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港台剧情 > 宫心计2深宫计电视剧

tvb宫心计2深宫计第19集剧情介绍

  郑纯熙新婚夜遭冷暴力 王蓁阴险挑拨皇帝心

  太平公主向李旦和李隆基引荐自己先驸马薛绍的外甥女郑纯熙,郑纯熙表现出对李隆基的倾慕,一口气说了不少李隆基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太平顺势让李隆基将郑纯熙封为嫔妃,太上皇李旦和贤太妃、淑太妃都非常赞成,李隆基让王蓁主理封妃封号之事,王蓁建议想封郑纯熙为五品才人,在太平的巧舌如簧下,为郑纯熙争取了二品昭仪的位分。

  郑纯熙正式册封之前,住在太平的千秋殿,郑纯熙心无城府,一心只想嫁给李隆基而不在乎地位,太平教导郑纯熙,一定要跟她同气连枝,在皇宫里争取最高权力。

  郑纯熙的贴身侍婢水仙是个聋哑人,太平认为一个聋哑人跟在昭仪身边有失身份,郑纯熙心疼水仙孤苦无依,而不肯换掉侍婢。

  元玥在御花园看到郑纯熙准备用石头打一只兔子,匆忙上去阻止,郑纯熙身手矫健,依然将石子抛出,元玥这才看到原来郑纯熙打的是兔子身后的一条毒蛇,郑纯熙是想要救兔子而不是杀兔子。

  郑纯熙说刚刚那只兔子好像受伤了,拉着元玥一起去寻找兔子,元玥和郑纯熙一起找到了那只受伤的兔子,元玥用自己的民间秘方为兔子治伤。

  李隆基担心册封昭仪之后王蓁心里不痛快,王蓁的表现却让他放宽了心,王蓁表示自己一定会向大家展现出皇后的气度,也要让太平明白,任何事情都伤害不了她了。

  册封昭仪的事宜,王蓁到尚宫局事事躬亲,希望能将册封大殿策划的完美无缺。太平公主来尚宫局寻衅,她认为昭仪的熏风殿里的屏风衬不起身份,要将当年武皇送给她的凤临天下屏风送到熏风殿。南公司设说后宫各个宫殿的陈设必须依从品级,不得僭越,凤临天下的屏风并非昭仪这个品级可以使用的,太平非常生气的打了南宫司设,说要将这个屏风送给太上皇,再由太上皇转送给郑纯熙,这样就没人敢反对了。

  南宫司设的脸都被打肿了,还好尚宫局四司素来齐心,章尚宫和其他三司纷纷给南宫司设送来药膏、补品,有了朋友们的关怀,南宫司设的伤也好了许多,心里也暖了许多。

  成内侍给南宫司设送来一盒珍珠粉,能够遮掩她脸上的伤,成内侍表示看到南宫司设受伤心里难过,希望南宫司设跟他结对食,以后相守相依,南宫司设被成内侍的想法吓了一跳,匆忙找借口离开。

  任三恕要离开皇宫去办事,临行前画了一本武功招式图给甘若芊,希望她练习武功不要间断。

  何离要跟任三恕一起出宫,何离将自己的平安竹送给元玥,希望自己不在宫里这段时间,元玥能够平平安安。

  今天是郑纯熙的册封大殿,王蓁去熏风殿查看布置,看到了太平送给郑纯熙的石榴步摇,郑纯熙满目憧憬的说希望能跟李隆基多子多福,王蓁心里的嫉妒和恨意油然而生,狠心拽断了步摇上的石榴珠串。

  王蓁让元玥去太医署拿药,李隆基得知后跑到王蓁的寝宫看她,发现王蓁脸上一道很重的伤痕,王蓁故意遮遮掩掩的说是自己不小心弄伤的,在李隆基的追问下,王蓁说自己去熏风殿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郑纯熙的步摇,所以怪不得别人,并叮嘱李隆基尽快赶去熏风殿行册封礼,李隆基看着王蓁脸上的伤,心如刀割,却还不得不去熏风殿跟郑纯熙行合衾礼,深感这个皇位坐的窝囊。

  李隆基到熏风殿后,屏退了所有人,将郑纯熙扔到床上,一层层撕开她的衣服,郑纯熙从未见过李隆基如此阴狠的眼神,满脸害怕。

  王蓁在自己寝宫弹琴解闷,回想下午在熏风殿弄坏郑纯熙的步摇之后,她踩到掉落地上的珠子上,想要故意摔倒,郑纯熙不心疼珠子反而担心她摔倒,赶紧来扶着她。王蓁本想摔伤自己陷害郑纯熙,没想到郑纯熙太过善良,使得王蓁的阴谋没能得逞,王蓁回到寝宫之后,用香炉将自己的脸砸伤,跟李隆基解释的时候又含糊不清,让李隆基误以为是郑纯熙弄伤了她,王蓁想着自己的筹谋,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她觉得由此一事,郑纯熙即便再年轻貌美,也不会得到李隆基的欢心。

  李隆基在郑纯熙身上发泄完兽欲之后,便潇洒离开熏风殿,来到王蓁寝殿和她相守。郑纯熙看着满地的狼藉,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原本想要的只是一个爱她的夫君,相敬如宾,家庭和乐,可今夜之后,郑纯熙的梦碎了。

  任三恕这次出宫是为了联合义军,对抗太平公主在宫外的势力,在路上遇到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一眼就看出任三恕和何离身份不简单,说任三恕将来必定为龙武、羽林军首领,而何离有皇室之气,要么是李唐血亲,要么将来会成为驸马。

  任三恕回到皇宫后,遇到郑纯熙,两人都觉得似曾相识,原来多年前郑纯熙在同州与家人走散,没钱付饭钱,是任三恕帮她付了饭钱。

tvb宫心计2深宫计第20集剧情介绍

  贤妃遇刺郑纯熙险获罪 王蓁力荐元玥被封公主

  何离平安回到皇宫,元玥开心的将平安竹还给何离,何离又送还给元玥,他想让元玥承载这他的担心,这样两人一直互相牵绊着。

  甘若芊听说任三恕回到皇宫,立刻装病去跟纪掌设请假,之后去练武场找任三恕,将自己这几天苦练的结果呈现给任三恕看。

  郑纯熙准备了糕点想送去给李隆基,因李隆基的冷落,郑纯熙在大殿等了好久也没被召见,直到王蓁来到大殿,李隆基立刻出来相见,郑纯熙被区别对待,心里难过极了。

  郑纯熙去找元玥和小兔子玩儿,元玥看出郑纯熙善良有爱心,建议郑纯熙和王蓁在一起时候,要控制脾气,并说出郑纯熙册封那天王蓁受伤的事情,郑纯熙立刻解释自己当天没有弄伤王蓁,原来元玥看到王蓁受伤,就自我揣测以为是郑纯熙弄得,元玥匆忙跟郑纯熙道歉,郑纯熙亦开心自己得了元玥这样一个真性情的朋友。

  王蓁跟两位太妃一起品尝糕点,郑纯熙带了民间糕点酥蜜寒具,寒具是酥脆的糕点,浇上蜂蜜后非常美味。王蓁称他们刚刚已经品尝过糕点了,且两位太妃身体不适,不适合吃油腻的东西,郑纯熙自责的说是自己来的太晚。

  贤太妃觉得郑纯熙的糕点肯定花了很多心思,所以想要看下这份糕点,郑纯熙让水仙将糕点呈上,水仙提着食盒即将打开时,却拿出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刺向贤太妃,郑纯熙伸手阻拦不及,水仙的匕首刺中了贤太妃,却依然不肯罢手,郑纯熙和元玥联手跟水仙扭打起来,水仙拿出匕首刺向元玥,元玥顺势后退,拉着水仙摔到椅子另一侧,将匕首转向刺向水仙。

  贤太妃伤势很重,血流如注,在太医的医治下,脱离生命危险,但她依旧昏迷不醒。

  元玥在殿上经历生死,何离见到元玥后,心疼的抱着元玥,他担心再也见不到元玥,元玥也表明自己的心思,其实何离每次有任务出宫,元玥也都是这种心情,两人为了安对方的心,许下此生此世不相离的誓言,何离情不自禁吻上元玥。

  王蓁到熏风殿兴师问罪,水仙是郑纯熙带入宫的,水仙行刺贤太妃,郑纯熙罪责难逃,此刻李旦和太平正在宫外,恐怕没人能为郑纯熙撑腰。

  王蓁让龙武军查封熏风殿,这时太平赶回宫里,指责王蓁是想要公报私仇,李旦此时已经回到甘露殿,太平要带着郑纯熙去甘露殿,等太上皇公正裁决。

  任三恕查到水仙是并州人,贤太妃的故乡也是并州,五年前贤太妃回乡祭祖,并州刺史为了款待贤太妃而兴修别院,水仙的弟弟被强征为劳役,并在工地受虐致死,任三恕推测水仙进宫就是为了给弟弟报仇。

  任三恕将水仙的情况汇报给了太上皇李旦,水仙是故意装可怜博得郑纯熙的同情,才顺利进宫的,但无论如何水仙毕竟是郑纯熙手下的人,王蓁抓住这一点不放,怀疑郑纯熙是水仙的同谋,坚持要查封熏风殿,这时元玥将当时的场景说了出来,元玥认为水仙行刺时,郑纯熙出手相救,否则贤太妃就不止是受伤了,所以相信郑纯熙不是水仙的同谋。元玥是王蓁的侍婢,没有理由帮郑纯熙说话,所以李旦认为元玥的话是最公正的,也相信郑纯熙无罪。

  事后,郑纯熙感谢元玥仗义执言,想要送重礼感谢元玥,元玥表示自己只是将眼中所见说出来罢了,并没有特意为郑纯熙做什么,皇宫里多的是表里不一的人,元玥相信只要自己真心待人,别人也会真心待她。

  王蓁诬陷郑纯熙被元玥搅局,她觉得元玥跟自己不是一心的,发觉该重新审视一下元玥了。

  元玥回到王蓁的寝宫,王蓁问起元玥去哪,元玥没有避讳的说去找郑纯熙了,说起郑纯熙为人和善,没有因太平公主称要而作威作福。元玥提起上次王蓁受伤之事,说自己误会是郑纯熙弄伤的王蓁。

  大唐边疆外围蠢蠢欲动,李旦忧心忡忡,淑太妃也跟着担忧李旦的身体,王蓁称发现太上皇听喜欢元玥的,而太上皇的几个女儿都不在身边,所以提议将元玥封为公主,在太上皇身边尽孝。

  太上皇收元玥为义女,封为玲珑公主,元玥想着自古公主配将军,自己成为公主之后才配得上何离,也能有更多机会寻找姐姐留下的柑橘和调查姐姐死因,而何离得知元玥被封公主的消息,却并不开心,他担心元玥成为公主之后,就不能时时刻刻见到元玥了。

  王蓁一脸阴森的修剪着花草,回想白天跟淑太妃提的建议,原来她并不是真的想让元玥当公主,最近突厥的阿史那王子出使大唐,为了显示友好,他会迎娶大唐公主,而元玥就是远嫁突厥的最好人选,元玥却还不知王蓁背后的阴谋。

宫心计2深宫计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