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港台剧情 > TVB迷电视剧

TVB迷第26集剧情介绍

  家荣遇上致命意外

  家荣问颖研为何要欺骗他,颖研知道这件事已无法隐瞒,所以只好把来龙去脉告诉家荣。当颖研指为了杂志社才接受正森收买的时候,家荣才知道杂志社是一直用黑钱来运作的。

  家荣坦言颖研一直教她要公平公义,但原来这只是谎言。颖研坦言如果没有钱的话,根本不会有公义,不过她又自称已经知错,不会再收受,但家荣只是在哭,对颖研的所说的话都听不进去。

  家荣要求颖研自首

  家荣要求颖研自首,否则他会报警。颖研非常紧张,更哀求家荣放过自己,甚至把钱给他,但家荣都不理会。颖研被迫得无路可退,发疯似地把钱塞在他手中更赶走他。当她以为一切都解决后,岂料家荣并没有离开,继续苦劝颖研自首。颖研突然变脸,指控家荣偷窥她。家荣把他们的对话录了下来,并指会报警。颖研立即抢回手机,却发生了意外。

  子瑜回到公司,听到有意外发生,看到遇事者是家荣时,非常伤心。警方到杂志社找颖研,通知家荣遇上意外,并问她关于家荣的事,颖研大感惊讶,并到警署录口供。警方把大厦的闭路电视影片播给颖研看,颖研脸色大变。

  不信家荣会收黑钱

  警员要求颖研解释她为何与家荣争执,颖研被警员一问,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告诉警员那些钱是家荣给她的。颖研自称意料不到自己教了一个坏人出来,所以非常伤心。

  乔柏去警署了解情况,子瑜一见面便哭了出来。乔柏问及情况,警员指家荣收了黑钱,但子瑜不相信家荣会这样做,而颖研却指是家荣亲口对她说的。颖研回到家中,把所有偷拍镜头销毁,但她仍有所虑,所以决定去家荣的家中看个究竟。

  颖研变得神经紧张

  颖研一见到家荣的母亲,便立即安慰她;家荣母亲问及家荣遇上意外之事,颖研指警方仍在调查。颖研突然从恶梦中惊醒,而她心内则开始疑神疑鬼。颖研在路祭中突然大叫,其他同事不明所以。颖研突然冲上车离开,乔柏即追上去。颖研久久无法平静自己,居然跳入海中寻死……

TVB迷第27集剧情介绍

  乔柏暗地调查颖研

  医生为颖研检查过后,指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乔柏探望她并从旁安慰,其他同事来到医院,见到颖研的情况都非常担心。颖研指家荣遇上意外是自己的责任,但乔柏指颖研只叫他自首,一切都不是她的错。

  颖研突然反问乔柏为何这样关心自己,她自叹并不完美,而且当有一日乔柏知道她犯错事后,他一定不能接受自己,所以最好大家不要开始成为恋人,但是乔柏并不同意。乔柏指世上没有人是完美的,他自己也有很多缺点,因此就算颖研发生了甚么事,他都会在颖研身边,令颖研非常感动。

  子瑜不信家荣会自杀

  颖研在半夜发恶梦,乔柏在她身边听到她说有关家荣的梦呓,令乔柏大感疑惑。翌日早上,颖研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她送了乔柏上班后,便独自去到天台。

  子瑜与张妃帮家荣收执东西,其间子瑜表示无法接受家荣会收黑钱,而且奇怪为何颖研会坚信此事。这时,玛莉突然来到杂志社,自称代表《传真日报》前来,访问有关家荣收黑钱一事。这时子瑜发现玛莉的手袋放了偷拍镜头,于是大骂对方无耻,但玛莉却反指颖研早前也牵涉收受利益的事故,因为家荣照办煮碗也不足为奇。

  怀疑家荣调查颖研

  子瑜如常「应邀」出席酒吧音乐会,但提出邀约的家荣当然没有出现。这时女侍应交了一封信给子瑜,并家荣早已淮备的。子瑜打开来看,原来是一封情信。子瑜离开餐厅,但有侍应告诉她一件事,令她加倍相信家荣不会收黑钱。

  子瑜处理家荣的衣物时,发现了颖研的锁匙,令她觉得很奇怪。这时,乔柏回家,子瑜立即把这事告诉他。子瑜一直以为,家荣拿颖研锁匙只是借口,但她开始怀疑家荣一早想调查颖研,乔柏听到后故作镇定。

  乔柏开始调查颖研

  乔柏待子瑜离开后,便立即调查从家荣衣服搜出来的东西。他开始思考整件事的每个细节,这时颖研突然出现,他匆忙把所有资料收藏好。颖研接到航空公司电话,通知她机位不能改动,这时乔柏叫她暂时不要走,因为他想一同离开香港。其实乔柏心知道,破案关键就是张克,他还打算在有限时间内把他找出来。

  乔柏来到颖研家,发现颖研有很多间银行的来信,还发现她有另一个电话。乔柏继续调查下去时,慢慢发现正森也有可疑。

  颖研正森不再见面

  乔柏探访正森的时候,手提电话突然响起,正森怀疑是颖研致电他,而乔柏却一直观察着正森的反应。乔柏叫他去听电话,但正森却坚称自己的电话没有响起。

  乔柏上到颖研家吃饭;当颖研煮饭时正森致电给她,但她不想给乔柏知道,便即找借口到街上去。乔柏偷偷打开她的柜,却发现第二个电话不见了。颖研打回给正森,正森指乔柏曾上过他的家,怕乔柏开始怀疑他们的关系。正森指为了避嫌,两人以后都不会面,还一同扔掉互相联络的电话。

  颖研拒绝接受催眠

  颖研即将离开香港,她介绍新老板给众记者认识,但子瑜并不高兴。子瑜问颖研,为何会相信家荣会收黑钱,颖研坦言是家荣亲口对她说,而且还把钱塞进她手中,所以她不能不相信。她又对子瑜说,家荣收黑钱,她比所有人都心痛。

  颖研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只飞蛾,她狠狠地把牠打死,乔柏觉得很愕然;乔柏知道颖研睡得不好,便想用催眠法助她减压,但颖研担心如果接受催眠后,可能会毫无防备把所有事说出来,于是出言婉拒。但乔柏多次要求,颖研只好答应乔柏,慢慢被他带入催眠状态。

  颖研望与乔柏尽快离开

  乔柏知道廉署已开始调查正森,而他想知道正森与颖研之间的真正关系,可惜一直苦无线索。他决定再次从乐儿的案件着手,发现当日在垃圾房附近的是张克。

  乔柏推断如果张克真是等收赎金的话,那一定是颖研在说谎。乔柏回想乐儿案的整个过程,并觉得颖研愈来愈奇怪,好像知道乐儿一定会平安回来;但另一边厢,她又不像个冷血的母亲,整件事都令乔柏一头雾水。

  颖研约了乔柏吃午餐,原来是为了安排机票,颖研指月底将有机位,问乔柏工作如何,颖研又希望自己先去外国,因为她一直在香港都睡得不好,但乔柏不忍心她自己一个人,故叫她先忍耐一会。这时颖研收到子瑜的电话,指张妃有事要颖研立即去医院。

  颖研力阻张克出现

  张妃因为之前的手术出现了并发症,所以必需再做另一次手术。当她要去做手术时,乔柏与颖研才发现张克竟然是张妃的兄长。

  乔柏与颖研均想联络张克,所以他们想要张妃的手提电话。当颖研想拿取张妃的电话时,竟被乔柏抢先一步。张克打电话给张妃,乔柏接听,他指张妃身体有事会有生命危险,要张克立刻回港。张克听到后非常伤心,亦答应立即回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