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极速救援电视剧

极速救援第31集分集剧情介绍

  司乔救人失败魂不守舍 隧道车祸现场紧急救援

  嘉安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的大夫熊睿带着一群医生赶去隧道救援,附属医院的公关在记者面前和徐海欧争风,徐海欧很关心隧道里面的情况,记者们赶来比较晚,相对于救护车来说,直升机赶到现场的速度自然是他们不清楚的。

  郭凡正在处理一个大货车里的伤者,熊睿突然推开郭凡,自己来检查伤者,郭凡将伤者的伤情告知,熊睿却像没听见似的,依然自己检查一遍,其实他检查的结果和郭凡的结果是一样的,郭凡不想搭理他,继续去救别人。

  司乔脑海中一直浮现刚刚死在自己眼前的伤者,满脑子的懊悔,司乔浑浑噩噩地根本无心继续救人,于飞看到司乔状态不对,本想上前安慰,司乔却将于飞怼了一顿,让他把刚刚的事情写进报告,说清楚司乔是怎么把一个没死的人救死的,司乔觉得于飞的内心肯定在拼命地嘲讽他,他已经不在乎了。

  于飞听着司乔说的那些话,自己心里也非常难受,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莫沫看到后上前安慰,莫沫认为司乔和于飞都没错,司乔想要救每一个人,于飞只是更懂得冷静和理智思考而已,于飞现在内心难以平静,他一直严格遵循医学规则,但刚刚他挂断死者电话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错了,眼前死的这个人曾经鲜活如他,死者还有一个家,于飞觉得自己可能太过冷血了。

  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看到莫沫和于飞在聊天,便上前叫嚷,让他们赶紧去救自己的老公沈越,还说老公是药厂老板,出事了这些医生担不起。

  于飞看到一个面包车里的几个人准备把伤者抬走,便上前阻止,伤者颈椎受伤,现在必须等救护车进来,车里的人直接将于飞按进了车里威胁,他们要带走朋友的心很坚决,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于田甫突然打电话给徐海欧,说是有紧急事情要联系于飞,徐海欧告知了救援现场的情况,现在谁也联系不上于飞,徐海欧表示愿意帮忙转告于田甫的事,于田甫让徐海欧转告于飞,有人要害他,让于飞事情忙完第一时间去找他。

  沈越被卡在越野车里,司乔和莫沫给沈越检查了身体,基本生命体征是正常的,消防队协助撬开了越野车,将沈越从车里抬了出来,刚刚跟在沈越身边的女子一直叫嚷说要看看,正在和消防员争执,却突然昏倒了,司乔给女子检查,发现她也受伤了,头部一直流血,连忙给女子也采取措施。

  郭凡看到刚刚于飞处理的担架只有伤者一个人躺在那儿,于飞和伤者的朋友们都不见了,郭凡下意识拉开了最近的面包车车门,于飞被几个人困在车里,车里一个叫三哥的跟于飞商量,让于飞下车,但不允许告诉任何人,让他们带伤者离开,只要于飞敢把他们的行动告诉任何人,事故现场的随便一个人都是他们的人质,于飞答应不暴露他们但要求帮忙把伤者抬上车,三哥答应了于飞的要求。

  沈越跟司乔交易,他愿意给司乔一大笔钱,只求司乔不要救那个女人,其实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他老婆,而是小三,沈越是HR阴性血,血型稀有,现在只有他女儿能输血救他,但他担心一会儿老婆孩子来了,看到小三在这儿就不救他了,因此他必须先解决掉这个女人,司乔拒绝了沈越的交易,任何病人他都是会救的。

  沈越被担架抬走之前,还在责怪司乔不和他交易,如果他老婆孩子知道了小三,他一定不会放过司乔,如果他因为缺血死了,责任全在司乔,司乔愤怒地骂到,真应该给他挂黑牌。

  莫沫被司乔愤怒的样子吓到了,他这个样子看上去都有些不像司乔了,更不像一个医生,司乔还在懊悔刚刚不该不听于飞的话,如果他像于飞一样给病人挂上黑牌,或许刚刚那个人还能多活一会儿,或许他真的需要多一些理智。

  熊睿正在帮忙撬开一辆红色轿车,里面的女司机已经昏倒了,熊睿刚把车门撬开,郭凡就赶到了,直接推开熊睿给女司机急救,还吆喝着熊睿帮忙,熊睿被吆喝地一愣一愣的,但还是老实帮忙。

  一个男人找不到自己的妻子乔乔了,他已经被救好大一会儿了,在现场也转悠很久,但始终没找到他妻子,郭凡让于飞帮忙找乔乔。

  现场的人已经被救的差不多了,可还是没有找到乔乔,司乔和于飞分析了乔乔乘坐的车辆,推测了她可能从车里被甩出去的大致方向,发现那边是一辆拉橘子的大货车,车里的橘子撒了一地,司乔和于飞连忙去橘子里面扒人,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乔乔,可乔乔的腿被压在货车地下,身上已经被熊睿挂上了死亡牌,刚刚熊睿发现了乔乔,可因为大货车抬不起来,所以他就挂了死亡牌。

  司乔指责熊睿太不负责任,并呼吁现场的人帮忙抬车撬车,人多力量大,终于把乔乔从车下面拉了出来,现在道路已经清理通了,一辆小轿车表示愿意帮忙送乔乔出去,大家刚把人抬上车,刚刚的面包车就冲了过来,径直撞向于飞,他们担心于飞报警,所以打算灭口,莫沫看到后,忙推开了于飞,二人环抱着滚到了车辆一侧。

极速救援第32集分集剧情介绍

  司乔举报仁德医院 新型毒品出现嘉安市

  于飞他们带着乔乔上了直升机,直升机超载了,郭凡选择留在现场,她现在发现直升机不适合她,或许救护车更适合她。

  直升机上,乔乔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司乔和于飞合力用药,乔乔才恢复正常生命状态,司乔觉得自己可能刚开始判断就错了,于飞却认为其实他们判断的都有错。

  莫沫觉得,其实司乔和于飞就像对方的一面镜子,总能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另一副样子,以前,司乔总是第一个冲进事故现场的人,为了救人,不惜一切,于飞永远执着于理性,制度、规范。隧道事件让司乔亲眼目睹了于飞执着于规则背后的价值,而于飞也在司乔的影响下,慢慢变得热血,变得温暖和有情义。

  司乔下班后发现被人跟踪,辗转几个拐弯之后,司乔抓住了跟踪的人,这个人是李长海,李长海是专门来找司乔的,李长海的女儿李杭因恶性肿瘤,在仁德医院住院,不仅医疗费用昂贵,还把李杭给治死了,李长海找记者闹了几次之后,依然没有什么结果,今天李长海在仁德医院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仁德医院匆忙销毁的不少病历,但里面没有李杭的病历,他知道司乔和于飞是同事,所以特意找上司乔。

  王赫突然找到于飞,说于田甫欠他钱,现在还找人要弄死他,所以他来找于飞要钱,王赫将李杭之死的把柄告诉了于飞,李杭是恶性肿瘤,本来就治不好,仁德医院的医药费比寻常医院高出七八倍,最后李长海人财两失,所以才找记者来闹,于飞交给王赫一张银行卡,那是以前于田甫给的,他没用过里面的钱,于飞希望这笔钱能帮王赫改邪归正,想想以前王赫风光的时候,想想莫沫,王赫都不该继续堕落下去。

  王赫被于飞点醒,他带着于飞给的钱去了原来的飓风车队,现在这里有一个年轻人重新组建了车队,王赫把钱交给年轻人,作为车队的投资,他希望年轻人不要多想赛车意外的事,不要有任何杂念。

  于飞拿到了李杭的病历,他回想童年记忆,其实于田甫作为父亲还是很爱他的,但于田甫做的那些事他终究接受不了,徐海欧希望于飞可以好好想想,其实于田甫做的那些事,即便是被抓了也和于飞没有关系,做一个好医生和做一个好儿子并不冲突。

  司乔把李长海给的病历全部归档,于飞看到司乔在电脑上操作,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故意把李杭的病历掉到司乔身边,让司乔把李杭也归档,司乔看到病历内心百感交集,于飞终究是没让他失望,司乔归档之后,将病历档案发快递到了嘉安市电视台。

  之前在隧道劫持过于飞的三哥突然闯进医院,还追问楼顶在哪,三哥浑身是伤,看上去神志不清,看到于飞之后便嚷嚷着要离开,但却直接在电梯口昏迷,于飞连忙将其送去病房抢救。

  三哥身上的外伤不轻,而且人的精神状态异常,身上还有莫名的针孔卖个,司乔推测他是吸毒过量,化验过后果然如此,但他吸食的毒品更像是实验室毒品。

  一对自称是三哥家属的男女来到医院,非常急迫地要求给三哥转院,司乔送来了三哥的化验单,陆主任不同意转院,病人涉及吸毒,如果放病人和家属离开,医院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这时这对男女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原来他们是市缉毒队的,三哥其实是他们派去毒贩集团的卧底,目的是为了拿到新型毒品的样本,转院是为了保护三哥的安全,陆主任当即决定留下三哥,他们必须尽快研制出新型毒品中和剂。

  缉毒警察去拿毒品样本了,陆主任让司乔通知于飞做好准备,一旦拿到样本,立刻着手研制中和剂,司乔只好不拖后腿就可以了,陆主任还让莫沫负责看着司乔,司乔一脸不情愿。

  司乔离开办公室之后,莫沫就紧跟着他,司乔对莫沫没有好态度,莫沫觉得司乔是介意她在隧道里救于飞的事情,莫沫刚想解释这事儿,司乔却没好气地怼了莫沫一顿,还说即便自己是莫沫的超级粉丝,也到了脱粉的时候了,那件事他肯定不会夸奖莫沫做的好,莫沫伤心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