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完美关系电视剧

完美关系第33集剧情

  卫哲与江达琳分兵两路,卫哲做起了陆家敏的丈夫的工作,他将调查结果告诉了陆家敏的丈夫,说陆家敏脖子上的伤就是施强打的,因为他的小肚鸡肠,陆家敏拒绝出来作证,而陈卓将会遭受不公平的处罚,陆家敏的丈夫听后开始反思。另一边,江达琳也在极力劝说陆家敏,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她让陆家敏问问自己的内心,如果陈卓因为陆家敏而被开除,那么她会不会因此而后悔。

  发布会快要开始了,路易斯和林安东拿着证据在赶回来的路上,江达琳上台前十分紧张,担心如果揭开事实真相,将会破坏陈卓和陆家敏的感情,也许还会遭受到大众的非议。卫哲安慰着她,陈卓并没有破坏陆家敏的感情,只是选择默默地陪伴着她,而且为了对大众负责,他们更应该澄清真相。

  新闻发布会开始后,路易斯及时将证据带来了,江达琳上台代表航空公司发言,把那个小男孩拍摄的视频播放了出来。视频中,施强因不满航班延误,将飞机餐泼在了陆家敏的脸上,烫伤了陆家敏的脖子,陆家敏上台作证,陈卓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侮辱才动手打了人,陆家敏表示自己愿意和陈卓一起承担责任。真相大白后,航空公司对陈卓的处罚更改为停飞半年,因为新闻发布会顺利召开,涂总对江达琳十分满意。随后,陆家敏的丈夫向陈卓道谢,又要求和陈卓单独谈谈,江达琳担心二人打起来,卫哲便和她躲在墙后偷听。陆家敏的丈夫告诉陈卓,陆家敏已经准备辞职了,他希望陈卓和陆家敏删掉联系方式再也不要见面,陈卓无奈地答应了。

  江达琳和卫哲在回去的路上有些感慨,卫哲却话里有话地说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江达琳也决定要努力工作,摆脱失恋的阴影。卫哲一早刚到公司就看到了裴瑜,他有些疑惑,裴瑜说自己是来上班的,从今天开始她就是卫哲的助理。路易斯对裴瑜的到来有些抗拒,连带着对卫哲的态度也变得不好起来,卫哲看出了路易斯的情绪,让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手上的事情一样也不准交给裴瑜,路易斯这才由阴转晴,还说自己看到江达琳在办公室里有些奇怪。卫哲听后知道江达琳是身体不舒服,便到江达琳办公室里劝她休息,还约江达琳周末一起去鬼屋玩,正好发泄一下情绪,江达琳却拒绝了卫哲,还半真半假地让卫哲带裴瑜去玩。

  周末,林肯和邦尼来到郊外,邦尼看着林肯选的民宿条件简陋,连网络都没有,她的内心有些复杂。晚上,邦尼偷偷起床给江达琳发消息,结果江达琳不回消息,也不接电话,她赶紧向卫哲打电话求助。裴瑜和卫哲一起吃饭时,卫哲问她到底要干什么,裴瑜却突然提出和卫哲复合,她告诉卫哲,自己回国以后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愿意嫁给蒋黎明,她以为自己有婚前恐惧症,但是其实是因为她的心里一直有卫哲。她向卫哲保证,只要两人能复合,她可以立马给蒋黎明打电话退婚。

  裴瑜见卫哲不相信,想要马上打电话证明,这时,卫哲却接到邦尼的电话,得知江达琳联系不上后,卫哲急急忙忙地赶去了江达琳家里。卫哲一进江达琳家里,就看到江达琳虚弱地瘫倒在地上,卫哲把江达琳抱到了沙发上,又到厨房给江达琳煮了点白粥,一副丈夫照顾妻子的模样。

完美关系第34集剧情

  卫哲一边照顾江达琳,一边和她聊了起来,江达琳告诉他,最近自己每到晚上就会胡思乱想,这也是失眠的主要原因,如果父亲没有出事,她应该还在澳洲上学,还在过着平静的生活。现在自己答应了父母要守住DL公司,可还是没有信心可以做到,还有谭新凯的事情,自己被蒙骗了这么久,她一点也不想做总裁,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卫哲也说起童年经历,他在一个单亲家庭里长大,父母离婚后,他就和妈妈一起生活,而他的妈妈是一个上午要结婚,下午就会闹着要离婚的人,所以他才会对婚姻充满了恐惧和不信任。

  卫哲说起自己因为江远鹏的演讲,才对公关行业产生了兴趣,现在卫哲在行业里如鱼得水,却在事业巅峰期时患上了焦虑症,卫哲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劝江达琳与其抱怨命运的不公,不如把命运攥在自己的手里。与二人的亲密交谈不同,舒晴和沈英杰发生了争执,沈英杰觉得现在二人的关系有些奇怪,他想要和舒晴光明正大地交往,舒晴却说自己做不到,如果沈英杰要改变,那她只能选择放弃,舒晴转头就要走,沈英杰叫住了她,肯求二人再一起吃顿饭,舒晴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下来。

  邦尼架好手机开始直播,她说要是有人送给自己十八支车队,她就会考虑和那个人在线下见面,邦尼以为没有人会给自己送这么多礼物,但薛义却直接送了她十八支车队,邦尼被薛义的操作吓到了,但还是同意了和薛义见面。

  卫哲向江达琳说了自己的一个秘密,当时自己和裴瑜分手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和女性亲密接触,就连接吻也不行,一旦亲密接触,自己的急性焦虑症就会发作。江达琳惊讶极了,问他不是经常去酒吧里和别人搭讪吗,卫哲称这是心理医生给自己布置的任务,希望自己可以多和异性亲密接触。江达琳问他的病严重时是什么样子,如果不能接吻,那牵手行不行,接着江达琳便牵住了卫哲的手,问卫哲什么感受,卫哲没有说话,却突然吻上了江达琳,江达琳被吻得大脑一片空白,卫哲的结果依然没有改变,他的急性焦虑症发作了,他也只好匆忙地离开了江达琳家,连夜联系了自己的心理医生。

  卫哲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心理医生,说自己最近的情况都很好,但是吻上江达琳后整个人的情绪就不对了,心理医生却觉得这是卫哲的一个很大的进步,让他把接吻前后的情况仔仔细细地再说一遍。次日一早,邦尼刚回到家,江达琳赶紧拉住了她,把自己和卫哲接吻的事情告诉了她,邦尼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江达琳出主意,称一定要等到卫哲先开口表白,让江达琳装傻,她还猜测卫哲一定会装作没事人一样。

  卫哲在办公室里回想着和江达琳接吻的经过,有些心神不宁,他叫住路易斯,想让她帮自己分析分析,路易斯却猜到了事情的经过,让卫哲不要招惹江达琳,劝他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好。这时,文森特给卫哲打来电话,卫哲接完电话后马上来找江达琳,江达琳也在想着接吻的事情,看到卫哲来了,便赶紧假装工作,卫哲告诉她,文森特给DL公司介绍了一个大客户华盛集团,然后把客户资料交给了江达琳,说客户下午就到,江达琳脑海里却一直回想着邦尼说的话,有些神情恍惚。

  下午,华盛集团的乔云龙来到了DL公司,乔云龙对宣传和公关有些偏见,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虚的,但是现在公司要上市了,乔云龙才发现自己不会面对媒体,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抹黑造谣的人,乔云龙对DL公司也不是十分信任,他提出要让DL公司证明他们的能力,这样自己才能放心地与其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