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新世界电视剧

新世界第61集分集剧情介绍

  长根违背沈世昌命令 十七杀害丁老板灭口

  刀美兰回到广济寺小院不见田丹正心急如焚,这时田丹踱步走了回来。田丹轻描淡写地告诉刀美兰,自己只是在寺里走了走。刀美兰这才放心。刀美兰进屋给田丹收拾房间,田丹却乘刀美兰不注意溜出门锁上小院。

  刀美兰大惊失色,田丹隔着门让刀美兰转告徐天,自己去找同志汇合了。刀美兰不解地问,明天才是汇合的时间,为什么她今晚要离开。田丹笑着说,自己是担心沈世昌会做出什么事。刀美兰看着田丹离开的背影担忧极了。

  沈世昌小年夜吃饭时特意把长根叫过来一起吃,长根有些受宠若惊。沈世昌直视着长根突然问他,田丹是不是死了。长根低垂着头说,田丹确实火化了。沈世昌越发疑惑,他说自己明明听到徐天说田丹还活着。长根壮起胆子劝沈世昌跟自己回四川老家。沈世昌却不愿离开北平屈居他处。

  沈世昌命令长根去把刀美兰和大缨子抓过来,他说只要抓到她们,徐天一定会来救,他一定要置徐天于死地。长根集齐了人,他想了想还是劝沈世昌算了,他说就算杀光他们那些人也没有用。沈世昌怒了,他逼着长根听命。长根终于忍不住说出实情,他说田丹没有死,他愿意和兄弟们一起保沈世昌去四川。

  沈世昌面如寒冰,田丹突然打电话过来。沈世昌接电话前还是强逼着长根却执行杀人命令。田丹在电话里告诉沈世昌,晚上哪里也不要去,就在家等着自己。沈世昌疑惑地问她到底是谁。田丹阴冷地报上姓名,沈世昌难以置信。田丹正气凛然地说,自己没有死,如果自己死了就没有人揭露沈世昌是保密局的双重特务的身份。沈世昌挂断电话魂不守舍。

  铁林醉醺醺脚步踉跄地来到沈世昌家里,他不客气地坐到桌子上开始狼吞虎咽。铁林毫不见外地说自己是从柳如丝那里来的。沈世昌赶紧打电话给柳如丝,他问铁林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柳如丝冷笑着让沈世昌不要假模假式,从今后她就没有沈世昌这个爹。

  沈世昌重又坐回到桌子边,他问铁林金海和徐天处理了没有。铁林称金海这会儿估计已经没命了。铁林苦着脸跟沈世昌谈条件,他让沈世昌给自己吃个定心丸。沈世昌逼着他打电话回监狱确认金海死没死,然后再抓紧时候杀掉徐天。沈世昌打电话回监狱,他的手下告诉他,金海估计已经死了。

  沈世昌把一份委任状给铁林,他说一旦国军光复北平站重建,铁林就是北平站负责人。铁林拿着盖着鲜红大印的委任状激动不已,他信誓旦旦地向沈世昌表忠心。沈世昌再次逼他杀徐天,铁林忙不迭地答应一定尽快去办。

  铁林离开后沈世昌不放心地打电话到京师监狱问金海死了死,金海此时已经被众兄弟救回来坐到了办公室。金海接听了电话,他怒斥沈世昌并解释刀美兰拿到的金条算是自己卖画的钱,他们算是两清,另外自己是铁林签字入狱的,他现在出去也要铁林签字才行,不然他的兄弟们脱不了身。算清这些帐后,金海警告沈世昌自己不会放过他。沈世昌放下电话面如死灰,他命令长根收拾东西,他们一会儿离开。

  十七在家里收拾摸索着祖上留下的刀具,墙上挂着一些女性的饰物和用品。十七从桌子上拿了双红手套放在鼻子前贪婪地嗅着,这双手套正是田丹的红手套。十七把一把弯匕首揣进口袋后离开家。

  十七敲开丁老板的店门要取修理的莱卡相机。丁老板已从徐天那里听说了小红袄的事,他没想到眼前文质彬彬的十七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狂。丁老板强装镇定把相机交给十七,十七拿着相机离开。丁老板赶紧锁上店门跟踪了十七。在一个街角,十七乘丁老板不备手起刀落地杀了丁老板。

  十七掩藏了丁老板的尸体后返回丁老板店里。十七把莱卡相机重新放回货架上,然后把带来的刀具和他过去杀人收集的被害人物品四处散落在丁老板屋里。十七伪造现场后躲了起来。不多时燕三回店里蹲守,他惊愕地发现了十七故意留下来的证据。燕三大惊失色,他以为丁老板就是小红袄。燕三发疯般地冲出门去找徐天报信。此时十七躲在丁老板店铺的二楼看着燕三在街道狂奔。

新世界第62集分集剧情介绍

  沈世昌逃离北平 长根自尽报恩

  徐天来到关老爷屋里,他直视着关家父女说,他们现在应该对自己说实话。关老爷表情非常痛苦,关宝慧稳了稳心神把那晚铁林带走徐允诺的经过告诉徐天。关宝慧提到那晚有枪响,徐允诺屋里的血也被自己擦拭干净。徐天怒了,他怒斥关家父女对不起徐允诺。关宝慧忍不住抽泣不止。

  徐天冲出房间到自己房里拖出装手雷的箱子,徐天冲动地摸出手雷。关宝慧拼命劝阻徐天,她哭着说,铁林说过要把徐允诺送回来,他明天也许就送回来了。徐天犹豫了。这时燕三从外面飞奔而来,他激动地说,丁老板就是小红袄,他屋里有十几把杀人的刀具。

  徐天和燕三坐着车往照相馆赶,路上他们听到有几个人正议论马车被抢走的事。原来十七在燕三走后不久抢走了停在路边的马车,因为十七把丁老板的尸体藏在马车上。此时十七已经把马车赶到郊外空地,他拖下丁老板的尸体决定就地掩埋。徐天和燕三赶到照相馆后仔细查看了现场,他认出二楼处的脚印跟留在象房胡同杀人现场的一样。徐天识破小红袄伪装了现场。

  徐天和燕三匆匆赶到刚路过的街道,被盗走马车的人还在议论。徐天发现了地上的血迹,他让燕三和车夫跟着车辙印追踪。他们一路追踪到郊外,发现了正在掩埋丁老板尸体的十七。十七惊慌失措地逃窜,燕三等人虽拼命追赶仍被十七逃脱。

  铁林面对关家父女俩的直视谎称徐允诺就在监狱里,他说明天一早他就把徐允诺和金海都送回来。他作出委屈的样子说,自己说的都是实话。铁林让关宝慧跟自己回去,关宝慧固执地说自己要留在这里等徐允诺回来。铁林恼怒地说,自己现在已经是少将了,自己是狱长不是他们说放人就放人。关老爷子扬起唱戏的花枪朝铁林身上挥去,铁林毫不客气地推搡关老爷子。关宝慧怕父亲受伤,只得慌慌张张地拉走铁林。

  沈世昌当晚带上值钱的家当离开,临行前他说自己接受不了长根的背叛,所以他不会带长根离开。沈世昌说如果长根想报答自己,等自己走了他替自己杀了徐天和金海两家。沈世昌说完仓皇逃离。沈世昌走后,长根把他留给自己的八根金条分散给手下兄弟并让他们各奔东西。

  田丹带着成工部的人来到沈世昌家里,长根坐在会客厅里等她。田丹问长根沈世昌去了哪里。长根平静地说,沈世昌已经走了。长根忍了忍又告诉田丹,如果没有自己,她根本活不了。田丹走出书房,身后传来枪响,长根开枪自尽报了沈世昌的恩情。

  沈世昌坐车离开,北平街头是数十万撤离的国军。此时柳如丝坐在傅长官的车里撤离,国军对飞扬跋扈的傅长官十分不满,他们与傅长官拉扯起来,柳如丝悄悄下了车和萍萍提着行李匆匆步行。

  柳如丝和萍萍在人群中疾步快行,正在撤退的官兵不小心撞到她们,两人的行李箱掉到地上,满满一箱金条散落一地。官兵们顿时发了疯一般地上前抢金条。沈世昌的车正好路过,七姨太看到柳如丝提醒沈世昌,沈世昌熟视无睹地继续前行。柳如丝的金条被抢劫一空,萍萍也在与官兵们的撕扯中中枪身亡。柳如丝被拥挤的官兵挤向滚滚人流中。

  徐天家的车夫们一直监视着沈世昌的行踪,他们向追赶过来的田丹作了汇报。车夫们逼停了沈世昌的车。田丹和城工部的同志厉斥沈世昌,控诉他的罪行。沈世昌一边应付一边想着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