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苦菜花电视剧

2019苦菜花第37集分集剧情介绍

  鸿门宴上冯德强机智应对 冯德强初步取得庞文信任

  面对庞文的连连质问,冯德强镇定自若,应答如流,让人丝毫抓不到一点儿破绽。相马索性借口支开长锁叔,只留下冯德强谈话。相马掌握到吕锡铅所学专业是物理,而在王官庄小学里教的却是历史,并顺着话匣询问冯德强,关于中日甲午战争的看法。其实,冯德强此前并不熟悉历史知识,所幸在吕锡铅的提醒下,专门恶补了甲午中日战争的历史事件。只见他低头沉思,缓缓转过身去。这果然正如吕锡铅所说,相马对甲午中日战争的态度充满了自负,他认为中日两国的逆转,是从这场战争开始的,经此一战,日本军事实力远超中国,所以相马很有可能拿这个事件来做文章。冯德强利用相马自负的心理,大力夸赞当时日本军事实力的强大。随后,冯德强又以物理知识完美回答了相马的追问,终于赢得了相马的初步信任。

  而与此同时的另一边,长锁叔被侯三单独带到一间没人的房间。侯三一进门就拿着枪指着长锁叔,大声质问他为何带着共产党奸细就进了城。面对侯三的逼问,长锁叔一口咬定那人就是吕锡铅。侯三假装开枪,也没有从长锁叔口中得到其他信息,便暂时相信了他。侯三走后,冯德强紧跟着就进了屋。长锁叔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德强”,还好及时被冯德强阻止。随后两人一边大声赞叹日军,一边在房里搜寻是否有窃听器。四下搜寻也没有发现窃听器或者可疑物品,冯德强这才敢与长锁叔商讨对策。

  休整片刻之后,冯德强便独自出门想要下楼买包烟。守在门口的侯三当然紧跟着一同下了楼。冯德强买了几包烟,送给侯三一包,一为笼络人心,二来是为自己打掩护。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冯德强便与旁边伪装成挑货郎的地下党同志进行了眼神交流,向他表明自己已经初步取得了庞文和相马的信任。

  冯德强来到牟海城这天刚好就是杨家老爷60大寿,杨翻译本想给父亲风风光光办一场寿宴,可不料当晚庞文要设宴邀请冯德强。寿宴本该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可杨家却冷清得有些心酸。自从杨翻译当上了日军的翻译,就连几十年的老哥们也不曾前来看望过杨老,大寿这天也只是只见礼物不见其人。杨老面前的礼物不少,都装点得红红火火,可这在冷清的大宅子里更显寂寥。随后,杨翻译回家给父亲送来寿礼,并表示今晚的寿宴不能出现了。杨老虽然痛恨儿子与日军合谋,可是毕竟是亲生骨肉,哪有不爱的道理。可听到儿子说今晚不能参加寿宴,杨老气不打一处来,严厉训斥并赶走了杨翻译。

  晚上的宴席已经开始,冯德强谎称自己在王官庄发展了一条内线,那人便是自己已经怀有身孕的恋人。可他话音刚落,门外便走进来两名日军,拿着枪指着他和长锁叔。冯德强早就料到这是一场鸿门宴,咬死断定自己就是吕锡铅。庞文把两人带到一个大坑,威胁利诱长锁叔不成将他推向土坑,当着冯德强的面想要活埋了他。冯德强沉思片刻,厉声制止,质问庞文难道努力为日军办事的结局就是现在这样吗。这一番肺腑之言使得庞文有多动容,赶紧向冯德强道了歉。

  可相马并没有完成信任冯德强,他转而来询问庆林吕锡铅的情况,可庆林却一问三不知,并说王官庄里并没有人家会看上吕锡铅。第二日,冯母和娟子也带着小和平来到牟海城,可却被守门的聂成材拦下。

2019苦菜花第38集分集剧情介绍

  娟子欲策反杨翻译 相马以庆林之命试探冯德强

  按照计划,冯母和娟子带着小和平和来到了牟海城,可在城门便被聂成材给拦了下来。听闻是王官庄而来,聂长材便对冯母和娟子单独审查。聂成材看到娟子长得漂亮,也不管她手里还抱着个婴孩,借着审查为由就对娟子上下其手。这还不算,便宜没占成的聂成材就想要把母子带回审问。幸好孔江子及时出现,放走了她们。一进城,母女两人便看到了满身是伤,被侯三拖着走的庆林。随后,母女两人便找到了葛家,也就是冯母姐姐的家里。姐妹两个多年不见,一见面就热泪盈眶地紧紧相拥一起。交谈之后,老姐姐才得知妹妹家里的事情。冯母看淡了人世悲秋,说得云淡风轻,可老姐姐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痛骂日军的残暴,气得只发抖。而冯母和娟子也才知道婵子跟了杨翻译,那杨翻译正是日军身边的贴身翻译官。

  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娟子索性就把自己的共党身份和真实来历都告诉了老太太。娟子知道婵子的恋人是杨翻译,便想着做婵子的工作,进而策反杨翻译。从老太太口中得知,杨翻译虽然给日军当差,可却是个孝子,他的父亲杨老爷并不喜欢他给日军办事,为此事父子俩关系不和。听到这,娟子更坚定了策反杨翻译的决心。

  自那场鸿门宴后,日军迟迟不见动静,只是按时往房间送来饭菜。长锁叔担心是两人已经暴露,急得走来走去,可一旁的冯德强却坐着纹丝不动。他以为,“敌不动我不动”,此时许是日军还没有找到对付他们两人的办法。说着,日军就又送来饭菜。冯德强高高兴兴端出菜来大吃特吃,丝毫没有任何“身处虎穴”之感。

  思来想去,相马竟想出了一招阴谋。他为了试探冯德强和长锁叔,把两人带到刑场上,而此时的刑场还有另一个人,那人便是庆林。相马让冯德强亲手开枪处决庆林,冯德强刚刚看到庆林的时候,眼里满是震惊和慌张。可是大局不能让他表露出任何一丝伤心,他指着庆林破口大骂,庆林也装作对面就是“汉奸”吕锡铅。两人对骂之中,庆林暗示冯德强,为了完成更大的任务尽管对自己开枪。冯德强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他一个转身打中了庆林的肩膀,可下一秒,庆林的胸口就汩汩冒血。冯德强回头一看,只见孔江子手里的枪还冒着黑烟。回到招待所,冯德强压着声音,可却藏不住内心的熊熊怒火。他大骂孔江子,质问他为何开那一枪打死了庆林。日军狡猾,即便那一枪并非孔江子所开,最后庆林也不会活着走出刑场,孔江子只是为了让三人尽快摆脱怀疑不得已而为之。经过此事,相马对冯德强的怀疑程度又降了一些,他也给冯德强和长锁叔安排了一处处所,只是依旧让侯三紧盯。冯德强当然也知道自己并未得到日军的完成信任,暂时也没有办法开展工作,索性就装出一副无所事事、没有计划的样子,上街胡吃海喝一顿。

  这聂成材对于接下来攻打牟海城的计划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阻碍,要想顺利攻进城,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聂成材。对此,于团长和王东海特地赶到王官庄,与姜永泉商议此事。随着冯母和娟子母女的顺利进城,潜伏计划也来到了第四步。于团长让姜永泉带着武装部队随后潜入牟海城,保持和冯德强、娟子的联络,收集情报,到大部队攻打牟海城时,可以来一个里应外合,防止孔江子叛变带来的不良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