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47集分集剧情介绍

  陆文昔再次被太子宽恕度过危机 顾思林受诬陷皇后隐忍皇帝滥情

  陆文昔被太子鞭打后被扔进柴房,她背上遍体鳞伤,浸染血印,萧定权看她光着脚躺在地上浑身发抖,就把自己的披风脱下来扔在她身上。萧定权想知道她既然早就有了他的私印,却还不及早还给他。陆文昔解释说曾经冲到太子的轿前,送上双鹤图请求救救自己父兄,可是太子没有理睬,萧定权最终还是不肯原谅她,陆文昔只好从容赴死,只是请求太子不要迁怒帮她说话的宫人,饶她们一命。见太子离开后,陆文昔服下毒酒。

  赵贵妃自从当上了皇后以后,言行上比之前安分多了。皇上问一个妃子喜欢爹爹还是什么人,对方说当然是皇上,皇上大喜,十分疼爱她,引起萧定棠不满,在母后面前说那个黄毛丫头没啥好的,一天到晚喳喳叫。尽管皇帝非常宠爱其他妃嫔,赵贵妃也丝毫没有吃醋,已经没有了安平伯作仰仗,她的每一步都不敢有所造次。

  许昌平参见萧定权,告诉他眼下就是中秋节了,在武德侯离开之前千万不要让皇帝不高兴。但是张陆正那里收到一封控诉武德侯滥用职权的罪状,说他虐待战俘令人发指,由于涉及重要人物,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张陆正先没有声张。但是不久皇帝也收到了同样的揭发材料,看到字里行间武德侯的种种罪行,皇帝十分震怒,立即指派殿帅火速将此事审理清楚。

  殿帅随即提审战俘,大刑伺候屈打成招。然后将他们的口供送到皇帝手中,皇帝抱怨殿帅没有立即去追究散播谣言的人。萧定权此时也在旁边,皇帝关心地问萧定权最近有没有去看顾思林,萧定权表示顾思林是外臣,又手握重兵,戍守边关,为了避免议论他没有去探望过。皇帝叫萧定权闲暇的时候去关心一下自己的舅舅,并让顾逢恩赶紧回宫,萧定权欣然答应。

  入夜,萧定权到了顾思林的府邸,但只是在门外呆一会儿便走了,顾思林心有觉察,明白了许多。许昌平又一次力劝萧定权,皇帝这一次安排他去,是在故意试探顾思林,看看他是否依然偏袒太子,他建议太子顺其自然,不动声色。

  萧定权急忙去找到何中丞,指责何中丞作为言官之首,却没有做到明察秋毫,居然让一封匿名的书信到了皇帝的桌子上。何中丞并不服气,不满萧定权威胁他。萧定权吩咐何中丞立即揪出诬蔑者,否则他就可以引咎辞职了。萧定权的话让何中丞非常担忧,不惜花费了整整一晚,反复比对谏书上的字迹,最终发现原来是陈九思的诡计。在第二天皇帝用早膳的时候,何中丞把这一情况向皇帝禀告。顾思林的嫌疑被洗刷,顾逢恩也就不用再被召回宫内,陈九思被关进刑部大牢等待受审,皇帝非但没有赞扬太子努力办案,反而说他乱插手别人事务,罚萧定权一人吃下全部早膳。萧定权因为暴食消化不了,一回到宫内就呕吐起来。王翁一旁以为他是受了风寒,许昌平埋怨萧定权不听劝,擅自行动。萧定权听到手下来报,陆文昔已经苏醒,于是立即前去。

  陆文昔喝的是药酒,导致昏睡了整整两天,她心想虽然已经被太子除了宫籍,但萧定权并没有杀她,不管怎样还是不幸中的万幸。萧定权赶来后,告诉文昔她没死,是自己担着天大的干系救了她,只要以后听他的,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就保管没危险。让她把衣服脱了,陆文昔十分不解地褪下了外套,萧定权让她把脸扭过去,然后拿起药瓶为陆文昔上药。

第48集

  萧定权不停地为陆文昔擦药,他警告陆文昔,鉴于她已经没有了宫籍,以后就不要离开自己半步,以免引起杀身之祸。陆文昔对萧定权充满感激之情。却没想到萧定权表示是看太子妃的面上,要谢就感谢太子妃,因为太子妃在临死前向太子交代,不要伤害陆文昔,所以,萧定权才会对她格外开恩,他要等陆文昔指甲上被太子妃染上的颜色完全褪去,再让陆文昔离开这里。说到这里的时候,陆文昔不由得看着自己红艳艳的指甲,回想起太子妃温柔地为自己染指甲的情景,禁不住心酸起来,眼中的眼泪落下。萧定权与许昌平见面,提起春闱科考一事。萧定权告诉许昌平在今春春闱时,就已经背叛自己,留在身边是最愚蠢的事情。许昌平并没有否认君臣关系破裂。王翁心里明白,萧定权嘴上说留下陆文昔是看在太子妃的面子上,其实是萧定权自己不舍得她离开。从此以后,陆文昔既然不再是宫人,就不再穿内人的衣服,而是换上了裙装,专门负责为萧定权梳头。萧定权冷眼望着陆文昔,冷冰冰地提起陆文昔的父母,陆文昔禁不住双眼红润起来,拿着簪子的手开始发抖,快要站不住了,但萧定权依旧絮叨个不停,还让陆文昔守在旁边,看着他亲近谢良娣。次日晨,陆文昔手持着水盆,向前走去侍奉萧定权洗漱,萧定权从陆文昔的袖中硬是掏出一个荷包,讽刺陆文昔绣了很久,却是个腿粗嘴短的鹌鹑,手艺实在是差。陆文昔没拦住他,生气地一把夺过荷包,转身就走,萧定权便开始胡言乱语,在床上辗转翻侧闹个不停,叫嚷不会穿衣服,不让她走。皇上召见顾思林,十分热情地提议他过完中秋再离京,说完之后,接着又让李重夔把一盘石榴送给萧定权,李重夔到萧定权那里以后,遇见了女装打扮的陆文昔,不禁大吃一惊,认为这装束不合规矩。等李重夔走后,萧定权随即把石榴分给了自己的妃妾们,陆文昔看见萧定权有如此多妃妾,不由得目瞪口呆起来。随后萧定权从屋里离开,张绍筠跑进宫里探望陆文昔,夸赞陆文昔绣的仙鹤好看,但陆文昔并没有感到开心。不过一会儿之后,她从窗子看见萧定权在外面,便故意答应把荷包送给张绍筠。萧定权板着脸进来,陆文昔上前行礼,萧定权叫人将帷帐放下,吩咐陆文昔脱衣服,陆文昔很是惊讶。张绍筠十分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原来,萧定权让陆文昔把衣服褪到肩膀就停下来了,开始亲自为她擦药。萧定权等到了晚上,去见顾思林,但顾思林却让下人称自己还没回来,萧定权心生奇怪,发现有人在往室内端洗脸水,便推测舅舅是有意推辞见自己。此时,王翁去拜见萧定权,陆文昔慌忙替萧定权掩盖他不在的事实,慌称他已经就寝。王翁声称要事禀报,执意进去了。惊讶地发现萧定权根本不在房间里,陆文昔眼看自己已经露馅,尴尬地低下头。王翁本来就对看不惯陆文昔,认为她是迷乱萧定权的祸害,于是就趁着这次她撒谎没理的机会,狠狠打了陆文昔一记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