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庆余年电视剧

庆余年第31集分集剧情介绍

  范闲进言李云睿被贬 婉儿问明真相心凄然

  范建得知范闲是对林婉儿动了真心,便劝范闲多想想她的感受,也为自己多寻一条退路,免得遭到李云睿爪牙的迫害。范闲闻言,十分激动,他一时没办法接受父亲的这个建议,于是便表示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太子得到消息后,匆匆忙忙赶到了皇宫,他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因此见到李云睿后,冲她吼了几句,指责她竟然背着自己做下这样的事。李云睿却表示,若不是自己瞒住了他,现在跪在这里的,就是他们两个了。太子明白,就算是现在,情形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慌忙跪下来,不管不顾地高声请求见驾。

  庆帝命洪四庠将太子宣了进去,太子一进殿便跪在了庆帝面前,求他开恩放过李云睿。庆帝却表示还要再等等,看看还有没有人来为她求情。太子觉得,如今这个形势下,不会有人愿意趟这个浑水。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范闲求见的禀报声。

  范闲能来,倒让李云睿十分意外,但她万万没料到,范闲竟然在庆帝问起,他是不是来求情时,表示自己是来请求严惩李云睿的。庆帝闻言,十分满意,称将来他要管理内库和鉴查院,所要走的,必是一条孤臣之路,若是心软,担不得大任。但范闲却没想这么多,他只是在縢梓荆的坟前坐了半晌,想起了他当初为了自己,将性命置之度外,放弃了他一直以来偕妻带子避世隐居的愿望,甘愿留在京都这个凶险之地,最终搭上一条性命的往事,最终决定,不能让他白死。

  庆帝觉得,范闲为了一个护卫做出这个决定,实在还是磨炼得不够。范闲却表示,无论如何,不能失去明辨是非之心。庆帝也不多言,当即下旨,命李云睿离开京都,回她的封地信阳去。太子还想求情,但见庆帝目光不善,不敢再言,狠狠剜了范闲依言,告退出去了。

  李云睿得知范闲并非是为自己求情,而是去落井下石的,笑称自己白担心了一场,幸亏他没有求情。太子表示自己还会想办法进言,替她求情,李云睿却拒绝了。两人转身离开时,庆帝却拿起弓箭,冲着摆放在殿中的盔甲射了一箭,将盔甲射穿。李云睿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透过灯光摇曳的窗纸,她隐约看到了殿中的情形,转回头时,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林婉儿得到了消息,赶去长公主府求见李云睿,发现伺候她的仆人侍女纷纷收拾东西匆匆逃离了,府中一时间荒凉沉寂,就如同她的心一般。她在李云睿 的寝室外站了半晌,李云睿就是不肯见她,侍女出来传话,让她回去,林婉儿却依旧倔强地站在原地。直到她孱弱的身子受不住寒气侵袭,开始不住地咳嗽,李云睿才在侍女的苦苦劝说下,答应了见林婉儿一面。

  其实,林婉儿自从出生之后,见李云睿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她在病重的时候,万分想念母亲,可李云睿也不曾去皇家别院探望,她甚至想着,等自己临死的时候,或许都不能见上母亲一面。因此,母女之间的情分并不深厚,此次前来,也并不是难舍母女之情,才来求见李云睿,她只是想亲自确认一下,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真的背叛庆国,是不是真的暗中陷害自己的未婚夫。

  李云睿听了她的质问,快速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在面对林婉儿的指控时,她情绪激动地表示,自己之所以远远躲着她,为的就是有一天事发之时,可以让她置身事外。林婉儿从她话中捕捉到了一条了不得的信息:出卖庆国就够出格的了,可李云睿却说,她所做的远不止这些,因此一再追问,她到底还干了什么,李云睿却不肯再说,只是叮嘱林婉儿,自此一别,不要再联系,还能保她一世安稳无忧。林婉儿不甘心,还想追问她为什么明知自己心里有了范闲,还要对他下手。李云睿表示,就是因为她看上了范闲,所以自己才一定要对他动手。因为范闲进京,远不止接手内库财权这么简单,庆帝的意思是让他接手鉴查院,将来他就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也可以说是皇权争夺的一个诱饵,巨兽扑食,他除了粉身碎骨,不会有好下场,所以自己才要杀了他,免得她将来踏上绝路。

  最后,李云睿叮嘱林婉儿,一定要找借口和范闲断了联系,自己会想个办法,帮她取消这婚约。林婉儿却忽然转了话题问李云睿,知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李云睿被问蒙了。林婉儿告诉她,自己喜欢吃鸡腿,她作为母亲不知道,范闲却知道;自己喜欢星空,她不知道,范闲也知道,他是最了解自己,也是最愿意了解自己的人,就算将来他走的是一条死路,自己也义无反顾,因为自己已经把内心最深的恐惧、最大的孤独都托付给了他。林婉儿看出母亲心中托付终身的那个那个男人并不是父亲,她追问那人是谁,李云睿没有回答,却忍不住流下了泪来。林婉儿见状,一言不发地施礼退了下去,李云睿在她身后扬声提醒,明日自己走时,不要去相送。

  第二天,李云睿乘着马车离开了京都,太子在城门外送行,称自己有时间一定会去看她。李云睿却表示,若真是如此,二皇子一定会借机发难,太子闻言,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李云睿笑了笑,放下了车帘。这时,早就候在一旁的范闲准备提步上前,太子怒气冲冲地冲他道,人已经走了,没必要再苦苦相逼了。范闲轻松地表示,自己是来替婉儿送行的,太子闻言,心下一动,忽然换了一副和颜悦色,表示李云睿所为,自己并不知晓,说完便离开了。

  范闲上前向长公主施了一礼,口称来替婉儿送行。李云睿笑语晏晏地对他说,幸亏他没替自己求情,否则还真不好再报复他,并表示自己一定要好好筹谋一下,给他一个惊喜。范闲满心愉悦地表示,自己曾说过,要让她滚出京都,如今做到了,自己就已经很高兴了。李云睿笑称,自己还给他留了礼物,说完便示意马车上路了。

  范闲目送李云睿离开,与沉默地等在一旁的王启年说了縢梓荆,王启年劝他多留心,免得着了李云睿的道。正说着,范闲忽觉身后杀气袭来,连忙侧身躲过,站在他背后偷袭的郭保坤用力过猛,自己反倒跌了个狗吃屎,他狼狈地爬起来,撂下一句狠话,落荒而逃。

  这时,范闲看到了一直躲在一边默默看着这边的林婉儿,上前向她道歉,林婉儿却明事理地表示,是自己的母亲处心积虑害他,他只是自保而已。同时,林婉儿告诉范闲,纵然他选择的真是一条死路,自己也会陪他一直走下去,范闲闻言,感动不已。

  此时,御书房外跪着一大片大臣,口口声声要参奏范闲泄露消息,导致言冰云被擒,侯公公传出了庆帝口谕,让他们放下奏折回去了。

  几日后,林若甫借着自己与袁宏道下棋时,不断悔棋之事教导范闲,为人处世,并无绝对公道可言,并提醒他,庆帝只怕很快就要召见他,到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答应。范闲觉得有些为难,林若甫告诉他,君与臣并非主与奴,就想两位棋手交锋,就算失去棋子,该争的还是要争。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仆人来报,宫里传了口谕,让范闲进宫面圣。林若甫再次嘱咐范闲,庆帝善于掌控人心,如今正在磨炼他,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答应,范闲牢牢记在心中。

  范闲进宫之后,并没见到庆帝,反倒见到了太子和二皇子,面对面坐着,他不明就里,只得也在一旁坐下。不久,就见几个太监捧着托盘鱼贯而来,很快就将桌子上摆满了饭菜。范闲正在惊诧时,庆帝走了进来,称这是家宴,让他们不必拘束。范闲闻言,起身想要离开,却被庆帝拦住了。

庆余年第32集分集剧情介绍

  庆帝以婚事相逼迫范闲出使北齐 费介担心徒儿安危千方百计阻止

  庆帝表示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用饭了,看着他们吃就好。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番,谁也不敢下筷子,庆帝再三催促,他们这才开始吃了起来。

  太子左手上拿着一张叠地整整齐齐的黄帕子接着,斯斯文文地夹着菜;二皇子则风卷残云般埋头苦吃。庆帝在旁评论太子,称他从小就板着,到现在还是个木头。太子闻言,十分尴尬,紧接着,庆帝指着正在大块朵颐的二皇子道,他从小就没吃相,到现在还是这个德行,一句话差点让二皇子噎着,他赶紧停下了筷子。庆帝又转向范闲,问他在两人间看好谁,范闲文言怔住了,他心里迅速盘算了一番,笑道,自己无论怎么怎么说,这都是死罪。庆帝却称,忠臣不怕死,并问他是忠臣还是奸臣。范闲嬉皮笑脸地回答,自己可忠可奸,全看他需要。庆帝闻言,不再逼问他,又转向两个儿子,让他们评论一下范闲。太子表示,范闲文才惊世,乃是国之重臣。二皇子却说,忠臣、奸臣常见,奸猾的忠臣却少有。

  二人对范闲的评价可说是颇高了,范闲连忙向两人施礼。庆帝出言道,既然他们的评价这么高,那以后就要护着他些,无论谁继位,他都是朝中重臣。太子听了这话,连忙离席下拜,表示惶恐,二皇子虽不齿太子这般做派,可还是不甘人后地跪地附议。庆帝又敲打了两人几句,让他们入了席,称前两天六部许多人上折子参奏范闲,不管是太子门生也好,二皇子党羽也好,全都下去好好约束。太子和二皇子连忙自称没有党羽门生,但也愿意警告劝说,不让流言再惑众。

  庆帝这才切入正题,称过两日要押送肖恩回北齐,为了消除众人的怀疑,由他带队前往最为合适。范闲想起临走时林若甫的再三叮嘱,便特意问了句,这是不是旨意。庆帝表示,这只是个建议,但同时又说,在此之前,他去了林相府,林相的建议他应该多听听,只不过若是他不想去,就要换门亲事,因为六部之中反对之声很多,不消除这些怀疑,不能接掌内库大权。

  范闲闻言,连忙表示,自己愿意去北齐,且已迫不及待。庆帝反倒让他再多想想,范闲表示自己心意已决,庆帝便让他去和陈萍萍商议行程,并称等他回来后,便替他和婉儿完婚,之后便起身离开了。二皇子和太子先后对范闲表示了支持,也离宫而去,范闲心中忽然变得十分沉重,想起了李云睿临走时留下的话,觉得此去北齐,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燕小乙因为李云睿之事,被夺去了统领之职,贬去了边疆。他在北上前,来到信阳边界处,特意向李云睿辞行。李云睿连累燕小乙,心中也觉得不是滋味。这时,有人快马传来了京中的消息,称范闲要带使团前往北齐。而燕小乙的驻防之地,也在北上的途中,李云睿暗示燕小乙,要他在那荒凉广袤之处,将范闲除掉,燕小乙领命而去。

  离宫之后,范闲直接去了鉴查院,见陈萍萍正在对着叶轻眉当年种下的花草大发感慨,担心那些枯萎了的花草,熬不过这个冬天。范闲知道他是想自家那个惊才绝艳的老了,而这些花草,则是他唯一的寄托,于是便蹲下来,拔起了两棵枯萎的花来查看,发现它们只是缺钾了,便表示由自己来守护这些花,一定会还他一片生机盎然。陈萍萍闻言,十分高兴。

  陈萍萍知道,这次出使北齐,既是庆帝对范闲的考验,也是他的机会,他嘱咐范闲,无论如何,一定要平安地将言冰云接回来,并提醒他警惕北齐的锦衣卫镇抚使沈重,此人十分危险,其它的资料,他已经放在了范闲的车上,让他一定要仔细看看,了解北齐的政局,至于他的安全,自己已经派了人暗中保护。

  范闲听他絮絮叨叨嘱咐了半天,范闲觉得这个被人惧若凶神的陈萍萍,对自己实在是没得说,便趴在他耳边,称他是个好人。陈萍萍闻言,不禁笑了,好人这个评价,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笑了笑又表示,此去北上回来,就可以接手内库和鉴查院了,到时候自己暗中默默辅助他,他就能成为庆国第一重臣,没人再能威胁他的安全。范闲嘴欠地问他,是不是连庆帝也不能奈何自己,结果招来了陈萍萍一记白眼,他连忙住嘴。

  范闲出使北齐,三处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们自然不会没有表示,已经从自己炼制的毒药中缓过来的冷师兄,带着师弟们为范闲准备了一大堆东西,有防火防刀枪的衣袍、有可以降落的火浣布打散、逃生用的绳索、带机关的扇子、藏了毒烟的玉佩、最新研制的袖箭连弩等等,不一而足。范闲看得眼花缭乱,又向师兄要了些制作毒药的原料,满载而归。

  回府的路上,陈萍萍派来便装保护范闲的人全都被无声无息地撂倒了,他身边的贴身护卫觉得马车太扎眼,便让范闲下车先走,让王启年驾车继续前行。哪知走了没多远,范闲身边最后一名护卫也中招倒下了,不过随后范闲便惊喜地发现,动手的是自己阔别多日的老师费介。原来,费介刚刚回京,不了解情况,见范闲身边有好多鬼鬼祟祟的人,还以为是刺客,就出手解决了,不过好在他下的毒都不致命,那些人不至于稀里糊涂地在自家人手里丢了命。

  费介带着范闲和王启年,进了一家胭脂铺的后院,后院支着一把大阳伞,下面放着两把躺椅,就如当年澹州范府的后院一般。师徒俩惬意地躺了下来,范闲随口问费介,这是谁家的铺子,费介称是自己开的,范闲闻言惊异,想不到他这不修边幅的糟老头子,竟然会开一个胭脂铺。王启年知道,那些妇人们买起胭脂水粉来,比什么都舍得花钱,因此直呼他有眼光。费介却表示,开这个铺子,与赚钱无关,接着,他便给两人讲述了当年的一段往事。

  原来,当年陈萍萍千里奔袭,去北齐擒拿肖恩,正逢肖恩儿子娶亲,费介打算给他儿媳下毒,来威胁肖恩就范,他将毒下在了胭脂里,结果因为对胭脂不了解,效果做得太差,露了马脚,最后肖恩的儿子媳妇死在了当场,陈萍萍则废了双腿。他为此万分自责,回来后便开了这家铺子,一开就是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再遇到这样的事,不会再坏事,也是借此提醒自己的意思。

  费介知道肖恩的厉害,因此说什么也不让范闲去北齐,得知是庆帝的旨意,他沉默了一会儿,便表示要带范闲逃离京都,正当他打开后门,打算去准备的时候,却发现陈萍萍正被人推着,静静等在门外。原来,跟随范闲的人出事之后,就有人将消息告诉了陈萍萍,陈萍萍了解费介,知道他的心思,因此直接找到了这里。费介还有些意外,没想到陈萍萍竟然能找到这里来,陈萍萍微笑着表示,自己一直都知道这个地方,只是从未说破。

  陈萍萍和费介将范闲和王启年赶了出去,两人在后院大吵了一架,谁也无法说服谁。陈萍萍称,范闲出事回来后,京都就都在他手中了,那将是一番锦绣未来,费介却担心,当年的惨剧再现,他一直将范闲视作儿子,不想自己老了没人送终。范闲在门外听着两人吵得惊天动地,不可开交,他实在忍不住,便推门走了进去,告诉老师说,言冰云因自己之故被贬去了北齐,自己心有愧疚。一定要将他带回来,费介闻言,这才没了话说。

  范闲回去后,约了林婉儿去郊外游玩,将自己北齐之行告诉了她,也把自己并不想去,可又因婚约所系不得不去的不得已一并说了出来。林婉儿听了表示,就算没有婚约,自己也可以和他私奔,自己攒了一些钱,足够一生所需。范闲心下感动,表示自己不会让她的声名受损,因此这次出使,自己一定要去。林婉儿见状,也不再阻拦,当下亲吻了他,并郑重叮嘱,此次出使北齐,一定要活着回来,自己会拿着樱花,在这里等他。范闲也郑重应下,两人深情拥吻。

  范闲回去的时候,遇到了只为见自己一面,就在当街搭了个亭子的二皇子,两人把酒相谈。二皇子表示,此次出使回来,就离春闱不远了,到时候自己还会再次保举他主持春闱,若能成为这届举子的座师,那可是好处多多。范闲问他为什么这么抬举自己,二皇子想了想道,看他顺眼,就算最后他投了太子,也不妨碍两人相交,并称锋鸣关守将是自己门下,到时候会让他护送他,范闲婉言拒绝了,二皇子见范闲还是不与自己交心,也没了什么兴致,起身离开了。范闲看着二皇子走后,他的手下当即将好好一座亭子拆毁了,心中对这位皇子更加不喜。

  范建得知范闲出使北齐的消息后,连夜进宫,苦求庆帝收回成命,庆帝却顾左右而言他,表示户部尚书告病回乡,自己已经决定,让他升任尚书。范建急得火上房,再三苦求,庆帝却表示,这两件事都没得商量。范建无奈,只得请求,让自己手下亲卫,护送范闲北上,庆帝同意了。

  到了范闲启程这日,陈萍萍和费介都来送他,费介还拿出自己最新研制的迷药交给了范闲,称这东西虽不能取人性命,但就算是大宗师到了,也得晕上一会儿,范闲笑着接过道了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