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港台剧情 > 实习天使电视剧

实习天使第4集剧情介绍

  祁乐不怕 医院闹鬼

  播出日期: 2015.12.03 (四)

  拔萃做学护以来,第一次被编当夜更,而且与志明一起,因此非常紧张怕会做错事。玥爱教他一些防止做错事的风水阵,拔萃照做,结果却被志明大骂。

  病房收来一名胃出血病人,拔萃一时大意被病人弄污了制服;乘电梯时则遇见一位瘦弱老伯,胆小的他以为撞鬼。拔萃独自在病房看守,愈来愈觉得病房恐怖;拔萃在走廊遇见小童,但一刹那就不见了,相信自己撞鬼,结果被吓病了。翌日早上,众学护仍在议论拔萃的灵异遭遇。

  祁乐竟然期待见鬼

  乐坛新人韩志龙在排舞时晕倒,经理人陪他看急症;医生指他营养不良,要他入院检查。志龙听到学护说医院闹鬼非常惊慌,即向经理人要求转私家医院,但经理人指他没有钱只能住公家医院。

  拔萃仍在家中休息,祁乐前来探望,指鬼魂可能有求於他,拔萃拒绝与鬼魂见面,并教祁乐驱鬼大法,祁乐笑言会主动接触鬼魂,听听他们的要求。

  救护车送来一对姓鲁的爷孙。孙儿鲁清自杀不遂,鲁爷爷在急症室激动晕倒。医护社工想开解鲁清,但他拒绝回应。社工转而询问鲁爷爷,才知道今天是 鲁清父母的死忌。羡花记得鲁清的父亲曾在医院自杀,而他的母亲则患癌而死。玥爱私下查过鲁清的脸书,指他的讯息非常负面,羡花不满说应尊重病人私隐,不能 随意翻查病人资料。

  祁乐擅自离开病房

  玥爱把鲁清的故事告知祁乐、励帧,并指是他死去的父母要一家团聚。励帧觉得事情太恐怖,但祁乐反而非常感兴趣。祁乐当夜更,上班前她发现走廊四周,有很多被小孩弄污的痕迹。夜更只有祁乐与志明二人,志明突然考验祁乐,祁乐都能一一回答。

  志龙突然大叫有鬼,吓醒所有病人。祁乐不停安慰他,但他坚称自己不停甩头发,是鬼剃头所致。祁乐指他是营养不良,只要跟足医生吩咐,便会停止脱 发。鲁清偷偷离开病房,要在父亲出事的地方拜祭。祁乐一直追出,并劝鲁清回去,但他并无理会,祁乐站在鲁清身旁,静静地等拜祭完毕。鲁清借买汽水之名,使 开祁乐后打算再次自杀。

  闹鬼事件别有内情

  鲁爷爷心脏病发,幸好抢救成功,但身体非常虚弱。鲁清终於知道亲情可贵,决定痛改前非,珍惜自己。

  祁乐因擅自离开病房,犯了护士纪律,志明指她没有顾及病人安危,而且没有理解病人背后的真正问题,做事非常鲁莽。祁乐虽然为自己辩护,但自知理亏。

  大伟指夜更人手不足,而祁乐经验尚浅,犯错在所难免。他叮嘱祁乐要汲取教训,以后不要再犯。经祁乐明查暗访之下,她终於解开医院闹鬼事件。拔萃知道后,心情立即转好。祁乐在大伟面前投诉志明,指他针对学护。志明声言不会就此罢休。

实习天使第5集剧情介绍

  羡花难忘 旧情人日华

  播出日期: 2015.12.04 (五)

  晓晴发了怪梦后即告知母亲芝君,但急症室突然收症,工作繁忙,未有时间安抚。孕妇受伤昏迷要进行急救,资深护师兼急症室创伤联络主任邵丝姬见她的丈夫情绪激动,只能请心理医生协助。

  芝君带晓晴见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指晓晴很爱锡家庭,但缺乏母爱,所以希望芝君能多抽时间陪她。晓晴告知芝君,她又发了怪梦,梦中她被哥哥脱光衣服,芝君愕然。芝君从月英口中知道晓晴经常单独与振邦在房内嬉戏,追问之下得知振邦曾非礼她。

  志龙患上厌食症

  芝君与振邦母亲理论,振邦母亲坚称儿子不会做这种事。道恒指责芝君未有把事情查清楚,便去冤枉别人。芝君向日俊诉苦,日俊提议把晓晴送到外国读书,但芝君说待晓晴长大一点再说。

  志龙认为自己可以出院,但景臣指血液报告显示他营养不良,而且怀疑他患上厌食症要转介到精神科。志明要佩仪负责照顾志龙,努力劝他吃饭,因佩仪从未面对过厌食症病人,感到相当为难。

  祁乐想后天与拔萃调更,但志明不批准。高勋与励帧在沙滩上拍片参赛,独欠祁乐一人,高勋二人只好自己想办法。励帧羡慕祁乐可以学腰椎穿刺,祁乐想不到志明会给她机会;祁乐发现励帧与高勋所说的话题,自己完全答不上口,为此感到不爽。

  羡花托志明邀请日华

  高勋在沙滩聚会中认识志明,为了替祁乐出口气,於是向志明提出沙滩数字球比赛。高勋在海上执波时,不幸被水母刺伤。志明运用海洋医学的知识,为 他疗伤。日俊觉得他并不简单。志明看志龙的排板,知道饮食量正常,但体重不升反跌。他立即质问佩仪,佩仪却借意推搪,指志龙是成年人,毋须全程观察他饮 食。志明愤怒,要她负责改正。

  羡花请志明把国际帆船比赛的邀请吉交给前男友唐日华,但志明一口拒绝。羡花直斥当年是志明令她与日华分手,志明反指是日华主动提出分手,与自己 无关。羡花回想最后一次见日华,她曾劝日华接受化疗,但日华想趁自己还有体力,便去做想做的事。他们之后曾联络过,但日华突然失去消息。羡花一直挂念着日 华,但不知如何找到他。

  日俊盼与日华修好

  羡花再次拜托志明,但志明指私家看护的合约完结后,便再没有见过日华。羡花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寻求日俊帮助。日俊与日华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已经很少与日华联络,甚至不知道日华有癌症。

  日俊把日华的事,与芝君倾诉,他不停埋怨自己,没有好好了解日华。甚至为父亲的遗产,与日华闹不和。他坦言有憎恨父亲,但没有憎恨日华。芝君建 议他再与日华联络,重修兄弟感情。日俊终於鼓起勇气,与日华通讯,他收到日华的回覆,指正在环游世界途中。日俊知道他平安,心中非常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