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热血同行电视剧

热血同行第31集分集剧情介绍

  阿易认出黎叔就是杨明 小柯被抓工人们解除误会

  铁路工人高举火把喊着口号一起赶往纳南县署,官兵挡住他们的去路,语初带艳势番的成员们也位列其中,工人们向他们投掷石块,瘟狗不幸被砸中,他立刻恼羞成怒,向天空鸣枪示警。玛丽听到枪声,赶忙跑了出来向瓦格纳和司三发难,司三警告她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后果自负,并向她讲明现在的严峻形势,玛丽只好乖乖地回了屋。

  崇利明向芳儿打听小柯的下落,但芳儿拒不开口,崇利明劝她不要执迷不悔,因为小柯的一意孤行造成了血流成河的局面,让无辜人们被连累,芳儿始终不肯松口,崇利明只好把当年小柯被抓以后选择自保,而置芳儿生死于不顾的事说出来,芳儿才意识到小柯这次又故技重施,把她扔下想逃之夭夭,可她念及姐弟之情,还是不肯开口,崇利明一气之下带芳儿来到县署门口。

  杨明为保护周觉受伤,周觉把他送回来,阿易让大傻和玉冰赶忙去准备药物包扎,他对杨明嘘寒问暖。铁路工人和官兵僵持不下,他们不停地投掷石块,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语初看到崇利明带芳儿出来,就把一腔怒火全撒在芳儿身上,崇利明看眼前的局面已经失控,立刻鸣枪示警,当众向大家揭穿了小柯的阴谋,说小柯怂恿他们闹事,把他们当做抵挡新军的炮灰,可铁路工人们根本不信,怀疑崇利明把小柯绑架了。

  周觉及时跑出来解围,承诺会留下来等小柯,崇利明也愿意陪他一起等,如果天亮之前找不到小柯,他情愿以命抵命,大家才稍稍安心。语初苦苦规劝芳儿说明实情,芳儿只好把小柯的藏身之地说出来,语初带人赶到那处破房子,小柯早已经收回钱财逃走了,他们扑了个空。

  阿易觉得杨明的枪斗术很厉害,让他好好想一想师从何处,杨明一点也不记得,阿易根据武功门派分析他是从北方学来的,杨明身上的旧伤复发,阿易端来一盆热水帮他清理,突然发现他腹部的伤口和自己刺伤杨明的一模一样,杨明想起语初曾经向他问起若婉的情况,阿易突然意识到眼前的黎叔就是杨明,他恨得咬牙切齿。

  崇利明派艳势番的成员们分头寻找小柯,可始终不见他的人影,工人们又开始议论纷纷,很快,可颜辛发现了小柯的下落,小柯架着马车想逃出城,语初立刻去城门围堵,小柯穷凶极恶,开枪打死了守城的官兵,驾着马车逃走了,可颜辛骑马拼命追赶,马车突然失控,小柯被马车甩出去很远,可颜辛跳下马和他大打出手,小柯拔出匕首刺向可颜辛,语初及时赶来击中小柯,救出可颜辛。

  天亮了,工人们看小柯还没有被抓到,立刻把崇利明和周觉绑起来,异口同声要杀死他们,双方又发生了激烈的打斗,语初驾着马车把受伤的小柯抓回来,还把他私藏的金条拿出来,小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大春也当众揭穿了小柯栽赃陷害和杀人灭口的罪行,芳儿狠狠打了小柯几个耳光,小柯跪倒在地苦苦恳求芳儿,让她找崇利明求情,芳儿心灰意冷,发誓没有他这样的弟弟。

  覃天明统制率领新军浩浩荡荡进入纳南县城,崇利明和钱坤在县署门口等他,覃天明看到这里一片狼藉,当即决定把小柯和闹事的工人们全部处决,还宣读了当今皇帝的圣旨,以钱坤故意拖延签约之罪将其革职查办,而且永世不得为官。

  阿易断定语初早就知道杨明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便来找语初理论,语初对杨明恨之入骨,所以才不肯认他,阿易却不买账,埋怨语初不该隐瞒他。刘雁君用金条收买覃天明,覃天明便放了曹县令,让他官复原职。崇利明把小柯私藏的金条交给覃天明,覃天明想上交朝廷,崇利明觉得应该用来补偿百姓们的股金,覃天明只好做出让步,答应明天上午召开大会,公开把这笔钱还给百姓。

  英国铁路公司决定放弃收购川汉铁路的修建权,玛丽奉命回上海,崇利明来送她,才知道已经改朝换代,清朝已经被民国所取代了,旧制度已经被推翻了。

热血同行第32集分集剧情介绍

  覃天明对代表们痛下杀手 崇利明带人救出阿易等人

  崇利明给玛丽送行,此次一别再见将遥遥无期,而且崇利明还没有从清朝即将灭亡的错愕中清醒过来,如果大清朝没了,那么他的贝勒爷身份也就随之而取消了。周觉从报纸上看到清朝即将灭亡的消息,他欣喜若狂,崇利明连夜来通知周觉,让他召集维权联合会代表明天开会,商议小柯那二十万的分配方案。周觉担心覃天明会对维权联合会下手,崇利明则提出他会保证大家的安全,周觉趁机劝说崇利明加入同盟会,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遵循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但崇利明却断然拒绝。

  可颜辛受重伤导致手臂功能受限,瓦格纳全力救治,可他的手臂还是没有知觉,可颜辛因此非常伤心,担心自己从此以后就变成了残废,崇利明对他好言相劝,让他安心养好身体再说。周觉和维权会代表准时来开会,崇利明让覃天明去现场,他借口清点银两而百般推诿,还劝崇利明不要存有慈悲心,声称袁总督已经奉命去清缴武汉的乱党,大清国绝不能灭亡。崇利明发现他的口气不对劲,立刻意识到他要对来参会的代表下手,崇利明二话没说就赶奔现场。

  阿易终日闷闷不乐,他和大傻来找周觉,新军守卫不许大傻进门,周觉一见到阿易,就劝他明天一起离开,可阿易想跟着崇利明回京城。大傻在门外等阿易,突然看到新军架起大炮要轰炸来参会的代表,他不顾一切冲进去报信,被当场击中,代表们顿时乱作一团,阿易开枪掩护,杨明和周觉把大傻救出来,大傻只说了一句话就气绝身亡,阿易被彻底激怒,他和杨明全力配合,和新军展开激战,二人把新军打退,掩护代表们离开县署,没想到新军早已经在大门口架起了大炮,杨明冒着炮火死死顶住大门,让代表们退回县署,他因此受了重伤。

  语初等人来和崇利明会合,他们刚想去前厅一看究竟,覃天明早已经派人把他们团团围住,崇利明谴责覃天明不该屠杀无辜百姓,覃天明一口咬定那里有同盟会乱党,崇利明把枪对准覃天明,逼迫新军让出一条路来,他们顺利来到前厅,看到阿易、周觉和杨明等人被团团围困,崇利明把枪对准覃天明脑门,阿易一行人才得以逃生。

  周觉找地方把杨明安顿下来,玉冰帮忙去请瓦格纳,瓦格纳看到杨明伤势过重,他也无能为力。玉冰想继续追随周觉,周觉却不想她跟着冒险,可玉冰心意已决,阿易把大傻安葬了,他失去了最亲的亲人,心里痛不欲生,崇利明劝他一起回京城,可阿易已经心灰意冷,他想跟着周觉干革命,从此不想再和朝廷有任何关系,他还把艳势番的令牌还给崇利明,义无反顾踏上了革命道路。

  崇利明连夜来和钱坤告别,钱坤觉得大清朝气数已尽,他劝崇利明想清楚以后该何去何从。语初明天要跟着崇利明回京了,她不放心阿易,冒险来找他告别,对他千叮咛万嘱咐,提醒他务必要小心新军的追杀。崇利明想带芳儿回京,芳儿到了只想留下来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崇利明也不再勉强,临走给她一把枪防身,芳儿跪谢崇利明,二人依依惜别。

  次日一早,崇利明带着艳势番成员离开了纳南县署回京,钱坤也踏上了回乡的路,覃天明派人一路紧跟他们,还让人在城门搜查,怀疑崇利明的队伍里私藏了乱党,这让崇利明很是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