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港台剧情 > 情越海岸线电视剧

情越海岸线第18集剧情介绍

  宝生惨被 铃铃强吻

  礼荣指父母向来是模范夫妻却经不起考验,希雯谓若有人存心破坏,即使关係牢固也未必有用,并透露曾见美琪有异常行为,礼荣想起王姑突然失踪,美琪便以亲戚身分出现指她回乡,也觉可疑。礼荣用王姑娘留下的后备门匙到美琪家,见房内放满点燃的蜡烛,还有很多奇怪邪门的物品。

  美琪躲在妙莲房间的衣柜,趁煜标洗澡时把妙莲绑起来,她表示不相信会有不偷食的男人。妙莲自问与美琪无仇无怨,不明美琪为何要找他们麻烦。美琪谓一到长洲便听到妙莲与煜标是模范夫妻,她要证明煜标也是个好色的男人。美琪把连接装在浴室镜头的手机放在妙莲面前,要她目击丈夫如何对她不忠。

  美琪走进浴室引诱煜标,煜标却不受诱惑,还说出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叛妻子的话,妙莲感动得落泪。

  为救妙莲 希雯受伤

  美琪无法打破煜标的好男人招牌,转回客厅要杀妙莲。礼荣与希雯回来,表示已打了电话给王姑娘,知道美琪被丈夫抛弃,美琪正欲杀害妙莲,礼荣突然跪在地上……

  众人趁美琪分心弄跌她手上的刀,并上前替妙莲绳解开绳索,美琪把刀拾起衝向妙莲,希雯用手挡开,礼荣制止美琪,但希雯的手已受伤。礼荣替希雯处理伤口,妙莲与煜标登门拜访,还带了生鱼汤给希雯,多谢她救了自己,并表示不会再阻止儿子与她来往。

  S & S职员Ada表示铃铃穿了一身红衣,带了炭到房间,抱抱担心铃铃会自杀,拉宝生到铃铃房间。铃铃装作要烧炭自杀,问宝生为何选择抱抱不选她,还谓得不到宝生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随即把宝生推到床上强吻他。吻后铃铃表示宝生也不外如是,对他没有感觉,然后便走了,在旁的抱抱竟一直笑个不停。

  不值所为 拆穿谎话

  一名叫杜心如的台湾女客人对S & S的房间诸多挑剔,希雯亲自招呼她,结果心如把三楼的房间全租下来。心如以神仙鱼的网名与网友聊天,表示自己到了一个山明水秀的小岛……

  礼荣踏单车经过海边,心如的丝巾被风吹走,刚好飘到礼荣脸上,令礼荣跌倒。心如斥礼荣弄毁了她的名贵丝巾,礼荣却认出丝巾是母亲店中的平价货,心如觉没趣只好离开。

  有意收购 月梅房子

  希雯把亲自熬製的汤水送到诊所给礼荣,礼荣收到业主大幅加租的来信,他还表示听到有人想收购诊所的舖位。

  胜妹表示身体有三高问题,泳珊劝他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胜妹问泳珊有否听闻有人收购长洲舖位。希雯回家,泳珊问女儿有人收购长洲舖位的传闻,担心他们在S & S的投资血本无归。希雯表示已查询过,泳珊已打理了月梅的房子十二年多,差两个月她便可申请易权侵佔,名正言顺成为物业的业主,届时有人收购她也有权拒绝;若月梅后人回来,彼此再商量。

  启华找希雯,表示要收购S & S的房子,并谓他已查到物业的业主是海外公司,但查不到拥有人的名字,他知道泳珊打理房子多年,相信她会知道业主是谁,请希雯代向泳珊查询,希雯拒绝。

  心如看见礼荣强要扔了一位老人家的物品,她把过程拍下,还理所当然地斥责礼荣是个忤逆子……

情越海岸线第19集剧情

  礼荣发现 心如患癌

  学明兴奋地表示将可见到网友「神仙鱼」,指对方与他同是台湾网络爱情小说作家苏凤妮的粉丝,二人分别是长洲及台湾垦丁的代表。学明以「何B有我」作网名与神仙鱼联络,他发现对方把一张长洲的风景相片放了上网,所以相信神仙鱼身在长洲。

  自编自演 免儿歉疚

  满基在家中安装了镜头,方便随时用手机察看家中情况,他看到家中充满浓烟,立即赶回家,只见厨房烧乾了水的水煲在炉上涌出浓烟,然而父亲却不在家。陈强回来时,竟连满基、礼荣等人也认不出来。

  满基带父物色老人院,陈强到一院舍参观时表示喜欢,还让儿子安排他入住。满基回家替父执拾物品,发现父亲早就知道自己有脑退化症,还在簿上写下生活上的人和事及儿子的详细资料,担心自己会忘记了儿子是谁,礼荣更认为陈强自编自演家居意外,目的是令儿子送他入老人院而不会心生歉疚。

  宝生买了胜妹爱吃的烧鹅腿回家给父亲,胜妹却因身体有三高而不吃,宝生怪父不早告诉他。胜妹知道陈强入住老人院,谓閒来要往探望,亦可顺道为自己探路。宝生表示自己与妹妹不会扔父到老人院,令他孤清清的过日子。胜妹问起文凤,谓久未见女儿回家,很是担心。

  宝生要父亲到香港验身,途中遇泳珊,泳珊提议宝生回酒家打点,由她陪胜妹往验身。

  文凤手机 藏耀楷照

  文凤趁父兄离家时回去取衣物,宝生回家取手机而与她碰个正着,他无意中发现文凤手机中有与耀楷的合照,追问她为何会与耀楷在一起,指他不是好人,文凤未有理会,还谓要赶往与耀楷耍乐,宝生遂急找满基追问有关文凤的事。

  文凤到卡拉OK把二手名牌手袋卖给耀楷的朋友,亚龙趁文凤往洗手间时把一包药粉放到文凤的饮品中,耀楷自信表示自己不须用这种下流手段,也能令文凤对他痴心一片,就像铃铃对宝生那样。

  心如在路上突然晕倒,礼荣经过扶起她,其后更发现心如遗留一瓶治疗癌症的药物。

  心如半醉 脱衣跳舞

  心如在S & S的酒吧饮酒,与学明颇为投契,二人一起猜枚饮酒,更一边跳舞一边脱衣服。礼荣拉心如离开,并拿出药丸,指药物是一个月前开出的,相信心如已多天没服食,他劝心如好好医病,心如却表示不须礼荣理会。

  胜妹交租给业主吉叔,吉叔表示胜妹是他的救命恩人,故他有生之年也只会收胜妹三万元租金。胜妹问起文凤,宝生瞒父早前与妹妹在大学餐厅见过面,抱抱刚好来到,他向抱抱打眼色,请她帮忙瞒骗胜妹。及后宝生向抱抱解释已多天无法联络上文凤,父亲近日身体不适,为免他过分担心,只好借抱抱圆谎。

  此时宝生接到满基来电,表示看见文凤跟满基上了的士,宝生与抱抱立即前往。众人来到了一间酒吧,耀楷指宝生玩弄铃铃,所以他也要玩弄文凤。文凤重申自己不会与耀楷一起,随他到酒吧,只为他介绍工作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