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43集剧情

  陆文昔写了一封情信,尽管自己十分小心,但是结果还是被三个女子撞见,三个女子顿时心生事端,陆文昔的情信被三个女子扔到火盆里面,陆文昔见状大惊,赶紧伸手从火盆中捡回情信,然后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可是三个女子并不罢休,仍然继续发难,企图再次抢回情信,陆文昔十分愤怒,尽管奋力抢夺,怎奈自己孤身一人,根本不是她们三人的对手,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对三个狂妄之徒无计可施。无奈之下她搬起火盆,奋力地向三个女子泼出火炭。三个女子没想到会这样,结果躲闪不及,纷纷中招,被滚烫的火粒泼中身体,一时间疼痛得大声尖叫,大吃了苦头,惊动了所有人,她被抓了起来。

  陆文昔与三个女子的打闹也惊动了萧定权,萧定权放心不下,就在深夜前去探望,以陆文昔的性格和平时的为人,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陆文昔肯定是被冤枉的。陆文昔在翰衣所受到委屈,但却与三个女子一起被押到萧定权面前,面对询问,她没有否认自己写了情信,全部承认了下来。萧定权见状,只能秉公办事,命人处罚了陆文昔,丝毫没有顾念私人之间的交情,毕竟她对三人实施了报复。可是尽管陆文昔受到了责罚,但是三个女子依然余怒未消,仍然对文昔耿耿于怀,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有一天她们合伙把陆文昔摁到水缸里面泄愤。陆文昔孤立无援、难敌四手,只能听任三个女子肆虐欺负,脑袋被沉进水里,呛了许多口水,情况十分严重。可是尽管这样,此时有许多女子站在旁边袖手旁观,无人为陆文昔打抱不平。

  渐渐地,陆文昔就要被水弄得窒息而亡,万分危急时刻,幸亏张绍筠及时赶到了现场,他一个箭步,火速走了过去,一把推开了三个女子,赶紧拉起了被水缸深埋进去、已经淹没头部的陆文昔。三个女子以多欺少的霸道行径令人发指,让人实在看不下去。张绍筠越想越生气,竟一怒之下将带头为首闹事的那名凶悍女子推进水缸里面,然后顺手拿起一根竹杆指向在场的他们,威胁众人若要再次胆敢伤害陆文昔,那么他将一定上报姐夫,让姐夫用权力严加惩治在场众人,让她们尝尽苦头,不得安生。三个女子被张绍筠的话语震慑住了,都不嚣张了,从此再也不敢欺负嬴弱的毫无能力反抗的陆文昔。

  另一边是一派宁静的气象,只见萧定楷正凝神屏气,整日与读书写字为伴,一心致力于饱读诗书上,丝毫不理朝纲之事。萧定棠看到萧定楷埋头读书很不理解,不由得上前与他交谈。他也清楚,虽然常言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历数历代朝政更迭皆由武将把持大局,文官只能逆来顺受、承受被人主宰的命运。萧定棠接着说到了当今做太子的萧定权,担心一旦现在的皇帝退了位,萧定权就成了一手遮天的皇帝,到时候萧定棠大权在握,一定会打压自己这个昔日的竞争者,而且不但自己被打压,萧定楷以后也不会过上太平的生活。就在他们正在商议以后的事情的时候,忽然有下人上前禀报,称有一个人求见。

鹤唳华亭第44集分集剧情介绍

  文昔设计萧定棠除掉陈内人 陈内人哀叹将被萧定权处置

  文昔去找萧定棠,希望他除掉陈内人,萧定棠认为和自己没关系,文昔提醒他一件事情,就是太子妃小产的时候,自己曾被陈内人栽赃一副药,说明这个药除了姜尚公给过自己,还给过陈内人,而姜尚公是前中书令的人,而前中书令又和萧定棠关系密切,所以萧定棠和下药案件脱不了干系,不如除掉陈内人这种不成器的人,由自己取代,为萧定棠所用。萧定棠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准备对付的真正敌人是谁,文昔没有对答。萧定楷此时正在墙外,将二人的话都听了进去。

  浣衣所的人正在四处找寻文昔,奇怪到处都没有找到文昔,此时东府内人夕香思想着文昔说的话,文昔说要在关闭宫门之前回来。奇怪文昔为什么能离开,却还要回来。

  文昔正要离开,萧定楷走过来追问她,难道非要那么做吗,以后就要选择这样的生活?可是半年前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不是这样,只要她现在回头,自己愿意带她去长州,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可是文昔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却只想再借一次马,一定不能再等到天亮了。

  文昔回去时被游指挥拦住盘问,文昔出示了太子签发的门条,游指挥要亲自交给太子核实,文昔说太子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因为有关中书令的事情,然后拿回了门条。

  夕香见到了文昔,给她换了衣服,故意说发现了她,大喊人在这里,文昔被带到陈内人跟前,陈内人要打她五十杖,可是文昔说这样传出去,有损太子的不宽厚名声。陈内人说她想多了,文昔问陈内人自己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陈内人生气她说过要离开,可是没做到。文昔质问陈内人难道就不怕被萧定权问罪吗?陈内人轻蔑一笑,自己陪了萧定权十五年,就算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萧定权也绝对不会怪罪自己。陆文昔对此嗤之以鼻,十五年算什么,这世上哪有绝对的事情,自己虽然与萧定权相识半年,但却更加了了解他,比陈内人与萧定权的关系更稳固。陈内人想让文昔离开京城,遭到拒绝后威胁她不要逼自己发狠,可是文昔表示不怕,不甘示弱的样子让陈内人十分暴怒。陈内人愤怒地对陆文昔用刑,与此同时,夕香则按照陆文昔的事先布置,悄悄潜入萧定权的寝宫,将陆文昔写好的一张纸条故意扔在地上。等萧定权天亮时看到,萧定权更衣准备去晨省,那纸条便被王翁捡到了,一看内容,萧定权与王翁及时赶去救人,王翁对陈内人的行径十分痛恶,陈内人警告王翁不要插手宫人的事务,一切纠纷由自己处理,却被对方打了一记耳光。陈内人叫嚣自己是太子殿下的侍从,谁敢放肆对自己这样,没想到原来是太子让王翁这样教训她的。王翁把捡到的纸条扔在陈内人面前,原来,那是萧定棠的字迹,命令陈内人除掉太子妃。

  陈内人见到纸条不免惊呆了,过了许久,陆文昔终于苏醒了,她在夕香的陪伴下去见陈内人,陈内人被关了起来,她愤怒地盯着陆文昔。陆文昔十分严肃,透露她早已洞悉一切,当初是陈内人故意怂恿太子妃去参加赵贵妃的寿宴,然后实施了下毒。陈内人见事情已然败露,也就无话可说,只是伤心难过,最终萧定权真的处置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