令的人选问题,可以为张尚书美言,但是希望他考虑自己的请求,被张尚书拒绝了,此时齐王妃泼了张尚书一盆冷水,斥责他害死了父亲。齐王妃觉得自己受了欺负,抱怨萧定棠不关心,萧定棠只好让张先回去,有事以后再议。

  文昔被罚在瀚衣所里面洗衣服,其他人都认为她连累了大家,这么晚还要洗,嫌弃她来几天了手脚还那么笨。有人提醒小声点,人家可是不小心落魄到此,没准儿哪天就又飞上天了。

  皇上询问众臣准备献俘礼的事情,户部称已经做好了预算,但是鉴于不久前的封后仪式耗资巨大,所以此次当省则省。皇上认为不能省,钱不够可以大家凑,中书令的职位由大家举荐,献俘礼的仪式由太子操办。

  事后大臣们议论说这个差事还要涉及到俘虏赦免、军功论赏,是本该皇上做的大事。果然,太子请求皇上收回圣旨,自己根本就没经验操办这么大的国家大事。皇上说可以学习,讥讽道不是还有他喜欢的那个宫人帮助。皇上过问太子盛典草案写的怎样,听他说还没写就让他退下。

  此时文昔被人提醒,五大王要带她去宗正寺,此时才想起五大王说过要带自己回家,没想到是宗正寺。她还得到了那人一些女人衣服,发现了那个装太子印章的锦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