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三生三世枕上书电视剧

三生三世枕上书第41集分集剧情介绍

  阿兰若再度刑台救沉晔 机缘巧合凤九身魂归一

  橘诺毕竟是比翼鸟族的公主,她被问斩,是要载入史册的,因此做足了学问,处刑地选在了神宫前的灵梳台,观刑人仅限宗亲,行刑之人,则是从三代以上的刽子手世家中挑选的佼佼者,最讲究的是行刑所用的刀,名叫白虎刀,是比翼鸟族的圣物,它必须以问斩之人的腕血开刀,放出护刀的双翼白额虎,这白额虎会吞食被斩之人的血肉元神,并将元神困于刀中,不得往生。

  沉晔本与橘诺定有婚约,上一世橘诺被问斩之时,沉晔飞身上刑台去救她,却被行刑的白虎刀中的白额虎所伤,差点没命,是暗恋沉晔的阿兰若现身,以自己的血祭了白虎刀,趁着嗜血的白额虎上前吞食时,用灵力将它封回了刀中,这才救下橘诺和沉晔二人。后来,相里阙下令,将橘诺贬为庶人,并以沉晔徇私有辱圣职的理由,上奏天庭,将他赶出了岐南神宫。阿兰若又假托息泽的名义,请求相里阙,让沉晔入住了自己的府中,以替九重天的太子铸剑贺寿为由,将沉晔护了下来。然而,沉晔心中只有橘诺,他一直看不上一女侍二夫的倾画夫人所生的另两位公主,在他看来,阿兰若将自己牵制在府中,不过是为了囚禁自己,报复自己。

  苏陌叶将前世的那一段往事讲给阿兰若听,请她出面救下橘诺,因为在这几件大事的选择上,凤九的选择必须与阿兰若相同,才能使命运的轨迹按照前生发展下去。

  沉晔此时也在想着,不知道阿兰若还会不会做出和前世同样的选择。这时,跪求相里阙无果的倾画来找他,沉晔知道她是来找自己商量橘诺一事,便命人将她请了进来。见面后,倾画苦求沉晔出手营救橘诺,沉晔正在犹豫时,见师父息泽在窗外徘徊,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便去问计于他,哪知“息泽”却淡漠地表示,橘诺是他的妻子,救与不救都由他决定。沉晔觉得,自己的师父似乎变了许多,阿兰若也与往常不同,橘诺的事又提前了,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心中没底。

  凤九怕疼,她一连纠结了好多天,始终都无法对着自己下手。到了行刑这天,果然一切都如前世一般,行刑前,沉晔以古有旧例,若在被行刑之人元神离散前,能将白额虎封回刀内,便可免其一死之由,上刑台欲救橘诺。就在他性命堪忧时,苏陌叶苦苦相求,凤九这才不得不答应。

  所有的一切都与前世发生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凤九在以阿兰若的生血祭刀后,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观刑的帝君及时扶住了她,将她带走了。

  另外一个没有人想到的变数便是,在凤九祭刀时,惊动了妙义渊里的渺落,她感受到自己当初与东华帝君决战时,留在人间的一丝元神红气,竟然在阿兰若之梦里,于是便又以化相赶了过来。她从水月潭中拘出了凤九的仙体,打算取回自己留在她体内的魔力。这时,东华帝君抱着昏迷的“阿兰若”也来到了水月潭,见状便将她放在一块大石后,上前阻止了渺落,将凤九的仙体稳稳当当放回了石棺之中。

  渺落不甘心自己功亏一篑,与东华帝君斗在了一处。这时,“阿兰若”醒了过来,她无意间走到了水月潭边,看到了石棺内的凤九仙体,见她额间有一朵凤羽花,便好奇地想要抚摸一下,结果还没等她的手伸过去,整个人忽然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那朵凤羽花之中。

三生三世枕上书第42集分集剧情介绍

  凤九回归阿兰若消失 帝君欲探其前世今生

  凤九醒来后,有一瞬间愣怔,她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许多的回忆,便猜到,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她无意间抬头,看到了正在与渺落激战的东华帝君,连忙起身出了冰棺。帝君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她,渺落想要对凤九出手,帝君一招将其击退,飘身来到了凤九身边,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欢喜与关切。

  这时,渺落又趁机发动了袭击,凤九惊呼出声,提醒东华帝君躲避,帝君不但没有躲避,反而上前一步,紧紧将凤九护在了怀中,他的后背则被结结实实挨了渺落一记重创。

  东华帝君将凤九推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回身又去迎战渺落。凤九认出了渺落就是之前在梵音谷与帝君对打的女妖,她有些不放心,便跟了过去,可眨眼间便看不到了两人的踪迹,倒是在草地上、山石间看到许多赤金色的血迹。凤九知道那是帝君的血,她心中十分忧急,便跌跌撞撞地四下寻找他。

  阿兰若之梦中的这场恶斗,引得天地变色,怒雷滚滚,连宋和相里萌、停下了棋局,望着波云诡谲不停变换的阿兰若梦境,担心不已。燕池悟在玉林院听到这滚滚的雷声,知道一定是有事发生了,也连忙赶去了解忧泉,女君与姬蘅同样满心惶然。

  凤九在野外一直寻到了深夜,这才在一处山洞中,找到了重伤的东华帝君。之前两人相见,因为有强敌在侧,他们都没顾得上彼此询问境况,如今危机解除,凤九刚要出言相询,当即却一把把住了她,踉踉跄跄将她推到一面岩壁上,深深吻住了她。

  良久后,凤九想要推开帝君,哪知素以耿介高冷闻名的帝君却又耍起了无赖,抱着她不肯撒手,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可怜兮兮地直喊疼。凤九好不容易才将他扶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坐好,匆匆跑去山洞外面拾了些枯枝回来,生起了火堆,又帮帝君包扎了伤口。

  帝君见凤九望着自己身上的伤,满眼的心疼,他觉得心下甚慰,于是更加变本加厉地扮柔弱,想得到凤九更多的柔情。凤九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替他包扎好后,便坐得远远的,因为她总觉得今日的帝君十分反常,而且自己分明已经想起了之前的事,被帝君这么一亲,脑袋里面又晕晕乎乎的了,她觉得离帝君远一点,才比较安全。不过帝君的段数显然更高一些,一句话就让凤九不得不重新坐回了自己身边。

  凤九此刻想起了帝君将频婆果给了姬蘅的往事,心中满是难过,忍不住将此事说了出来。帝君轻声慢语地解释了一番,称自己是误会了她一心要得到频婆果,就是为了给燕池悟做糕吃,心里吃醋,这才答应了姬蘅的请求。凤九从他的话中得知,姬蘅原来是骗自己的,并非帝君早在比赛之前就已经将频婆果许给了她,而只是帝君不想让自己拿频婆果去给燕池悟,恰巧姬蘅想求这个果子压制秋水毒,这才顺手给了她,这才稍微解开了之前的心结。

  帝君向凤九亲口告白,称自己之所以来到这里,都是为了她,又说了许多甜死人不偿命的情话,凤九却还是不敢相信,曾苦苦喜欢了两千年的东华帝君,真的被自己追到手了,她很怕帝君再一次骗了自己,怕自己承受不住这打击。帝君悄悄探查后得知,凤九的元神刚刚回归,本就不太安宁,并且还有一些其它的气息混入,他担心此间变数太多,不敢在此解开所有误会,于是便决定早日离开阿兰若梦境,好亲自解开她心上的结。虽然心中还有疑惑,但凤九还是相信了帝君,不再纠结以前的事,帝君心满意足地躺在她的腿上,含笑睡去。

  对于凤九的元神自行回归一事,东华帝君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趁着凤九睡着,隐去了她额间的凤羽花,抱着她又来到了水月潭,却发现阿兰若的肉身不见了,原来是凤九完全取代了她,不觉更加奇怪,想不通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于是便决定用妙华镜探查凤九的前世今生,但九重天上的那面妙华镜显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便决定打造一面新的妙华镜。

  沉晔被带进了阿兰若府中,管事将他安排在了孟春院。看着这里曾经熟悉的一切,沉晔忍不住又陷入了回忆之中,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在这个房间里生活的样子,对于即将到来的结果,他充满了期待。

  帝君将凤九送回去后,便回了岐南神宫打造妙华镜。凤九得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希求的那份爱,欢喜不已,整个人更加阳光开朗了。她觉得,这个阿兰若之梦虽然有许多麻烦,但能与帝君顶着夫妻的名分,过一段平静安宁的日子,也算是难得。

  苏陌叶得知凤九回来 ,连忙匆匆赶来向她道歉。凤九假装委屈地向苏陌叶抱怨了一番,见他满脸自责,便不再逗他,将自己这段神奇的经历将给他听。苏陌叶得知阿兰若的身体竟然消失了,顿时吃惊不已,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他发现,这个阿兰若之梦实在有些离奇。

  倾画向相里阙求情,终于使他答应,让橘诺在王宫中多留些时日。橘诺伏在母亲怀中哀哀哭泣,想起自己连累了表哥沉晔,心中不免有些悔恨。倾画安慰了她一番,称她的生父相里殷对沉晔有救命之恩,如今沉晔维护她,也是理所当然,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让她重回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