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完美关系电视剧

完美关系第35集剧情

  卫哲为了安抚乔云龙,便说出了自己对上市公关的理解,这番话让乔云龙刮目相看,他十分喜欢卫哲的比喻,觉得自己和卫哲很投缘,许诺只要DL公司把华盛集团的上市公关做好,自己可以出三千万的公关费用。江达琳喜出望外,激动地拉住卫哲的手,卫哲因江达琳的亲密接触而病发,神情恍惚起来,什么话都听不见了。稍稍清醒后,卫哲急忙来找他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他没有生病,只是害怕承担后果,没有勇气面对这件事情而已。

  邦尼到江达琳家里蹭住,邦尼对林肯三天两头出去采风有些抗拒,随后她问起江达琳和卫哲现在的情况,江达琳如实相告,称果然如邦尼所说,卫哲现在就和没事人一样。卫哲打电话约了裴瑜见面,他刚回家,却发现江达琳在门口等他,江达琳告诉他,那天的接吻纯属意外,并不代表什么,两人也不能因私废公,轮到卫哲表态时裴瑜也到了,卫哲称自己完全同意江达琳的说法,江达琳和裴瑜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裴瑜进了卫哲家后他却一言不发,裴瑜问他这么晚叫自己来做什么,江达琳又来找他说了什么,卫哲没有回答,只是有些抱歉地让裴瑜先回去,裴瑜气冲冲地离开了,还让卫哲以后不要再给她打电话。第二天,卫哲刚来到公司,就看到何律师带着一个人进了江达琳办公室,卫哲让路易斯去调查一下华盛集团的董事会成员,特别是乔云龙的消息,卫哲觉得乔云龙开价太高,担心这其中有诈。

  何律师向江达琳介绍经侦支队的纪警官,纪警官是为了朋坤案而来,让江达琳把江远鹏的情况和纪警官说一说,纪警官问了江达琳几个问题,江达琳都表示自己并不知情。纪警官又把一张江远鹏银行卡的流水账单交给江达琳,有几笔大额资金的转账项目都是来自朋坤基金,纪警官让江达琳一旦知道江远鹏的下落,就尽快通知自己。江达琳偷偷记下了纪警官给自己看的流水账单上的卡号,回家后告诉了李月如,李月如把江远鹏的银行卡拿出来比对,发现家里并没有那张银行卡。江达琳离开前告诉李月如,自己已经和谭新凯分手了,李月如听后很是欣慰。晚上,江远鹏偷偷给李月如打了电话,李月如询问银行卡的事情,江远鹏这才想起来,那张银行卡是杜少鲲拿他的身份证去办的,银行卡也一直在杜少鲲那里,李月如觉得杜少鲲早就想让江远鹏顶罪,江远鹏告诉李月如,自己很快就能找到杜少鲲了。

  名仕公关拿下了小力士奶粉的竞争对手智慧新的项目,袁肃想要趁机和DL公司一争高下,还问沈英杰和舒晴还有没有联系,沈英杰告诉袁肃说自己和舒晴已经彻底决裂了,这时,舒晴便给袁肃打了电话,沈英杰没想到舒晴和袁肃竟然会有私下联系,舒晴说警察来了公司询问,担心警方有了新的线索,袁肃提醒舒晴不要忘了和自己的约定。随后,沈英杰给舒晴打电话,而对袁肃说他和舒晴决裂也是沈英杰欺骗袁肃的。

  一大早,华盛集团老董事长乔广平再婚的新闻被报道出来,现在一大批记者堵在华盛集团门口,等着乔云龙给一个说法。卫哲告诉大家,上一次华盛集团运作上市时,乔广平和妻子谭丽离婚,而谭丽是华盛集团的大股东,离婚导致了华盛集团第一次的股权变动,现在乔广平要娶的人叫林芳丛,是乔广平的私人保健医生,有传言说乔广平离婚就是为了她。江达琳和卫哲来到了华盛集团,卫哲叮嘱江达琳,不管记者问什么,都告诉他们一切还在调查中,无论怎样都不会影响华盛集团上市。江达琳应付记者的时候,卫哲让人带自己去见乔云龙,请他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再商量该怎么解决。

  卫哲了解完情况后回到公司,他说乔广平和谭丽离婚时做了约定,乔广平和林芳丛三年内不能结婚,而乔广平临时变卦,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卫哲让路易斯和林安东去找老白问出爆料人是谁,又安排江达琳去找谭丽,卫哲则去找林芳丛,想问问她的目的是什么,来从中寻求解决办法。

完美关系第36集剧情

  江达琳找到谭丽询问关于她和乔广平离婚的事情,谭丽告诉江达琳,两年多前,乔广平中风后便找来林芳丛照顾,林芳丛和乔广平因此有了感情,谭丽觉得林芳丛的胃口太大了,这个时候搞事情会影响华盛集团上市,谭丽觉得,如果不是林芳丛怂恿,乔广平也不会违背诺言。

  卫哲直接了当地让林芳丛提要求,可林芳丛却有些不屑,她说自己和乔广平在一起不是为了钱,而且结婚这件事也是乔广平主动提出来的,林芳丛甚至劝说乔广平缓一缓,可乔广平却不肯听她的。路易斯这边让林安东假扮成华盛集团的律师吓唬老白,从老白口中诈出爆料人可能是乔广平。

  卫哲把林芳丛给乔广平做的膳食表和作息表偷偷拍了下来,从这两份表来看,卫哲和江达琳都觉得林芳丛对乔广平的感情应该不假,在加上确认乔广平是爆料人后,卫哲可以肯定,这些事情都是乔广平自己设的局,做出这些事情,就是为了要逼乔云龙承认乔广平和林芳丛的感情。乔云龙和谭丽来找乔广平,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乔广平却执意不听,说自己的事情他们无权干涉,林芳丛在门外偷听着乔广平和乔云龙的争吵,看到二人差点要动手,她赶紧进门劝架,谭丽也拉走了乔云龙。乔云龙出门时刚好碰上了卫哲和路易斯,乔云龙让卫哲看住乔广平和林芳丛,不让他们出门,也不让他们和外界有联系,卫哲受制于人,只能答应了乔云龙,让路易斯联系江达琳和林安东,四人轮流值班。

  晚上,江达琳和卫哲到乔广平家附近的酒店休息,结果酒店突然跳闸停电了,江达琳有些害怕,便让卫哲到自己房间里陪自己等电力恢复,二人聊起天来,顺便说起路易斯和邦尼知道二人接吻后的反应,她们都觉得卫哲不适合江达琳,担心卫哲会让江达琳受到伤害,江达琳又问卫哲的亲密恐惧症到底是真是假,卫哲说自己回去以后也反省了,他也考虑到会不会是自己从小到大都在自欺欺人,卫哲靠近江达琳,握住了江达琳手,说自己现在就很正常,然后慢慢靠近江达琳,忍不住又吻了上去,两人刚刚吻上,酒店的电力就恢复了,卫哲有些尴尬地离开了。

  次日一早,林芳丛突然急匆匆跑出来让林安东他们打急救电话,说乔广平突然过敏了,路易斯和林安东赶紧把乔广平送进了医院,林芳丛借口回家去拿医保卡,而主治医生又支走了路易斯和林安东,等卫哲和江达琳赶到时,乔广平已经偷偷离开了。乔广平并未回家,卫哲问起医生的名字,得知医生是肝胆外科主任褚元良,他猜测林芳丛和褚元良里应外合才顺利让乔广平逃脱,卫哲和江达琳假装成记者想从褚元良嘴里套话,可惜没能成功,他们等褚元良走后,偷偷查看了乔广平的病历,发现乔广平可能患了恶性肿瘤,褚元良回来后,卫哲向他表明身份,褚元良终于说出实情。卫哲得知乔广平得了癌症晚期后,猜测他是想在手术前和林芳丛结婚,于是卫哲打算去林芳丛的老家梧泾镇找人,他也打电话通知了乔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