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剧奇吧 > 节目预告 > 隐秘而伟大电视剧

  隐秘而伟大31剧情介绍

  杨一学被迫成为替罪羊赵志勇受警局褒奖

  陶处长谦卑的点头哈腰好话说尽,总算保住以洪队长为首的三名特务的命。副司令念及他们在此次行动中曾与共党交手,索性命令带回稽查处收监待审。钟百鸣将疑点告知田副署长,怀疑警察局内部有问题。同时建议对调任国防部监察局的夏继成进行甄别,毕竟他从上海警局出来,难免不是那“齿轮”的关键所在。

  胡仲启即将以上将职衔调往徐州剿总,如今长江以北正在酝酿一场大决战,调迁意味着有机会进入机要室,掌握军事部署,而卢驰将军也已亲自写好引荐信交由刘峙的参谋长李树正,皆时夏继成会全权代理胡仲启在南京的首席检察官工作。

  夏继成需要接受一次例行甄别,所以此次甄别负责人乃是田副署长,胡仲启特地叮嘱夏继成多加留意,恐怕上级还会给他安排一个助手,以搜集材料为名,行监视之实。果不奇然,田副署长见到夏继成之后,只是交代下后续事项,随即叫来一位与顾耀东年纪相仿,并且模样也相似的男孩,通过田副署长的介绍,才知道他就是担任夏继成助手的邱秘书。

  尽快杨一学的取保候审尚未遇到其他麻烦,顶多还差一千万的保释金,可是对于普通家庭也算极其窘迫。顾耀东先向大姐顾悦西借来五十万,再加上所有家当以及弄堂邻居的东拼西凑,结果还差四百万,数目遥遥不可及,简直愁坏顾家人。顾母埋怨顾邦才没事轧金子、炒股票,关键时刻拿不出钱,每次都是一百万进去剩个铜板出来,这番话叨得顾邦才头痛欲裂,承诺明天就把股票卖掉。

  齐升平夫人特地安排饭局,听说是吕行长从中牵线认识,原本齐升平并不想去,但见对方送来一条红玛瑙项链当见面礼,可谓是出手阔绰,这年头官商勾结中饱私囊,就连市政府金库都被蛀成窟窿,有钱可敛总比坐吃山空强。

  车子开到金门饭店,大东船运公司的黄董事长已在包厢等候多时,此人透着生意人的精明,同样打着警察局的盘算。几句话过后,一桩冤假错案摆在饭桌上明言,无非是黄董事长的弟弟冒用假证件和名字,结果犯下强奸杀人被抓进警局,恰好赶上太平计划的执行阶段,误打误撞成为替罪羊。

  既然话已说开,一箱黄金美元送到面前,齐升平克制着内心喜悦,装腔作势的应下对方请求。副局长夫人对于自己牵线促成这顿饭局颇为得意。回家路上,她想起饭桌上说的案子,有些好奇:“那个女老师,当真跳楼自杀啦?”齐副局长说:“那女人被扔下楼之前,已经被人勒死了,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你说呢?”齐升平把玩着箱子里的金条,说得轻描淡写。 夫人恍然大悟,感叹了一句“真够狠啊”,然后便接着欣赏她的红玛瑙项链了。仿佛只是茶余饭后听了一则有些惊悚的桃色新闻,与她没有任何相干,顶多是明天和太太们逛街打牌时,多几句猎奇的谈资。

  第二天,齐升平把王科达叫到办公室,将一个信封放到了他面前。王科达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沓美金。吩咐他帮黄董事的弟弟捞出去,顺便找个狸猫顶替太子。王科达奉命前来看守所挑选替罪羊, 洪队长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偏瘦。从看守所在押犯人的档案来看,不是太矮就是太胖,直到王科达翻到其中一人,上面写着身高正好是一百七十公分。

  王科达在看守所见到了这名身高身形都符合要求的盗窃犯。上海本地人,摆了个小菜摊,无权无势无背景,唯一的小毛病就是家里有个上小学的女儿。但是也不算什么大麻烦,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闹不出大事。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杨一学身上。

  王科达亲自探监杨一学,简单盘问几句,继而了解到全部情况,表面上安慰他会很快处于,可转身出门便吩咐徐三做一顿好的,至少临行前做个饱死鬼。徐三见过大风大浪,自然知道王科达的话中之意,大冤小冤都是冤,这个上海本地人,无权无势无背景,唯一的小毛病便是还有个上学的女儿,只不过十一岁的小丫头闹不出多大风波。

  等事情办妥,绑架案就要结案了。局里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案件告破。作为专案组组长,王科达知道自己肯定是要上台发言的。现在该操心的是发言稿如何写漂亮,至于这最后一只替罪羊,反正执行完枪决就要埋土里,是谁都无所谓。

  但是王科达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结案工作以及之后的发布会,居然转给了来警局才几个月的钟百鸣负责。一开始段局长提出这个建议时,齐升平也很犹豫。王科达心高气傲,这么一来肯定会伤他的面子,甚至凉他的心,更何况还是自己去当这个恶人。但是段局长点了一句田副署长,齐升平便明白了,让钟百鸣去台上露脸,上报纸,这份诚意不是为了钟百鸣,而是为了给远在南京的田副署长看。比起田副署长的面子,其他人似乎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很快,钟百鸣就接到了通知。他当然谦虚了几句,但是这一次没有推辞。他很乐于成为警局向田副署长献媚的工具,至少在现在,这是自己最大的价值所在。不过这一次被推到台前,钟百鸣就不打算再退下来了。要让自己具备更多价值,而不仅是田副署长伸到上海的触角,就要从现在开始筹谋。找一只听话又忠诚的小狗,是他要做的第一步。

  于是,就在顾耀东为杨一学筹措保释金的短短两天内,警局里从上到下,从明到暗,很多人和事都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钟百鸣把赵志勇叫到处长办公室,关上门,给他递了把椅子,然后告诉他,要让他来主管接下来的绑架案调查,这差点吓坏了赵志勇。

  赵志勇根据钟百鸣的交代,重新整合好所有笔录和勘查记录,并根据这些材料写成一份报告。考虑到顾耀东是东吴大学的高材生,于是赵志勇找他帮忙指出问题,检查错误。顾耀东发现报告里写到交赎金当晚还有另一名女性在场,而且外形描述与沈青禾十分相像,瞬间心事重重。

  一天之后,警局在礼堂里召开关于案件说明的新闻发布会,五名绑匪在钟百鸣的介绍下,身份转变为常年以行窃为生的无业游民,作案动机只为敲诈五十万美金。钟百鸣将提前篡改好的报告拿到台上,当众夸赞赵志勇,甚至在所有媒体记者面前交给他一面写着“匡扶正义”的锦旗。

  随着现场掌声雷动,闪光灯此起彼伏,顾耀东由衷替赵志勇开心,王科达看着风光无限的钟百鸣和赵志勇,也没跟谁打招呼,起身便离开了礼堂。刘警官紧随其后,两个人咽不下这口气,却也别无他法,只能坐等钟百鸣的仕途何时终止。

  晚饭时间,顾家饭桌上没有饭,反倒是堆满了存折和现金。顾家一家四口人围着一桌子钱,愁容满面。眼下股市行情不好,即便顾邦才卖掉股票也只拿出一百万,剩下的三百万如同天文数字。

  与此同时,丁放却突然到访,顾悦西追进来时,丁放已经站在客堂间。顾耀东和父母齐刷刷地趴在满桌子大捆大捆的钞票上,一边护着钱,一边和丁放大眼瞪小眼。

  得知缘由后,丁放立马表示会帮他们解决问题。

  隐秘而伟大32剧情介绍

  顾耀东取保候审失败钟百鸣怀疑顾耀东赤化

  丁放从坤包里拿出支票本和笔,随手写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交给顾耀东。 顾家四个人都愣住了,好像他们刚刚为之殚精竭虑、心力交瘁不是一千万而只是十块钱,接着他们又开始怀疑丁放根本不懂什么叫作一千万。

  耀东父母和顾悦西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活了几十年,生平第一次遇见有人这么兴高采烈地借钱出去。顾耀东还真是命中不缺贵人啊!自从杨会计出事后,福朵一直是顾家在照顾。顾耀东去杨一学家给福朵送饭,丁放也赶紧跟着他出去了。

  丁放松了口气,原本还担心他会有点失落。看样子自己想错了,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小警察。

  福朵一听爸爸明天就能回家,惊喜地大口大口吃完了顾耀东和丁放送来的饭菜,恨不得立刻把自己吃成个胖子,好让爸爸不用担心她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

  听顾耀东说明天还要给杨一学摆一顿接风宴,福朵包着满满一嘴饭一脸傻笑。丁放看着她,也跟着一脸傻笑。

  三个人兴高采烈地商量着明天的接风宴,又是咸肉豆腐,又是红烧菜心,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大锅热腾腾香喷喷的白米饭。三个人七嘴八舌,说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杨一学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温馨了,福朵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王科达将车停在警局院子里,单独把赵志勇叫到副驾驶座上,紧接拿出齐升平先前交给他的好处费,原封不动地递给赵志勇,并且吩咐他亲自做假口供,嫁祸杨一学便是尚荣生绑架案的五名绑匪之一。

  原本赵志勇还在为这个可怜人据理力争,可当意识到权势滔天的恐怖,继而浑身发冷,无力感随之袭来。 王科达关上了车门,靠在车头抽着烟。他在看守所看到过杨一学的提审人上有赵志勇的名字,赵志勇很清楚杨一学是无辜的。王科达曾经担心杨一学有家人,把他弄死了可能会出岔子。但是现在他不在乎了,谁都不如杨一学更合适,因为捏死这只蝼蚁不需要任何代价,却最能折磨赵志勇的良心,让钟百鸣难堪,而这让他觉得浑身舒坦。

  赵志勇一个人坐在车里。他看见横在自己面前的是千尺深渊,可又看见深渊旁就是万丈高峰,爬上去翻过去了,也许就真的是海阔天空。

  经过再三思虑,赵志勇主动去找钟百鸣请求帮助,似乎把他当成人生导师,但不知钟百鸣远比任何人都狡猾,作为混迹官场多年的老狐狸,玩弄一匹自以为是的野狼和单纯小白兔,完全绰绰有余。

  钟百鸣从不在微不足道的细节上过分计较高低,于是他撇掉所有旁枝末节,其中包括已经触怒刑一处的赵志勇。伴随一声叹息传来,钟百鸣佯装为难神色,声称如果赵志勇不愿接手,皆时交由别人代理,至于警局内部牌面如何,可能会根据新警员的融入作出改变。

  顾耀东到财务室缴纳保释金,好不容易办完取保候审的全部手续,兴高采烈地前往看守所,没想到竟与“吴连生”擦肩而过。对方忽然拽住他,趾高气昂地提及先前恩怨,黄董事长赶忙拉走这位不成器的弟弟,顾耀东看着俩人离开背影,不禁有些迷惑,  顾耀东急着去保释杨一学,也来不及细想,朝看守所跑去。远远就看见院子里停了一辆囚车。几名警员正在押送五名犯人上车,每个犯人都戴着手铐和黑色头罩。顾耀东看了几眼,也没在意,进了登记室。

  徐三接过保释通知书,并未立马签字,而是直接将通知书扔还给顾耀东,表示杨一学被判死刑,眼下已经押上囚车送往提篮桥监狱。顾耀东闻言微愣,当场冲出去,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上前阻拦,其中一名警察翻开死刑犯名册举到顾耀东面前,上面赫然写着杨一学的名字,还有新鲜的红指印。

  眼见犯人所在后车厢门将要上锁,顾耀东奋力推开警察,不停呼唤杨一学。由于杨一学戴着手铐和黑色头套,他急忙扯掉头套露出熟悉的面孔,以慌乱的语气向顾耀东阐述事实过程,甚至挣扎地大喊冤枉。

  纵然车门已被关上,顾耀东仍旧可以听见他绝望的声音,几名警察把顾耀东摁倒在地,更用枪托狠狠击中他的头部。视线在眩晕中逐渐模糊,顾耀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囚车开走,竟不知赵志勇正坐在副驾驶座上负罪痛哭。

  傍晚的福安弄,家家灯火通明,邻居们张罗着杨一学的接风宴,灶披间热气腾腾。男人负责送菜、搬椅子,女人围着灶台团团转,还有几个孩子争相站在丁放身边,看她从食品袋里掏出许多新奇玩意。

  顾耀东在众人夹道欢迎的阵势下,落寞地走进客堂间里,大家充满期待地看着,始终不见主角出现,直到顾耀东埋头现编缘由,仿佛做错事的学生。话音刚落,气氛顿时陷入冰点,所有人面面相觑,顾耀东善意的谎言没有换来原谅,倒让那些邻居怨声载道,即失望又质疑,唯独顾家人和丁放对他信任有加。

  随着邻居们三三两两散去,杨家逐渐冷清,方才热闹非常的屋子,眼下显得格外空荡。顾耀东安慰完杨福朵,便送丁放离开,他在丁放的百般询问下,索性说出实情,丁放不假思索地承诺会让父亲出面帮忙。 顾耀东只能朝她笑笑,说了句谢谢。他并不知道,对丁放来说回父母家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更不会知道,这个决定将会改变所有人的命运。送走丁放之后,顾耀东站在亭子屋门口许久,房间布局依旧,却让他从茫然不安中,逐渐探索出追求正义的决心。

  松江郊区的联络点,沈青禾躺在床上醒了过来。她腹部动了手术,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伤口还在发炎。这几天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沈青禾总有个不好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怕自己突然消失给顾耀东惹麻烦,也许是担心那天救人时留下了破绽,也许只是因为身体太虚弱,容易胡思乱想,她总感觉福安弄好像出事了。老董临走前下达命令,不许沈青禾私自返回上海,所以在这几天里都由联络员照顾。

  从绑匪被抓到法院宣判死刑,案情进度快到令人生疑。审判过程没有公开,警局对外宣称的提篮桥监狱也没有发现绑匪踪迹,顾耀东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去找赵志勇探讨原因,尚未察觉到对方的异常神色。赵志勇十分忌惮顾耀东笃定的猜忌和倔强,所以赶忙打算顾耀东的想法,甚至一反常态地制止他去质问钟百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