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三生三世枕上书电视剧

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5集剧情

  凤九回头看到了东华帝君,惊得不轻,赶紧躬身行礼,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茶壶,这么一俯身,茶壶里的水便流了出来,她竟未曾察觉。东华帝君见她这般紧张,便示意她坐到自己对面,并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凤九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她倒是还一直记着,自己不能再与帝君有所纠葛,因此便提起自己手边的茶壶,装作往茶杯里续茶时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湿了衣服,以乱了仪容为由,连忙起身告罪欲溜。

  东华帝君自然眼睛不瞎,岂能看不出凤九是在故意躲自己?他老人家向来不会给人留脸面,因此便将自己手上的茶壶往前推了一推,告诉凤九,这里面的水已经不烫了,可以直接往身上浇一点,这样才当得起乱了仪容。凤九此时一脑子浆糊,根本没理解帝君这话是何意,随口哦了一声便离开了。

  此时,恰好连宋和司命星君在附近散步,看到了这一幕,连宋对这一幕很感兴趣,便与司命八卦了起来。司命眼尖,早就看清了连宋欲将之与帝君凑作对的那位女仙正是凤九,连忙岔开话题告诉连宋,天宫众人之所以对他故意大张旗鼓传出的与成玉的八卦不感兴趣,没有一人相信,就是因为他表现地太理直气壮问心无愧了些,而招人揣测非议的关系,则应该是遮遮掩掩,问心有愧这才能招人耳目,一层层将消息传递出去。连宋闻言恍然大悟,但他依然揪着眼前东华帝君和凤九的事不放,司命只好告诉他,这两人也正是因为理直气壮,问心无愧,因此也就算不得什么了,这一番话说得连宋神君心服口服。

  而那两位前来相亲的小神君,回到自家仙山后,均吓得不轻。白真得知后,板着脸将凤九教训了一顿,凤九连忙表示,自己没有打他们,迷谷可以作证。白真拿自己这个小侄女实在没有办法,闻言十分无奈,也只得不了了之了。

  白浅和夜华大婚之后,很快就到了千花盛典的日子。这一天,凌霄殿上众仙云集,连宋作为操办人,兴冲冲地邀天君与众仙共赏瑶池花灵。成玉不得不走上了仙台,施法唤出了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花灵。但见那些自瑶池芙蕖中集合精华而成的花灵,在仙台上逐渐凝结成形,粉红色的花瓣雨中,仿佛隐约可见一位风姿绰约的仙子翩翩起舞,众仙刚要抚掌叫好,忽见那花灵骤然变为血红色,大殿上的气氛也陡然一变。

  成玉竭力压制那异变的花灵,几乎无法支撑,连宋见状大惊,连忙上前助她,成玉得以喘息,立刻从袖中取出连宋送自己的短刀,将之变作一把弓弩,向着花灵射出了一箭,这才将其赶走。

  事后,连宋与成玉立刻跪在阶下求天君恕罪。天君本来十分不满成玉以一介瑶池仙子的闲职来培育花灵,连宋连忙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见两人相互争着承担责任,天君反倒不好再说什么,便以功过相抵为由,揭过了此事。

  凤九此时正带着小阿离去承天台看戏,途径妙华镜时,小阿离一时好奇,想要上前去看看,凤九连忙阻止了他,称在这九重天上,除了东华帝君一个以外,没人能近得了这妙华镜。两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躲过知鹤,托故没去参加千花盛典的东华帝君,此时就在对面的山峰上独自饮茶。他将这姐弟俩的对话全都听在了耳中,也听到了小阿离向凤九抱怨,他爹夜华晚上趁着他熟睡,将他从他亲的长生殿抱回了他自己的庆云殿,而凤九竟然教他,今早醒来他大可以哭着去挠他娘亲的门,这话让帝君他老人家听了若有所思。

  姐弟俩说说笑笑一路来到了承天台,却发现迷谷和一众仙娥正被赤焰兽攻击,而前来天宫赴宴的知鹤,在一旁望着那凶兽喷出的火焰竟无动于衷。凤九连忙吩咐小阿离,去长生殿通知他娘亲白浅,她则上前质问知鹤,为何不献出布雨之术,知鹤却神情紧张地一言不发。

  凤九本想直接祭出陶铸剑,将这赤焰兽砍死,只是这个砍死的过程有些漫长,迷谷只怕支撑不了那么久,因此便决定调虎离山。她上前向着赤焰兽攻出了一掌,将它打倒在地,暂时解了迷谷他们的围,如此一来,那头赤焰兽便跳起来向着她扑了过来。凤九使出自己全部的法术抵挡,却被赤焰兽逼步步后退。就在凤九快退到悬崖边上的时候,知鹤突然使出了布雨之术,只不过不是向着赤焰兽,而是向着凤九。

  凤九瞬间被雨水劈头盖脸淋了一身,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赤焰兽猛然向她喷出了一团火焰,凤九连忙施法抵挡,却因为失了先机,处处被动,没过几招便被打倒在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件紫色衣袍罩在了凤九已经湿透了的身上,东华帝君则手持苍何剑从天而降,一招便将赤焰兽打得不知所踪。

  凤九自然认得这衣袍是谁的,连忙将之脱下来,放在了旁边的石桌上,客气疏离地向东华帝君道了谢,称自己并不冷,请他收回外袍。哪知东华帝君却像是和她杠上了一般,非要她将袍子洗了再还自己,凤九想尽办法,也没能推脱得了,最终还是认命地抱着袍子回了庆云殿。知鹤在一旁看着义兄与别的女子那般亲密地说话,却全程对自己视而不见,气得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凤九将袍子洗干净之后,正对着它发呆,小阿离从外面进来,见到她这副神色,一语中的地称,她这番表情与自家娘亲此前一般无二,正是有了心上人的表现,凤九连忙嗔了他一句,将袍子收了起来。

  这时,外面走进几名仙娥,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大摞书卷,称白浅有令,凤九若是明日之前抄不完,便为她安排一场从傍晚到天明的相亲流水宴。凤九闻言,便知道是小阿离坏了事,询问之下得知,他从自己这里听说了,想要跟他父君争夺娘亲,就要学会不要脸,小阿离便去向娘亲请教,怎样才能比父君更不要脸,结果自然被姑姑白浅知道,是自己口无遮拦,乱教小孩子,这才招来了这场无妄之灾,她不禁伏案哀嚎不已。

  承天台东华帝君英雄救美的那一幕,早就在天宫里传开了,不过却是被传成了两个版本,一则是说,东华帝君听说义妹被困,急急赶去相救;另一则是说,帝君无意间路过,见一位貌美的女仙与赤焰兽殊死搏斗,处于下风,心中不忍,于是出手相助。连宋听了这传闻,便以下棋为名,去找东华帝君打听八卦,并建议帝君不如早日迎娶帝后,正好知鹤在天宫,自己可以帮她去向天君求情,免去她的罢黜之罚,让她重回太晨宫。

  帝君听了,未置可否,却对众人传言凤九貌美一语,十分满意。连宋闻言,十分吃惊,仿佛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而东华帝君则不由想起了自己在承天台赶走赤焰兽后,问凤九为何要出手救那些仙娥,凤九答说,姑姑曾教导她,作为青丘帝姬,不必事事争第一,青丘要的不是她的荣光,而是遇事必挺身而出的但当,若此次见死不救,自己将无法面对自己的臣民。

  东华帝君正在回忆承天台那一幕,重霖来报,知鹤来求见。帝君知道知鹤是想要借机留在太晨宫,因此不等她把话说完,便让她自去拜谢天君,知鹤却打起了亲情牌,称自己曾经年少无知,现在羞愧难当,想请他看在亡父面上,助自己重返天宫,修炼荒废的学业。如此一来,东华帝君倒是不好再拒绝,他抬头深深看了知鹤一眼,默许了她。

  凤九因为没有抄完那些书卷,被白浅派人拉去相亲。凤九一边走,一边心中暗自得意,暗道凭自己这个相亲老手,对付这种场面还不是手到擒来,哪知等她到了地方一看,发现现场足足有十几位青年才俊。这阵容实在出乎凤九的意料之外,这么大的场面,这可不是她能玩得转的,因此凤九吓得转头一溜烟便逃了。那些来相亲的青年才俊见了这位青丘小殿下的风姿,顿时惊为天人,哪里肯空空放过?纷纷在后面紧追不舍,凤九被追得无处可逃,无意间避进了温泉宫,她见四下无人,便脱了衣服跳进了温泉池。

  此时,东华帝君刚刚泡完温泉,正在屏风后穿衣服,他早已看到了凤九的身影,收拾停当准备离开时,见到了旁边台子上放着的衣物,便随手一挥,将一件里衣准确地罩在了听到动静躲起来的凤九头上,并问她为何会在这里。

  凤九听到声音,得知竟是东华帝君,不禁大惊,磕磕巴巴地回答说,自己在洗澡,说完便想去拿自己的衣物,奈何离得太远,她怎么都够不着。东华帝君见状,便背着身子将她剩余的衣物分次交给了她,凤九只好一件件地接过,尴尬地要死。

  这时,连宋神君回来取自己刚刚落下的扇子,他在门外看到这一幕,本想瞧帝君一回热闹,可被帝君他老人家眼风一扫,吓得赶紧没骨气地溜走了,但走了一程,觉得不甘心,便顶着被帝君修理的风险折了回来,大摇大摆进来取了自己的扇子,也借机瞧明白了里面发生的事,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凤九胡乱将衣服裹在了自己的身上,逃也似地离开了温泉宫,却将自己的发钗与手镯落在了里面,东华帝君看到后,顺手拿了回去。回到太晨宫后,东华帝君迎面遇到了连宋神君,连忙将手里的东西藏在了袖中,可眼尖的连宋神君却早就看到了,他一本正经地打趣东华帝君,若是他真对青丘帝姬动了心,将来少不得还要叫夜华一声姑父。东华帝君听罢横了他一眼,毒舌地回敬了一句,改日自己便去收成玉做干女儿,连宋神君闻言,不敢再饶舌,连连摇头,感叹自己交友不慎。

  第二天,凤九依然对自己昨日被东华帝君捏着肚兜递过来的那一幕耿耿于怀,却又无处诉说,只得遮遮掩掩去问阿离,若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了大丑该怎么办,阿离毫不留情地表示,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凤九神情恹恹地正准备去找豆腐,却无意间从阿离口中得知了千花盛典上成玉冲撞了天君,却被连宋极力维护的事,顾不上自怨自艾,连忙跑去看望成玉。

  见到成玉安然无恙,凤九这才放了心,两人一边喝茶,一边相互打趣聊天,凤九忽然发现,自己的手镯不见了,她手忙脚乱地一阵翻找,终于想起,昨日将其落在了温泉宫。

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6集剧情

  天宫中众仙除了修炼之外,最热衷的事,便是传八卦了,但凡有点云山雾影,便能被这帮神仙们传得活灵活现。成玉元君和连宋神君在千花盛典上彼此争着替对方认罪的事,被大家津津乐道了好多天,后来话题又被天地共主东华帝君的桃色新闻抢去了风头,也不知从哪儿传出了流言,说是东华帝君在太晨宫储了一名沉鱼落雁的绝色女仙,对她宠爱有加,前几日连宋见到他们在温泉池同泡温泉,这才传出了风声,还有的说,成玉元君就是帝君与那名女仙的私生女。

  凤九从司命星君口中听到这些流言的前半段时,一时心塞,有些不能接受,后来听说了泡温泉的事,才知道自己竟是那流言的女主角,大吃一惊,再听了成玉元君被传成是自己的女儿,更是好笑不已,同时觉得心中莫名轻松。司命星君见凤九听到这么重磅的新闻,竟然无动于衷,不禁有些佩服她的洒脱,凤九顺势自吹自擂了一番。

  两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聊八卦时,八卦的另一女主角成玉元君来了,凤九连忙辞别司命星君,去找成玉了,一向自称不爱聊八卦的司命悄声嘱咐她,记得趁机向成玉打听一二,凤九一本正经地应下了。

  成玉元君是受了凤九之托,打听到了东华帝君的行程,来向她报信的。凤九得知帝君五月初五的时候,要在三十六罗天的庆云殿,接受从下界飞升上天的仙者拜谒,给他们颁赐仙品,等到朝会结束,诸仙散去后,帝君照例还要检视一下青云殿中的连心镜,会独自逗留一时半刻,自己可以趁机去讨还遗失的镯子,顿时高兴不已,连忙向成玉道谢。

  第二日便是五月初五,凤九匆匆吃过了饭,便想赶去青云殿,却被小阿离死死抱住,非要与她同去,还嚷着揍人帮手不嫌多。凤九心中好笑,暗道,要真是打架,再加上一百个小阿离也不是帝君他老人家的对手,她随口便说,他打不过人家。一旁的白真闻言,立刻沉下了脸,责问凤九是怎么教弟弟的,凤九连忙摇手解释,挣开小阿离逃开了。

  凤九赶到青云殿后,听到里面静悄悄的,以为朝会已经散了,知会过看门天将,便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见果然只有帝君一人背着门站在大殿上,就直接开口向他讨要自己的茶晶镯子。话一出口,猛然听到身后一阵喧哗,凤九回身一看,见后面的楼台上,一应仙家俱在,她顿时又羞又窘,连忙闭起眼睛假装梦游走错了地方,想要逃开。谁知东华帝君竟然大大方方承认了,并当众从袖中拿出了那镯子,凤九没有勇气上前去拿,依旧闭着眼睛装梦游。东华帝君见她不承认,又拿出了簪子和簪花,并特意声明是她掉在温泉池里的。凤九生怕他再将肚兜的事说出来,连忙止住了他的话头,承认自己就是落了东西在他那,过几日再来讨还。东华帝君却不想放过这个戏弄凤九的机会,倏然拦住她的去路,拿出了那几样物什,凤九只得接了过去。

  这件事又以风一般的速度在天宫传开了,忠心又耿介的重霖仙官听闻后,忧心不已,生怕毁了自家帝君的清誉,一心想维护他的刚正端直之命,于是便跑去向连宋讨主意。连宋听闻后,便趁着参加天君所设便宴的机会,找到了东华帝君,打趣了他一番,又将南荒发生异动,燕池悟也嚷着要挑战帝君的事告诉了他,东华帝君听了一口答应。说起燕池悟,连宋便想起了当初那只红狐,他不禁联想到,凤九也是一只红狐,也许帝君正是因此才对他青眼有加。

  两人正在聊天时,白真带着凤九也从外面走来,凤九看到东华帝君,当即便想要打退堂鼓,却被白真不软不硬地威胁了一番,不得不硬着头皮从东华帝君面前走过,昂首进了大殿。

  宴会开始后,知鹤献上了一曲舞蹈,一舞跳罢,天君大赞,并趁机表示要赦还她回天宫,还装模作样询问东华帝君的意思。这本是东华帝君向天君求的情,他自然是毫无异议,知鹤见自己目的达到,便故意面向凤九,向她挑衅地一笑,凤九也不甘示弱,回之一笑。

  白真早就听说了凤九在承天台的遭遇,此番就是要替她找场子的,当即起身,假装呵斥凤九无状,将话语权抢了过来。凤九面色恭谨地起身对天君道,在青丘若是有仙人犯了罪,必得是立下大功才能赦罪,想不到天宫法度这般具有人情味,自己只是钦佩,只不过又想到,若是遇到没有才艺的仙人,只怕就不好过关了,因此又存有疑惑。

  这番话说得天君也面上讪讪的,只得表示,按照法度,知鹤想要重返九重天,确需一个征战的功绩,此事只能容后再议了。东华帝君闻言,当即表示,若是要提知鹤上天需要上战场的话,就由自己代劳好了。凤九听了心中不是滋味,便随着小叔一起,揶揄了东华帝君几句。天君见场面不太友好,便拍板定下此事后,离席而去了。经此一事,知鹤对凤九恨之入骨。

  天君离开后,连宋也拉着成玉出了大殿,他趁着今夜月色华美,便将排演等得尚不太成熟的笛音幻蝴蝶展示给成玉看,并又趁机向她表白。经过瑶池花灵一事,成玉对连宋的观感大为好转,早已不由自主动了芳心,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连宋解释了那次自己当着他的面说喜欢折颜上神的九黎壶一事,其实是纯粹敬仰折颜上神。连宋听了大喜,一时忘乎所以,又对成玉动手动脚,被成玉一个过肩摔扔在了地上。成玉一出手,自己也后悔了,连忙紧张地询问连宋也没有被摔到,见他不说正经话,又羞又气,转头离开了,连宋则心下甚是欢喜。

  再说大殿里,几位新晋飞升的神仙纷纷向凤九敬酒,凤九来者不拒,一来二去便喝的有些多,再加上刚刚见东华帝君那般维护知鹤,她本来心里就不痛快,因此很快便喝醉了。等到众仙都散去后,凤九还在自斟自饮,东华帝君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凤九醉眼朦胧地跟他说起以前的事,称他只当自己是宠物,对自己言而无信,东华帝君却听得一头雾水。

  第二天一早,凤九宿醉醒来,发现自己怀中抱着东华帝君的外衫,不禁有些纳闷,便问自己的小叔是怎么回事。白真告诉她,前一晚她喝得酩酊大醉,东华帝君将她送回了庆云殿,结果她死死拽着帝君的衣服不撒手,帝君只好将外衫脱了下来。

  凤九闻言,觉得自己还不算太失态,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才放了心,哪知接下来白真的话却让她如遭晴天霹雳。原来,东华帝君不好留宿庆云殿,又找不到合适的衣裳穿,阿离便去洗梧宫找白浅借衣。因为白浅与夜华正值新婚,睡得有些深,阿离便站在院子里嚷了起来,不过他那一嚷却让人浮想联翩,因他说东华帝君抱着凤九回了庆云殿,她拉着人家不撒手,帝君便陪了她一会儿,还把衣裳脱了,现在没有什么可穿的,只好来找父君借了。凤九听了这话,当时便傻掉了,白真在一旁却但笑不语。凤九不知道的是,昨日宴会上的那一场针锋相对,被无聊的神仙们解读成了嫂子和小姑子争风吃醋,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天宫。

  凤九将前后两次落到自己手中的两套衣衫拿小包袱包了起来,提着来到了太晨宫外,跃上了围墙,将包袱扔在了院中。正在荷塘前抚琴的东华帝君抬头看到了凤九的一抹背影,不禁了然地一笑。

  知鹤看到了衣衫,猜测是凤九的手笔,她以为这是凤九欲擒故纵的把戏,便带着两个仙娥去警告凤九,让她不要打东华帝君的主意。此时,凤九正带着小阿离出了庆云殿,打算去游春,可一出门就见几只鹤鸟从天上飞过,不偏不倚正好在他们面前拉了两大摊鸟屎。阿离觉得不吉利,问凤九还要不要出去,凤九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她带着阿离刚要走,便遇见了知鹤。阿离见知鹤咄咄逼人,便拦在她面前,不许知鹤欺负凤九,被知鹤一把推倒在地。凤九一看就不干了,当下也不客气,将知鹤狠狠绊了一跤,倒霉的知鹤倒下去的时候,正好趴在了两堆鸟粪上,弄得身上手上到处都是,狼狈不堪,又气又恼。

  凤九却心情大好,带着阿离游玩去了。两人正在闲逛时,见一队人正围在一起,热热闹闹不知在干什么,阿离十分好奇,想上前看一看,凤九也好奇,却碍于身份,不好乱打听,便掏出手帕给阿离遮了面,让他去探听消息,自己则去隐蔽处等着。

  过了一会儿,阿离急匆匆跑了过来,将原委告诉了凤九。原来,是几个闲着无聊的神仙开了个赌局,押东华帝君到底是会迎娶知鹤还是凤九做帝后,现在已经有二十五个人押知鹤了,只有三个人押凤九,还是不小心押错了,现在正追悔莫及。凤九听了这话,当下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拿出一袋金子,让阿离去押自己二百注。阿离领命而去,很快就完成任务回来了,他将最新消息报告了凤九,姐弟俩便说便往前面亭子走去。

  两人不知道的是,东华帝君此时就在假山后面的长椅上闭目养神,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后来连宋也来找东华帝君,见他竟然站在人家背后听墙角,不禁大为竟奇,待见到是凤九,便释然了。

  凤九在亭子里和阿离玩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东华帝君和连宋神君走了过来,情急之下忙嘱咐阿离,若有人问起,就说他一个人在此扑蝴蝶,她则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方帕子,隐在了石桌上。可她这点小伎俩哪里能瞒得过东华帝君?被他一眼便识破了,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得捞起那方帕子,称这是自己遗落的,随手便塞进了袖中。阿离在一旁看得担心不已,却又不敢说实话,一张小脸神情变换,精彩不已。连宋看着那一方明显是女仙所用的帕子,惊奇东华帝君的口味独特,东华帝君故意用凤九之前在背后说自己变态的话来自嘲,连宋被噎得无话可说。

  凤九此时懊恼不已,深悔自己不该变作帕子,哪怕是变成大树也好,纵或是被东华帝君识破,他也总不会连根拔起扛回去。她打定主意,如今只能封闭四感,老老实实做帕子,说什么也不能现出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