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港台剧情介绍 > 是咁的,法官阁下电视剧

是咁的,法官阁下第1集剧情介绍

  资深大律师的江湖传闻 新晋大律师大吐苦水

  初出茅庐、刚拿到执照几个月的邓大志大律师,为大伙讲述了香港几个资深大律师的江湖传闻,他师傅的师傅也就是汤军瑶大律师是这样进的法律学院,面试的时候他抱着一个吉他走了进去,面试官问他为什么想念法律,他回答说因为他听说这里的名额很多,所以想过来赌博一把,当面试官问起他的吉他,他还想拿出来表演,面试官于是就和他聊起了音乐,问他有没有最欣赏的吉他手,他最欣赏的吉他是威斯蒙哥马利,但他读不出这个吉他手英文名字,面试官竟然叫出那个吉他手的英文名,面试官让他走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肯定被淘汰了,没想到面试官却说他已经被录取了;另一位著名的女律师更为可笑,面试官问她为什么要学法律,那位姐姐竟然回答因为她不能学医,面试官以为自己听错了,就又问了一遍,她又回答因为她见血就晕,直到面试官问第三次,她才说出了学法律的真正原因,因为她妈咪说家里缺少一个律师,饶力宏大律师的可不像他们这样,他简洁明了地说是想多拿一个学位,人人都说法律是神科不容易学,他就想试试学习法律到底法律有多难,范小宇大律师的回答也与众不同,他说他有一个同班同学,每年都要和他抢第一,因为那个同学要念法律,所以他没有道理不奉陪,虽然他知道念完以后香港就已经回归了,但他会选择留下来,因为香港需要他他也需要香港。

  到了邓大志这一批学生,他们都感觉自己有些就惨,很多同学都大呼被骗了,读的辛苦还不说,读完以后的前景和希望有很大的落差,他们毕业的时候饶力宏已成为资深大律师,范小宇开的律师事务所和饶力宏在同一个楼层,而且是门对门,范小宇和饶力宏两人相识三十年,却打从进入法律学院第一天便结怨,两个人虽然是同学也是同门,但因为做事的风格大相迳庭,虽然明里不说,暗地里却是死对头。饶力宏是事务所收费昂贵,很多想打官司但又不愿多花钱的人,就会找到范小宇那里。

  邓大志是范小宇的徒弟,在范小宇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范小宇让助手帮他整理了一下手头的案件,然后给他做一个总结,看这些官司能不能打、该怎么打、有什么抗辩理由,有没有法律文献要查,他把一起案子交给了邓大志,有个人因为偷了一个十多块钱的眼镜布被起诉,那个人是一个退休高官,按说没有理由去偷,有可能只是忘了付钱而已,上庭之前那个人遇到了饶力宏,饶大律师说这个案子最多也就是罚款,可到了法庭上,那个人见法官要判他有罪,心里感觉没了底,还没等邓大志辩护,就当场把邓大志换掉了,让赖泽明大律师替他辩护,这让邓大志很不理解,那些辩护理由,由他说和由赖大律师说,难道有什么不同吗?这个案子的抗辩理由很薄弱,那个人进店以后拿了东西就想走,他的行为就是盗窃,法官不可能相信他的话,范小宇给他解惑说,换律师是委托人对他没有信心,如果法官能相信委托人的话,那还要律师干什么,邓大志这才感到他在学校学了那么多法律知识,做起事来竟然好像什么都没学过似的,他们从法庭走出来时被记者拍了照,范小宇鼓励他不要泄气,等历练个三年五年,一切就会顺利了。

  饶力宏接了一起恐吓案,那只一个普通的恐吓案,但委托人却给了他七位数的费用,范小宇把邓大志介绍过去,让他跟饶大律师好好学一学。大学生李建泽被警方拘捕,示威者於警局外抗议,范小宇外甥杰假装钱包偷混入警局支持李建泽,被担任李建泽代表律师的范小宇发现,范小宇把他带出警局让他回去自己去向他妈解释,李建泽最后被保释。

  布仲谦大律师接个一个案子,费用仅仅1500港元,但即便如此还是被人把活抢走了,新晋大律师赵金水租用饶力宏的大律师楼,希望藉此带动生意,布仲谦、邓大志等人相约茶餐厅,大吐新晋大律师的苦况。

是咁的,法官阁下第2集剧情介绍

  饶力宏住进了范小宇隔壁 大学冲突案爆出丑闻

  木丛荫律师事务所招聘员工,他们发现这批应聘的人很糟糕,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一半英文一半中文,竟然都看不懂中文,木丛荫大律师叹了一口气说,就算他们的英文比莎士比亚还好又能怎么样,最后一个面试的是夏心宁,夏心宁在剑桥大学大学做过交换生,木丛荫让她讲一讲在剑桥大学做交换生的情况,夏心宁侃侃而谈却所答非所问,她说之所以去剑桥做交换生,是因为一个人,她在英国上念中学的时候,这个人就给了她很大的鼓励,这个人就是李安执导的电影《理智与情感》的主角兼编剧艾玛汤森,木丛荫问她这和她去做交换生有什么关系,夏心宁骄傲的说,因为艾玛汤森就是在剑桥毕业的,所以她这个小粉丝才去那体验一下那里的读书环境。

  木丛荫认为夏心宁不合适到他们这工作,竟然追星追到了剑桥,这种女生应该不是能干事业的人,如果真的把她请过来,说不定会每天会跑到法庭上看帅哥,再不然就是改变主意跑去竞选港姐当明星,他们律师事务所就阿杨的一个女律师就够他受的了,连多久没和她老公亲热、多久没来月经了都拿来向他诉苦,泽明却认为可以雇用夏心宁,年轻人趁年轻多去做些体验未偿不是一件好事,国外不也有明星后来做了总统了吗,木丛荫觉得还是缓一缓再说。

  建泽与小宇的外甥杰在学校张贴大字报时与保安推撞,建泽在保释期间又犯事令范小宇很头痛,杰的妈妈让范小宇帮她劝劝杰,以后少和建泽这样的人来往,范小宇责怪杰为什么不拦着建泽别让他和保安吵,作为学法律的学生,难道不知道在保释期间必须检点吗,杰解释说还没等他去阻拦,那些保安已经认出了建泽,就开始针对他,杰的妈妈埋怨杰不该去趟这些浑水,他的肾本来就不好,范小宇开导妹妹,不要一味的只是责怪他,即便是她把肾捐给了他,也不要太干涉他的生活,妹妹问小宇和欧菲的离婚手续什么时候办,提醒他要小心那个女人和他分财产。

  木丛荫和小宇约谈,丛荫还在为请不到人烦恼,这几天来面试的人都不理想,他们这样的小律所很难留住人才,到他们那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是来积累经验的,拿到足够的经验就离开,他们永远都是在为大律所培训人。小宇的太太的事木丛荫在内地找律师查了,有很多物业都是以欧菲的名义购买的,小宇向木丛荫强调,他不是要和欧菲分财产,木丛荫告诉他,如果欧菲要钱的话,事情反而更容易处理,她又要钱又要人就难办了,实在不行就得拖上两年,分居满两年她不同意都不行了,小宇有点无奈的说,如果钱能搞定的话,他是不想再拖下去了,现在他都不想再接她的电话,每天不知道要删掉她多少条短信,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恢复单身的话,以她的条件肯定会有很多人追求,丛荫劝小宇最好不要和她闹的太僵,这和他们帮人打官司一样,要一边打一边谈判。

  开庭时,力宏临时提出新证据,导致案件延期一周,小宇又为建泽申请了保释,小宇徒弟黄瞳正在搬家时接到单位的电话,她急匆匆地赶往警署去见当事人,因为没有穿西装还迟到了,被律所的钟师爷责怪,黄瞳等了良久仍未见到当事人,当场发火投诉警员,钟师爷见识了她的厉害,却故意说她不应该态度蛮横,黄瞳说这都是她师傅传授的,要最大限度的保护客户的权利,尽快见到当事人陪他录口供,还不能让他乱说话,否则日后到了法庭上就很难挽救了。

  小宇回家时和饶大律师走了个碰头,他们寒暄几句,饶大律师领着一个女人改走了另一条路,小宇去保安那收信件时,发现饶力宏家原来就住在他的隔壁。建泽交代冲突事件,是由于校方不与胡非教授续约,还不解释其中的原因,院长萧瑶珠出庭控诉建泽,不得已说出其中的缘由,指责胡非在学校大搞同性关系,令在场的人都大跌眼镜。

是咁的,法官阁下相关剧情介绍