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极速救援电视剧

极速救援第27集分集剧情介绍

  司乔为于飞放下仇恨 于田甫好友住院需肾源

  王赫把偷来的病历档案拍照发给于田甫,于田甫果然很快打电话过来谈条件,王赫要求于田甫给他比之前多一倍的钱,他现在一无所有,不在乎和于田甫硬碰硬。

  王赫回家路上,突然冲出一群混混将他暴打一顿,对方告知于田甫已经把钱转到王赫卡里了,如果下次还乱来,他们不介意弄死王赫。

  于田甫的好友严立明因尿毒症住进了嘉安医院,急需匹配血型的肾源,严立明是看着于飞长大的,于飞很想帮主严立明,可严立明的血型是比HR阴性血更稀有的孟买血型,找到合适的肾源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现在只能等待合适肾源的出现。

  于田甫去看严立明,他打算用自己的手段出钱买孟买血型的肾源,严立明劝他不要这么干,毕竟于飞还在这家医院,严立明不希望于田甫把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带到这个医院,给于飞带来不利,于田甫对于飞很失望,上次于飞竟然说做他的儿子很耻辱,之后二人就在没联系过了,于田甫很看中严立明,因此并不打算听从严立明的建议,无论如何他都要救严立明。

  下班后司乔邀请于飞一起去吃面,于飞终于说出自己憋了很久的心事,他猜到司乔父母的死可能跟于田甫有关,于飞希望司乔和于田甫能正面谈谈这件事,司乔称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因为于飞是他最好的兄弟,司乔保证如果想好这件事的处理方案,一定第一个告诉于飞。

  司乔去面馆吃面,说起和于飞的关系,司乔将自己纠结的问题告诉了苗条姐,他在想如果父母的死真的是于田甫的责任,那是应该告于田甫,还是应该索赔呢,怎么说于飞也是他的兄弟,他不想让于飞为难,可要不继续追查下去,他从小就没爸没妈,司乔也不想让自己父母死的不明不白。

  司乔早上上班路上,遇到一起车祸事件,司乔二话不说上前帮忙,很快郭凡和救护车也赶到现场,发生车祸的是一对小夫妻,丈夫重伤当时就没有生命体征了,妻子只是轻伤,司乔和郭凡给丈夫紧急施救,有了生命体征之后,立刻送去了医院。

  医生第一时间给车祸的丈夫做手术,丈夫志勇因为头部受伤严重,加上是罕见血型,血液供应量不足,现在处于脑死亡状态,必须依靠医疗器械来维持病人的生命体征,但醒过来的几率几乎为0,妻子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崩溃。

  志勇家里家境一般,医院的特护病房费用昂贵,志勇妻子借了很多钱才住进特护病房,每天靠器械维持生命,志勇有一个八岁的女儿,妻子和女儿每天都在医院陪伴,希望志勇早日醒过来。

  于田甫接到消息,有一个脑死亡的病人住在嘉安医院特护病房,这个病人刚好是孟买血型,病人家境很一般,为了住院已经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于田甫想找到这个病人,说服家属捐献肾源。

  于田甫知道脑死亡的病人在手术之前,医院都会征求病人家属的意见,是继续用机器维持生命,还是撤掉机器宣布死亡,于田甫找到徐海欧,希望她能帮忙找志勇家属谈谈,徐海欧拒绝了于田甫的要求,她不会同意医院任何一个医生替于田甫开口,说这件违背人伦道德的事,于田甫的态度很强硬,即便徐海欧不帮忙,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严立明。

  于田甫去病房看严立明,司乔看到后便跟过去偷听,于田甫称他一定会想办法给严立明移植肾源的,于飞的移植手术技术是一流的,于田甫打算让于飞给严立明做手术,严立明劝于田甫不要为难于飞了,父子之间总要有一个人让步,于田甫想不明白于飞为什么恨他,他自认为从没做过对不起于飞的事,但现在于飞和他已经老死不相往来了。

  司乔失魂落魄地走到前台,正好于田甫去前台找小美,他希望医院能多照顾照顾严立明,并拿出一些钱给小美,小美连忙拒绝,司乔告诉于田甫自己是谁,于田甫不知道于飞恨他的原因,但司乔知道,于田甫害死了司乔父母,也害了不少人,导致于飞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司乔,这就是于飞恨于田甫的原因。

极速救援第28集分集剧情介绍

  于田甫劝说病人家属卖肾 严立明儿子拒绝认父

  志勇妻子每天都在医院照顾丈夫,为了交住院费,她借了很多钱,于田甫找到志勇妻子,说明自己好友的病情,他劝说志勇妻子放弃治疗,脑死亡的病人是醒不过来的,活着的人应该为孩子多想一想,志勇妻子很生气,她相信自己丈夫一定能醒过来的。

  于田甫能理解志勇妻子现在激动地心情,他交给志勇妻子一张银行卡,并说明来意,严立明和志勇都是孟买血型,志勇的肾能救严立明,于田甫的钱能救志勇妻子和孩子,一颗肾换三个人更好的活下去,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划算的,于田甫希望志勇妻子好好考虑。

  严立明和陪伴多年的老司机阿忠说起往事,他很想念自己的儿子,不知道自己仅剩不多的时间里是否还能见到儿子,阿忠便想尽办法帮严立明找儿子,终于在一个酒吧找到了消息,阿忠汇报了严立明之后,着急忙慌准备去见严立明儿子,于飞见他慌慌张张的,便追问事情缘由。

  原来当年严立明背着妻子和一个姑娘一夜情,之后姑娘怀了身孕,严立明给了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姑娘拿着钱走了,却没有打掉孩子,两年后带着孩子回来,严立明妻子知道后二人大吵,严立明又给了一笔钱,打发走了姑娘和孩子。

  后来,姑娘一没钱就找严立明,时间长了严立明觉得不是办法,就给姑娘开了一家小超市,这才算暂时稳定,再后来姑娘出车祸死了,孩子也不知下落,严立明多次想找到这个孩子,可每次都是他们前脚得到消息,等赶到时孩子已经走了,这次阿忠是真的得到了确切消息,所以急不可耐想要立刻找到那孩子,于飞从不知道严立明还有这段往事,也想帮帮严立明,便让阿忠等他下班一起去。

  严立明的儿子雷冬生是一个不出名的画家,他很珍爱自己的画作,但生活却入不敷出,雷冬生和酒吧的卖酒女好上了,卖酒女拿自己微薄的工资养活雷冬生,她很希望雷冬生能赚些钱,减轻她的压力,可雷冬生其实压根看不上这个女人,还认为这个女人既然想和他在一起,就该养活他,也该想到他不会出名的后果,女人和雷冬生每天都会吵架,日子过的极不安宁。

  于飞和阿忠找到雷冬生住处时,雷冬生刚刚和女友吵了一架,女友摔门离开,阿忠跟雷冬生说明来意,严立明已经快要死了,希望临死之前见雷冬生一面,雷冬生对此毫不关心,他从不承认自己有爸爸,严立明的死活也和他毫无关系,雷冬生直接将二人赶出房门。

  于飞回到医院跟严立明说了雷冬生的态度,严立明却问于飞是否有跟雷冬生提到钱,如果雷冬生过的不好,给些钱肯定能解决问题,于飞对这个想法感到无语,怪不得严立明和于田甫能合作这么多年,其实本质上二人都是一样的,认为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于飞答应下次会跟雷冬生提钱,看看砸多少钱能买到雷冬生的原谅。

  于田甫一直在门外,听到了于飞的态度,于田甫还是坚持认为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于飞告知其实他从小就恨父亲,每次想跟父亲谈感情的时候,父亲永远在说钱,永远想用钱来解决,可要知道,钱不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买不来感情。

  于田甫在特护病房外等待,志勇妻子出来将银行卡还给于田甫,她始终相信丈夫活着,一定会醒过来的,于田甫感到悲哀,想起严立明儿子对父亲的态度,于田甫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快死了,于飞会不会来救他。

  于飞单独去找了雷冬生,让雷冬生开价看多少钱才愿意去医院,雷冬生直接开出五十万,于飞爽快答应了,雷冬生觉得纳闷,他从不知道严立明这么有钱,五十万都可以毫不犹豫,于是改口说要一百万,于飞让他好好算算这笔帐,这一百万是怎么有脸要出来的。

  雷冬生告诉于飞,十年前***妈出车祸去世,姥爷嫌弃他是私生子,怎么也不肯让他回家,他厚着脸皮去了严立明家,却被严立明的老婆恶狠狠地赶了出来,还用极其难听的话骂***妈,那天下着暴雨,雷冬生无家可归,那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天,也是他一生的噩梦,之后的日子里,雷冬生每天都被骂野种,被各种侮辱,这些年他对严立明只有恨。

  雷冬生经历过的苦于飞不知道,但他很明白雷冬生的苦衷,于飞希望雷冬生去一趟医院,哪怕当面把严立明打一顿也好,总好过严立明死了,他却依旧要一个人憋着一肚子苦闷,遗憾终生要好,雷冬生此刻恨意更浓,他一定会去医院见严立明的,他一定要让严立明带着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